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一章幽冥帖至三日死 血河旗到一天亡(1 / 1)

冰雪令 老茶童 1621 字 1个月前

“师父,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跟随师父和总门主创立血河门以来,寸功未立,觉得脸上无光,因此想为本门略尽绵薄之力而已。师父如果觉得不妥,弟子唯师父之命是从!”侯浩连忙辩解道。

“浩儿,知徒莫过师,为师今天当着门主和你不凡大哥的面告诉你,为师和总门主那是过命的交情,我们两个一起经历过多少腥风血雨,如今都年近百岁高龄,虽说神功在身,一时不至于寿终正寝,但是称雄之心却比年轻时淡泊了许多,如今我和彭总门主再度联手,并且创立血河门,说白了,就算我们真的统一了江湖,我和总门主又能享受多少年,又能风光多少年?我和总门主,都是膝下无子,将来这片基业还不都是你和不凡的?”苏百地说道。

“苏老弟,浩儿没别的意思,你这老家伙别小题大做啊。”彭去离说道。

还未等彭去离说完,就被苏百地打断了:“彭大哥,让我把话说完,浩儿,为师知道你的心气高,志也不小,但是为师希望你记住,不凡永远都是你大哥,就如同彭去离永远是苏百地大哥一样,你要在心里把他当大哥,像为师辅助总门主那样,辅助你不凡大哥,你不凡大哥虽然聪明不及你,但是比你稳重,武学天赋也绝对在你之上,现在都已经突破了第四重,血沸神功已经变成血影神功了,而且功力在总门主的指导下,也接近三百年的修为了。你以后好好辅佐你不凡大哥,老夫相信他不会亏待于你的,你可记住了吗?”苏百地严肃的说道。

“是的,师父,弟子记住了。”侯浩回道,心里却震惊不小,张不凡已经突破到血影神功境界了?这小子真是福大。另一面在心里骂到,好你个老糊涂蛋,自己给彭去离当了一辈子的狗也就算了,如今还要我继续当狗,我才不傻呢。但是表面上装出一副极为顺从的样子继续说道,“小弟恭喜不凡大哥武功精进,练成血影神功,以后小弟肯定会遵从师父的叮嘱,好好辅佐大哥和门主,将本门发扬光大!”侯浩一脸真诚的说道。

彭去离和张不凡对视了一眼,彼此点了下头。

“侯贤侄,老夫在此承诺你,不凡必须要像我对待你师父那样,对待你,若不凡敢亏待于你,我定不饶他。不凡,你听到了吗?”彭去离说道。

“师尊,徒儿谨记,一定和侯浩贤弟一起将本门发扬光大!”张不凡回道。说完张不凡走过去,重重地拍了一下侯浩的肩膀,并意味深长的看了侯浩一眼。其实这两人彼此心知肚明,争斗就此开始了。

“好了,长安堂我让步,‘一剑往生’还是以客卿身份坐镇,堂主在开宗立派那天,还是让祁天镇之弟祁天钰当吧。只要他按时交够贡赋就行了,可以适当让他保留住他那份家业。”苏百地说道。

“好,就依苏老的意思办,不知道苏老打算设立多少分堂?每个分堂堂主人选定了吗?除了上述的,老夫建议成立一个血影堂和幽冥堂,这两堂由苏老你亲自掌管,挑选二十四名天赋和根骨俱佳的少年,专门训练精英弟子,成立‘十二血影卫’和‘十二幽冥卫’,成为你我身边直接指挥的精英卫队,也可执行一些秘密任务。你我有空就亲自指点一下。你看可好?”彭去离说道。

“如此甚好,老弟我听大哥的,哈哈。至于分堂,我是这样计划的,设立湘西堂,由魏通天暂任堂主,长安堂,祁天钰挂名,陈不二坐镇。少林堂由不凡贤侄兼任堂主,武当堂由侯浩兼任,金陵堂,我本打算由云柳松涛剑柳三千就任,但是此人一直推辞,只肯担任客卿,不过他推荐了‘铁手无敌’易百炼担任金陵堂主,目前还在洽谈拉拢中,青城堂口,暂时还没人选,大漠分堂也没好的人选,本来打算稍微逼一下铁向北的,结果没想到把他逼到丰如意那里去了,也是失算。这样算下来,加上大哥所成立的‘血影堂’和‘幽冥堂’已经有九个堂口了,另外算上长老堂、情报堂和护法堂,共计十二个堂口,其中五个堂在总门,都设立在洛阳城。外面共计设立七个分堂,至于各个堂口的分舵,以后就由各个堂主看情况而定吧?”苏百地说道。

