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一路西游到长安 太白长醉饮西凤(1 / 1)

冰雪令 老茶童 1526 字 2个月前

“好,那么就这么定了,三天后,让他们出发,我会紧随其后,你将你在各处的外围弟子们密切注意,及时传回消息,如果一旦如意坊有变,你也好及时通知我们,不出一个七天,我们就能飞马赶回。”凤栖梧说道。

枫儿他们去闯荡风雨中的江湖,冰姬和丰如意多少还有点儿担心,如果有了凤栖梧的悄悄保护,不说是万无一失,但绝对能确保无虞,心下大慰。纷纷说好。

“好,那么就这么定了,三天后,让他们出发,我会紧随其后,你将你在各处的外围弟子们密切注意,及时传回消息,如果一旦如意坊有变,你也好及时通知我们,不出一个七天,我们就能飞马赶回。”凤栖梧说道。

第二天一早,刚吃好早饭,枫儿和媚儿贝儿准备停当,“鬼影神踪”和孙无涯跟随左右,孔小通在前面打探消息,看样子是即刻打算出发南下。

“枫儿,这次是你第一次闯荡江湖,遇事多和你孙叔叔商量,多听你孙叔叔的意见,他是老江湖了,经验丰富,有他在,我们也放心很多。另外,你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万万不可鲁莽,一定要冷静,大事必须听从媚儿的安排,你要保护她们两个人的安全。明白了吗?”知子莫若父,雪晴知道枫儿遇大事不够沉稳,所以特意叮嘱道。

“是,父亲。”枫儿回道。

“这次你们南下闯荡,不能再骑那两匹神驹了,套扎眼了,还有就是为了躲开神秘人的眼线,我建议你们,不出山海关,而是绕道塞外,从山陕进入四川,从四川转向中原地带。大白和小黑就留在木河城,这两个家伙目标太大,你们带着小花和紫金貂就足够了。小青和小云也留下吧。”冰姬也说道。

“好的,母亲,你和父亲要多保重身体,两位岳父也要多保重身体。”说完枫儿给父母和凤栖梧和丰如意磕了三个头。。

一盏茶之后,枫儿等一行五人出了木河城,往西而去。。。

长安,一座千年的古城,自周文王,凤鸣岐山,一统天下之后,定都于此,取名沣镐

,正式开启了这座古城的千年序幕,自两汉伊始,丝绸之路起点始于此之后,设东西两都,西京之名冠绝古今,遂成古都之首。“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李牧的这首诗,让这座古城平添了一些艳丽的色彩。而李白的一首《登金陵凤凰台》,人在金陵,遥望和思念长安,将金陵和长安这两座古都联系在了一起,均是龙盘虎踞,帝王之都,一个长江帝王之地,一个黄河帝王之气。让后人多了些茶余饭后和文人墨客们的谈资。“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足见长安这座古城在当时那个年代心中的地位。十年前,祁天镇从山西发迹之后,就将自己的大本营设在了长安城,整个长安城遍布了起码十余家“贯通钱庄”祁天镇在此地势力最大,堪称这古城一霸。自祁天镇依附神秘势力之后,名义上所有的钱庄都归了神秘势力,但是实际掌控权还是在祁天镇手上。如今祁天镇命陨木河城外,“贯通钱庄”群龙无首,虽说神秘势力暂时安排了一个地位尊崇德客卿前来掌管,但是毕竟强龙难压地头蛇,祁天镇的两个弟弟,祁天钰和祁天驹的势力仍是这坐古城中最有势力的人。

经过大半个月的辗转,枫儿一行终于来到了这坐千年古都,贝儿从一进城,就好奇的东张张,西望望,贝儿自小几乎都没出过木河城,对于外界几乎是一无所知。现在到了这西北古城,非常的开心。

长安城的规模远不是木河城这样的小城镇好比,而且独有的那西北特有的苍凉和古朴,让贝儿大感惊喜。

“枫儿哥哥,这长安城这么大啊?比木河城大太多了,我的天那,我们走了这么半天还没到城中心啊!”贝儿瞪着大眼问道。孙无涯从一进城,就消失了,去联络如意坊在这里的秘密联据点去了。

