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丰贝儿大智大慧 银狐终定三生缘(1 / 1)

冰雪令 老茶童 1712 字 3个月前

一众英雄祭祀好陈柏,一起去了花厅,吃罢晚宴,都想去雪蟒峰看看,一睹“血冠冰鳞雪花蟒”的真容。

毕竟这几乎是百年不遇的神种,谁都不想错过。

最后,还是决定由雪晴夫妇,加上丰如意和陈松,带着阴阳双判与黑白无常,又带上了一百名弟子,赶着马车去接应枫儿他们。由铁向北带着“霹雳重剑”和“地狱刀客”以及其他英雄留守如意坊。安排妥当之后,雪晴一行连夜冒雪出发。

塞外的夜,北风呼啸的更猛了,雪下的也更大了,到处冰天雪地,温度低的恐怖。估计这样的夜晚,恐怕没一会儿功夫就能把人冻僵。在室外,估计内力深厚的武林高手,可能也撑不过一个时辰。

雪蟒峰,寒风刺骨,枫儿一行都躲进了雪蟒盘踞的雪蟒洞中。这个山洞非常大,否则也容不下“血冠冰鳞雪花蟒”庞大的身躯。但见这个洞最高处约有三丈高,最低处也有一丈高,往里纵深蜿蜒约有上百丈,洞口的一块巨石刚好挡住了呼啸的北风,所以没有寒风直接灌进来。枫儿不禁感叹,不愧是百年的灵物,还真会给自己找地方。

媚儿真的是既聪明又体贴,冒着漫天风雪和刺骨寒风,运功将积雪清光之后,从周围地上捡了好多干的松枝回来,抱了整整一大捆,堆在洞中宽阔的地方。用火折子点燃了,堆在一起。火苗熊熊燃烧着,温度陡然就升起来了。媚儿招呼大家过来坐下烤火。

“媚儿姐姐,你想的真周到啊!我怎么就想不到啊,对了,媚儿姐姐你将来肯定是个贤妻良母,不知道谁那么有福气能娶了你,那可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贝儿看着忙着往火里添松枝的媚儿由衷的说了一句。

贝儿这样一说,媚儿的脸悄悄的飞起两朵红霞,低着头偷偷瞄了一眼枫儿,枫儿此刻也正看着忙碌的媚儿,一下就和媚儿含羞却热烈的眼神撞在了一起,枫儿也脸红了。

“贝儿妹妹,你说什么呢!姐姐我哪里贤惠了,我是实在冻的受不了才去的。”媚儿慌忙解释说。“再说,姐姐我谁也看不上,没有合适的我终身不嫁。要想娶我,起码武功也要比我高才行。”

“咯咯咯,媚儿姐姐,你的武功那么高,江湖中,能比你武功高的有几个人?比你高的,起码都七八十岁了,你嫁不嫁啊!”贝儿打趣的说道。

“呵呵,贝儿,你又开始捉弄我了,你才要嫁给七八十岁的老头子呢!”媚儿笑着说。

“我才不用嫁给七八十岁的老头子,我有枫儿哥哥。”贝儿做了个鬼脸说道:“哎,对了,媚儿姐姐,枫儿哥哥武功比你高,你嫁不嫁啊?”说完,贝儿自己笑的前仰后合。

“贝儿,你胡说什么呢!”枫儿佯怒说道。

“是啊,你胡说什么呢?”媚儿跟着说道。

“我是认真的!”贝儿一改嬉皮笑脸,郑重地说道。

“啥?”这下轮到枫儿和媚儿两个傻眼了。

“媚儿姐姐,你是不是真的以为我看不出,你也喜欢枫儿哥哥?虽然你比枫儿哥哥大了几岁,但是看的出你对枫儿的喜欢是发自内心的。从你来如意坊没多久我就看出来了。”贝儿一本正经的说。

“贝儿妹妹……你……”欧阳媚儿一下慌了,还没说完,就被贝儿打断了。

“媚儿姐姐你别打断我,听我说完,后来我发现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你对枫儿的喜欢,他们还以为我不知道,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我是故意装糊涂,因为我那时不知道枫儿哥哥对你是不是也喜欢,现在我知道,枫儿哥哥后来一路南下,对你慢慢也有了好感,但是碍于我,枫儿哥哥即使喜欢你,如果我不捅破,他也许会把对你的喜欢一辈子都藏在心里,那么我是不是太自私了。”贝儿一番话说的媚儿动容不已。

