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肺癌晚期患者和死神抢时间:户口逼我活下去_明仕ms888手机版

本报记者 陈璇文并摄《中国青年报》(2015年04月29日10版)  肺癌晚期患者吴树梁一直在和时间赛跑,跑过时间,他赢取的不仅是生命。  有媒体称,他和死神“抢时间”是为妻子的深圳户口。几天前,穿一身病号服的吴树梁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坦承,“户口是支撑我活下去的一个目标。”  在户口这件“头等大事”上,他先是跑过6个月,办下了自己的深圳户口;接着跑过4个月,儿子跟着他随迁入户。继续跑,前方是妻子的户口。  没人能预料,他何时会突然停下来。他患上肠梗阻,腹部胀得像个皮球,住进了医院。任何新添的疾病都可能绊住这个癌症晚期患者的脚步,更何况他听说,“肠梗阻的死亡率是10%”。  “死亡”两个字,从2012年年底的一天开始,对当时37岁的吴树梁而言,变得不再陌生。那天,医生告知他患上肺癌晚期,已失去手术机会,还跟他说,“大概还能活3~6个月。”  在这个生存期限被抛出来之前,时间对吴树梁显得比较慷慨。这个老家河南的深圳打工者,刚刚得到在这个大城市奋斗数年的馈赠——申请深圳户口的资格,是对他评上“深圳优秀保安员”的奖励。  回忆起那个殊荣,这个身体窝在躺椅上的男人,色泽暗淡的脸上肌肉松弛下来,细细的鱼尾纹像水纹一样,沿着眼角微微舒展开来。那是一个半天时间里,他露出的极少能令人捕捉到的表情。他感慨道,“一个没有学历、在底层打工的人想拿到深圳户口实在是太难了。”看上去,他似乎还比较幸运。  不过,那份幸运感很快被绝症的消息击退,喜悲之间仅隔了两个月。刚得知自己的病情时,吴树梁感到“愤怒”,因为他觉得“自己是个好人”。2009年,他从一家保安公司分到龙新派出所当辅警。在接警室里,他为丢钱包的路人解过囊,帮醉酒的人醒过酒,还为斗殴的外地人拉过架。一位同事评价他,“人很好,做事认真。”  他没有愤怒太久,“一个月就缓过来了”。他想活着,“要抓紧时间治病,没时间怨天怨地了”。  癌症患者吴树梁决定跟时间赛跑。他像个经验丰富的跑步者,将眼前的路途“分解成几个目标”,一段段去征服。而户口,成为他极具现实意义的一个目标。  如果一切顺利,他的深圳户口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只不过从申请到办下来需要等待8个月。但时间似乎给吴树梁开了个玩笑,医生担心他可能活不到那天。他觉得不甘心,“要是户口没办下来,我就死了,实在是太亏了吧”。  吴树梁的起跑还比较顺利,对于癌症晚期患者来说,这几乎是一个“奇迹”。他跨过了医生所说的生存期限,跑到2013年6月,拿到了一张薄薄的深圳常住人口登记卡,上面有他的名字。  而暂时打败时间的代价和成本是,11次化疗、40次放疗,6次生物治疗,一直到他的身体无法再承受这种治疗方式,并且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落得“倾家荡产”。  那张跑赢时间而获得的常住人口登记卡,给吴树梁带来的,除了身份感的象征,还有着更务实的意义,比如医疗保险。他说,起初在广州治病时,自己享有的是深圳劳务工医保,再加上床位紧张,“医药费大部分是自理的”。在拥有深圳户籍之后,他开始享有深圳综合医疗保险。这意味着,相比于劳务工医保,他可以享受更多的医疗资源和更高的报销比例。  一旦跑起来,他又有了新的目标,就是儿子的深圳户口。他回想起那段时间,“心是悬着的,担心中途我要是走了,儿子的户口就没了”。好在那段路途不算太漫长,他又跑下4个月,“战利品”是——儿子跟着他随迁入户。  户口给予这个深圳普通打工者家庭的实际意义还在延伸。儿子在深圳上小学的“大问题”迎刃而解,不费周折,也没花借读费。  一个周五傍晚,穿着一身蓝白色校服的儿子蹲在吴树梁身边,拉起爸爸的右手,握在自己的手腕上,父子俩掰起了手腕。这是一场39岁男人和8岁男孩的较量,但看上去他们势均力敌,一时胜负难定。