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寒冬酷暑笑春秋 双判忠心鉴日月(1 / 1)

冰雪令 老茶童 1741 字 2个月前

竹菊兰梅四兄弟手拉着手,四人形成一个很大的圆圈,还在不停的转着,随着旋转,劲气越来越强,这个圈子时而平衡着转,时而竖着转,边转边还有着极大吸力,慢慢的朝着三笑等人转了过去……

“这……?”雪晴和丰如意等人面面相觑,不明就里。“亲家,这是什么啊?剑阵吗?”丰如意问道。

“不像是剑阵,我有种感觉,这四君子剑已经四人四剑全部合二为一了,这肯定是他们自创的四人合体的剑招,威力看来不小啊。”雪晴毕竟也是玩剑的高手,虽然没看懂这旋转的四人真正的剑招,但是却多少看出了点端倪。

“咋办?我看三笑大师他们危险,这四人合力,好像威力大了好多啊?”丰如意着急的问道。

丰如意话音未落,竹菊兰梅四兄弟旋转的圈子突然加速,一个硕大的圈子径直朝着三笑大师等人飞速的旋转了过去,三笑大师等人被这旋转的吸力吸的不由自主的朝前走了一步。陡然间,圈子外围,密密麻麻的剑尖突然刺出,一柄柄锋利无比的剑锋不停的随着旋转的圈子也不停的旋转着,就按这速度,挨上一下,恐怕就是血肉横飞,更为恐怖的是这剑尖还在不停的吞吐着,速度极快,快的几乎肉眼都难以看到。这要是被刺一下,轻则是一个血洞,重则就是透体而过。

“啊?”雪晴和丰如意这边众人齐声惊呼,“大师,你们小心!。”

三笑大师急忙把内力提到了十一成,“大悲掌”之最后的绝学“天慈地悲”已准备出手,浑身泛淡淡的金光。一哭道长,手中的剑也舞成了一个几乎密不透风的车轮,剑气破空之声不绝于耳。赵长生也将自己的“不死神功”运到了第四重的境界,周身泛出淡淡的黑气,将手中的生死簿当成了盾牌,挡在胸前,浓郁的死气将阴阳双判和黑白无常也护在其中。而黑白无常和阴阳双判也各自将自身的“冥都死气”提到了极致,四人也发出淡淡的死气,和赵长生的死气合二为一,各自的兵器也横在胸前,准备迎接四君子剑这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击。

“寒冬酷暑笑春秋,竹菊兰梅傲四时”四君子剑四人同时清喝一声,旋转的速度再次加快了一倍,以迅雷不及眼耳的速度,即将卷向三笑大师,三笑大师等人本想往后退一步暂避其锋,可是这旋转中心的吸力也几乎增加了一倍,想动却被吸的紧紧的,几人面色大惊,一惊之后,立刻恢复如初,既然进不能进,退不能退,那就拼了吧。打定主意之后,几人都是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各自出手,准备殊死一搏。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四君子剑即将和三笑大师等接上的一刹那,电光火石间,双方突然闻得一声“不好!”枫儿凌空而起,单运起十成的寒冰神功,唰的一声,双掌凝结起周边的积雪辅以极寒的寒冰之气,打出一道寒冰屏障,高约七尺,厚达二尺有余,挡在了三笑大师等人面前,直接迎上了四君子剑形成的剑轮。

枫儿现在的寒冰屏障比当时的几乎厚了一倍,也更加的坚韧。

“呲呲呲,唰唰唰!”如此之厚的寒冰屏障顿时成了片片冰屑,瞬间成了碎片,而这硕大的剑轮却只是稍微停顿了一下,继续向前转去。“啊?”媚儿也忍不住一声尖叫,她很清楚枫儿寒冰屏障的威力,三重内力时的枫儿打出的屏障,自己都很难击破,如今枫儿突破了第四重的“冰火神功”这寒冰屏障的坚韧和厚度可想而知,但是竟然被瞬间粉碎,可想而知这剑轮的威力是有多么的强大。

“竹菊梅兰四大护法,果然是名不虚传啊,外门主和总门主果然是慧眼识英雄,就凭这四人合击而成的不停旋转的剑轮,我们四兄弟,没有一个人能接的下来啊,估计两人齐上都未必能接的住啊,这不管是内力还是剑招的速度,力道都是在四人合力的基础上,应该是翻了一倍。估计外门主接的都会勉强。这四兄弟称雄江湖多年,果然是深藏不露啊!”徐不狂由衷的赞道。

“是啊,这四兄弟心意相通,比我们四兄弟还要默契,我们四兄弟,除了各自为战,也只能风雨合二为一,雷电合二为一,威力只能加四成到五成,如果我们四兄弟能真正的合四为一,那么风雨雷电合在一起的威力,起码是我们四人之力的两倍余。肯定比这个梅兰竹菊的合四为一更为恐怖,威力也比他们的大的多。这次回去后,我们四人要加紧练习,必要时请外门主,和总门主加以指点,争取早日能四人合体。”破风掌徐不骄说道。

