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二章九幽十冥涅槃生 归墟血河无彼岸(1 / 1)

冰雪令 老茶童 1667 字 1个月前

“谢门主,我等又可以生龙活虎了啊,哈哈。”众人齐声说道。

“不凡,你先把‘阴阳霸体丸’给列位分一分吧,让这些老家伙们也都重回青春一次,另外把苏老给为师准备的三十名江南美貌女子,留下十名,你自己留下两名。剩余的都赏给诸位长老、护法、供奉们吧。老夫一向视众位兄弟如手足,有难同当是不假,但是有福也要同享,不是吗?哈哈哈,让他们和为师这些老家伙们也一同再回少年一次吧。”彭去离哈哈大笑的说道。

“是师父。”张不凡回道,说完,掏出阴阳霸体丸给大厅里的每位送了一粒。

“属下谢过门主赏赐。”众人全部起身道谢。

“诸位不必客气,还是多谢苏老吧,老夫我不过是借花献佛而已,那些美貌的年轻女子可都是苏老弄来的,还是多谢谢苏老吧,等以后我们真正的一统江湖时候,美女、金银财宝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荣华富贵享之不尽,美酒美女应有尽有,希望我们同心戮力,早日一统江湖。目前各大门派基本已经铲除,一些小的门派也大都依附我们了吧,这天已经不远了,哈哈,这可都是苏老调度有方,安排有序之功啊!”彭去离说道。

“彭大哥,千万别这么说,老弟我可担当不起,虽然江湖上大部分的门派该灭的都灭了,该归附的都归附了,但是其中有些只是迫于压力,假意归附而已。而且现在以丰如意和雪晴为首的所为的正义人士都聚齐在木河城,公然和我们对立,这都是我的错,而且他们有一代传奇凤栖梧,和三笑一哭两位在,实力不容小觑,一时也难以铲除。不过,我更担心的是那个叫雪枫的少年,小小年纪,武功和内力都是上乘,就是四位长老战之,也不敢说有百分百的把握胜之,那么他师父是谁?万一尚且还在人世,我们如何应对?所以,彭大哥,我们要想真的一统江湖,这根刺不拔不行啊。我担心的是已经依附我们的门派和他们暗通款曲,对我们阳奉阴违。现在他们已经小成气候了,如果再不铲除,恐成心腹之患啊。”苏百地说道。

“嗯,木河城之事,你飞鸽传书我已经完全知晓了,其实凤栖梧不足为虑,不管你还是我,拿下他虽然可能费点周章,但也不是很难。至于雪晴之子雪枫的师父,我大概猜出来是谁了。”彭去离说道。

“是谁?”苏百地问道。

“苏老弟,你想想,据说那小子身具寒冰烈火两种掌力,除了他还能有谁?把个那么年轻的小子,教的如此出类拔萃啊?”彭去离说道。

“难道是他?不对啊,他虽然身具寒冰烈火两种内力,但是只能单发寒冰掌,或者烈火掌啊?可据报,那个叫雪枫的,发出的掌力,火中有冰,冰中带火,这内功可是比他的内功心法高明了不少啊?”苏百地不解的说。

“没错,他就是你的老对手,‘天璇玉玑龙在天’,放眼整个江湖,除了他,谁能在十几年的时间调教出这样一个厉害的角色?至于心法有所不同,我相信这个老鬼隐世这么多年,肯定是琢磨出了将寒冰烈火融合在一起的心法,从而传授给了这个小子。否则,按照你们的描述,此子的武功好像还在不凡和侯浩之上,你想想除了他,还有谁能调教出掌力、掌法那么厉害的少年?”彭去离说道。

“啊?果然是他,一个凤栖梧就够我们头疼的了,如果这个老不死的还在世间,那对我们来说,麻烦可是不小啊,这老不死的,当年武功就已经是登峰造极了,又这么多年蛰伏隐世,那会到了什么境界啊?”苏百地一脸愁容的说道,“当年如果不是他,我们也不至于功亏一篑啊。”

“苏老弟,你也不必太看的起他,虽说他当年给我造成的麻烦不小,你略逊他一筹,但是如今你不是也练成了‘幽冥鬼爪’的最高境界了吗?我相信你的‘九幽十冥涅槃生’境界。不会再输给他了。哪怕他活着,我也不是担心,老夫如今神功已经大成,刀法已经到了刀祖之境界,我唯一担心的还是另外那个老家伙还活着,他才是我一生之敌啊,当年我虽能稍占上风,但是却对他无可奈何,只有他才是我们的心腹之患啊。”彭去离一边安慰着苏百地,自己却担心着自己的对手还活着。

“大哥,你说的是剑神,相思有情剑无情梅长风?他年岁比大哥还大些,如今应过百岁了吧,他还活着?”苏百地一脸骇然的说道,“如果他还活着,麻烦就更大了。”

