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相思有情剑无情 血河一出天下惊(1 / 1)

冰雪令 老茶童 1606 字 1个月前

“凤大侠智谋远虑,我等深为佩服,不过也是,若不是凤大侠这样的人物劝说,陈前辈又怎么肯轻易答应呢”祁天钰说道。

“这倒是,老夫一生眼高于顶,还真没服过谁,也没什么知己和朋友,若说有,那么凤大侠是唯一的一个。”陈不二说道,“对了,我那凤贤弟,听说也在木河城?他一向可好?”

“嗯,家父现在还在木河城,不过他老人家不日也即将秘密到中原,破坏神秘组织在各地的势力,而且打算在他们开宗立派的时候,上门找点麻烦。”媚儿回道。

“秘密行事尚可为之,但是上门找麻烦可行不得,虽然凤大侠乃一代传奇,武功卓绝,但是本门中高手如云,大意不得,别说总门主和外门主两人,我和凤大侠都不是敌手,就是剩余的几个高级客卿,也不是等闲之辈。媚儿,你要想方设法通知你父亲,切不可鲁莽行事,以免陷入万劫不复之境。”陈不二有点儿忧心的说道。

“陈伯伯,这个神秘势力真有这么厉害吗?他们是从哪里找来那么多隐世高手啊?外门主我们知道了,就是幽冥老鬼苏百地。据说此人的武功深不可测,我父亲说过,他不是其敌。也许只有枫儿的师父才能匹敌。那总门主到底是谁啊,这人野心不小啊,竟然想一统江湖?他的武功到了什么境界?”媚儿问道。

“外门主,幽冥老鬼苏百地,一双幽冥鬼爪乃是千年寒铁所造,不但坚硬,而且锋利无比。横行江湖几十年,出手凌厉无比,速度神鬼莫测,幽冥神功乃极寒之力,他的内力修为也在四百多年以上了。爪上自有剧毒,中之血液会慢慢变缓,直至凝固。而且他的身法之妙和之快,不在你父亲身法之下。所以你父亲说,可能不是其敌。因为你父亲的剑法和掌法都是以身法为基础的,如此一来,优势就没了,变成了硬拼,所以你父亲不是其敌手。但也不至于没有一战之力,真想赢你父亲的话,苏百地没五百招以上,怕是也难。至于总门主,可以这么说吧,他和剑神堪称百年江湖中的双星并耀,哪怕是剑神与之相比,可能也稍逊半筹啊。此人武功天下无双,刀法绝对的天下第一,也是个习武的天生之材。内功更是神奇无比。可惜此人心术不正,一直以统一江湖为梦想,百年来,死在他手下的人,不管是高手,还是非江湖中人,起码也有一千以上了。此人所练内功极为邪门,必须采阴滋阳,否则会血管爆裂而死。所以被他糟蹋的女人,更是不计其数。”陈不二说道。

“这么说这个人是天下第一了?这么厉害啊!”贝儿吐了一下舌头问道。

“三才四绝傲江湖,天地二老谁争锋,相思有情剑无情,血河一出天下惊。”这首江湖歌谣你们没有听过吧?这是近百年江湖中最厉害的几个人,这几人足以让江湖变色。这里面除了三才四绝嘛,有点名不副实,因为比他们不差的还有不少,但是都如老夫这般,淡泊名利,醉心武功。所以没上榜,但论实力比三才四绝只高不低。可是天地二老,和相思剑神,还有本门总门主,血河老祖,那才是真正的高手。随便哪个都是能让江湖变天的人物。”陈不二若有所思的说道。

“陈伯伯,快给我们说说这几人。”贝儿着急好奇的问道。其他人也是满脸期待之色,期待着陈不二说下去。

“千百年来,江湖人物,各有奇功,各有所长,兵器剑法也是各有所长。四绝嘛,你们见识过了,破风掌,奔雷拳,狂雨剑,紫电刀。当年也是江湖上翘楚人物。至于三才嘛,也是三兄弟,都以剑法称雄,实力在四绝之上。李天才,李地才,李人才,老夫也不知道他们爹妈怎么给他们取了这奇葩的名字。但是这三人剑法也都是一时之雄,非常精妙。当时在江湖上的名声很大。三人联手的剑阵,恐怕连老夫也未必能全身而退。至于前面的几位,天老天璇玉玑龙在天,身怀两种内功,寒冰烈火属性,内功深厚,乃是掌法天下第一。地老幽冥老鬼苏百地爪法天下无二,也是近乎无敌的存在。但是整体实力不敌天老。剑神梅长风,相思无情剑法,冠绝天下,乃是剑法第一,剑名:相思。血河老祖彭去离,刀法百年第一人,刀名血河。这四人才是真正独步天下的高手。”陈不二说道。