“咯咯咯,贝儿妹妹,那是当然了,长安曾是千古之都,帝王重地,哪里是木河城能比的啊!你真是没出过远门啊!”媚儿笑着说。

“媚儿姐姐,我还真没过这么远的门,我们打算在这里呆多久?这里有什么好吃和好玩的地方?”贝儿问道。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长安是祁天镇的老巢,他在这里的势力不小,如今这老小子罪有应得死在岳父手里,也算是报应,我们正好,趁机把他的残余势力,悉数剿灭,还这座千年古都一个安宁,你们觉得如何?”枫儿也是第一次闯荡江湖,自由自在,终于不再受父母和两位岳父的束缚,意气风发的说道。

“也好,估计祁天镇这么一死,他的势力虽然谈不上土崩瓦解,但是估计起码也要四分五裂,我们刚好浑水摸鱼,好好的搅一搅这浑水。我没意见。”媚儿说道。

“我听你们的,你们只要让我吃好吃的就行,我都听你们的。”贝儿笑着说。

“真是个贪吃的家伙,好吃的就把你打发了,贝儿妹妹你可以真有出息啊!”媚儿打趣的说道。

“我肚子饿了,这都连续赶了半天的路,我早就饥肠辘辘了,枫儿哥哥,你还不带我去大吃一顿的话,我可要揪你耳朵了啊!”贝儿对着枫儿瞪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佯装生气的说道。

枫儿和媚儿对视一眼,双双大笑,“好吧,我这就带你这小祖宗去吃好吃的。”枫儿笑着说道。

“笑什么笑,民以食为天嘛!”贝儿回击说道。

“好好,以食为天,以食为天,我们这就去吃好吃的。”媚儿笑的比枫儿还开心,这一路下来,贝儿就是两人的开心果,还别说,路上有了贝儿还真不寂寞。

前面,一座很大的三层酒楼映入三人的眼中,大大的招牌“太白醉”迎风招展,甚是惹眼,走近之后,一股浓浓的酒香扑鼻而来,混杂着这座古城特有的羊肉香气让人欲罢不能。

“好香啊!”贝儿咽了一口口水说道。“枫儿哥哥,我就要去这家吃,好香啊,我更饿了。”

“好,就去这家”枫儿被这香气一激,也觉得饿了。三人进入了这家“太白醉”的酒楼。

整个酒楼内,几乎座无虚席,小二也是忙了个不亦乐乎,看着三人走进来,放下别的事情,赶忙过来打招呼,“三位,想吃点什么?”

“小二哥,有没有雅座?”媚儿笑着问道。

媚儿这一开口,小二这才把注意力转到他身上,不由得咽了下口水,心道“好个美丽的俏娘子”忙笑着说:“姑娘来晚了,雅座都满了,您将就一下吧,小的这就给您大厅里找个桌子,可好?”

“好吧,小二哥,请尽快吧,我们都饿了。”媚儿说完,随手给了小二一些碎银,算是打赏。这下,小二不仅仅是眼睛里开了花,连心里也是乐开了花,没用多久,就给在大厅的一角给找了个桌子,让三人坐下。

三人坐下后,小二问道:三位,来点什么?”

枫儿问道:“你这店里有什么好酒?”

“本店里,有三十年的西凤陈酿,三十年的杏花村陈酿,还有上好的外域美酒“葡萄酒”和三勒浆,不知道您几位需要什么?”小二得了碎银的打赏,知道这三人出手阔绰,上来就是报了最好的,最贵的酒。

杏花村,几人都喝过,丰如意存了不少,百年陈酿几人都喝过,但是西凤没有喝过,至于葡萄酒,枫儿也只是在诗词中听过,却没喝过,而三勒浆,却是闻所未闻。

“这样吧,西凤美酒先上一坛,还有你说的葡萄酒和三勒浆,也一并上来吧。”枫儿说道。

“得嘞,客官,酒马上来,这菜呢?您看?”小二一脸谄笑的问。

“菜,捡你们店里最好的,最招牌的上,就行了。”贝儿一出手,就是大约三十两重的银子。“这够吗,你先拿着,如果不够再说。”

小二的眼睛都直了,忙道:“够,够,够了,三位稍等,酒菜片刻就来。”转身忙着去准备了。

贝儿问道:“枫儿哥哥,这西凤酒我听我父亲说过,也是天下名酿,我爹爹曾经有过几坛,都被他和陈老爷子喝掉了,我那时还小,爹爹不让我喝酒,所以这酒怎么样,我也不知道。你喝过吗?”

“送客亭子头,蜂醉蝶不舞。三阳开国泰,美哉柳林酒。”“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这都是赞美西凤酒的句子,其中李白的这首将进酒,据我师父说,好像当时饮得就是西凤酒,也不知道真假。我们喝过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