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男儿有泪不轻弹 侠骨豪杰也有情(1 / 1)

冰雪令 老茶童 1682 字 2个月前

这一战,对于黑衣人这边来说,虽说是胜了,但却胜的如此侥幸,如果不是四君子最后施出自创的四人合击的那惊天地、泣鬼神的剑轮,可能四兄弟都是凶多吉少。饶是如此,春兰剑任贵中了三笑大师一掌,肋骨起码断了几根,没有几个月恐怕是难以复原。枯竹剑任富渺了一目,血虽是止住了,但是元气大伤,恐怕也无力再战。寒梅剑和残菊剑虽未有大碍,但是内力基本消耗的七七八八,恐怕一时也难以再上场了。但是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多少挽回了一点颜面。

而雪晴丰如意这边,这一阵却是败的如此惨烈,如果不是枫儿及时打出一道寒冰屏障,三笑等人弄不好就要全军覆没。尽管如此,阴阳双判崔氏兄弟忠心护主,惨死在剑轮之下,以自己的死,破掉了旋转的剑轮。这忠义足以让在场的无论敌我在内的每一个人都动容和感叹不已。如果不是这两兄弟拼死护主,赵长生恐怕早已命丧剑下了。黑白无常兄弟此刻都陷入了深深的昏迷中,全身上下几乎都是被剑气伤的口子,虽说不致命,但是血却几乎流干。除了贝儿和大白小黑被三笑和一哭道长联手推出圈外。上阵的人没有一个不挂彩的。

雪晴此刻给赵长生施了了几针,赵长生悠悠的醒转了过来,看着昏迷不醒的黑白无常和已经毙命多时的阴阳双判兄弟,心中悲痛不已,万念俱灰。崔氏兄弟对他而言即使属下,也是兄弟,也是师徒。这样的情分恐怕外人很难理解。如今为了保护自己,双双舍命替自己挡下了致命的两剑。赵长生呆呆的看着双判兄弟,慢慢的蹲了下去,一手一个,将两兄弟紧紧的搂在怀中。眼中的泪水如泉涌般的滑落。这个七尺余高的,叱咤江湖,威震川陕的铁打一样的汉子,此刻却如同一个无助的婴儿,哭的是那么无助,那么放肆,那么的心碎。

赵长生回忆起崔氏兄弟跟着自己的一幕幕,一点点,一滴滴往事涌上心头,曾经多少次的把酒言欢,曾经多少次的快意江湖,曾经多少次的除暴安良,曾经多少次的涉险过关,曾经多少次的欢声笑语。如今却天人两隔。看着,摸着双判兄弟逐渐变冷的尸体,赵长生泪如雨下,连身子都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了。泪水鼻涕早已经混在了一起,双眼已经被泪水全部遮住,已经丝毫顾不得自己一代宗师的身份,任由泪水放肆的涌落……

众人看着伤心欲绝的赵长生,没有一个人去打扰他,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心中都是悲愤不已。每个人的眼中除了泪光闪烁之外,都露出了一种异常坚毅的眼神。双判之死,带给众人不仅仅是心痛和难过,更是激发了众人舍命的豪情壮志,全部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一群黑衣人,只等待雪晴一声令下,恨不得冲上去和这群黑衣人拼个你死我活。

铁向北在城楼上看的真真切切,此刻也忍不住了,带着一群弟子打开了大门也冲了出来。看来这位纵横大漠的太保,也是动了真火,也是一副拼命的架势。

风雨雷电看着雪晴这边的气势,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纵使他们是隐世不出的绝世高人,平时根本不把这些江湖后辈放在眼里,但是此刻雪晴他们散发出来的战意和视死如归的气势,也让他们震憾不已。诚然,眼前的这些人,比起当年龙湖雪峰那一战,武功的确不值一提,但是这气势比当年的对手有过之而不及。当年那一战,何等惨烈,是江湖两种势力的最后一决,是正邪大碰撞。天下的高手几乎悉数死于那一战。除了一祖、一神、天地二圣、三才四绝这顶尖的几人外。包括大旗五霸、湘西六怪、黄河七雄等在内的天下高手无一幸免,导致整个江湖多少年来一蹶不振。后辈江湖中除了一个“万花千影”凤栖梧之外,据说凤栖梧的剑法仅在剑身之下,整体实力也只是稍逊天地双圣而已。然后就再也没有出过一个像样的,真正的睥睨天下的高手。整体水平比起他们那个时代不知道降了多少。

破风掌心中也是起伏不定,在他看来这一战,虽说雪晴和丰如意长进了不少,但是就算是自己,以一敌二,甚至敌三也没有问题。自己另外的三兄弟,只要有两个人敌住枫儿和媚儿,剩下的一个恐怕就是虎入羊群,胜算还在。但是雪晴他们所迸发的战意,让他举棋不定,一时进退两难。即便他心智过人,狡诈如狐,此刻也拿不定主意。进吧,挺难,退吧,更难。一时间没了主意,呆立在原地。

