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血河门定洛阳城 怕是牡丹花更红(1 / 1)

冰雪令 老茶童 1656 字 1个月前

“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古都洛阳城,繁华至极,扼中原咽喉之地,中华文明的发源地。历经千载岁月,曾经无数王朝在此建都。“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

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王昌龄的这首诗,让整个古都除了千年的帝王之气之外,又使之增添了不少文气,前百年来,文人墨客纷纷拥至洛阳城,一睹千古名都之风彩。

“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蕖净少情。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刘禹锡的这首《赏牡丹》道出了洛阳牡丹花会时的盛景,更是道出了牡丹百花之魁的美。无论是王朝更迭,还是都城易地,每年一度的洛阳花会却是依然隆重的举行。这几乎已经成了这座千年古都的标记。

虽然现在离今年的洛阳牡丹花会尚早,但是依然有很多慕名而来的文人墨客,大家闺秀,还有江湖豪侠却早早的到了,不为别的,只为提前感受一下这座千年古都的魅力,静静的等待牡丹花会的那一天。所以一年四季的洛阳城,商贾云集,店铺林立,热闹非凡。

洛阳城内一座庞大的建筑群,也是六进六出,相传曾经是权倾天下的杨贵妃之兄杨国忠在洛阳的别院,气势恢宏,富丽堂皇。门口石狮子约有六尺之高,张牙舞爪,好不威风。

门匾上赫然血红的三个大字“血河门”,门口站了不少江湖打扮的人物,为首的正是“幽冥鬼爪”地圣苏百地,他身边围绕的也都是令江湖谈之色变的人物,风雨雷电徐家兄弟,残缺不全的梅兰竹菊任家兄弟,另外还有断了一条胳膊的罗非花,魏通天等,还有一些不知道名字的,不过看样子武功地位起码也和罗非花等人差不多。令人惊奇的是竟然有还有三个一模一样的人,各自抱着一把剑,神色高傲的站在后面,却没有紧紧围绕着苏百地。看来这就是传说中的三大供奉,李天才,李地才和李人才了。这三兄弟长的竟然一模一样,如果不是怀里各自抱的的剑,剑鞘颜色不同,别人还真分不出谁是谁。红色剑鞘的乃是老大李天才,青色剑鞘的是李地才,不用说,黄色剑鞘的肯定是李人才了。

这一群人站在门口,神色恭敬,仿佛要迎接什么人一样。看众人那神色恭敬的样子,连苏百地都亲自站出来迎接,还会有谁呢?肯定是神秘势力血河门的总门主血河老祖彭去离这个江湖上号称百年第一的人物了。

“苏老,总门主说是今天到,现在已近中午,怎么还没到?会不会出什么意外?”破风掌徐不骄讨好的问道。

“哈哈,徐老弟,总门主会出什么意外?以他的身手,我老头子想不到会出什么意外,多少年了,向来都是他给别人意外,他怎么可能出意外?你担心过度了。”苏百地笑着回道。

“啊,属下不是这意思,属下的意思是总门主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徐不骄赶紧补充道。

“不会,我和总门主相识多年,熟知他为人,今天是咱们商量开宗立派的大事儿,他不会因为别的事情耽搁的,我们安心等待便是。毕竟总门主带着第一副门主从哀牢山一路赶来,路途遥远,稍微有点迟延也是很正常的。十几天前,我接到总门主的飞鸽传书,说他老人家今天中午到,让我们全体在此等候。应该是快到了。”苏百地回道。

“苏老,我们兄弟应您老之邀,加入本门,我们兄弟荣幸之至,但至今还未见到总门主之容,我二弟三弟却为了本门各自折去一臂,还有修罗血刀罗非花兄弟,也在木河城被雪晴断去一臂,今天总门主大驾到此,还希望苏老为我们兄弟多美言几句,我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属下先行谢过了。”残菊剑任平小心翼翼的说道。

“任老弟,你放心,既然是老夫拉你们出山,老夫肯定会为你们美言的,更别说几位为了本门付出了那么多,你们都放心吧,总门主这人,我了解的,最是公平。你们为了本门所做的一切他都会给你们公正的回报,不就是断了一只胳膊吗?担心武功会大打折扣?总门主随便指点你们一下,或者给你们几本秘籍,你们的武功肯定会大有长进,老夫用我名声担保。”苏百地笑着说道。

“哈哈哈哈,苏老弟,你担保什么了?”一道洪亮威严的声音远远传来。众人大惊,纷纷抬头望去,却是只闻其声,未见其人。正在诧异间,一个高大威猛的老者,带着张不凡和两个仆人踏着两旁的树飞跃至众人面前。

