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黄泉路上或有命 一剑往生陈不二(1 / 1)

冰雪令 老茶童 1807 字 1个月前

不管是媚儿还是枫儿还有贝儿,这三人看上去年纪都不大,男的也不像个江湖中人,女的都是貌美如花,但是出手却是如此狠辣凌厉。一点面子都没留,几乎直接残废了西北四虎。这下把整个“太白醉”里的人惊了个目瞪口呆。

“枫儿哥哥,我们走吧!”贝儿看着一群人纷纷交头接耳,议论着他们三人,脸上微微有点红的说道。

“小二,过来,这算是你们的损失吧!”枫儿说完扔了两块银元宝给了小二,足足有百两。

扔完了银子,就准备和媚儿、贝儿离开此地。就在三人即将跨出门口的时候,酒楼老板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三位,不是我要强留三位,你们在我酒楼里打了以前祁老爷的人,而且是生死不知,虽说现在祁老爷不在了,但是二爷还在,你们就这样走了,恐怕小老儿没办法交待啊,这酒楼恐怕也无法再开下去了,还希望三位稍等,给‘贯通钱庄’一个交待再走吧。”大冷天的,枫儿他们要走,把掌柜急的一脑袋都是汗。

“不知道掌柜说的,给谁一个交待?祁天镇吗?别说他死了,就是他不死,我也用不着给他一个交待,他算哪根葱啊?”枫儿不屑的说道。

“他们说什么?祁天镇算哪个葱?”众人更是吃惊不小,在这长安城里,祁天镇犹如皇帝般的存在,这少年竟然说算哪根葱?“别说他死了,就是他没死,也只有跪在我面前,求饶的份儿,别说他死后剩下的这些残兵败将了。”枫儿淡淡的说道。

“什么?”这少年竟然一点不把祁天镇放在眼里,言下之意,竟然视整个西北群雄为无物,大厅里的人各个有不忿之色,但是慑于枫儿和媚儿的一掌一腿,没人敢出声反驳。

“我们走。”枫儿对着媚儿和贝儿挥手说道。

三人根本不理睬酒楼老板,也不顾一众人诧异的目光,径直走出太白醉,出了门,径直上马而去。

酒楼老板根本不敢拦,目送三人离开之后,立刻给自己的手下使了个眼色,手下会意,悄悄的跟随而去。

枫儿三人经过连日的奔波赶路,早已疲惫不堪,加上酒足饭饱,一阵阵倦意朝三人袭来。

“枫儿哥哥,我们好累,找个客栈休息吧!连续在漫天的风沙里赶路,我都脏死了,特别想洗个热水澡。”贝儿撒娇着说道。

枫儿也感觉到有一丝疲惫,也有此意,于是说道:“好的,贝儿妹妹,我们这就找客栈。”

三个人又逛了一圈儿,找到了一家较大的名叫“天涯”的客栈,“天涯客栈”这名字取得真的不错,枫儿问询了两人,贝儿和媚儿早就不想再挑了,急忙点头。

三人进了客栈,一个打杂之人急忙将马牵到后院喂草料去了。小二满脸堆笑的跑过来问:“三位,要什么样子的房间?”

“来两间上好的客房,我自己一间,她们两个一间,要宽敞明亮的,最好能洗个热水澡的。”枫儿说完丢了一锭约三十两的银子给了小二,“够吗?”

“够,足够了,我这就带三位去我们这里最好的房间。”小二眉开眼笑的说。

看来这“天涯客栈”的确不错,小二给三人的房间足够大,也够精致。比起如意客栈的上好客房好了不止一倍。媚儿和贝儿大喜,一进门就把枫儿推出去了。“小二哥,麻烦打几桶热水来,给两位姑娘和我房间的浴桶都加满,赶了几天的路,想洗个热水澡,解解乏。”枫儿吩咐道,说完又给了小二约五两的银子,“快点准备去吧!”

“好嘞,几位稍等,马上就好!”小二开心的差点栽了个跟头。

片刻之后,两个房间木桶的热水都加满了,枫儿、贝儿和媚儿各自洗完了热水澡,由于连日的奔波劳累,都沉沉的睡去。天色慢慢的变暗下来,三人都没吃晚饭的意思,继续呼呼的大睡。

“贯通钱庄”曾经的总舵内,祁天钰和祁天驹已经接到消息,说四个护院三死一重伤。被枫儿一掌拍飞的三人,都是伤重不治,而被媚儿一脚踢飞的老大,下巴脱臼,一口牙没剩下几个,但是侥幸捡了条命。

“什么人,这么大胆,敢在长安城如此撒野,敢杀我们的人?”祁天钰一身所学不比祁天镇低多少,笑里藏刀,为人好色,狡诈无比,长安城不知道被他糟蹋了多少黄花大姑娘,但却一直装模作样的烧香拜佛,因此江湖人称“笑面花佛”。祁天驹武功也是不低,却不同于两个哥哥那么胖,长的颇为英俊,但却有一丝邪气。也是个非常好色之徒,但与他二哥不同,他不喜欢黄花大姑娘,却偏偏喜欢良家少妇,这么多年了,软硬兼施,明勾暗搭,又加上钱多,和她有染或者被他糟蹋的少妇比祁天钰的只多不少,加之名字中有个“驹”字,因此得了个外号“小潘安骑天驴”。他本人非常不喜欢这名字,尤其是骑天驴这三个字。对于小潘安,也不是很喜欢,他非常的自信,认为自己样貌远超潘安。

