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竹菊兰梅非等闲 势均力敌陷苦战(1 / 1)

冰雪令 老茶童 1804 字 2个月前

“哈哈哈,呜呜呜!”三笑大师和一哭道长,各自发出了自己标志性的三声大笑和一声哭声,纷纷身猱身扑上。一双肉掌,翻起一片掌影,一把精钢剑也洒出一片剑花,将残菊剑紧紧的罩在其中……

赵长生左手勾魂笔一挥,带着一股浓郁无比的死气,斜着划向了寒梅剑任安,而阴阳双判的蟒牙,也一左一右刺向了寒梅剑的左右双肋。黑白无常的两根哭丧棒也朝着寒梅剑当头搂下……

一尘和一月、一星三位道长,分站开来,手中剑互相一搭,三把剑剑气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斗大的剑花,朝着枯竹剑卷了过来……

贝儿还未动手,大白一声咆哮,震得树梢上的积雪纷纷落下,一众黑衣人不由得心下一阵胆寒,小黑也跟着一声咆哮,这两个家伙一左一右,猛的扑了上来。两只虎爪加一只厚厚的熊掌,带着一股劲风袭向了春兰剑任贵……

场中一群人混战成一团,剑气纵横,掌力四射,劲风四处激荡,一边是成名已久的江湖前辈,剑道高手,为了在新门派中建功立业;一边是江湖中声名显赫的高手,虽说辈分不高,但是生死存亡,没人敢大意,全都舍命相博。一时间场中立呈胶着之势,你来我往,剑来掌去,人影纷飞,短时间看来难分高下。

残菊剑让过了三笑和一哭的攻势,掌中的剑上下纷飞,毕竟残菊剑是修成剑意的人,加之剑法的确是高明无比,三笑和一哭虽是攻势较多,但是想建功也恐非易事。三笑大师“大悲掌”呼呼生风,或劈或拍或推,掌掌不离残菊剑的要害。三笑大师的内力修为本就很高,掌力浑厚,掌法也堪称精妙。少林绝学的确是绝学,这三笑大师打出来的大悲掌,比那少林灭寺那晚方丈的大悲掌高明了很多。而一哭道长的剑法也是天下剑法中的翘楚,加之一哭道长当日曾受到“万花千影”凤栖梧亲自指点,因此剑法灵动中透漏着飘逸,剑招却是凌厉无比,一剑跟着一剑,剑剑夺命。残菊剑感觉到了有生以来的最大的压力……

寒梅剑现在的局面也不比残菊剑好到哪里去,赵长生勾魂笔法,不知出自哪里,笔笔带着劲风,专刺自己的上身要穴。阴阳双判的两只蟒牙比赵长生的勾魂笔不知道锋利了多少,虽说笔法没有赵长生那么神奇,但是却专刺对方左右肋骨,看来这三人早就配合了不知道多少时间,因此特别的默契,你出我进,你攻我守,丝毫不露任何破绽。黑白无常两人见缝插针,不时地用招魂幡遮遮住寒梅剑的视线,瞅准空档,两根哭丧棒还不时给他一下。弄的寒梅剑心中叫苦不迭,精妙的剑法根本施展不出来,只能疲于应付……

枯竹剑刚开始很不习惯一尘、一月和一星三人组成的剑阵,这三人从小一起习武,就练习这剑阵,因此配合默契,将这三星剑阵的威力发挥到了极致,把个枯竹剑逼的手忙脚乱,身上的衣服也被割破了几个口子,但是并没用伤及肌肤。但枯竹剑毕竟是成名多年的江湖剑道高手,对于天下的各种剑法熟悉的很,加之对于剑的领悟远在这三人之上,三人以剑对剑,时间一长,渐渐看懂了三星剑阵的奥妙,慢慢的由守转攻。一把枯竹剑,逐渐将剑法施展了开来,慢慢的占据了上风……

春兰剑任贵这边可就难受多了,这大白和小黑简直比任何一个天下十大中的高手还难缠,动物天生的警觉和敏捷,远非人类可比。自己一剑也没伤着它们两个,反而后背中了大白一虎爪,虽说自己已经尽力躲避,加上护身罡气,但大白那对虎爪,也不是吃素的,还是在他后背上留下了一道爪痕,虽然不深,但是依然鲜血留个不停。贝儿的剑法虽说谈不上高明,剑上的剑气却凌厉无比,这是什么内力修为?把自己唬得可不轻。春兰剑想要施展一剑三式的精妙绝招伤她,却被大白小黑攻敌所必救,都未能如愿,恍惚间,小黑的一只肥厚的熊掌又拍了过来,来不及运上内力,只能匆忙间挥掌相迎,小黑天性比大白还高,未等与春兰剑的掌接实,就把长长的爪子伸了出来,“呲”的一声,春兰剑任贵一声惨叫,没用上内力的左掌,被小黑的利爪,抓出几道血痕,这下可好了,深可见骨,鲜血横飞……

“亲家,这大白和小黑,这么厉害啊!我滴个天啊,如果我们两个不突破第四重,面对这两个家伙恐怕也是凶多吉少啊,这两个家伙深通人性,非常聪明,进退自如,既能抓住机会伤敌,也能游刃有余的自保,甚是难缠,本来我还担心贝儿,现在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有了这两个家伙,别说贝儿会受伤,恐怕这个春兰剑受伤倒地就是早晚之事了。呵呵,枫儿给我们的惊喜太多了。”丰如意对雪晴说道。

