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贝儿聪慧受青睐 往生一剑脱苦海(1 / 1)

冰雪令 老茶童 2075 字 1个月前

“干!”除了陈不二之外,剩下的人全部一饮而尽。陈不二连站都没站起来,仿佛当这几个人不存在似的,还是自顾自的品着自己的汾酒。

“呵呵,怎么陈前辈不认可晚辈的话?”枫儿笑着说。

“嗯,不是不认可,是非常认可,老夫等着你单独敬我一杯呢!”陈不二说道。

“嗯?呵呵,看来前辈也是觉得酒乃世间好物,既可和万事,亦能解千愁,既然如此我今天就借花献佛,借祁二爷和祁三爷的酒敬前辈。”说完枫儿给自己的酒杯斟满。

“小小年纪,解什么千愁?真是少年不知道愁滋味,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再说愁吧!‘老去渐知时态薄,愁来惟愿酒杯深。’小子,老夫说的可对?”陈不二端起自己的酒杯和枫儿的酒杯碰了一下,一仰脖子干了杯中的酒。

“嗯,前辈所言极是,诚如前辈所言,也许年纪越大越能感觉到世态炎凉,愁绪越多就越喜欢喝酒,晚辈尚年轻,也许一时还体会不到。不过晚辈对前辈之言深以为然。”枫儿恭敬的说道。

“小子,坐下吧,以后你有的是时间慢慢体会。别只喝酒,吃点菜吧!”陈不二难得露出一点笑容说道。

一桌子人边吃边谈,没一会工夫儿,就熟络了很多。

“祁二爷,我们远在西域时,就耳闻‘贯通钱庄’家大业大,威震江湖,怎么就突然变成了分堂了?难道江湖上还有帮派能吞并贯通钱庄吗?”媚儿假装好奇的问道。

“嗯,这个这个,说来话长,以后你们会知道的,贯通钱庄和本门比起来,简直不值得一提,咳咳。”祁天钰尴尬的说道。

“啊,不愧是中原武林啊,果然是藏龙卧虎啊,连贯通钱庄这么庞大的势力都能吞并,这势力要滔天了。”媚儿继续说道,“祁二爷,那么现在的贯通钱庄总庄就变成了一个分堂?你们就甘心从鸡头变牛后?独霸西北,逍遥自在不好吗?”

“咳咳,云娜姑娘远在西域有所不知,如今中原的武林,本门异军突起,灭少林,逐武当,四川灭了阎罗殿,山东剿杀仁和堂,横扫整个江湖,顺者生,逆者死,江湖上的各门各派纷纷投靠,势力不是一般的大,我区区贯通钱庄在本门中实在不值得一提。”祁天钰说道。

“中原武林有这么庞大的势力吗?我们还真是没听过,灭少林?逐武当?这是真的吗?我们虽在西域,但是少林、武当的盛名却也是听过,师父老人家经常和我们说起,说少林武当都是武林中的泰山和北斗,竟然会不堪一击?这可真是开了眼界了。”媚儿佯装吃惊地问道。

“其实本门的由来,我也不是很清楚,至于贯通钱庄加入本门,那还是我大哥在的时候做出的决定,我大哥决定把贯通钱庄并入,仅仅用了一个时辰,因为当时是本门大护法残菊剑任平前辈前来相邀,只是露了一手剑法,大哥当场折服,遂决定并入本门。至于大护法和我大哥谈了些什么我也不知道。反正那时贯通钱庄全是大哥一人做主。”祁天钰说道。

“哼,你大哥也真出息了,就任平那三脚猫的剑法就把他吓住了?就把个偌大的贯通钱庄拱手相送了?就那四块废料,都不够老夫一只手玩的,也能把你大哥吓成那样,不到一个时辰就屈膝投靠,你大哥出息的很啊,要投靠起码也等老夫出手嘛,哈哈。”陈不二不屑地说道。

枫儿和媚儿贝儿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看来前面预料的不错,这老者果然不是邪恶之辈。

