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人万花心也万花 计深远谋亦深远(1 / 1)

冰雪令 老茶童 1682 字 1个月前

祁天钰和祁天驹看着眼前这个身形佝偻的陈不二,仿佛变得金光万丈。他们兄弟自己也觉得自己瞬间变得高大了不少,从贯通钱庄诞生那天开始,祁家三兄弟发了多少不义之财,做了多少恶,只有他们兄弟自己清楚,尤其以祁天镇为甚。如今祁天镇已死,他们兄弟两个阴差阴错之下,遇到了陈不二和枫儿媚儿和贝儿他们三个,竟然选择了人生的另外一条路。这条路是正义之路,与以前的他们大相径庭。以前他们虽然富甲一方,纵横西北,但是背地里没少被人指着脊梁骨骂。如今他们兄弟二人弃恶从善,开始放下仇恨,放下恶行,变成了江湖中的正义之士。这种感觉是他们兄弟两个从来没有过的,从陈不二说完开始,他们兄弟觉得自己连呼吸都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也许会变成江湖上人人敬仰的英雄。

“陈前辈,三位少侠,我们兄弟对天起誓,以后心向光明,在江湖中匡扶正义,痛改前非,即便是肝脑涂地,也无怨无悔。我兄弟二人先谢过陈前辈和三位的开导之情,能让我们兄弟走上正道。我们兄弟余生一定会为江湖正义贡献出自己的力量。但愿能为我们以前的所作所为,赎些罪过。三位和陈前辈也为我们兄弟做个见证!”祁天钰这话说的豪情万丈,的确,行龌龊苟且邪恶之事一直让他们兄弟很压抑。正义之事尚未去做,只是有了正义之心,他们兄弟都瞬间变了一个人,感觉自己不再畏畏缩缩,不再瞻前顾后,也变得不再畏死。祁天钰心想,也许这就是正义的力量,这就是正义的魅力所在,千百年来,多少正义之士在江湖中前赴后继,又有多少正义之士留下多少传奇。也许自己兄弟也会成为传奇的一部分,想到这里,祁天钰信心百倍,斗志昂扬。

枫儿、贝儿和媚儿看着眼前几乎变了一个人的祁天钰和祁天驹两兄弟。越来越感觉到江湖正义有望,正义的**竟然让两个整日沉迷于酒色的人,变成如此慷慨激昂,变得如此信心百倍。可见正义从江湖诞生那天开始,就植根于每一个武者的心中,也许没被激发而已。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彼此点了一下头。

“陈前辈能让祁二爷、祁三爷迷途知返,真是大侠风范,不但是造福一方,也是恩泽于江湖,将来江湖重归于平静的那一天,陈前辈绝对功不可没。前辈一生光明磊落,到了这把岁数,还能有此一举,实在令人敬佩!我们三人也不敢坐视,也当追随前辈和两位祁爷,为江湖正义略尽绵薄之力。”媚儿说道。

“云娜姑娘,你想说什么就尽管说,别绕圈子了。”陈不二眼中精光大盛,看着媚儿说道。

“话已至此,陈前辈,二爷,三爷,请恕我们三人欺瞒之罪。”媚儿说道。

“嗯?这话是怎么说的?”祁天钰一头雾水。

“祁二爷,其实凌风康拓,云娜妮丝,和尼诗这三个名字都是假的,我们的身份也都是瞎编的,还请三位原谅我们还是敌人之时,我们为了瞒天过海编造的名字和身份。”媚儿很诚恳的说道。

“啊?不是吧?三位?”祁天钰和祁天驹两人一时间有点懵,不知道媚儿为何有此一说。

“呵呵,你继续说下去。”陈不二一点也没感到吃惊。

“我们三人并非是西域人士,我的名字叫欧阳媚儿,江湖上人称银狐。那位少年乃是山东‘三绝医圣’之子,名字叫雪枫。尼诗的真名叫丰贝儿,乃是如意坊主的掌上明珠。我们三人结伴闯荡江湖,换名改姓,打算给你们的门派找点麻烦,因为以前咱们是敌非友,所以才编了个假名字和身份,并非有意欺瞒,还请陈前辈和两位祁爷见谅啊!”媚儿继续说道。

“啊?银狐欧阳媚儿,雪枫,丰贝儿?江湖上风头一时无两的年轻一代人物全部在此?”祁天钰和祁天驹大吃一惊。传闻中雪枫和欧阳媚儿自出道起,银狐单掌击毙方生才,一剑重创枯竹剑。枫儿更是厉害,一掌震伤魏通天,寒梅剑,震退紫电刀等,据说此子的内力已经有三百年上下,可谓是百年不出的武学奇才。现在三人竟然齐刷刷的站在自己眼前,如何不惊?