“嗯,枫儿师父亲自调教出来的,又加之这两个家伙本就是天生的异种,大白浑身雪白,一根杂毛也没有。而小黑,黑的更是彻底,犹如一个锅底,一跟杂毛也没有。都是熊虎中万里挑一的存在。如今它们两个的实力,哪怕是你我突破了第四重,真要和他们打起来,恐怕也占不了任何便宜,别说我们没突破之前了,如果没突破,面对它们两个,弄不好就会被它们当场开膛破肚了。”雪晴赞叹的说道。

风雨雷电四位长老看着场中的局面,脸色铁青,除了枯竹剑现在好受一点,其他三人都是陷入了苦战,尤其是春兰剑,本来就是四人中最弱的一位。贝儿内力虽高,但是剑法无奇,春兰剑本来是稳操胜面,但是大白小黑加在一起,远超贝儿本身的实力,现在已经岌岌可危了。

破风掌徐不骄,心中懊悔不已,早知道自己四兄弟一起出马,谁能抵挡的住?就算枫儿内力深厚,但是以老四紫电刀徐不傲的内力哪怕是稍逊,但是依靠神鬼莫测“紫电刀法”,赢他也不是太大的问题。老二狂雨剑徐不狂的“狂雨剑法”抵挡雪晴一方的第二高手银狐欧阳媚儿,也没有太大问题。老三奔雷拳法,刀剑难伤,刚猛无比,一人单挑丰如意和雪晴也没问题,哪怕再加个赵长生也是稳占上风。而自己虽说在四兄弟中是武功最差的一位,但是破风掌毕竟也是当年江湖中鲜有敌手的存在,迎战三笑和一哭,相信自己不用多久,就能重创两位天下十大中排名首位的高手。以四君子剑横扫其他高手,恐怕并非难事。一时间计算失误,安排欠妥,将四位护法陷于险境,心中的懊恼可想而知。于是出声高叫:“四位护法,千万小心!”

“嗯?前辈这是?”丰如意摇着扇子好整以暇的问道,“怎么了前辈,后悔了啊?哎,可惜啊,这个世上什么都有得卖,只有这后悔药没有的卖,哪怕我这亲家号称医圣,但这后悔药,他就是拼了老命也是研究不出来的,呵呵,如果有一天他研究出来,我一定先卖给前辈两粒,不过价值可是不菲啊,您老人家可是要准备好黄金万两啊。不过价格虽说贵了点,但是,这还是冲前辈的面子,换了别人,我还不卖呢!”丰如意的嘴也是更损,比之雪晴和枫儿也是不遑多让,真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你,你……”饶是破风掌徐不骄老奸巨猾,但是被丰如意这一顿损,气的也是七窍生烟,三佛出世。

“哎吆,前辈生气了啊,怎么着,想要杀了我吗?呵呵,那好,等他们打完,你接我三招,我看看前辈是不是浪得虚名之辈,自己早不出手,竟让手下前来送。前面你安排罗非花和祁天镇一死一伤不算,这下更狠了,把这所谓的四君子剑也送了过来,你说,如果我们不收,显得我们多不近人情啊,也辜负了前辈的一番好意,对吧!”丰如意一脸坏笑的说道,接着对着一群黑衣人喊道:“众位兄弟,我说的可对?你们都是炮灰啊!”

一众黑衣人被丰如意说的心里一阵松动,是啊,这四大长老如果肯早点出手,罗非花就不会断臂,而祁天镇也不会丧命,现在连四大护法都快搭上了,他们真的不知道这大长老心里打的什么算盘。以他们的武功,如果亲自出手,怎么会是现在的这个局面?难道真如传言那样?门中各派势力错综复杂?假敌人之手,铲除异己?想到这里,一群黑衣人一阵骚乱,看来丰如意动摇军心的一番话,已然奏效。

残菊剑,连着几招精妙的剑招将与自己对敌三笑和一哭两人逼退了三步,跳出圈子,大声喝道:“大护法不必担心,大家别中了丰如意奸计,我兄弟四人当年纵横江湖这么多年,岂是能被这群后辈末学打败的?”说完,一声清啸,一阵风一样窜向了寒梅剑,连着几招,将赵长生等人逼退,又和寒梅剑一起冲向了枯竹剑,三人唰唰几剑,一尘和一月衣服上全部被割破了两个口子。剑法最弱的一星道长,身上中了一剑,一道口子深可见骨,鲜血直流。这变故来的太快,不管是三笑和一哭都来不及救援,然后三人如风一样,冲向了老四春兰剑。

大白和小黑早就看到了,小黑一把抱起了贝儿,和大白远远的躲了开了,窜到了三笑和一哭的身边,赵长生等人也围了过来。大家全部不明就里,不知道四兄弟想干什么,心道,群殴就群殴,单打不是对手,合力更不怕。

“看来,各位英雄都是小看了我四兄弟,哈哈,想我四兄弟当年纵横江湖,未曾一败,你们太小看我们了,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四君子剑真正的威力!”残菊剑说着左手拉住了寒梅剑,寒梅剑拉住了枯竹剑,枯竹剑拉住春兰剑,春兰剑再拉住了残菊剑,四人形成了一个圈圈都是离地三尺多高,平身旋转,越转越快,越转越急,越转越高……渐渐地已经看不清四兄弟身形,劲风顿时临体胜寒,剑气几乎沾身就能伤人,即将把众人全部罩在其中。

“这是什么?”与四兄弟对阵的等人一声惊呼,三笑和一哭两人一见大惊,双双一掌,一股柔和无比的内力,将贝儿和大白小黑远远的送出了圈外,送到了雪晴和丰如意身边,然后和赵长生等人面面相觑,各自凝神运功,准备随时迎击这越转越大的剑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