一旁的妈妈冲儿子打趣道,“你舅舅一根指头就把你打败了。”  患有癌症的爸爸没有那种威力了。那一刻,吴树梁的嘴角却挂出难得的笑容,他笑着对儿子说:“爸爸腰使不上,没劲,打不过你了。”癌细胞在身体里已经有大面积的骨转移,导致他的腰部剧烈疼痛。  很多人知道吴树梁的抗癌故事,是因为儿子吴同的一篇作文《我的梦想》。这个小学生在作文里写着,“我愿意用全世界的好东西,换我的爸爸活着”。这篇作文在深圳当地广泛传播,有人为吴树梁捐款,其中深圳龙岗区慈善拿出5万元“本区户籍困难居民的重大疾病医疗资助”。  钱无疑是支撑吴树梁跑下去的重要资本。但仅有钱,是不够的。越往后跑,这位癌症晚期患者越觉得“力不从心”。疼痛成为他奔跑路上的负累。  从去年10月开始,这种负累开始加剧。这个昔日190斤重的壮汉,在半年里瘦了40斤,一副圆脸露出了尖尖的腮帮,颧骨也凸起。他疼得直不起腰来,成日佝偻着,1米72的个头萎缩到1米68。  近两个月来,他已经疼得无法在床上平卧了,只能靠在躺椅上。他习惯性地摁着左胸,那是除了腰部,他身上的另一处痛点。他面无表情地形容那种疼痛,“就像刀子在挖着骨头”或者“子弹击中肋骨一样”。  妻子回忆起,有天半夜里,看见丈夫疼得跪在地上,头埋在胳膊弯里。还有一次,吴树梁一个人疼得跑到卫生间里嚎啕大哭。但他说,“自己几乎没在家人面前掉过眼泪。”  “‘生不如死’这个词就像是为我造的。”被疼痛折磨得脱了相的吴树梁说。他说,脑子里很多次闪过一个念头,“死了反而是种解脱”。  但对这个一家之主来说,生死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此时,正是吴树梁向新目标——妻子户口“挪移”的阶段。他原本计划撑到今年6月,等他深圳落户满两年时,妻子可随迁入户。当他觉得目标在即时,发现政策变化了,这个期限调整为3年。  又多了12个月。这个背着癌症跟时间缠斗了30个月的男人自我安慰道,“这是要逼我再多活一年。”  他不得不继续跑着。为了减轻疼痛,他近乎疯狂地吃吗啡片。近半个月来,他一天的剂量达到24粒,最高时吞下了30粒药丸。他说,按照常规剂量,“普通人一天是半粒,最多不能超过1粒”。但他对吗啡已经上瘾,疼起来就像“吸毒的人一样”,去翻找柜子里的白色小药片。  因为服用过量的吗啡,他数十天无法排便,不得不住进医院,连着9天没有喝水进食,“拼着命”减少吗啡服用量。看上去远不如癌症厉害的肠梗阻,轻而易举地将这个硬汉打回重症病患的原形。  看着丈夫如此痛苦,妻子偶尔也会冒出某种“不应该”的想法,“我是想过的,他要是走了,可能就不会这么痛苦”。曾经有医生劝过她,“放弃治疗吧”。但她还是不忍心,“他活着,这个家还是完整的”。  吴树梁背着家仍在前行,往前挨一天,妻子户口的目标多一丝希望。户口,是他最初来深圳就渴望得到的东西,“没有户口,就没有归属感”。  说这句话时,他面无表情地坐在病房窗前。窗户外面,是生机勃勃的深圳龙岗区。这是深圳最靠东的市辖区,当地人眼中的郊区,人们口中的“关外”,集聚着大量的外地务工人员。  同是河南老乡的妻子,是深圳庞大外来务工群体中的一员。妻子来深圳10多年了,在鞋厂做过工人,如今在汽车站售票,是典型的深圳“打工妹”。在他看来,按照深圳入户条件,“学历低、没有购买住房”的妻子几乎没有入户的条件。  当死亡逼近吴树梁时,户口的意义在他心里强化。他认为,把妻子的户口熬下来,意味着给家人挣下“更好的生存条件”。  他想把“归属感”像遗产一样留给妻子。除此以外,他还有着更务实的考虑,搜罗着一切将户口作为门槛的政策信息,比如“申请深圳低保”或者“申请廉租房”。一个可怕的担忧总萦绕在他心上,“等我不在了,随我入户的儿子,他的户口会不会取消?”  随时可能卸下家庭职责的吴树梁早已拟好遗嘱,那更像是交给家人待他离去后的生存指南。他偷偷地在笔记本上告诉妻子,一旦他去世,“如何通知家人和处理遗体”、“如何注销户口和暂停公积金”以及“换煤气罐的步骤”等种种事项。他甚至找好义工组织,等到死亡那天来临时,让他们“给妻子提供安慰”。  