“呵呵,老夫所料不差,果然是你们三个,呵呵,江湖上突然崛起你们两个少年高手,还有个丰贝儿,结果长安城就来了三个武学奇才,同样是两女一男。当时老夫就觉得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情?那晚媚儿姑娘硬接老夫一剑,老夫岂能看不出你的剑法的精妙绝对不在老夫之下,差的只是境界和火候而已。老夫一看似曾相识,隐隐约约有故人剑法的影子。但是一时也吃不准,所以才没深问。但是已经肯定,三位绝不是西域之人。”陈不二笑着说。

“那前辈怎么不说破啊?呵呵,前辈果然是慧眼如炬,晚辈拜服!”媚儿说道。

“老夫自问我的‘往生剑法’乃绝学,普天之下,只有剑神的‘相思无情剑法’绝对在老夫之上,还有个就是你的父亲‘万花千影’凤栖梧的‘追魂飘渺剑’还在老夫的剑法之上。别说西域偏僻之地,放眼整个天下,再没有人的剑法还在老夫之上了。所以我断定你们肯定不是西域人。我隐约的已经猜到三位真正的身份,只是有点儿犹豫而已。我也想看看三位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所以也没问你们。不管你们是什么人,即便你们是一代翘楚人物,老夫自问,不管你们是敌是友,老夫勉强还留的住你们。”陈不二笑着说。

“嗯,我们三人从前辈的一剑中就知道,哪怕是我和枫儿联手,也不是前辈的敌手。这点我们深信不疑。本来想李代桃僵,浑水摸鱼。刚才前辈一番话,表明了自己的心迹。就是两位祁爷都弃恶从善,颇令我们三人感动和意外,这才以真身示人。对了,前辈刚才说故交,莫不是前辈和家父相识?”媚儿问道。

“哈哈,何止相识?我与你父亲相交不浅,你父亲和你母亲游山玩水之时,偶然间与我相识,然后我和你父亲整整切磋了三个月的剑法,彼此都进步不小。你父亲不愧是一代传奇,剑法绝对在老夫之上,每次拼斗到五百招之后,老夫就有点力不从心了。不过你父亲一直照顾我的面子,从未真正赢我。但是我知道,他的境界比我高了不少,剑法的精妙也在我往生剑法之上。但你父亲每次都是见好就收,每次都是埋个破绽,让我把面子找回来。他才是真正的一代剑侠。”陈不二说道。

“你和我父亲切磋了整整三个月的剑法?”媚儿瞪大了眼睛问道。她深知父亲的脾气,如果陈不二人品道德不够的话,别说三个月了,连三个时辰也不会和他切磋的。这一点媚儿确信无疑,陈不二绝对也是个正义之士。

“是啊,除了你父亲的剑法,你母亲那烹饪的技巧也是一流,至今都怀念你母亲烧的菜,真算的上是人间美味。那时我和你父亲天天比剑,你母亲为我们烧菜做饭,照顾起居。让我们两个心无旁骛的钻研剑法,堪称贤惠啊!还有,你以为我只是欠了总门主一个人情,就甘心为虎作伥了吗?那你们也太小看我了。”陈不二说道。

“嗯?前辈请明言,难道这里面还有曲折?”媚儿问道。

“呵呵,还不是你父亲亲自找到我,劝我答应,在里面可以打探消息,能让你们早有准备,你父亲才是真正的始作俑者,只不过把老夫当枪使了,而老夫也甘愿被当枪使,谁让我当时欠了你父亲三个月的伙食钱呢!哈哈,你父亲自己倒好,依然在外面逍遥自在,却让老夫在这里遭罪,哎,吃人家嘴短啊,老夫悔不当初啊!哈哈!”陈不二哈哈大笑的说道。

陈不二加入神秘势力竟然是凤栖梧一手安排的?这太令人匪夷所思了,枫儿心中的惊骇不小。看来这位岳父,不但武功超绝,机智城府和谋略也是独步天下。在神秘势力刚刚崛起之时,竟然就在其内部布下了棋子,真的是深藏不漏,所谋深远啊!深知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这步棋走的真的是精妙绝伦啊,枫儿不由得对这位岳父又多了几分敬畏。

“陈前辈,你说银狐姑娘是一代传奇‘万花千影’凤栖梧的女儿?这太令人震惊了,凤大侠在江湖上闯荡的时间不长,但却像神存在一般的人物。我们兄弟久闻凤大侠在江湖上的传说,如今我们有此后盾,我们兄弟两个就更坚定了。哈哈,邪不胜正,至理名言啊!”祁天钰兄弟一直在长安堂花天酒地,而且也没得到最近的江湖消息,跟本不知道凤栖梧一人在木河城吓退紫电刀等人,而且还让两个护法断臂求生之事。因为此事丢脸颇大,所以神秘势力下令封锁消息,因此祁家兄弟并不知晓。只是接到了门中传信,说大哥祁天镇战死在木河城。如今闻听凤栖梧也站在了正义一方,祁家兄弟的信心不由得又加了几倍。毕竟雁过留声,人过留名。祁家兄弟因为出道晚的原因,也许不知道神秘势力的高手到底有多厉害,但是凤栖梧的大名却是如雷贯耳,江湖传说中,那是曾经一代的传说级别的人物,哪里是他们能望其项背的。

“不错,媚儿正是凤大侠的爱女。这凤栖梧果然是人中龙凤,生个女儿也是聪慧绝伦。天下的好事都被他占全了,连夫人也是贤惠美貌,而且烧的一手好菜。不过也是,如果不是他亲自出面劝说,老夫怎么肯能答应加入这样一个门派?老夫可被这个家伙害惨了啊。”陈不二苦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