但见这位老者,红发红须,模样甚是威严,背上背着一把刀。一身大红颜色的衣服甚是扎眼。落地之后,用极其凌厉的眼光扫视了一圈儿。

“总门主驾到!”张不凡喊了一声。

“参见总门主!欢迎总门主大驾光临!”除了苏百地和三才兄弟之外,连同徐家兄弟在内的所有人都单膝跪了下去。

“各位不必多礼,起来吧!”红衣老者,血河老祖彭去离大喇喇的说道,说完大袖一挥,一股无比强劲的力道将跪在地上的所有人直接硬生生的托了起来。

“哈哈,彭兄,看来半年没见,你内力又增长了不少啊!你这半年潜心修炼,武功内力都是大涨,却把我老头子陷于凡事之中,我这辈子也追不上你喽!”苏百地哈哈大笑的说道。苏百地和血河老祖齐名,又是生死之交,所以说话才敢毫无顾忌。

“哈哈,辛苦了苏老弟了,血河门能够创立,一大半都是你老弟之功啊,愚兄我可是捡了个现成的门主当。希望这次我们兄弟可以一扫前耻,实现咱们兄弟多年的夙愿啊!”彭去离笑着说,边说边搂着苏百地的肩膀,不停的摇晃。看来血河老祖彭去离见到幽冥鬼爪苏百地,是真心的高兴。

“啊呀,别晃了,你老哥武功大涨,再晃下去,我这把老骨头就被你晃散了,把我晃散了,谁给你冲锋陷阵去啊,走吧,进去说吧!”苏百地看样子也是很开心。

一行人簇拥着两人一起走向院内。

早有人将最大的议事大厅布置的妥妥当当了,九层台阶上面,当中一把很大的以上等花梨所制的太师椅,左边扶手雕了一把宝刀,右边的扶手雕了一条龙,左右手可以分别放在刀柄和龙头上。寓意不言而喻。椅子上铺了一整张虎皮,真的是非常威严气派。九层台阶下面两排也都是上等花梨所制的太师椅,但是却比当中的小了一些。两排之后,还有一派更小号的花梨椅子,但是已经不是太师椅了。看来这血河门等级果然森严。

“请门主上座!”众人齐声喊道。

血河老祖彭去离看了看中间的那把硕大的座椅,迟迟不肯上去。

“怎么?莫非门主嫌不够气派?”众人心中暗自揣摩。你看我,我看你。

“来人!在这当中再加一把一模一样的椅子,请苏老弟和我同坐在当中。”彭去离厉声说道,“本门得以开宗立派,苏老功不可没,你们记住,苏老和我一样,见他如见我,他说的每一句话,就等于我说的。几十年了,苏老和我风里雨里,水里火里,一起并肩而战,我们形同一人,以后不要再以外门主称呼苏老了,他和我一样,都是总门主。”彭去离威严的说道。

“这?”一个负责布置的小头目问道。

“怎么?我说的话你没听到?”彭去离大袖一挥,这个小头目直接飞出了大厅,耳鼻口中均涌出了鲜血,看来内腑尽碎,当场毙命了。彭去离这一手下马威玩的不错,整个大厅的人,除了苏百地之外,全部噤若寒蝉,不敢应声,答应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彭大哥,彭兄,你说你都年近百岁了,还像年轻时一样,那么大的火气啊,哈哈。”苏百地看着气氛有点尴尬,连忙打着圆场说道,“咱们两个,就不必这么客气了吧,这么几十年了,你还不知道我?我跟着您老后面一直都是个跑腿的,都习惯了,千万别让我坐上去,我啊,一坐上去,浑身不自在啊,再说了天无二日,国无二主啊,你才是咱们的一门之主,我也活了近百岁,还没听过哪个门派有两个掌门或者门主的,你行了吧,快坐上去吧,大家都等着议事呢!”

“不行,这次你必须听我的,我们两个一甲子的交情,生死与共,血河门是我的,但也是你的,没有你那次舍命拖住龙在天,也许我早已经死在龙湖雪峰了,这次我们卷土重来,有现在的地位和规模,也都是你一人之力。说什么也不行,你必须和我同坐门主宝座。以前没有,我们就开创一个先例好了。”彭去离说的很真诚。

“开什么开,别推辞了,你说什么,我也不同意,这样吧,我们各退一步,我可以当总门主,也可以坐上去,但是不坐当中,我坐在你左边,另外椅子也必须不同,就从下面第一排搬一把就行,这样我自在点儿,行了吧!怎么着,你不会打算让我跪着请你上去坐中间吧!”苏百地也很真诚的说道,他知道今天无论如何也是推不掉的。

“你,你,还是那么犟,好吧,老夫就依你,门主咱们两个人当,说好的啊!”彭去离说道。

一个弟子连忙从下面第一排搬了一把椅子放在了当中太师椅的左边。

苏百地没有再搭话,有人直接喊了一嗓子,“请门主上坐!”

“请门主上座,请门主上座,请门主上座。”众人齐齐喊了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