“呵呵,前辈说笑了,以我们三兄弟这点微末的道行,别说您老人家了,就是大护法那一剑我们就已经惊为天人了,我大哥当时名列天下十大,虽是排名靠后,但是也算是顶尖的高手了,大护法当时那一剑,据我大哥后来说,他再练二十年也接不下大护法那一剑,而且大护法当时有许诺,加入本门,会有高手亲自指点武功,会有大精进之效。所以我大哥当时就没加思索,立刻答应加入了。”祁天钰笑着说道。

“迫于压力,加入也就算了,你大哥完全可以在加入以后,虽然名义上归了本门,但是自主权还是有的啊,完全可以继续纵横西北,富甲一方,在长安城当他的土财主。怎么就巴巴的跟着那四块废料,最终把命扔在了木河城?我看你大哥纯粹的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完全是自己找死,也算是取死有道,怨不得别人。”陈不二说起话来,是一点都不客气,完全没给祁家兄弟面子。

“哎,我们两个也不知大哥是怎么想的,怎么就答应了大护法。当时酒宴上,大护法酒酣之际,跟大哥说,几个堂主都打算在本门崛起江湖时,如果能为本门多做贡献,届时可能会得到本门总门主或者外门主,还有其他不世出的高手的青睐,亲自指点武功。另外他说,一路上,也可以由二三护法先指点一下大哥的武功。而我大哥,和我还有三弟好色不同,他一生最爱两样,一是武功,二是金钱,而女人连第三都排不上。所以一听大护法之言,就答应随之驱驰,谁也没想到,我大哥竟然会丧命在这次外出上,唉,这也是命啊!”祁天钰非常感慨的说道。

“有道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话不假,你大哥也算是个奇葩了,为了一个空头的承诺,最终舍弃了富可敌国的财富,把命送在了关外。你们也不想想?即使本门高手如云,哪怕两位门主手眼通天,一统江湖就是那么容易的事儿了吗?呵呵,想的太简单了,百年武林,千年江湖,人才辈出,有那么容易就范吗?你们啊,也真是鬼迷心窍,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那点儿武功,就跟着亡命江湖?你们仔细想一下,总门主和外门主都多大岁数了?一统江湖之念,多少个春秋了,如果那么容易就可以君临江湖,又何必等到花甲之年?又何必东奔西跑,请出那么多老怪物出山相助?恕老夫直言,即使有那么多高手相助,到头来,恐怕也是黄粱一梦,徒增感慨而已。”陈不二说完,又喝了一杯酒。

“陈前辈,您老人家所言有理,可惜我大哥听不到了,唉,人各有命啊!”祁天钰说完,搬起坛子咕咚咕咚灌了几口酒。

“呵呵,有钱难买早知道,你们兄弟虽然加入了本门,但是我希望你们和我一样,尽量少给自己找事情做,遇事能躲就躲,反正你们兄弟也不缺钱,该打点的就打点,尽量别去争什么风头,在风雨欲来的江湖中,能保住自己的小命和你大哥创下的这份家业才是你们兄弟要做,该做的事情。”陈不二说道。

“前辈的金玉良言,我们兄弟记在心里了,以后我们兄弟就按前辈说的做,保住这份家业是首要,我相信有前辈您在,还有这三位少侠,我们应该保的住这份家业。在总门,还希望前辈您帮我们兄弟多多周全,该花钱的地方花,该打点就打点,这是二十万两‘天宝号’的银票,前辈自己收下十万两,是我兄弟的一点心意。另外的十万两前辈拿去帮我们兄弟上下打点一下。希望前辈别嫌弃才是,如果不够,前辈尽管开口。”祁天钰很诚恳的说道。

媚儿、贝儿和枫儿各自在心里震惊,真不愧是富甲西北的贯通钱庄,钱庄果然就是钱庄,一出手就是二十万两,令人咋舌。

“呵呵,两位祁爷,你们看错了老夫,老夫这一生视钱财如粪土,我粗茶淡饭,布衣简从,钱对于老夫来说,是多余的,老夫一年也花不上千两银子,大多数还是买酒喝了,你们这一出手就给了老夫十万两,老夫恐怕躺到棺材里也花不完啊,这样吧,老夫最近在你们府中呆了一段时日,好酒喝多了,嘴巴也叼了,以后好酒肯定要花销不少了,老夫就收下两万两,留着买酒喝,剩余的十八万两,老夫尽量为你们兄弟打点就是。别的老夫不敢说,保住你们两个小命和你们的家业,老夫还是能做到的。别说什么三大供奉和四大长老这样不入流的东西,就是总门主和外门主多少也要给老夫几分薄面,你们放心吧!”陈不二虽然收了银票,但是明人不说暗话,也不做暗事。