“二哥,我听手下人说,下手的人不是长安城的人,是外来人,一男二女,听说两个小娘子年纪都不大,各个如出水芙蓉,二哥,你又有口福了啊!”祁天驹根本没放在心上。

“三弟,不可轻敌,如今大哥仙去,我们虽是地主,但却寄人篱下,事情闹大了,怕是对上面不好交代啊。”祁天钰严肃的说道。

“二哥,你也太小心了,交代什么?就是那个半死不活的老头子?那么大一把岁数了,虽然地位很高,但却没什么实权,武功到底怎么样,我们也不知道,上面派他来分明就是牵制我们,你干嘛还对他这么有礼,就算他武功再高,在这长安城,没我们兄弟,他也玩不转,你怕他干嘛?”祁天驹很不以为然的说道。

“三弟,此时不同于往日,我们还是小心为妙,大哥不在了,长安分堂,最后到底是我们说了算,还是新来的堂主,都无法提前知道,我们还是谨慎一点好啊!”祁天钰说道。

“那这事儿就这么算了?”祁天驹问道。

“三弟,你还是这么心急,我什么时候说过这事儿就这么算了,我说的是不要轻易得罪上面派来的客卿,我们暂时的代堂主。今天四护院的事儿怎么可能这么算了,如果这都算了,我们兄弟颜面何存,以后如何在长安城里抬的起头?几个外地人而已,能掀起什么风浪,一会儿你亲自带些高手去,将他们三人一起拿下,带回来见我。”祁天钰回道。

还没等祁天驹说话,一道人影,嗖的一下闪进了大厅。

“两位老弟,打算意欲何为?”来的是一个老者,进来之后,大喇喇坐下来问道。此老者正是祁天镇死后,神秘势力派来的新的代堂主,在神秘势力中地位极其高的高级客卿“往生剑”陈不二,这个陈不二,当年在江湖上也是令人谈之色变的存在,和三才四绝是同辈中人,按照他的实力,无论是三大供奉或者四大长老的席位,都能稳稳的坐上,但是此人自在惯了,所以一直力辞。这才做了个高级客卿的身份。当年江湖上“黄泉路上或有命,一剑往生陈不二”陈不二,一剑往生的杀招,死在其手下的高手不知多少。长安城是个重地,祁天镇死后,神秘组织一是因为长安城是重地,二是怕出什么乱子,这才由幽冥老鬼苏百地出面,好一顿劝说,陈不二才勉强答应前来长安坐镇。他的实力单挑四大护法都绰绰有余,和四大长老单独的任何一个单挑也不在话下,实力非常接近三大供奉。

“陈老前辈,今天的事儿想必您老人家也听说了吧!我打算让我三弟去找回场子。”祁天钰说道。

“嗯,我听说了,不就是那四块废料?至于让两位老弟这么大动肝火吗?”陈不二问道。

“他们四兄弟跟随我大哥多年,鞍前马后,忠心耿耿,也是我祁家的老人了,如今三死一重伤,我们先不说他们的武功高低,就冲这情分,我们兄弟也要为他们几个讨回个公道。这不过份吧!”祁天驹脸色阴沉的说道。

“过份倒是不过份,不过我们开宗立派在即,四大长老他们又在木河城铩羽而归,外门主严令,在立派之前,尽量团结江湖上的各路人马,尽量不要生事,像今天这三人,一招击毙四虎中的三虎,重伤一虎,武功想必是不弱,如果你们能将之拉到我们门中,我想外门主肯定会大加赞赏。不知道两位老弟以为如何?”一剑往生威严的说道。

“这么说,陈老前辈是不要我们兄弟去报仇了?”祁天驹面有不忿的说道。

“三弟,休得无礼,陈前辈言之有理,如真能为门中拉拢一两个高手,也算大功一件,陈前辈说的不错。”祁天钰说道。

“呵呵,看来还是祁老弟识大体顾大局啊,实话说,我知道自老夫来了之后,三当家一直没把我当自己人,以为老夫是来和你们抢堂主的,但是老夫我一生沉迷剑法,对这些俗事根本就没兴趣,如果不是总门主答应指点一下我的剑法,让我剑法冲破剑意九重,甚至突破剑灵境界,老夫也不会出山,老夫也不是喜欢金银财宝之人,所以你们兄弟可以把对老夫的戒心放下了,你们知道老夫以前还有个匪号叫‘剑痴’一生不停的找人比剑,几乎未尝一败,这才赢得了‘一剑往生’这个称号。这一生,除了剑,没有任何东西能打动老夫,所以希望以后二位别再那么防备老夫,如万一他们能为我们所用,这功劳算在两位老弟身上,长安分堂主一职,老夫也会力荐二当家就任,二位觉得可好?”剑痴说道。

祁家兄弟被陈不二一番话说的老脸通红,暗藏的心事被陈不二全部说了出来,陈不二把话说的明明白白,无意长安堂堂主之位,也没有任何觊觎祁家财宝之意。看来自己兄弟是误会人家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这样吧,三掌柜悄悄地去探查一下,如果他们不能发现三掌柜的踪迹,那么也没有任何拉拢的价值了,如果被他们发现,就先礼后兵,邀请他们前来一叙。这样即使谈不拢,在我们这里,我谅他们插翅也难飞了。”陈不二说道。

这两兄弟,明白了陈不二的真正的意图之后,心悦诚服。

“我们兄弟谢过前辈美意,我这就去安排!”说完祁天驹抱拳弯腰对着陈不二施了一礼,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