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沧海月明珠有泪 蓝田日暖玉生烟(1 / 1)

冰雪令 老茶童 1799 字 2个月前

“这两首诗词绝对是今晚的状元和榜眼了,贫道也接上一首,算是狗尾续貂吧。”一尘道长率众弃武当而去,这么多日子以来,一直觉得颜面无光,堂堂武林中泰山北斗中的武当掌门,总是觉得自己低了人家一等,这场斗诗斗酒,将他心中的阴霾一扫而光,总算是恢复了点儿一代宗师的气派,也跑出来凑上一脚。

“无根树,花正幽,贪恋红尘谁肯休?浮生事,苦海舟,荡去飘来不自由。无边无岸难泊系,长在鱼龙险处游。肯回首,是岸头,莫待风波坏了舟。人身难得今已得,大道难明今已明。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

一尘道长,本就对弃门一事耿耿于怀,也怕江湖中人笑话自己,今天借武当开派祖师的一首词,向群雄表明了自己的心志,言下之意不会再做任何逃避,前半阙中:“肯回首,是岸头,莫待风波坏了舟。”表明了自己的悔意,后半阙中,大道难明今已明,是表明自己以后的立场,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这是表明了自己想以死谢天下之意。

“好诗,好句,一尘道长此诗词借诗咏志,不过言重了,武当一派执江湖之牛耳,向来已久,一尘道长更是深受江湖人物敬仰的一派宗师,不要如此自责,反而为整个武林保留了一份有生力量,为我们将来的反攻储备了力量,还有那么多弟子留在武当山,可以打探神秘势力的消息,我等感激尚且来不及,道长何来悔意和内疚呢?我们应该敬道长一杯才是。”丰如意说道。

“哎,丰大侠如此说,贫道羞愧难当啊!我自罚一杯吧!”说完搬起酒坛喝了一大口。

众人纷纷端起坛子,遥遥敬向一尘道长。

“道长有智有谋,进退有序,我凤某人单独敬你!”凤栖梧说道。

“不敢当,不敢当,贫道哪里当的起凤大侠敬酒?”一尘有点受宠若惊,慌忙端起坛子又喝了一大口。

“一尘师弟,你不必太自责,毁掉的真武大殿将来可以重修,邪恶始终战胜不了正义,一时的得失又算的了什么,说到责任,我的责任更大,有的时候啊,放下比拿起来需要更大的勇气,就冲这一点,你比师兄我强的太多了,不愧是堂堂武当的掌门!虽说我是师兄,但你比我更胜任武当掌门。今天师兄也送一首诗给你: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一尘道长闻得师兄此诗,双眼中噙满了泪水,师兄不仅仅没有任何责怪自己的意思,而且还在不断地鼓励自己,心中的感动可想而知,是啊,人生有些时候的确是“退步原来是向前”。

众人纷纷重复着诗中的最后一句,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喝酒。

“好你个牛鼻子,这诗说的好,退步原来是向前,说的真好,可惜我少林寺突遭横变,连退步都来不及,惨遭灭寺。冲你武当一派急流勇退,和你这句诗词,我老和尚喝光这坛子酒。”说完真的搬起坛子,喝了个底朝天。群雄也纷纷跟着搬起坛子,继续豪饮。

三笑大师虽说差不多早已经是超然物外的世外高人,多年来放纵不羁,纵情山水,生死早已经看淡,但是面对这次少林的巨变,哪怕他佛法修为再高,生死看的再淡,曾经对自己如弟如子的方丈师兄已经西去,那么多曾经朝夕相处的人突然间都随风远逝,心中其实极为难过的,但是他从不露声色,今天被这情景有所感染,凡心一起,情感涌现,心中对已逝之人的思念之情甚剧。对自己没能为少林寺尽上一份力,颇为自责。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哪怕是当世高僧,最终也是难以抛却至情,硬生生的将诗中的男女之情,变成了自己对逝去的师兄弟的思念之情。众人纷纷感叹,没等别人再说什么,默默地端起自己眼前的坛子喝了满满一大口。

这一群武林大侠,江湖草莽,此刻舞文弄墨起来,也是颇有情趣,一个个喝了个脸红耳赤,已然有微醺之意。推杯换盏之间,你来我往,没多久,酒量小的都喝的差不多了。东倒西歪的已经不少了。

“凤大侠,你觉得我们要多久才能回到自己的门派?江湖何时才能重归平静?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过上像以前那样的日子?”天风道长问到。

“红尘白浪两茫茫,忍辱柔和是妙方。到处随缘延岁月,终身安分度时光。”真慧小和尚,抢在凤栖梧面前也跟着吟了一首诗:“顺应时势,可得人生平安,阿弥陀佛!”

“咦?”凤栖梧不认识真慧,但是觉得这个小和尚是个有大智大慧之人,小小年纪说出的话,却极有道理,“小和尚,你叫什么名字?”说着还摸了摸真慧的小光头。看来凤栖梧很是喜欢这个小和尚。

“见过凤前辈,我叫真慧,是三笑大师的徒孙辈。”

凤栖梧一生漂泊,只有媚儿一个女儿,徒弟也没一个,一见真慧,颇为心喜,有了收徒之念。

“三笑大师,这小和尚我甚是喜欢,不知道大师可否让我调教他几年?”