吴树梁说,“我早已经对死不恐惧了”。但他还是想活着,朝着新的目标发起冲刺。他自愿变成一个药罐子,或者他口中所说的“小白鼠”,尝试着各种止疼和抗癌药,“拿自己的身体来做实验”。  中药、西药,甚至不知真假的“走私药”,他照单全收。他靠着瓶瓶罐罐里的药,一天天熬着。那里面有白色药片、蓝白色胶囊和弄不清成分的粉末,大部分是药商和医生免费送给他的。而他要做的是,在不时打来的电话里,把自己的身体状况以及药效反馈给他们。  支撑他跑下去的,不单是药,还有他所说的“生存欲望”。在他加入的一个癌症患者QQ群里,经常有人喊着“疼啊,受不了了”。据他了解,“有的癌症病人到了后期,因为无法忍受疼痛,没有生存欲望了,自然很快离开”。  “癌症病人活活疼死,不是传说。”吴树梁说。  而媒体报道他为了妻子户口疯狂“续命”的故事,像是当下社会的另一种传说。住在医院里的他,知道人们在谈论着自己的故事。对此,他几次强调,“户口是我的一个心愿,但不是我活着的全部意义。”  在4月下旬深圳一个云淡风轻的下午,他略有所思地说:“在生和死面前,户口算得上什么事情?”(原标题:户口逼我活下去)编辑:

昆明明通小学踩踏事故案开审 三被告涉嫌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  【解说】4月24日,昆明市盘龙区法院开审昆明明通小学致6死30余伤踩踏事故案。该校校长李岚、副校长杨霖、体育教师李鹏程被指控涉嫌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  2014年9月26日,昆明市盘龙区明通小学午休场所发生学生踩踏事故,造成6人窒息死亡、30多人不同程度受伤。经事故调查组调查认定,该事故是一起校园安全责任事故。  随后,昆明市纪检监察机关按照干部管理权限,分别对包括盘龙区副区长陆佳、昆明市教育局副局长王坚等在内的7名责任人进行了处理。  明通小学校长李岚、分管后勤和安全工作副校长杨霖、体育教师李鹏程因涉嫌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于2014年9月29日被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刑事拘留。经盘龙区检察院批准,同年11月3日,三人被盘龙分局执行逮捕。后经盘龙分局补充侦查后,于2015年2月再次移送盘龙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盘龙区检察院查明:2004年,盘龙区明通小学将位于昆明市北京路明通巷10号校园内的教职工宿舍楼一单元二至七层的10套宿舍改变用途,用于组织学生集体午休。被告人李岚作为校长,杨霖作为分管后勤和安全工作副校长,明知该宿舍楼作为学生午休楼使用,明显不符合“国家标准中小学校设计规范”等相关要求,存在重大安全隐患,且未采取有效的防范措施并一直使用。  2014年9月25日17时许,被告人李鹏程作为该校体育教师,违反体育器材使用管理的相关规定,擅自将教学使用的两块海绵垫,倚墙立放于午休楼一楼楼道处。次日14时许,该校一二年级500余名小学生结束午休,在经过一楼过道返回教室上课时,因立放于过道的海绵垫倾倒在楼道上阻碍学生顺利通行,致大量学生相互叠加挤压,引发严重踩踏伤亡事故。  盘龙区检察院认为,被告人李岚、杨霖、李鹏程无视国家法律,明知校舍及教育教学设施有危险,而没有采取措施,致使发生重大伤亡事故,且后果特别严重。三人作为直接责任人员,已触犯法律,依法应当以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追究刑事责任。  记者 杨华伟 昆明报道(原标题:昆明小学踩踏事故案开审 三被告涉嫌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编辑:

参考消息网5月10日报道 外媒称,今天在洛杉矶市中心出现了一个让人刮目相看的壮观景象:3座高耸的起重机正在进行一座酒店和一座住宅塔楼的第一期工程。第二期再建两座住宅塔楼的工程也已开始。  据美国《洛杉矶时报》5月3日报道,在此之前,在洛杉矶市中心绵延6英里的大都会地块已经荒废了几十年,因为接连破裂的房地产泡沫毁灭了耗资10亿美元建设一座“城中城”的希望。  随着经济加速,上世纪80年代发出的这项誓言最终开始由一名活跃的中国开发商履行。这名开发商正在引领市中心天际线的改变。  作为绿地集团美国公司的总经理,张伊琲监管着价值60亿美元的在美房地产开发项目。这使她成为美国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之一。  商业游说团体洛杉矶中心区协会的主席卡罗尔·沙茨说:“我不知道在美国还有哪一位女性管理着60亿美元的资产。张伊琲是一位非同寻常的女性,从事着传统上在男权文化中属于男人的工作。”  张伊琲是台湾人,毕业于耶鲁大学,以快速行动力自豪。建筑设计师罗布·杰尼根说:“她对美国的了解刚刚够,又有中国人的逞强特点。她精力充沛。”  去年,在她的公司耗资10亿美元的大都会酒店、住宅和购物中心的奠基仪式上,张伊琲大胆宣布,这4座高楼将“快速”崛起。一些开发商对这项承诺嗤之以鼻,认为只有不熟悉美国可怕的审批程序的新来者才会说出这么天真的话。  这4座建在洛杉矶北部110号高速公路边上的高楼预计全都在2018年完工。  她在大都会项目上的首批工作之一是逼迫杰尼根所在的根斯勒建筑设计公司拿出设计。根斯勒是世界最大的建筑设计公司之一。  杰尼根回忆说:“她星期天来到我们的办公室,问‘人都哪儿去了,你们为什么不做我们的设计?’我们说,‘今天是星期天。’然后她说‘好吧……你们为什么不做我们的设计?’”  杰尼根经常碰到张伊琲在根斯勒的洛杉矶办公室与他的团队静悄悄地工作,审批一系列计划,进行修改。她拥有建筑学学士学位,在日本上次房地产繁荣时期开始作为设计师的职业生涯。  她回到故乡台湾,开始从事房地产开发。她说,“以我的台湾文化根源和美国自由意志”,她坚信自己能成为一名创新者。  张伊琲的业绩包括绿地集团耗资40亿美元、在俄罗斯圣彼得堡的一个整体规划社区。她还帮助在中国未开垦土地上开发一些大型项目。随着绿地集团大踏步进入美国房地长市场,董事长张玉良选用张伊琲领导大都会项目和纽约的一个更大的多用途项目。  沙茨说:“在超过25年的时间里,大都会项目就是地上的一个大坑。这反映了几十年来市中心的衰落。绿地项目是市中心崛起为一个世界级市中心的完美标志。”  监管两个大规模开发项目让张伊琲在东西海岸穿梭,间或造访大陆的总部和回台湾看望父母。她带父母度假,帮他们拿行李,体现孝顺。  张伊琲说,总是在行进中是极其好奇的一部分。孩童时,父母开车,她会跪在汽车的座椅上,向窗外张望。  她说:“我喜欢观察人……也喜欢观察建筑。”  在洛杉矶,她租住在离绿地办公室很近的一套公寓里。绿地所在的办公大厦能俯瞰大都会的工地。她每天的上班路线都不同。  她说:“我只是好奇。市中心正在经历令人如此兴奋的巨大变化。”  张伊琲认为,在势头强劲的时候,开发商和领导人要采取行动。  她说:“我们需要让更多人相信,并真正推动城市发展和创造更多就业岗位。”(编译/王海昉) 编辑:

南都讯 记者程姝雯 据新华社昨日消息,近日中办、国办印发《关于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进一步深化司法体制和社会体制改革的实施方案》(以下简称《实施方案》),就进一步深化司法体制和社会体制改革圈定84项改革举措,为改革划定路线图和时间表。   这是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公布以来,中央印发的首个专门领域贯彻落实四中全会决定的文件。值得关注的是,基于此前司改中触及的深层次体制机制问题,《实施方案》逐项明确了责任单位、工作进度和成果要求,其中包括了社会各界尤为关注的法官检察官离职潮问题,《实施方案》明确:将从管理制度、保障体系等方面入手改革和完善,建立起法官、检察官、人民警察专业职务序列和工资制度,以留住人才。   