“好的,大哥,到那时,估计除了天老和剑神之外,普天之下能接我们四兄弟一击的人,就没有了,哈哈!”紫电刀徐不傲高兴地说道。

场中,硕大的剑轮凌厉的剑气和劲气已经和三笑大师等人接到了一起。“噼里啪啦”声中,双方的兵器掌力已经快的看不清谁是谁了。

黑白无常,实力最弱,一接触,两人手中两根精钢打制的哭丧棒瞬间断成了几截,每个人身上起码中了三四剑,五六掌,双双惨呼一声,倒飞了出去,远远的摔在了地上,几乎都成了两个血人。口中的鲜血狂吐不停,身上的各处剑伤也在汩汩的留着鲜血。雪晴等人连忙冲了上去,将两人抬了下去,点了两人的穴道止血,并各喂了两人一粒“百花雪玉丸”,这药虽说吃多了,不再增长内力,但是对于治疗内伤,却是有着极高的疗效。三奇老人也忙着给两人的剑伤口子洒上了“百草向阳粉”。

剑轮其势不减,继续飞速的旋转着,大剑轮迎上了一哭道长的小剑轮,优劣立判,一阵金铁交鸣之声,一哭道长手中的长剑再也没能把持住,直接飞了出去,唰唰唰,身上连中三剑,一哭见势不妙,直接往后翻了出去,四君子剑的剑轮得势不饶人,直接追了过去,三笑大师,直接将手中的佛珠朝着剑轮甩了过去,一串坚硬无比的佛珠瞬间被绞成了粉末。但一哭道长,却是趁机退了出去。

这剑轮根本没停歇,直接奔着赵长生奔了过去,赵长生眼见黑白无常,生死不明,目眶瞪裂,心念满殿一百零一名弟子之死,当下存了必死之心,手中的勾魂笔朝着剑轮中心就甩了过去,啪的一声,直接就被剑轮绞成了三截,赵长生运足了十二成的第四重“不死神功”将手中的生死簿朝前平伸,打算拼着一死,也要破了这个四人组剑轮。一阵刺耳的金铁碰撞之声过后,赵长生手中那上好陨铁所制的生死簿,直接被连切带刺,瞬间成了碎片,不仅如此,赵长生的的左右两肩各中一剑,鲜血飙出。赵长生也是真的豁出去了,一身不死神功将两把剑尖紧紧吸住,一双肉掌也拍在剑轮中心,可惜,受伤在前,运功吸住剑尖在后,再出掌,力道弱了许多。虽说如此,但是剑轮也隐隐的慢了下来,有了被拆开的迹象。

“找死!”旋转中的残菊剑喝了一声,剑轮中剩余的两把剑直接刺向了赵长生,眼看赵长生就要殒命在此。

阴阳双判,两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此刻身上全是密密麻麻剑气所留下的剑伤,一道道伤口也是触目惊心。眼见赵长生危在旦夕,双双舍命扑上,挡在赵长生身前。“噗噗”两把剑均从双判身上透胸而过,至此,剑轮噶然而止。四君子剑各自落地,双判兄弟口中双双喷出了一口鲜血,将手中的蟒牙朝着寒梅剑和枯竹剑双双打出,寒梅剑将头一偏躲了开来。而枯竹剑大意了,两指一夹,意欲夹住飞速而止的蟒牙,但这是双判舍命打出的,速度极快,一夹竟然没能完全夹住,速度变慢之后,直接钉在了枯竹剑的左眼,还好夹了一下,否则,怕是要直接透颅而过了。剧痛之余,枯竹剑暗自道了声侥幸。

阴阳双判崔氏兄弟,忠心耿耿,舍命护主,知道都是难逃一死,打出蟒牙之后,各自双手死死抓住了透胸而过的长剑,嘶吼着说:“殿主,快……”

赵长生心痛如绞,跟随自己的多年的双判兄弟即将殒命,黑白无常兄弟生死不知。眼中热泪滚滚而下,心中恨不得把竹菊梅兰四兄弟生吞活剥了。见此情景,也顾不上其他了,双掌带着浓郁的死气,劈向了春兰剑的前胸。而三笑大师也看准这个空档,“阿弥陀佛”佛号响起,“天慈地悲”漫天泛起淡淡金色的掌影,朝着四人印了过去。

“嗷!”一声惨叫,春兰剑任贵,中了赵长生的双掌,直接入断线的风筝般的飞了出去。人在空中,吐出一大口鲜血,面如金纸摔在了后面,看来胸骨起码断了几根。

“嗷嗷!”又是两声惨叫,寒梅剑被“大悲掌”劈在了前胸连退了几步,也吐出一口鲜血,缓缓的坐了下去。

枯竹剑左眼被刺瞎,正疼的冷汗直流,眼见大悲掌劈了过来,只好挥手硬接,啪的一声,强弩之末的他哪里还接的住?也摔出去了,昏死了过去,口中的鲜血顺着嘴角汩汩的流出。

残菊剑不愧是四人中的老大,手中一发力,将插在阳判胸中的剑抽了出来,手中剑一抖,逼退了三笑大师,接着连出了三腿,双判兄弟和赵长生,各自挨了一腿,三人也是被远远的踹飞了出去。阴阳双判本就是命在旦夕,又挨了这一脚,当时就倒在地上,头一歪,就此溘然长逝。赵长生大叫一声“兄弟”之后,心痛的难以自持,昏死了过去……

残菊剑和三笑大师各自恨恨地看了对方一眼,双双往自己这边阵营走去……

这一战,双方战局开始各有优劣,但是最后竹菊梅兰四兄弟合击成剑轮之后,舍命一战,双方互有死伤,看的众人是胆颤心惊,荡气回肠……无论敌我双方的弟子们,手心里都全是汗……

饶是风雨雷电四大长老,见过了不少大场面,但此战依然让他们动容不已,心中的震憾久久不能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