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 不是目空一切而是不厌其烦(1 / 1)

“你什么你,没那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自己想打肿脸充胖子,也别连累我家老大。”

小男端着一碟桃花糕,一边吃一边说。

“······简直岂有此理,香姐儿,你就眼睁睁看着她们以下犯上?”白老二捂着胸口,气的脸色铁青。

“二叔不用担心,我的下人自有我来管理,原本今日我已经下了命令,一切跟新二婶有关的人全部不准入门,今儿放二叔进来,也是为了亲口告知你一声,别消耗我仅存不多的耐心。”

白凝香看着白老二,眼里没有一丝一毫的亲情,有点全是厌烦和隐忍的怒气。

“二叔应该知道,祖母派人找我不是一两次了,每次都被我拒绝,二叔只要不傻,就应该明白,我并不想跟你们有任何牵扯,当个陌生人不好么,非要凑到眼前惹人厌?”

白老二:“······”

原来在她心里,他们这些亲人连个下人都不如。

是他高估了自己的地位,觉得自己是长辈,只要端着架子,她就算难受,也得忍着。

现在被人劈头盖脸的嘲弄,哪里还给自己留一点面子,简直就是仇人一般。

“你真是好样的,你祖母一直说你父亲冷清,你比你父亲还狠心。”

“是么?既然知道我狠心,就不要来招惹我,我的耐心早就被你们消耗光了。”

白凝香说着,身体靠在椅子上,“中午我已经让人给母亲带话了,今日我也把这话送给你,形同陌路之后就是老死不相往来,二叔最好记住我这句话。”

听着亲侄女言语刻薄的样子,白老二脸色青红交加。

缓了好一会才站起身往外走,临门一脚的时候,又忍不住回头,

“二叔承认你的日子过得比我们好,你真以为有点银子就可以目空一切么?”

“不是目空一切,而是不厌其烦。”

白凝香坐在椅子上,神情冷漠,“从你第一次想要弄死我的时候,我便彻底明白,这世间,除了人为财死,还有人性薄凉。”

听着白凝香的语气,白老二猛地瞪大眼,脸色一白,“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想弄死你了?”

“二叔真是贵人多忘事,那我就提醒一句,父亲去世的第一个清明节,你跟三叔第一次联手,想要彻底霸占大房的财产······”

不等白凝香说完,就被白老二怒气冲冲的打断了,因为太过震惊,眼中带着来不及掩饰的惊恐。

“你······胡说,简直一派胡言。”

看着人消失在门口,白凝香扯了下唇角,做都做了,还怕人说?

“啧啧······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事儿,图财害命都想过了,还当没事人一样,要求帮忙,脸皮堪称城墙拐角。“

小男说着,摇了摇头。

都说,人不要脸树不要皮,天下无敌。

古人诚不欺我。

“咳咳······小男,少说两句。”云霓夺走小男手中的盘子,没看姑娘心情不好么?

“我没事,早就习惯了。”有些事儿已经发生了,她无法忘记,也别指望她既往不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