回顾十八大以来的司法体制改革路线,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对深化司法体制改革作出了全面部署后,去年6月中央深改组先后审议通过《关于深化司法体制和社会体制改革的意见及贯彻实施分工方案》、《关于司法体制改革试点若干问题的框架意见》以及《上海市司法改革试点工作方案》。自此,由中央牵头的新一轮司改全面启动,上海、广东、吉林、湖北、海南、青海、贵州7地作为首轮司改试点,根据当地情况陆续推进司改试点。  上海率先启动司改试点至今已逾半年,据了解,截至目前,最高法院第一、第二巡回法庭在深圳、沈阳挂牌设立并开庭审理案件;有关进一步规范刑事诉讼涉案财物处置工作的意见,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规定,以及人民监督员制度改革方案等改革实施意见都已推出。  新华社介绍,此时推出《实施方案》,则是在协调衔接三中全会相关改革任务和四中全会改革举措的基础上,为进一步深化司法体制和社会体制改革绘就的路线图和时间表。而《实施方案》中所列的84项改革举措,都是着眼于在解决深层次体制机制问题上取得实质性进展,敢于啃硬骨头,突破利益格局的藩篱,逐项明确责任单位、工作进度和成果要求。  据了解,《实施方案》特别就司改中社会各界尤为关注的如何防范司法“打招呼”、如何留住司法人才、如何启动错案倒查问责、如何建立立案登记制、检察机关如何提起公益诉讼、审判权与执行权如何分离、社区矫正如何走向法治化以及如何推动法制教育8方面焦点问题进行详细部署分工。  其中,对社会各界尤为关注的法官检察官离职潮问题,《实施方案》明确,将从管理制度、保障体系等方面入手改革和完善,建立起法官、检察官、人民警察专业职务序列和工资制度,留住人才。  根据《实施方案》要求,在接下来的改革中,将探索提起公益诉讼的条件、适用范围和程序,明确公益诉讼的参加人、案件管辖、举证责任分配,探索建立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制度。还将推动实行审判权和执行权相分离的体制改革试点,在总结人民法院内部审执分离改革经验的基础上,研究论证审判权与执行权外部分离的模式。此外,还将进一步明确社区矫正管理体制、执行程序、矫正措施、法律责任,实现社区矫正制度化、法律化,建立监禁刑和非监禁刑相协调的刑罚执行体制,并在今年推动制定社区矫正法。   建立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制度,确保司法机关依法独立公正行使职权。建立司法机关内部人员过问案件的记录制度和责任追究制度,防止司法机关内部人员干预其他人员正在办理的案件。  点评:一些领导干部出于个人私利或地方利益、部门利益,为案件当事人请托说情,对案件处理提出倾向性意见或者具体要求,甚至以公文公函等形式,直接向司法机关发号施令,以言代法,以权压法。一些司法机关内部人员利用上下级领导、同事、熟人等关系,通过各种方式打探案情、说情、施加压力,非法干预、阻碍办案,或者提出不符合办案规定的其他要求。只有排除外部干预加强内部监督相结合,建立一整套的防止干预司法的制度体系,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司法机关和司法人员受各种因素非法干扰,办权力案、关系案、人情案的问题。  3月30日,中办、国办公布《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规定》,中央政法委同日公布了《司法机关内部人员过问案件的记录和责任追究规定》这两项规定的出台,分别从外部和内部构筑起防止干预司法的“防火墙”和“高压线”。   加快落实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部署的建立符合职业特点的司法人员管理制度改革任务,建立健全法治工作人员管理制度,完善职业保障体系,建立法官、检察官、人民警察专业职务序列及工资制度。  