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一言九鼎少一鼎 信手拈来换身份(1 / 1)

冰雪令 老茶童 1761 字 1个月前

贝儿走回到枫儿和媚儿身边,三个人笑了个前仰后合。

“贝儿妹妹,我和枫儿哥哥商量好了,我看敌人对我们有招揽之意,我们不妨将计就计,假意投靠,顺势渗透到对方摸摸底,如何?”媚儿几乎咬着贝儿的耳朵对贝儿说道。

“嗯,我已经查觉到你和枫儿哥哥有此意了,否则我刚才一掌打死那个**,就依你和枫儿哥哥的意见办,我听你们的。”贝儿也几乎咬着媚儿的耳朵小声地说道。

这时,祁天驹学完了三声狼嚎,红着脸说道:“我祁天驹一言九鼎,目前已经履行了诺言,你们怎么说?”

“哈哈,祁三爷您哪里是一言九鼎啊,连七鼎都没有,哪里来的九鼎啊,说好了是学狗叫,但是你却学了个狼嚎,两者虽是一个祖宗,但也是有所不同嘛,不过也算你过关了,本姑娘就看在这位老爷子的面子上放你一马吧!咯咯咯。”贝儿笑的快岔了气。

祁天驹脸更红了,知道眼前的这小姑娘不好惹,嘴巴厉害的很,因此不搭话了。

“敢问三位少侠,从哪里而来,姓甚名谁?”祁天钰问道。

“我们是从西域而来,我们两个都是他的伴侣,他叫凌风康拓。”媚儿用手指着枫儿说道,“我叫云娜妮丝,刚才打败祁三爷的那位姑娘,叫阿纳尼诗。你们可以简单点叫她凌风,叫我云娜,叫她尼诗,这样符合你们汉人的规矩。”媚儿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起来,煞有其事。枫儿和贝儿听着媚儿在那里胡诌八扯,还那么一本正经,都快憋不住笑了。

“啊,怪不得老夫在西北多年,什么时候中原武林出了三位那么神俊的少侠,我竟然一无所知,原来几位都是西域来的啊,但是你们长的不像西域人啊?”祁天钰问道。

“啊,是这样,我们的父母都是汉人,从小就去了西域,我们自小跟随西域的一位神秘的人学武,那位神秘人应该也是汉人,也就是我们的师父,所以我们汉语都会说,而且说的很好,但是师父老人家从来也没提起过他的名字,教我一些剑法,教了凌风康拓内功和掌法,尼诗入门晚了些,师父随便教了她一些身法和掌法。”媚儿一旦开始编故事,跟本停不下来,而且把下面祁天钰想问他们师父的话也堵死了。

“那你师父还真是个奇人,别说你们两个了,只是这个叫尼诗的小姑娘就那么厉害,我三弟根本不是敌手,你的剑法我刚也看到了,非常高明,因为普天之下能接住陈前辈一剑的人并不多,比之凤毛麟角还要少,你小小年纪竟然接下了,还逼的陈前辈差点退了一步,已足见高明。不知道这位少年所学的是什么绝学?可否让我一开眼界啊!”祁天钰知道这位少年一掌击毙自己的三位护院,对他的武学充满了好奇。

“你说凌风康拓啊,他比我们两个可厉害多了,他内功非常深厚,他所学的叫‘火焰功’火焰掌,祁二爷可想试试?”媚儿说道。

“也好,我就领教一下凌风少侠武学,但是我自知不敌,还请凌少侠手下留情。”祁天钰知道自己不是凌风康拓的对手,但是一番交谈下来,对方已经有意归顺,知道自己不会有危险,所以才敢迎战。

“那好吧,祁二爷,我们三人自天山进入这边,一直久闻二爷的大名,那么就请二爷指点一二,我们就一掌吧,行不?”枫儿被媚儿的胡说八道弄的快憋不住了,再这样下去,非要笑出来,穿帮不可,正好借坡下驴。

祁天钰运足了十成天算神功,周身泛出淡淡的青色,双掌推向枫儿。枫儿笑了笑,单运起烈火神功,单掌轻描淡写的迎上了祁天钰的双掌,在一道令人窒息的火热的气息中“砰”的一声,祁天钰肥胖的身子直接倒飞了出去,连着几个翻滚,落地之后还退了两步才算稳住身形。而枫儿竟然丝毫未动,笑眯眯的看着祁天钰。

这一掌,震住了全场的所有人,连一剑往生陈不二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自问掌力和内力可能都不及眼前这个少年。

“好厉害啊!”落地之后的祁天钰看着自己一双已经通红的手掌,由衷的说了一句,“不知道三位,可有什么打算?如果不嫌弃,我想重金邀请三位加入我们长安分堂,担任供奉。每月银钱任由三位支取,一切花销另算。不知道三位可否愿意,而且本门总门中,高手如林,以后大家可以互相切磋,这对于武学的修练也是极为有利的。还希望三位不要推辞!”这一番话,祁天钰说的倒也真诚,因为他很清楚,如果长安分堂有这三位在,在所有的分堂中肯定是稳稳第一分堂。

“既然祁二爷如此盛情相邀,我等再推辞也显得我们不近人情了,再说了我们身上的钱也快花光了,加入祁二爷的势力,我们每天有吃有喝,还不用做事,我们求之不得,那就先谢过祁二爷的好意了。我们愿意加入,还请祁二爷多多关照。”媚儿抢着回道。