“啊?”三笑大师懵了,看来自己的这徒孙,还真是人见人爱啊。

凤栖梧一见还以为三笑大师犹豫了,忙道:“大师别误会,我只给他当个挂名师傅,也不收录门下,真慧仍是少林弟子。”

“凤大侠,你误会了,如果真慧能得前辈指点,那就是他的造化,不过凤大侠说晚了,您的女婿雪枫少侠,代师收徒,真慧现在是天圣老人龙在天的挂名弟子了,呵呵,这事儿恐怕你得问问您的女婿才行。”三笑大师笑着说。

“啊,好你个枫儿,早已经捷足先登了,不过这样更好,我是见真慧根骨俱佳,是个习武的好材料,本想亲自调教他一番,但是有天老收为记名弟子,那更是他的造化,比凤某人强过十倍。”凤栖梧笑着说。

“真慧师弟,我师父他老人家神龙见首不见尾,如果我外出的这段时间,你能得我岳父亲自调教,可是你的福分和造化,还不快过来给我岳父磕个头?”枫儿红着脸对着真慧说道。真慧也是个大有慧根之人,平时和这些前辈们说话,从来没把自己当小孩子看,也从没怕过他们,也没真心把他们当长辈对待。但是却对枫儿言听计从,唯唯诺诺,打心里之佩服自己的这位挂名师兄。也打心里怕这位挂名的师兄。闻言立刻跪了下来,双手合十,“真慧先谢过凤前辈,真慧愿意接受您的指导和教导。”

“哈哈,好的,枫儿,你反正也要外出,我帮你调教他一下也好,我连名也不挂,就当我替我女婿服其劳吧!”凤栖梧大喜,连名都不挂,足以看得出他是多么喜欢这个小和尚。

“爹爹,你女儿我,开始认了三个义父,现在还有两个,你老人家就我这么一个女儿,也没个儿子,干脆你收了真慧小和尚当个义子吧。这样你调教传授真慧,也算师出有名了。”媚儿趁机点了一把火。

“啊,这样更好,这样更好。”凤栖梧大喜,“不知道真慧小和尚和三笑大师以为如何?还有我那位宝贝女婿以为然否?”

三笑大师说道:“这是真慧的造化,有你凤大侠做他义父的话,我绝对赞成!”

真慧看了一眼枫儿,枫儿说:“还不快跪下磕头?拜义父?愣着干嘛啊!”

真慧小和尚连忙又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连着磕了三个响头:“真慧,拜见义父,给义父磕头了。”

“真慧?真慧?哎,这和尚的名字听着别扭,你俗家叫什么名字?”凤栖梧皱着眉头说。

“凤大侠,真慧是个孤儿,没名没姓,亲生父母是谁?我们也不知道,他是在不到一岁的时候,被父母放在少林寺门口的。”清云大师接话说道。

“这样啊!真慧,既然认我为父,可愿随我之姓?愿意让我赐名给你?”凤栖梧问道。

真慧自小在寺中长大,真慧这个名字伴着他逐渐长大,至于名字和姓氏,离他太遥远了,父亲、母亲和家这几个字眼,离他更是遥远,如今听得凤栖梧这么说,哪怕他再是少年老成,再是少有佛性,再是聪慧绝伦,在亲情面前,这些统统什么都不是。于是又恭恭敬敬的跪在了地上,颤抖着又磕了三个响头:“请父亲大人赐名!”简短的七个字,道出了自己的心声。

欧阳菲一见这孩子,也是非常喜欢,现在见到小和尚跪在地上,也是非常心疼,连忙跑过去,伸手就要拉起真慧,“好孩子,快起来!”

“孩儿给母亲磕头。”真慧又恭恭敬敬的给欧阳菲磕了三个头,这才由着欧阳菲将自己拽了起来。

“好,很好,哈哈,我凤栖梧也算有香火传承了,媚儿随的母姓,我这姓也算后继有人了。”凤栖梧大喜。

“爹爹,你打算给我这个弟弟取个什么名字?连我都是很期待啊!”媚儿拉着凤栖梧说道。

“你爹爹我名字叫凤栖梧,凤栖梧,凤凰栖在梧桐树上,你爷爷当时为我取名的时候,是参考了,没有梧桐树,栖不下金凤凰之意,寓意我是金凤凰。我可遂了你爷爷的心意,淡薄名利,逍遥江湖,可真是栖在梧桐上了。但是真正的凤凰是要翱翔宇内,傲啸九天才对,我就给你这个义弟取名凤啸天吧!希望他以后真的能凤翔九天吧!”凤栖梧缓缓的说道。

“凤啸天,凤啸天。”众人重复了几遍,大声喝彩,“好名字,够霸气!”

“凤啸天,凤啸天,我终于有姓有名了!”真慧突然大声嘶喊道。

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吓了一跳,这小和尚一直精通佛法,温文尔雅,聪慧绝伦,说话轻声细语。突然这一下爆发,顿时让众人大惊失色。

这么多人,包括凤栖梧在内,谁也没有想到,就是这个小和尚,将凤栖梧的身法、冰火神功和少林绝学揉合在一起,自成一家。许多年后,“寒冰烈焰,地狱佛陀”凤啸天之名,令整个江湖邪恶之辈,闻风丧胆。武功之高,声名之隆,远超当年传奇人物凤栖梧,比起他的师兄“冰火逍遥侯,玉面小剑魔”一代天人雪枫也不遑多让,其手段之狠辣更是远在其上,众凶远遁,群邪避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