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天地之间觅安详 听风听雨听山语(1 / 1)

冰雪令 老茶童 1552 字 2个月前

“啊?”这下,不管是清云,还是一尘掌门,一星和一月道长,全部被惊得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却张口结舌,欲言又止。心下都在想,这怎么可能?一般武林众人,穷一生之力,有一甲子的功力都能跻身一流高手之列,能到八十年到百年左右的修为,就是顶尖的高手,哪怕如三笑和一哭名列天下十大高手之首,恐怕也就是百年多一点的功力,如果纯粹的拼内力,残菊剑也不是二人对手,只是凭着精妙的剑法才能占点上风,而这个枫儿,不到二十岁,怎么可能有两百多年到三百年的内力修为?纷纷把眼睛投向了枫儿。

“大师,好眼力,在您老人家面前,我没有任何秘密,我知道我这个请求可能是唐突了点,但,一是江湖是多事之秋,大师乃武林中的泰山北斗,肯定无暇分身来教导真慧。二是我和真慧弟弟一见如故,特别投缘。三是我师父曾经无数次说过,想再收个关门弟子,和我一起作伴儿。所为我冒昧恳请大师俯允,我一定毫不藏私,将师父教我的,悉数传授给真慧弟弟,并带着他一起游历江湖,尽我所能的保护他的安全。”枫儿非常郑重地说道。

“三笑师弟,我觉得我们少林是应该破破这些所谓的门规了,雪少侠所言有理,目前江湖中正是多事之秋,各门各派都危在旦夕,不是面临着被灭门的危险,就是等着被吞并的局面,要么就干脆遣散门派,暂避锋芒,如果我们在不摒弃门户之见,再不齐心协力,恐怕神秘势力肯定要一统江湖,为所欲为了。所以我也同意雪少侠的建议,就让真慧跟着雪少侠,重新习武吧!”清云大师说道。

清云一番话说的在场的所有英雄都是纷纷点头,表示认同。的确如清云所言,如今的江湖各派已经累如危卵,风雨飘摇。

“清云师兄,我非常赞同,那么就让真慧跟着雪少侠吧,真慧你可想清楚了,是否愿意跟着雪少侠,再拜于枫儿师父门下?”三笑大师问道。

“哎,三笑大师,我先代我师父手下真慧这个挂名弟子,但不是拜在我师父门下,真慧仍是少林门下,我师父只是挂名就好了,他老人家无门无派,生性淡泊,不会计较什么名分的,只能算个授业恩师吧!”枫儿慌忙解释道。

“出家亦是在家,在家也是出家,人在哪里不重要,心在哪里才是最重要的,这是三笑师叔祖所说的,看破沙门,红尘炼心,这是三笑师叔祖所做的,我深以为然,记得方丈和师祖也经常说起‘庙宇未必有真佛,闹市但许有高僧。何处不红尘?何处无佛陀?何时、何事、何处不修行?’万般皆随缘,雪哥哥代师父收我,这便是我与雪哥哥的缘分,也是我将来与师父的缘分,既然缘分以至,我当随缘而行。阿弥陀佛!”真慧答道。

从真慧开口说话,众位英雄都听的如痴如醉,从只是把他当成个小孩子,后有看到真慧少年老成,没有了童真的心疼,到现在才发觉,这个小沙弥,绝对没那么简单,字字珠玑,句句佛理,字里行间没有一处不透露着大智慧,大悟性。小小年纪,不管是对与世事,还是人生,都看得那么淡泊,也看的那么通彻,纷纷觉得自己都不如这个小沙弥。毕竟才是个十二三岁的孩童,将来成就,佛法不必多说了,就现在而言,已经和三笑,清云不相上下了。武功嘛,如果得到枫儿和其师父的教导,肯定成就不会小到哪里去。看看枫儿就知道了,已经隐隐成为江湖中新一代的领袖人物了,从出道以来,每一战都是那么的轻描淡写,每一战都是那么的举重若轻,每一战都是那么的摧枯拉朽。一些老家伙甚至觉得枫儿比起当年刚出道的‘万花千影’凤栖梧时的光芒和风彩,还要耀眼几分。

“阿弥陀佛,真慧,难怪清云和方丈两位师兄都夸你,你是少林寺百年中佛法和悟性第一人,现在看来,你少有佛性,对于佛法的研习还有认知,已经超过我了,悟性之高,别说比我这个当年被诩为少林寺百年的第一人不知道高了多少,说你近三百年第一人也不为过啊,善哉,善哉,这实乃是少林之幸,也是所有的佛家之幸啊!我相信你,以后必将继承少林祖师之遗愿,成就可能直追五祖和六祖,阿弥陀佛。”三笑大师由衷的感叹道。

