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众人凡心千千万 我得经轮静自守(1 / 1)

冰雪令 老茶童 1616 字 2个月前

“岳父、父亲,贝儿妹妹和媚儿姐姐都各自成功了!”人未到,声音先到,枫儿带着一阵风跃进了大厅。

“好,我们现在的实力又增强了不少,媚儿武功本就是仅次于你,现在又上一层楼,呵呵。贝儿原先武功一直很弱,现在也好了,也不指望她能冲锋陷阵,但是起码自保还是没问题了啊,枫儿,看来你当时杀死‘血冠冰鳞雪花蟒’的决定是对的,一次冒险,让我们的实力几乎提升了一个档次啊,哈哈!”丰如意大笑着说道。

“爹,你还好意思说,上次枫儿哥哥击杀‘血冠冰鳞雪花蟒’几乎就是九死一生,如今我这次突破,如果不是枫儿哥哥及时出手相助,你就可能再见不到女儿了!哼!”贝儿和媚儿也一起走了进来。

“贝儿,不许你对你爹爹无理,你的突破肯定是有惊无险,这都在我意料之中,因为枫儿亲自为你们两个护法,肯定不会出什么意外,因为你们三个都是服用了雪蟒的内丹,内息有极大的相同之处,即使你走火入魔,你枫儿哥哥也能用内息引导你紊乱的内息重归正途。”雪晴笑着说。

“嗯,原来是这样啊,不过我感觉现在的武功应该和陈老爷子差不多了吧,哈哈,如果媚儿姐姐肯教我武功,那么将来,连我爹都可能打不过我了,哈哈?”贝儿笑着说。

“启禀坊主,三笑大师和一哭道长,还有清云大师带着一个小和尚连同武当的掌门一尘道长,还有一月道长和一星道长,在如意坊大门处求见!”一个弟子匆匆来报。

“什么?这太好了。快,快,快请,我们赶快出迎。”雪晴和丰如意大喜。

“啊呀,几位高人到了如意坊,我如意坊蓬荜生辉啊,哈哈!”丰如意大笑着迎了出来。

“久闻如意坊纵横黑山白水间,江湖上鼎鼎大名,老衲等一行人见过坊主,打扰了。”三笑大师等一行起手执礼说道。

丰如意慌忙还礼:“大师客气了,道长也客气了,快里面请!”

“老秃驴,牛鼻子,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繁文缛节了,呵呵,这一本正经的样子,我几乎都忘记你们两个抢我茶叶好酒时的样子了,哈哈,走吧,别站着,进去吧。”雪晴也笑着说道。

一行人进了如意坊,鱼贯进入大厅,互相谦让了一番坐下。

“大师,道长,你们怎么汇合到一处了?”雪晴问。

“那天我们鹰嘴崖一别之后,我和牛鼻子老道,沿途一路南下,想去接应清云大师和一尘道长,我们少林和武当两派都各自有着自己门派联络的暗号,这才与他们联系上,然后一路就直奔如意坊,投奔丰大侠而来了。”三笑大师说。

“啊,大师千万别这么说,千万别说投奔,你们能来如意坊,我们上下都是求之不得,何来投奔一说,这可真是折煞了我啊,少林和武当的事情,我也听说了,还请大师道长节哀。我相信我们总会有一天重新夺回少林和武当这武林圣地,毕竟邪不胜正!”丰如意慌忙说道。“是啊,我少林寺上上下下,除了我和真慧之外,包括方丈在内,无一幸免,这血海深仇,非报不可。”

清云大师一回想起当日的灭寺之事,双眼顿时充满了愤怒的火焰。

“阿弥陀佛,清云师兄不可过多自责,说起来,我也是惭愧,如果不是我生性淡泊,云游天下,少林寺也不至于逐渐没落如斯,我也没有为少林寺尽到自己的一份力,到现在该自责的人是我,而不是你!”三笑大师一脸愧疚的说道。

“阿弥陀佛,两位师叔祖,你们都着相了,世上万物,天下万事,一切皆有定数,终就是始,始也是终,万千皆有轮回,佛曰:我执,是痛苦的根源。所谓‘心是一方砚,不空亦不满’。”两位师叔祖不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善哉,善哉!”小沙弥真慧说双掌合十,低头说道。

这一番话说出,如重鼓捶心,字字如雷,生生入耳,响在大厅里每一个人的耳中,也响在每一个人的心中。振聋发聩,的确,连日来的坏消息,和神秘势力的肆虐江湖,血雨腥风,仇恨早已经充满了每一个人的心中,这小沙弥的一句话,仿佛一下唤醒了众人的心境。众人纷纷把头看向这个小沙弥,满脸的赞许之色。

“所言有理,我近日来,也渐渐被仇恨几乎占满了,已经快失去了佛家的慈悲之心,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再这样下去,我怕是都要走火入魔。真慧,不愧是方丈临终嘱托清云师兄,嘱咐我用性命保护你,说你是少林寺崛起的希望,如今听你一言,我也知方丈所托非虚,你的佛法远超当年的我!阿弥陀佛!”三笑大师也双掌合十一脸正经的说。