不管是三才四绝还是其他众人,都被这两个名字唬的半天说不出话来。天璇玉玑龙在天、剑神梅长风,这可随便哪个都能让江湖彻底翻天的人物啊。尤其是残菊剑兄弟们暗自庆幸,输了也不冤枉,输在天下奇人龙在天徒弟手里不丢人,捡条命回来已经不错了。

“老夫,你,还有天老,不是都尚在人世吗?那么这个老东西是否还在人间也尚未可知,我们一是要派出大批人马仔细打探他是否还在人世,第二我们也做个最坏的打算,设想他还在世,不过也没什么好担心的,老夫如今‘血影神功’已经到了第五重境界,五百多年的内力修为,加之老夫的刀也到了刀祖的境界,哪怕梅长风到了剑灵境界,也未必是我的对手。而且我的‘血河刀法’已经到最高层级‘归墟血河无彼岸’,梅长风恐怕也避之不及吧。本来的他的内力就不如我,现在我的‘归墟血河无彼岸’对上他的‘相思有情剑无情’老弟知道的,他不是我对手。哈哈,所以,江湖还是我们的。我们何惧之有?何况当年,我们也是占上风的一方。”彭去离很自信的说道。

“大哥,你突破刀祖是在我的意料之中,因为普天之下,你是玩刀的第一人,对于刀的领悟,你说第二,谁敢称第一?不过,你的‘血河刀法’的最高境界,‘归墟血河无彼岸’实在是太深奥,那是要积蓄千条人命之血和怨恨方能练成啊,归墟血河,无边无际,刀锋过处,三年内寸草不生。大哥不愧是百年江湖第一人,无论机智武功,杀伐决断,都是天下无二啊,老弟我佩服!”苏百地惊讶地说道。

“哈哈,苏老弟谦虚了吧,你的‘九幽十冥涅槃生’的境界,也是天下无双啊,传说中九幽可是比地狱更可怕的地方,意思是,除了凤凰可以涅槃重生,没有任何人能中了你一爪的情况下还能活着,地狱尚可有人返,九幽不再有生回。老弟,你可千万不要妄自菲薄啊,为兄觉得,即使梅长风对上你,也未必讨得到便宜,更何况龙在天了。在咱们血河门,你才是真正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啊!”彭去离也恭维了苏百地几句。

“大哥,过誉了,虽然我们各自都到了彼此武学的最高境界,但是也不能小视他们,他们毕竟曾是我们一生之敌,那么多年没见,我想他们肯定也会大有精进,我们能智取的话,绝对不可力敌,两败俱伤对于他们来说求之不得,但是对于我们来说,是得不偿失啊!”苏百地说道。

“老弟言之有理,说到智取,就要看我们的高级客卿毒王戴孝了,此人用毒几乎天下无双,只败给过毒圣冰飞扬一次,而冰飞扬早就消声匿迹几十年了,自此以后江湖上,毒王再无敌手,如果毒用的好,用对地方的话,可以起到事半功倍之奇效啊。这老小子当年受过老夫大恩,所以我才一封书信让他投奔于你,在你手下办事。这老小子不知道老夫今天到吗?竟然没来迎接老夫。哼,见了面,老夫非要把这老小子扒层皮下来不可。”彭去离笑着说道。

“嗯,大哥所说不错,戴孝此人用毒果然是防不胜防,他小试牛刀,我让我们安排在如意坊内的内应,将他的‘鬼枯’在不经意间就下到了丰如意身上,眼看大功就要告成,谁知,雪晴和其妻冰姬击退我们的追杀之后,竟然提前到了,才使得我们棋差一着,否则丰如意现在多数是大半个死人了。我们也没想到,雪晴之妻冰姬解毒的本事也的确不低啊。”苏百地回道。

“冰姬?姓冰?难道是冰飞扬之女?”彭去离问道。

“是的,后来戴孝说过,此女颇得冰飞扬真传,无论是制毒还是解毒,以及辨识天下的奇珍异宝,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不过他也说了,‘鬼枯’只是他的小手段而已,只要不是冰飞扬重生,毒之一道,天下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他不是不迎接大哥,据说他去了云贵烟瘴之地,那里湿热多毒瘴,毒花毒草比较多,现在时值隆冬,瘴气不浓,进去采集正好,如是盛夏时分,他也不敢轻易进入,所以还请大哥见谅。”苏百地说道。

“呵呵,老夫也是开玩笑的,不过此人对于我们来说非常重要,是我们不可或缺之人,他用毒虽然天下无双,但是一身武功却是稀松平常。苏老弟,你要派个高手一直陪在他左右,千万不要让他有任何闪失,以备大用。”彭去离叮嘱道,“好了,苏老弟,我们先不说了,老夫肚子咕咕叫了,我们还是先填饱自己的五脏庙吧,哈哈,有道是‘饱暖思淫欲’等吃饱喝足了,我和众家兄弟还等着**一刻值千金呢,老夫还好,从未间断过,我怕是众位兄弟们早就等不及了啊,哈哈。”彭去离肆无忌惮的大笑着说。

“那好,请大哥移步花厅。”苏百地笑着回道。

一行人又簇拥着彭去离和苏百地,去了花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