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人间行恶勾魂来 地府生死簿有名(1 / 1)

冰雪令 老茶童 1609 字 2个月前

这一变故实在是来的太快,从祁天镇打出九十一枚乌金算珠,朝着丰如意席卷而去,到丰如意利用自己的内力和蟒皮的柔韧性,将算珠以更猛的力道打回到祁天镇的身上,也就是电光火石的一刹那,不管是风雨雷电四大长老和竹菊兰梅四大护法,根本来不及出手相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祁天镇被自己的算珠硬生生的打出了九十一个血洞,瞬间毙命。一时间几人也都是怅然若失,患得患失的样子,全部都傻傻的看着祁天镇的尸体,都忘记了安排手下去收祁天镇的尸体。

而丰如意闯荡江湖多年,老狐狸一个,知道自己这次算是彻底激怒了一群黑衣人,也知道对方阵中有不少比自己武功高出很多的高手,逮着自己给祁天镇报仇,于是见好就收,一个凌空后空翻跃回到了自己这方的阵中,轻轻地摇了摇自己的“梅花逍遥扇”,装成一副潇洒自如的样子,甚势凌人,这还不算完,然后对着雪晴笑着说道:“亲家,我手重了,一不小心把这条疯狗打死了,哈哈,这下坏了,这疯狗的主人肯定会找我算账的,咋办啊,亲家,如果疯狗主人真的找我算账,你可要帮我啊!”

“打死就打死了吧,反正这条疯狗比刚才那条还可恶,那条疯狗只是狂吠,而你打死的这条疯狗还呲牙咧嘴,打死他也不冤枉,省得他以后还要去咬别人,就算你不打死他,我出手的话也会打死他,哈哈,不过贤弟出手太解气了,把这个疯狗打了九十一个血洞,太过瘾了,也算为那晚我仁和堂死难的弟子们报了血海深仇,等打发了这一群疯狗,回去后我一定要敬你三大碗酒,略表我的心意。至于你说的疯狗主人如果要算账的话,我一定与你并肩而战,不死不休。只是怕狗主人也步了疯狗的后尘啊,哈哈。”雪晴也哈哈大笑的说道。

“并肩而战、不死不休、并肩而战、不死不休……”雪晴这边的群豪受到了雪晴豪气的感染,齐声喊道。祁天镇的死,加上雪晴和丰如意的豪情,将群豪的热血一下全部点燃起来了,这几声喊的真是惊天动地,气吞山河。

而黑衣人这边,出师不利,本来打算直接灭掉如意坊,可是来了才发现,连木河城都进不去。开战之初,连败两阵,还折损了两位堂主,都是当今江湖中名列天下十大的高手,一死一伤,每个人心中都是沉甸甸的,原本以为是摧枯拉朽的战斗,没想到是这样的开局,连同四大护法在内的四兄弟,心里都是沉重无比,脸上阴沉的几乎都能滴下水来。

魏通天看着与自己齐名的罗非花和祁天镇一死一伤,又想起枫儿和铁向北饶他一命的情形,心中不由得感慨万分,想想自己一派宗师的身份,虽说算不上什么名门正派,但自己的赶尸一派,除了已死去的武林人士练“尸血傀儡”也没做什么大奸大恶,自己一念之差被逼的加入了神秘组织,本来以为这样就暂时能保住自己的门派实力,哪曾想是这样的局面!一统江湖才迈出第一步,武功还在自己之上的罗非花就被断臂,和自己武功差不多的祁天镇竟然会以这样的惨状毙命,心中忐忑之余,也知道神秘势力虽然实力强大,但是想真正的一统江湖,就目前木河城的实力来看,怕是没那么容易。于是自己心里慢慢有了计较。

“去,把祁堂主的尸身抬回来,运回总门,以便厚葬!”破风掌徐不骄沉声喝道。

几个黑衣人将全身几乎都是透明窟窿的祁天镇抬了回来,这惨状让所有的黑衣人均是目露恐惧,眼中神色飘忽不定,看来这两局对所有的黑衣人打击不小。

破风掌给残菊剑递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四个一起出马,徐不骄此人计谋老道,只要自己四兄弟不出马,那么雪晴一方的武功最高的雪枫和银狐,肯定会保存实力,不会出手,那么雪晴这边能一下面对梅兰竹菊四兄弟的人几乎没有。这样,这一阵肯定是稳稳的赢,如果这一阵不挽回点颜面,恐怕军心就散了。这一手足见其狡猾。

“哈哈哈,残菊剑任平,还是由我和牛鼻子来和你过几招把,上次一战,我们都没尽兴,这次我和老道还是联手敌你一人,以我们两个如今江湖中天下十大之首的名号,对前辈而言,也算不失您老人家的颜面了。”三笑大师和一哭道长,联袂而出,对上了残菊剑任平。