点评:长期以来,我国对司法人员等法治工作人员实行与普通公务员基本相同的管理模式,不能充分体现法律职业特点,不利于把优秀人才留在法治工作第一线。需要进一步推动实施人员分类管理制度改革,建立法官检察官员额制、专业职务序列和单独薪酬制度,强化职业保障,提升职业尊荣感,实现责权利相统一。  最高人民法院司改办主任贺小荣就法官员额制分析说,为确保这项改革稳妥推进,法官员额的设置一定要考虑法官职业群体的年龄结构和不同审级法院的要求,不能简单地论资排辈,搞“一刀切”,而是要根据法官业务水平、业务能力、职业品德进行选任,要让优秀的法官留在法官队伍里面。  方案要求实行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和错案责任倒查问责制的同时,还要求统一错案认定标准,明确纠错主体和启动程序,保证这一制度的顺利实施。  点评:只有建立符合司法规律的办案责任制,做到“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失职要问责、违法要追究”,才有助于建设公正高效权威的社会主义司法制度,实现司法公正。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改办副主任张新泽介绍,去年以来,检察机关开展检察官办案责任制试点,择优选任460名主任检察官,赋予相应司法办案决定权,主任检察官对所办案件终身负责。为深入推进这项改革,最高检将进一步健全检察权运行监督制约机制,完善防止利益冲突、严格回避制度,研究建立终身禁止从事法律职业制度等,坚决落实责任追究制度,严肃查处。  变立案审查制为立案登记制,对人民法院依法应该受理的案件,做到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保障当事人诉权。建立预约立案制度,因地制宜推行网上立案及其他远程立案方式,方便当事人诉讼。建立对无正当理由不予立案的司法救济机制。加大立案信息的网上公开力度。  点评:4月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人民法院推行立案登记制改革的意见》。新修改的行政诉讼法已经对立案登记制作出了详细规定:法院在接到起诉状时,对符合规定的起诉条件的应当登记立案。不能当场判定的,应接收起诉状,出具书面凭证,七日内决定是否立案。  最高人民法院司改办主任贺小荣表示,立案登记制强调对当事人诉请的形式审查,人民法院只要形式审查就应立案登记,不得对符合条件的诉求拒绝、推诿和拖延立案。此外,这项举措还强调了立案时法院的释明责任和立案公开,人民法院还将完善各项配套措施。(原标题:

电梯安全事关百姓利益和公共安全,华商报近日对电梯安全问题的报道引发社会关注。省市质监部门也高度重视,每天都在关注着相关报道。据悉,陕西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已下发通知,要求在全省范围内开展电梯安全大排查,其中老旧电梯更新改造等“老大难”问题也将被列为重点,推进解决。    据了解,陕西省质监局已在全省范围内开展电梯安全监管大会战。计划通过全面排查和集中整治,全面掌握在用电梯安全状况,着力推动“无物管、无维保、无维修资金”电梯以及老旧电梯更新改造等“老大难”问题的综合治理;加快电梯应急处置服务平台的建设,缩短电梯困人后的救援时间,预防和减少电梯事故,降低电梯故障率;推动建立维修资金简便使用、老旧电梯更新改造、电梯安全责任保险等机制。  省质监局要求,全面开展电梯安全风险大排查,对“问题电梯”进行评估建档,逐一评估安全风险,逐一制定整治方案,组织力量集中攻坚、消除风险;针对管理薄弱的“三无电梯”(无物管、无维保、无维修资金),通报地方政府,联合有关部门,挂牌督办;对状况较差的老旧电梯,发挥政府作用,调动各方力量,推动老旧电梯更新改造。同时,还将结合电梯风险隐患排查整治工作,全面深化电梯安全监管改革创新,构建长效机制。  