“很好,老夫就喜欢十二这个数字,哈哈,苏老弟你这样安排,甚合我意,至于那个叫什么柳三千的,还有那个‘铁手无敌’易百炼,和他们商量什么?有什么好商量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苏老弟,我们是不是制定个令旗什么的,就制作一张帖,一面旗吧,一面叫‘幽冥帖’,一面叫‘血河旗’。‘幽冥帖’至,接帖之门派,三天内若敢不从,直接灭门。接到‘血河旗’一日内不顺从,当晚就灭他满门。具体看不同之人,分别使用‘幽冥帖’和‘血河旗’给予最后的通牒,如若还继续犹豫和反抗,那我们就直接灭门亡派就是了。我血河门初立江湖,要把威先立起来。既然江湖歌谣说,血河一出天下惊,我们也不能堕了自己的威名吧?‘幽冥帖到三日死,血河旗出一日亡’,老弟你觉得这顺口不?气势足不足?哈哈哈哈!”血河老祖不愧是血河老祖,“血河一出天下惊”不是浪得虚名,绝对够狠,够绝。

血河老祖彭去离这番话出口,说的大厅里,除了苏百地之外的所有人全部冷汗直流,每个人都感觉自己后背上全是冷汗,庆幸自己加入了血河门,而不是和血河门为敌或者对立。先不说血河老祖的武功,被誉为百年江湖第一人,就是幽冥鬼爪苏百地,也无一人是其敌手啊,而且苏百地行事多半留有余地,也比较尊重自己的属下,而今天和自己的这个门主一打交道,才知道门主行事果断狠辣,不留任何余地,为人喜怒无常,与苏百地完全不同。各自都在心里盘算,以后可要小心应付,以免惹祸上身。就连三才和四绝,以前也是苏百地亲自想要拉拢的,虽然跟着两人历经了龙湖雪峰那一战,但是跟随时日尚短,平时又是直接和苏百地打交道,所以除了武功之外,他们对彭去离也知之甚少。此刻每个人对彭去离是又敬又畏,丝毫不敢心生异议。

“大哥,好主意,就按照您的意思,我找手艺高人制作,‘幽冥帖’通体为金色红字,两页请柬式样,上面只写:‘幽冥帖至三日死’。材质嘛,就用上好的金箔吧,字雕刻上去,用朱砂涂之。血河旗就用上好金丝红缎制作,字体用金粉写就:‘血河旗到一日亡’。大哥,你看这样行吗?”苏百地看来也是颇为满意彭去离的建议。

“很好,就这么制作,也是各自制作十二面,平时由‘血影堂’和‘幽冥堂’各自保管和执行,由我和苏老弟你酌情用之。执行之时,可以让长老护法或者供奉们配合。”彭去离说道。

“我等尊令!”众人齐声应道,“幽冥帖至三日死,血河旗到一日亡。”众人齐呼三声。

“哈哈哈,很好,以后这就是我们门中的号令武林之号,开宗立派前后,可以找一到两个不服从的门派开刀祭旗,拜帖。我们必须要整个江湖知道是绝对不能违抗幽冥帖和血河旗。这样才能突出我们血河门执江湖之牛耳的气势,也才能彰显我们血河门君临天下之威严,哈哈,老夫今天可是真的高兴,出关以来,属今天最高兴,不知道苏老弟今天安排的什么宴席为我接风啊?”彭去离大笑着说。

“哈哈,大哥,我以为你功参造化,早已不食人间烟火了呢,合着还是俗人一个啊。”苏百地笑道。

“啊?哈哈,苏老弟,你不会让我第一天正式当上门主,就饿着肚子吧,啊?这饿肚子倒也罢了,美酒和美人是不能少的啊!还有不凡如今也突破至血影境界了,没有女人可是不行啊!哈哈,老弟可安排好了吗?”彭去离开着玩笑说道。

“大哥说笑了,你不但是我的大哥,还是我们的门主,老弟我怎敢不安排好,大哥放心吧,都安排了好了,包你吃的好,睡的好。武则天赞不绝口的‘洛阳燕菜’,大诗人白居易最喜欢的‘清蒸鲂鱼’,千年传承的‘阎家羊肉’,百年的杜康酒,鹤殇酒也早已经备好,另外大哥你可是老当益壮啊,近百岁高龄,还是日御三女,老弟我可是甚为佩服,柳三千知道门主大哥今天到,特意从金陵和扬州为大哥挑选了三十名黄花处子,个个都是风姿绰约,花容月貌。大哥不但有口福,艳福更是不浅啊,哈哈!”苏百地笑着说。

大厅里的所有人,除了张不凡,全部傻眼了,近百岁人,还要女人?还日御三女?都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震惊之余个个都是充满了好奇之色。

“哈哈,知我者,老弟也,大家也不必吃惊,老夫所习内功,可以让老夫依然如青壮少年一样,另外老夫也有独家秘药,也可以让各位再回少年,只要各位实心办事,好好效力,老夫保证让大家和老夫一样,日御三女,哈哈。”彭去离看着震惊的众人,哈哈大笑着说道。

“啊?”大厅里年纪不小的人大有人在,力不从心的更是不少,如今一听,仿佛已经都回到了十八岁,那曾经的,**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