“师叔祖,谬赞了,真慧不敢当,‘将心比心,便是佛心,一念之慈,万物皆善’。这是我在一本佛经中看来的,随口就是这么一说,望三笑师叔祖莫要责怪!”真慧淡定的说道,年纪虽小,但就是这份儿淡定自如,如坐云端,不喜不怒的气度,让在坐的所有群雄都自叹不如,即使枫儿突破了第四重冰火神功,身上散发的英气与之相比也是稍有逊色。

“真慧,你不必自谦,连方丈都对你刮目相看,我和你清云师叔祖也已经老了,我也早已经没了争雄之心,以后重振少林的重担就在你一个人身上了,我本来担心你小小年纪,压此重担,怕你吃不消,如今看来,我是多虑了,我相信,待你年纪稍微长大一点,少林寺在你的手中,必能恢复往日的辉煌!”三笑大师郑重地说。

“是啊,三笑师弟,我发现真慧小徒孙悟性匪浅,所以我打算亲自教导,可是后来我却发现,他的佛性,悟性都远在我之上,对于佛法的理解比我还要深刻的很多,可能不在你之下啊,阿弥陀佛,也算是天佑少林了。你我一定竭尽全力,教导他武功和江湖经验,使之早日能扛起少林这杆不倒的大旗!”清云说道,“以后,也请众位英雄多加照顾,多加指导!贫僧先谢过众位英雄了。”说完清云行了一圈儿的礼。

“智者不锐,慧者不傲,谋者不露,强者不暴,凡心千万,经轮自守,一切随缘吧!阿弥陀佛!”真慧小和尚从少林寺被灭门,加之一路的奔波,对他的影响很大,所以每一字每一句,都没有了当时的童真,反而显得少年老成。

大厅内的每一个英雄,看着突遭大变的十二三岁的孩子,变的这么老成懂事,心下都不由得一阵阵隐痛。

“小弟弟,你好,我叫雪枫,欢迎你来到如意坊,以后我和贝儿妹妹,还有媚儿姐姐一起陪你在木河城走走吧!”枫儿看着眼前的小和尚,想起自己的师父在自己这么大的时候,对自己的悉心照顾,谆谆教导。突然感觉自己比真慧幸福多了,也不由得喜欢上了这个小家伙。

“真慧小弟弟,你好!”贝儿和媚儿一起走了过来,纷纷和真慧打着招呼。

“谢谢,枫儿哥哥,和两位姐姐!”真慧难得露出了一丝笑脸,是啊,从少林寺被灭直到今天,清云就再也没见过这个小和尚露出过一次笑容,他不禁地有点后悔,真慧毕竟还是个十二岁的孩子,小小的年纪,承受的东西太多,太多了,想到此处,看到此景,清云的热泪终于忍不住了,泪水逐渐打湿了花白的胡须……

枫儿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自己和这个小和尚特别投缘,加之自己又没有兄弟姐妹,突然有了一种把真慧当弟弟的感觉。“三笑大师,清云大师,我和真慧特别投缘,我看真慧目前还只是在学习少林的外功,还没真正地学习少林内功心法吧?”

“不错,正是。”三笑和清云老脸一红,是啊,真慧根骨俱佳,可是被纷杂的门规所限,只能一步步来,都十二三岁了,到现在还没学习少林的内功心法。如此的练武奇才,却最终被门规所累,这也许是百年来,少林逐渐没落的一个重要原因吧。两人心中暗自说道。

“我有个不情之请,说了还请两位大师见谅,我想传授真慧冰火神功。第一,我没有任何看不起少林内功心法的意思。第二,我也不是收真慧为徒,我想替师父再收个关门弟子,我以师兄的身份先行传授,待禀明师父,再由师父亲自教导传授。第三,家师无门无派,真慧永远都是少林门人。我这想法非常的大胆和无礼,希望两位大师千万不要生气,唐突之处,还望海涵!”枫儿非常郑重地说道。

“啊?”众人被枫儿一下弄了个集体傻眼。

“枫儿,你……”雪晴听到自己儿子说出这番话,也不知道怎么才好。

“这个,这个……”清云不敢自主,转眼看向了三笑大师。

三笑望了一眼枫儿,这才发现枫儿的气度与鹰嘴崖所见又有所不同,神光内蕴,气度逼人,这才知道枫儿又上了一个台阶,功力此时早就超出自己许多,如果是枫儿教导,再加上枫儿师父这个神秘老人的教导,真慧以后肯定一日千里,远非自己教导所能及。另外三笑的佛性很高,门派之见本就不重,闻听此言,立刻说道:“如此甚好,雪少侠,如果肯带老衲为之,我求之不得啊,我观雪少侠,内力起码在两百五十年左右的修为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