按照安排,这项工作将持续到年底。    自查自纠阶段,要求各市、县、区局要督促电梯使用管理单位和维保单位对在用电梯逐台进行隐患和风险排查,对发现问题的电梯逐台制定整改方案,并落实整改措施。同时还要求电梯制造单位要对所制造电梯的安全运行情况进行跟踪调查。  重点督察阶段,要求结合电梯定期检验等工作,以使用时间长(15年以上),使用强度大(地铁、车站等人员密集场所),配置水平低(回迁房、保障房等)、管理力量弱(无物管、无维保、无维修资金)以及自查发现问题尚未完成整改的、群众投诉举报的、制造单位报告存在严重事故隐患的电梯为重点,组织对辖区在用电梯进行现场监督检查。  挂牌督办阶段,要求对于“三无电梯”要报请地方政府,协调有关部门解决,重点落实电梯使用管理责任单位、落实维保单位、落实住宅专项维修资金的筹措。对已建立住宅专项维修资金的房屋,重点是建立住宅专项维修资金便利使用的机制,推动住建、财政等部门明确维修资金简化使用的程序。对住宅专项维修资金缺失或不足的,计划由地方政府给予资金补助,并建立住宅专项维修资金后期筹措机制。对于存在严重事故隐患、仍无法落实整改的电梯,要依法予以封停,依照有关规定提请作为重大隐患挂牌督办。    4月11日到6月30日“自查自纠、消除隐患”阶段  7月1日至9月30日“分类建档,重点督察”阶段  10月1日至11月30日“挂牌督办,集中攻坚”阶段  12月1日至年底“总结经验,完善机制”阶段  电梯有问题 快找华商全媒体  你家小区有老旧电梯吗?使用中有哪些问题?您可以通过华商报七大渠道反映,我们会及时把这些信息反馈给质监部门,以督促有关方面尽快解决。  1.华商报24小时新闻热线029-88880000  2.爆料QQ:200802982  3.爆料邮箱:  4.华商巷议微信  5.华商报官方微博  6.华商报官方微信  7.华商网微信  同时,您也可以拨打质量监督投诉电话12365,直接向西安市质监局反映。  西安市质监局特设处处长李明——  老旧电梯若强制报废难点主要在经费  对于老旧电梯,到底该不该出台强制报废办法?老旧电梯报废到底难在哪儿?昨日,华商报记者采访了西安市质监局特设处处长李明。  李明表示,作为质监部门,他们也希望能出台一个强制报废办法,至少这样可减少此类电梯发生故障的几率。但客观来说,使用年限长的电梯并不能和存在安全隐患的电梯划等号。比如,有的小区一梯两户,电梯使用频率很低,且日常管理和维保又做得好,多少年过去,电梯性能还是很好,和新的差不多;而有的小区一层几十户,只有一部电梯,使用频率极高,且管理、维保做得很差,用不了几年就出了很大的问题。因此,如果仅仅用使用年限来评估是否该报废,似乎并不合理。国家也没有出台相应的强制报废规定。  李处长认为,不应该按年限搞“一刀切”,但存在严重安全隐患的电梯经过评估后,该报废的确实应该报废。电梯强制报废,其实难点主要还是在经费,到底该由谁来买单?老旧电梯,有大修基金的,即便申请使用,也程序严格,且涉及多个管理部门。但这终归还是可以申请使用的,有的连大修基金也没有,这样的小区要让业主出钱,意见很难统一,也不一定有积极性。此外70年之后的产权问题也让大家有所疑虑,所以这是个难题。他比较赞同外地一些地方实施的“政府救济”制度,即让小区自己出一部分钱,政府再资助一些钱,来对老旧电梯进行更新。至于特别老旧住宅小区,市上已出台《西安市老旧住宅小区更新完善工程实施方案》,将按照“政府引导、市区联动、群众参与”的原则,充分发挥各级企事业单位及社区的社会责任,消除安全隐患。区县政府在老旧小区提升改造时,将存在严重安全隐患的老旧电梯统一考虑加以解决。  李明说,在相关办法出台前,对于经常出状况的电梯,最重要的是要做好日常检查和具体评估。如果评估认为隐患很大,且没有改造、修理价值,就应该予以报废。  本版稿件由华商报记者 马虎振 采写 编辑:

分类:明仕ms888手机版

时间:2016-05-09 05: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