“那我们兄弟先谢过前辈了,前辈如此好饮,在长安城的西北角,有我们一处酒窖,就送给陈前辈了,里面有各地好酒千余坛,都是五十年以上的陈酿,其中百年以上的美酒,不下三百余坛,还希望前辈不要推辞了。”祁天钰听陈不二这么一说,心里大喜。

“啊?原来你们兄弟有这么多好酒啊,好好,这个这个嘛,老夫就不客气了啊,哈哈,老夫这一生,除了剑,就是喜好这杯中之物了,老夫先谢过两位的盛情。”陈不二果然是个饮中君子,闻言两眼都放光了。

“哈哈,前辈果然八仙中的人物,前辈喜欢美酒,喜欢什么尽管说,我安排人到处去为前辈采购就是。”祁天钰笑着说,然后又掏出一张银票,转身递给了枫儿,“三位少侠,武功卓绝,老夫自叹不如,还希望从今后能帮我们兄弟度过这一关,我们兄弟不敢也不会把三位当下属看待,希望三位当个供奉,这是十万两的银票,仅供三位零花使钱。起居和伙食等一切由长安堂负责开销,如果不够,三位尽管开口,还希望不要推辞。”祁天钰说的很诚恳。

“这,这,无功不受禄啊,祁二爷,这我们不能收。”枫儿连忙推辞,“再说了,按二爷的说法,门中高手如云,万一以后二爷和门中闹翻了,我们三人怕也不是门中众多高手之敌啊,怕是重托难当啊。”

“凌风少侠,别这么说,老爷子都说了,你的内力修为几乎不比他老人家低多少,还有云娜姑娘的剑法,假以时日也不在老爷子之下。就是那位尼诗姑娘,恐怕我和三弟联手也不是敌手,放眼整个江湖,这样的高手能有几个,所以不要推辞了。”祁天钰说道。

“凌风弟弟,既然前辈一番好意,暂且收下吧,大不了我们三个以后鞍前马后,多多效力就是,你不收下,祁二爷心里不踏实的。”媚儿说道。

“对,对,云娜姑娘说的极是,收下吧!”祁天钰跟着说道。

“那个叫尼诗的小姑娘,老夫甚是喜欢,打算亲自教她剑法,不知道你们三位愿意否?尤其是尼诗小姑娘,可是愿意?老夫的剑法,虽说不上天下罕有,但绝对也是独步武林的剑法。剑法的名字就叫‘往生剑法’,来来来,老夫试出一剑,也让祁家两位爷看看,残菊剑那剑法根本不值得一提,你们看到门外的那座假山了吧,看仔细了啊。”陈不二说完站了起来,从背后抽出了自己那把看上去锈迹斑斑的铁剑。

“花斑陨铁剑??”媚儿一声惊呼。

“识货!”陈不二说了句,走到门口,单剑一立,瞬间人剑合一,连同自己仿佛都成了剑的一部分,唰的一声,人剑转瞬消失。唰的一声,陈不二又出现在他们眼前,仿佛从来没有离开过。

在场的几人都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正在诧异间。一声巨响,众人抬眼望去,那座假山瞬间成了石头碎片,每一块碎片都是被切的那么整齐,几乎有七八十块,一座假山就此轰然倒地,不复存在。

枫儿和媚儿还有贝儿祁家兄弟集体惊呆了,那么大的一座假山,被陈不二瞬间夷为平地,这是多么恐怖的一剑啊。媚儿心中一阵侥幸,还好没和这位老爷子硬拼,媚儿自问,这一剑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接不下来。恐怕就是自己的父亲凤栖梧在场,即使能接住,也会非常吃力,弄不好都会受伤。这一剑是媚儿和枫儿有生以来见到的最恐怖的一剑。

“哈哈,这一剑叫‘往生一剑脱苦海’,哈哈哈哈,老夫还没老,祁二爷三爷看到没,残菊剑一式九剑算什么啊,刚才老夫这一式是出了八十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