“那他们四个谁厉害啊?”贝儿继续问道。

“他们四人,随便哪个都能轻松赢三才和四绝。他们四人中,以幽冥老鬼稍弱,而天老和剑神刀祖,三人却在伯仲之间,还真说不好。当年龙湖雪峰一战,到最后也没分出真正的第一来。但是据传闻,血河老祖彭去离依靠神兵血河刀和邪恶无比的‘血河刀法’和剑神梅长风激战两天两夜,稍占上风,但是也奈何不了梅长风。天地二老却是以龙在天重创苏百地告终。而龙在天一直没有和血河老祖真正的交过手,也不好说。但可能还是血河老祖赢面大一些。但是这三人无论谁想杀死谁,几乎都是不可能的事儿,即便做到,也要付出残废或者功力尽失的代价。因为这三人才是真正的武者,也是真正的大家。无论是他们的武学天赋,还是所学功法都是不二之选。近百年来,血河老祖彭去离代表的邪派和剑神梅长风代表的正派,一直缠斗不休,双方互有死伤。直至龙湖雪峰那惊天动地的一战,双方高手几乎都死伤殆尽,元气大伤,好像是达成了某种协议,一起退出了江湖。江湖这才得以数十年的平静。”陈不二说道。

“那陈前辈,您老人家没参加龙湖雪峰那一战吗?我已经数次听到龙湖雪峰几个字了,您快给我们说道说道。”贝儿的好奇心被彻底的勾起来了。

“呵呵,江湖中也不是只有正邪两派啊,老夫就不属于任何一派,也不正,也不邪。自老夫出道以来,虽说没做过什么行侠仗义之事,但也没做过任何伤天害理之事。一心醉于剑道,沉迷不能自拔。隐居山林,逍遥自在。江湖上像老夫这样的人也大有人在。所以老夫并没有参加当时那改变江湖的一战。不过老夫听说了不少,据说那一战,双方数百人齐聚龙湖雪峰,双方都想一战定江湖。大战了几天几夜,无论正邪都是死伤不少。据说当时龙湖的水都染红了,雪峰也坍塌了一部分,堪称惨烈。许多成名已久的高手,都在那一战中殒命,将自己永远的留在了龙湖雪峰。江湖无对错,只有是与非,利和益,双方各自的信念不同,都是为了自己的信念和利益。千百年来一向如此,邪派为了利益,正派为了信念,争斗何时停过?具体详细的情形,老夫也不为所知了,那要问当年幸存的刀祖剑神,天地二老,或者问问三才和四绝,这几人了。不过据我所知,三才是重伤昏迷,四绝也是如此。都是被抬回来的。至于刀祖和剑神之战,二老之战,恐怕只能问他们自己了。”陈不二非常感慨的说道。

“啊,这样啊,这也好办,到时候问问枫儿的师父就行了。枫儿哥哥,别忘了问完你师父之后,告诉我龙湖雪峰的事儿啊!”贝儿说道。

“你师父是?”陈不二问道。

“家师正是天璇玉玑龙在天,不过我师父从没告诉过我他的名号,我还是听我岳父凤栖梧大侠告知的。”枫儿回道。

“你师父是龙在天大侠?怪不得你小小年纪,武功这么高,内力修为几乎不在老夫之下,原来是龙在天的高足啊,怪不得啊!名师出高徒,这话不假。你师父真的是一代奇人,也只有他才能调教出这样的徒弟,老夫自愧不如啊!哎,对了,你刚才叫凤栖梧什么?岳父??”陈不二忽然问道。

“啊,这个,对的,凤栖梧前辈正是在下的岳父,还有丰如意大侠也是在下的岳父,贝儿和媚儿正是在下的江湖伴侣。”枫儿红着脸回道。

“好你个小子,天下的好事都被你占全了,不但你自己的武学冠绝一代,背后还有那么多老怪物撑腰,天哪,江湖上还有谁敢动你?不但不敢动你,冲着你背后的师父和岳父,多多少少还要给你几分薄面啊!”陈不二笑着说道。

“前辈说笑了,枫儿只想行侠仗义,弘扬江湖正气,从没想,也不会做仗势欺人之事。”枫儿一本正经的说道。

“陈伯伯,以后我们又多了个撑腰的,又多了您老人家撑腰,我们还真不怕那个什么幽冥老鬼,和什么血河老祖。哼,自古邪不胜正。您老人家一把岁数了,都选择了正义。我们年轻气盛,血气方刚,更有何惧?”贝儿一脸正气。

“那是,那是,不过血河老祖既然重出江湖,其志不小。而且笼络了不少隐世高手,我们万不可小视,你们几个千万不能轻敌,明白了吗?毕竟他们都是纵横江湖近百年的老怪物。一身功力,足以笑傲天地,你们所学没到大成之时,远避为妙。”陈不二严肃的说道。

祁天钰和祁天驹看着眼前的几人,哪个不是一时才俊,哪个没有深厚的背景撑腰?再加上邪不胜正的千古至理,不由得庆幸自己选对了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