赵长生此刻泪水已近干涸,但还是紧紧搂着双判兄弟的身体,不肯放手,他知道一放手,此生就不会再见。他只是想和这对生死的兄弟静静的多呆一会儿,哪怕是多一刻是一刻。

“赵兄,人死不能复生,双判兄弟义薄云天,忠烈无双,无愧于天地之间,是两个热血无比的江湖豪杰。我相信此战,双判兄弟此举定能成为江湖传说,为所有的江湖人物所敬仰,你节哀顺变!”雪晴把手重重的搭在了赵长生的左肩上。

“赵伯伯,你节哀,双判叔叔的仇就由我来报吧!我发誓让他们血债血偿,以十倍百倍偿还!”枫儿斩钉截铁的说道。

“还有我!”媚儿也走了过来,“赵叔叔,别伤心了,大仇还等着我们报呢,别伤心过度,伤了身体。”

媚儿一言惊醒了沉浸在无比沉痛中的赵长生,轻轻地放下了双判兄弟的尸身,缓缓地站了起来,眼中的泪光尚在,但是一股怒火却夺目而出,死死的盯着风雨雷电四人,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气势如虹的站在最面前。

风云雷电这边的黑衣人,此刻都没蒙面,看着对面这群人所爆发出的滔天战意和视死如归的气势,每一个人都是那么坚定,每一个人都是气势如虹,每一个人的眼中都喷发着愤怒的火焰。不由得心生胆怯,一个个全部都面有惧色。未战,已经先输了三分。的确,“夫战,勇气也”。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大哥,你看这怎么办?看他们这架势打算是和我们不死不休了,这一次的任务恐怕又是难以达成了,如果真拼了起来,恐怕除了我们四兄弟,连四位护法在内的众位弟子都要留在此地。何去何从,大哥你快拿主意吧,迟则生变啊!”狂雨剑徐不狂也被吓得不轻,已经心生退意了。

“要拼就拼吧,难道我们还怕了他们不成?笑话,就凭他们这几个蝼蚁?二哥你就怕了吗?除了那个叫雪枫的虽然内力挺高,还有那个凤栖梧之女,剑法一绝之外,但是以你的狂雨剑法和我的紫电刀法,面对他们两个江湖小小辈,也是绰绰有余了。如果我们一开始就狂雨合紫电,他们两个非死即伤吧。大哥和三哥的破风掌和奔雷拳,风雷组合起来,没人能挡的住吧!他们再凶,还凶的过当年的大旗五霸和黄河七雄?”紫电刀武功最高,也是眼高于顶。他一直以为他们四兄弟排名在三才之下,心中多有不爽,打算为自己兄弟正名。

“四弟,话虽是不错,但是你觉得如果真拼起来,除了我们四兄弟之外,我们带来的人,还有谁能幸免?真是这样,别说为自己正名和建功了,这责任谁也扛不起啊,一个小小的远在关外不毛之地的木河城如意坊,搭上了四大护法和五百名好手的性命,你觉得总门主和外门主会轻易饶过我们吗?至于如意坊的抵抗势力何去何从,还是让两位门主定夺吧!是硬拼还是巧取,都是两位门主的事情,我们不可擅自决定。”老大破风掌徐不骄回道。

“那我们就这样灰头土脸的回去?再说了,你看看对面的架势,全是拼命的样子,我们怕是撤都撤不了吧,就是撤了,这脸恐怕也丢大了!”紫电刀徐不傲气急败坏的说道。

“哈哈哈,徐不傲前辈羞刀难入鞘了?哈哈哈,这还是第一次吧!”空中一道人影淡如烟,快如电瞬间弹射在了四兄弟眼前。一个颀长潇洒的身影负手而立,背上插着一把斑斓古剑。看着样子,根本没把四人放在眼里。

“什么人?”四兄弟齐声喝道,这明显被吓得不轻,以风雨雷电四兄弟的修为,竟然没发现此人就身在咫尺,连紫电刀的悄悄话都听了个一字不漏,他们四人却根本没发现此人的存在。这人的轻功和武功是何种地步?这四兄弟被唬了个魂飞天外,天下还有这样的高手?

“呵呵,晚辈之名不足几位前辈挂齿,比起风雨雷电四绝的大名不足道哉,不过晚辈江湖中也有小名号,可能入不了前辈法耳,江湖中人称‘踏过万花人千影,追魂飘渺人无形?万花千影’凤栖梧就是晚辈的匪号。”来人淡淡地说道,但是身上的散发出来的气势却非常的不可一世。

“啊!”四兄弟不由地全部倒退了一步。人的命,树的影,这话不假。做为第二代江湖中的领军人物,排名第一的凤栖梧,他们早有耳闻。整个第二代江湖中,也就出了这么一个笑傲天地的人物,他们焉能不惊。

“哈哈,看来,四位前辈也是听过晚辈的贱号了?”凤栖梧饶有趣味的把风雨雷电四兄弟挨个看了一遍,这份淡定和从容仿佛就像猫看老鼠一样,久居上位的气势一下压的四兄弟大气都喘不过来。诚然,凤栖梧自出道以来,纵横江湖,扬名立万,却未曾一败,这样的王者之气,霸者之风,的确是四兄弟所不具备的。别说他们几个当时都退隐了,即使没退隐,恐怕凤栖梧也稳稳的进前四前五,也不是他们兄弟能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