祁天钰大喜过望,忙说道:“那太好了,有了三位加入,长安堂,肯定是如虎添翼,再加上陈前辈坐镇,肯定是本门中,第一分堂,不管是财力还是武力,没有一个堂能望我们项背了,哈哈,我马上安排下去,设宴为三位正式接风洗尘。”

“祁二爷,先别急,我们还有个条件。”媚儿说道。

“好,只要你们答应加入我们长安堂,别说一个条件,就是三个,五个,我也答应。”祁天钰急忙说道。

“我们加入后,无论是你还是三爷,尤其是三爷。都不能再打我和尼诗的主意,否则,我们三人立刻离开,如果你们太过份,我们三人齐上,哪怕是那位老爷子在,怕是也保不住三爷的命。”媚儿说道。

还未等祁家兄弟回答,陈不二说话了:“这个姑娘你大可不必担心,我老头子今天把话放在这里,如果三爷还敢对两位姑娘不敬,老夫我让三爷变太监,你们说怎么样?”陈不二威严的说道,眼光直直的盯着祁天驹。

“我也担保姑娘你担心的事儿绝不会发生,我发誓。如有违反,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这样行了吧,三位跟我赴宴吧?”祁天钰信誓旦旦的说。

“赴宴?二爷,你也不看看时辰,这都快三更了,你不睡觉,我们三人却是赶了一天的路,劳累至极,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有什么事儿,明天再说,这样吧,我们先美美的睡上一觉,明天中午你安排人来接我们就是,如何?”媚儿说道。

“哎呀,你看看我,我这爱才心切,竟然都忘记了时辰,云娜姑娘说的对,这半夜三更的,老夫糊涂了,这样,三位好好休息,明天我派人来接三位,我们一言为定啊!”祁天钰说道。

“一言为定,祁二爷,不过我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不希望你的人监视或者探听我们,如果还有,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媚儿说道。

“那是,那是,这样的事情,我保证不会再有了,三位尽管好好的休息,我是真心希望三位能加入我们,共图大业呢,这种龌龊的事情我绝不会再让手下人去做了。我们这就撤了,明天我将设宴隆重为三位洗尘。”祁天钰笑着回道。

“这位小姑娘,老夫打算收你为徒,指点你的剑法,你不能拒绝和推辞。”陈不二指着贝儿说完,转身腾空而起,一个起落就不见踪影。

祁天钰和祁天驹等人跟着呼呼啦啦的一散而光。

不远处,一个黑暗隐蔽的角落里,孙无涯和孔小通两人缓缓起身,孔小通问道:“孙管事,少主他们这葫芦是卖的什么药?”孙无涯笑了,说道:“艺高人胆大,将计就计,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枫儿、贝儿还有媚儿转身进入了客栈,都回到了枫儿的房间。

“媚儿姐姐,那个老头什么来历,你接他一剑竟然这么吃力?他的剑法有那么高明吗?还有我觉得他的内力也非常雄厚吧?”枫儿问道。

“枫儿弟弟,此人万万不可小视,他的剑道修为非常高深,虽说不如我爹爹,但是相去也不算太远,我万万不是其敌,而且此人的内力,我觉得可能还在你之上,我们两个一对一,都不是他的敌手,我们必须小心应付啊!”媚儿郑重地说道,“我不仅仅是将计就计,而且也是见机行事,因为硬拼我们肯定会吃亏,这样更好,我们刚好潜伏在神秘组织的长安堂,摸摸情况。”

“嗯,媚儿姐姐说的是,我观这老者的气度不凡,如山岳耸立,就知道他一定是绝世高手,所以我也没敢贸然出手,后面的路怎么走,一切听姐姐安排!”枫儿说道。

“哎,对了,这老者说我要收我当徒弟,媚儿姐姐,你说我答应不答应啊?”贝儿问道。

“咯咯咯,贝儿妹妹天生武学奇才,那老者慧眼识珠,想教你剑法,你先答应下来吧,第一我看这位老者不像是大奸大恶之徒,第二他的剑法的确也是天下绝学,习之无害,你权且答应下来,一切事情等明天看具体情况而定吧!我们身在虎穴,一定要小心谨慎,走一步看一步,如有危急,我们及时撤离就是。枫儿弟弟,明天以后,想办法和孙管事碰个面,让他做好接应的准备。天不早了,我们也不回房休息了,我和贝儿就在这里挤一挤吧!”媚儿说道。

“啊??好好。”枫儿大喜。

“好你个头,我和媚儿姐姐睡床上,你在椅子上睡,保护我们!”贝儿笑着说道。

“不是吧。”枫儿一脸黑线。

“好了,别逗他了,如果真在椅子上睡一夜,你不怕你的枫儿哥哥着凉啊,枫儿弟弟,上来吧,我们一起挤挤,凑合一下,天很快就要亮了。”媚儿看着枫儿的样子忍俊不禁的笑了。

枫儿这次什么也没说,这一会儿天上,一会儿地狱的感觉可不怎样了,直接跳上了自己的床,往中间一躺,意思是你们两个一边一个,我要左拥右抱。

媚儿和贝儿对视一眼,都笑了,也跳上了床,一左一右,和衣而卧,却双双背对着枫儿,枫儿如意算盘又落空了,无奈的叹了口气,给两人盖好被子,自己躺下自顾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