“那好吧,让我也领教一下四君子剑的威力吧”赵长生左手拿着一支陨铁打造的勾魂笔,右手却拿着一块陨铁打造的书,上面银钩铁画刻着三个大字“生死簿”越众而出:“人间作恶勾魂来,地府生死簿有名”四位,先前就作恶多端,后面隐退,本可不上这生死簿,但如今又重出江湖,恐怕难免簿上有名,天到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即使四位侥幸瞒天而行,恐怕地府中也罪责难逃。”话音未落,阴阳双判每个人手里拿着尚未雕刻好的蟒牙,也跟着走了出来,黑白无常也各自左手擎着招魂幡,右手拿着哭丧棒紧跟在后面走了出来。不管是赵长生,还是阴阳双判和黑白无常,都恢复了阎王、判官和无常的打扮。这一下实在是出彩,大白天的,一下出来这么几个打扮的人,不知道还是以为见了鬼,要么就是在唱戏。

这五个人团团围住了寒梅剑仁安,仁安被这几人的打扮,弄的哭笑不得,只得拔剑相对。

但是一众黑衣人却被这五人奇怪的打扮唬得不轻。

“你们五打一?也真好意思啊?”枯竹剑任富有点恼火的说。

“怎么,怕了?我们五人正好是一殿之属,就是加上你,我们也是五人迎敌。怎么着,堂堂的江湖前辈,也会怕吗?呵呵,如果真怕了,就一起上吧!”赵长生一脸不屑的说。

“慢着慢着,就由我们三兄弟接下前辈吧!”一尘,一月,和一星,三位道长跟着走出来,“无量天尊,我们师兄弟三人,武功低微,单打独斗恐怕没有一个能在前辈手中走上十个回合,那么只好三兄弟齐上,以我们的剑阵和前辈过过招儿了。还望前辈手下留情啊!”一尘左手拂尘,右手持剑,庄重的说道。说完三人将枯竹剑任富紧紧的围了起来。

“这么热闹啊?咯咯咯,怎么能少了我呀,我也想领教一下江湖前辈的剑法,不过我一个人却是打不过这个前辈的,我要找两个帮手,希望前辈不要见怪啊!”贝儿手上拿着丰如意以前的一把上好的陨铁剑带着大白和小黑把春兰剑任贵围了起来。

春兰剑任贵一看出来这么个小姑娘,心中不由得大怒:“你们是没人了吗?还是看不起老夫?弄这么个小女娃娃和我对阵?丰如意,你好意思躲在后面,让你女儿出来替你去死?我真替你脸红,生死关头,你连女儿都不顾了啊?”

丰如意知道贝儿连着突破两重之后,内力已经不下于当时没突破的自己,加之大白和小黑的实力,对付四君子剑最弱的春兰剑,未必会有胜算,但起码也没什么性命之忧,所以也有意历练一下自己的宝贝女儿。于是说道:“任前辈,实话说,你江湖辈分虽高,但是我听亲家说过,你的武功和剑法实在不敢恭维,我和雪大侠如果出手,怕您老人家非死即伤,所以为了您老人家的着想,还是由我女儿代我出手吧,您老别怕伤着她,全力施为就是,如果真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会怪你,只怪我女儿命不好,也怪我调教不力就是。”

春兰剑任贵气的脸通红,突然想到雪晴那晚在仁和堂一战,实力就不在自己之下多少,今天一战,轻松的卸去罗非花的一条胳膊,而丰如意也是轻松击毙了祁天镇,如今的两人的武功,怕是远在自己之上,几乎还在自己的二哥之上,如果这两人出手,自己肯定不是对手。于是不敢再多话,抽出了自己的春兰剑。

“既然丰大侠这么说,老夫心领了,我手下留点儿情就是。”春兰剑任贵为了面子,还是讪讪的红着一张老脸说道。

破风掌一看对阵的局面,心里不由得暗骂,本来的优势之局面,变成了势均力敌,残菊剑任平一人面对三笑大师和一哭道长,恐怕能全身而退就不错了。春兰剑仁安一人面对武功大涨的几乎和第一副门主张不凡硬拼的赵长生,本来就不见得有什么优势,也许凭神奇的剑法尚能略占上风,可是加上阴阳双判和黑白无常,败局几乎死铁板钉钉了。枯竹剑任富对敌的尘星月三道长,可能是最轻松的一路了,希望也就是在这一路了。这三人武功所说不知道究竟有多高,但是都在天下十大之下,比之这十大可能还低了不少。但是三人还以剑阵对敌,胜负一时也难料。春兰剑任贵那里如果单独对丰贝儿是稳稳的赢面,可是加上这一头白虎和一头黑熊,怕是也好不得哪里去……

想到这里,这风雨雷电四兄弟心意相通,不由得都上前走了一步,准备随时救援场中的四人,他们真的担不起四大护法有所损伤的责任。

枫儿、媚儿、雪晴、丰如意,还有其他众人也都上前了一步,为自己这方的人掠阵,大战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