“师叔祖谬赞了,我还是我,还是那个小和尚,我没有变,变得只是这个世道,变得只是这个江湖,我们顺势而为就可以了,不必强自去改变什么,不管神秘势力有多么强大,也不管他们的武功有多高,我们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些人逆天而行,徒增杀戮,恶因已种。即使他们能一统江湖,也必遭天谴。所以我们安守本心,即使面对他们,除了元凶巨恶,能手下留情的也就多点仁慈,为我们自己多种点善因吧。佛家有云: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对吗,师叔祖?”真慧单手施礼问道。

大厅内的一众群雄,灭门的灭门,逃命的逃命,都和神秘势力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哪个不是因愤填膺?哪个不是仇恨满胸?哪个不是与啖其肉,寝其皮?现在大厅里每一个人,对于神秘势力,眼睛里早都是愤怒和仇恨的火焰,对于神秘势力的人,能多杀一个,绝对不会少杀一个。此刻闻得真慧之言,不由得都是一个激灵,真慧对于灭寺的仇人们,尚能存有仁慈之心,这才是真正的佛家的慈悲之心,也才是真正的江湖侠义之心,纷纷自叹不如。

“阿弥陀佛!”三笑和清云双双高宣了一句佛号!

“无量天尊,小和尚好一个悲天悯人之心,贫道等叹服!”一尘几人同时说道。

“说的真好,真慧小弟弟,我们就这样说好了,我教你武功,你教我佛法。”枫儿高兴的说道。“哎,真慧弟弟,你可以教枫儿哥哥一点佛法,但是不能把他教的出家当和尚啊!否则我和媚儿姐姐怎么办啊!咯咯咯。”贝儿笑着说道。

“姐姐说笑了,有诗云:‘练得身形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我来问道无余说,云在青天水在瓶’。正如诗中所言,云在青天水在瓶,每个人就像水和云一样,都有自己的使命,云就是在天上,而水是在瓶子里的。正如我和枫儿哥哥,枫儿哥哥就像天上的云,此乃天定,他是这一辈江湖正义的希望,我相信他将来也是这一代江湖中的领袖人物,惩恶扬善,澄清江湖,就是枫儿哥哥的使命。而我就像瓶中的水,也有着自己的使命,那就是中兴少林,以佛法教化万方,普度众生。就如水不可能飘在天上,而云也不可能装进瓶中,所以贝儿姐姐你多虑了!阿弥陀佛!”真慧说道。

“哎呀,真慧弟弟,看来你将来也必成一代高僧啊!小小年纪,志向远大啊!咯咯咯。”贝儿好不容易能碰到个比自己小的人,逮住了,拼命的逗。

“出家非本意,成佛亦是空。但为众生故,此身入浮屠。贝尔姐姐,现在不管是我,还是枫儿哥哥的选择,也许都不是自己想要选择的,奈何命运选择了我们,我们但凭正心去做,就可以了,至于枫儿哥哥会不会成为江湖领袖,我会不会成为将来的一代高僧,都不重要。正心做事就可以了。因为,世上最可怕的不是错事,而是错心,事情错了,还以改正,心错了,还会继续做错事。贝儿姐姐,我说的对吗?“真慧淡然的说道。

众人又是一阵心灵上的震撼,包括真慧小和尚的两位师叔祖。

“好你个小和尚,伶牙俐齿,机辩无双,姐姐我甘拜下风,我就是长了八张嘴也说不过你,姐姐我心服口服。那你说说你的本意是什么,最想做什么?来,来,说给姐姐听听。”贝儿接着问道。

“在天地之间觅得一方安详,听风,听雨,听山语,听禅语……”真慧双掌合十仰首说道,而且一脸的向往之色。

一众群雄也是一脸的向往之色……

“听你个头的山语,禅语。”说着媚儿一把就把真慧的右耳朵揪起来了,“好你个小和尚,仅仅三言两语,就差点儿把我们大人都带沟儿里去了,咯咯咯,去,跟你枫儿哥哥习武去吧!别在这儿继续说了,再说下去,他们都跟你出家了。”媚儿还真是聪慧泼辣,知道肯定讲不过真慧,所以跟本不和真慧多说什么,而是直接来了个“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方式,别说,这耳朵揪的还真有效果。

“啊,疼,疼,姐姐松手,我这就和枫儿哥哥去。”真慧小和尚疼的那叫一个呲牙咧嘴。屁颠屁颠的跟着枫儿出去了。

“哈哈哈!”包括三笑大师的在内的众人纷纷笑了个前仰后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