“媚儿姐姐,不知道为什么,从我一见到你那一刻,我在心里真的把你当成了姐姐。其实,我不傻,我也知道,你在心里也是把我当成了亲妹妹看待。其实当我发现你也喜欢我的枫儿哥哥之后,我一点都没生气,真的,一点都没生气,这一路走来,你殚精竭虑,出谋划策,和我们一起千里奔波,接应枫儿的父母,我很是感动,为了能让你更自然亲近枫儿的父母,我才一力促成你也认了义父和义母。到了最后,为了保护我们,不惜身受重伤,如果不是三笑大师和一哭道长及时赶到,你可能都有生命危险。这份情,这份义,我怎么会不知道呢?”贝儿说着说着,眼圈儿都红了。

“贝儿妹妹,这是姐姐应该做的,我和你一样,第一次见到你,也是打心里把你当成亲妹妹看,也在心里发誓要用生命保护你。所以我才在干爹面前,做出了承诺。后面我必须履行我的诺言,用我自己的生命去保护你,保护枫儿,和他的父母,我义不容辞。因为这是我的使命。至于枫儿,我的确有点一见钟情的感觉,我不否认,也不全认。一者,我比枫儿大了四岁;二者,我不想伤害你,怕你伤心;三者,枫儿可能不喜欢我。所以嘛,我这‘贼’只惦记,却不偷。咯咯咯。”媚儿觉得气氛有点凝重,开起了玩笑说道。

“哈哈,媚儿姐姐,你还是承认了吧!其实,我也曾经犹豫过,矛盾过,但是我后来转念一想,有一个和我一样用生命去爱枫儿哥哥的人,有什么不好呢?况且还是如我亲姐姐一样的你,我这么一想,也就想通了,况且你不但认了我父亲当干爹,也认了雪大侠为义父,怎么说我们都算是一家人了。我终于彻底释然了。怎么样,媚儿姐姐,你还不敢承认,还不肯说出口?”贝儿又恢复了调皮。

枫儿一脸懵逼,一脸茫然,一脸黑线,一脸无奈的坐在火堆边上,看着这两个女人,听着两人的对话,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顾及他。他也在心里问自己:自己倒底是喜欢媚儿还是不喜欢媚儿?贝儿的美,天真烂漫,如三月里春天的桃花,现在他终于知道了,他的贝儿妹妹其智并不在银狐盛名之下,只是在装呆,装傻,其实贝儿心里什么都明白,甚至他隐隐感觉贝儿不但聪明,而且还有着大智慧和最宽广的胸怀。而媚儿的美,如腊月里寒冬的梅花,其智近妖,外冷心热,对自己也是一番深情,他岂能不知,但是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辜负了贝儿。可是今天贝儿主动捅破了,他自己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装傻充愣。

“好你个贝儿,你简直是把我火上烤啊!我说出口又怎样,不说出口又怎样?这种事情,一个巴掌也拍不响啊!咯咯咯!”媚儿此刻终于如释重负,一直担心不知道如何面对贝儿的问题就这样轻松的解决了,即使她的智力再高,也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是今天这样轻松的结果。所以也开始插科打诨了。

“哎,说你呢,臭小子,臭枫儿哥哥,话都说到这样了,你还装傻充愣吗?你以为我看不出你的小心思啊?既喜欢媚儿姐姐,又怕辜负了我,怕无法面对我,哼,告诉你,本姑娘没那么小气,你小子艳福不浅啊,我们姐妹双双喜欢上了你,怎么着,你还不表态?说,你喜不喜欢媚儿姐姐啊?”边说边揪起了枫儿的左耳朵。

“我,我,我……”枫儿有点不好说意思张不开嘴,又被贝儿揪耳朵疼的呲牙咧嘴。话还没说完,右耳朵又被媚儿揪住了。“啊!”枫儿一声惨叫。

“说吧,臭小子,你喜不喜欢姐姐?”媚儿揪着枫儿的右耳朵笑着问。

“喜欢!!!”枫儿终于厚着脸皮大声说了一句。脸红的可以和火光媲美。

“咯咯咯,咯咯咯”贝儿和媚儿两个一起送了手,然后两个人站到了一起,看着坐在地上的枫儿,哈哈大笑。

枫儿此刻不敢抬头看她们两个,低着头,红着脸,说:“我给孙叔叔运功疗伤去。”

孙无涯此刻瞠目结舌,这么难的问题,就这么戏剧性的解决了?

此刻,枫儿拿他做挡箭牌,他自然不肯:“不用了,少主,我的伤几乎都好了,我自己一会儿打坐运行一个大周天,加上你给我的‘百花雪玉丸’的药力,基本就能好个七七八八,就不劳少主挂怀了。少主,你还是好好陪陪你的两个娇妻吧!”孙无涯把娇妻两个字说的特别重,特别重!并且一副坏笑的表情。

“孙叔叔,我还是帮你运功疗伤吧,这样好的快些!”枫儿急忙说道。

“少主,真的不用了,真的不用了,你忙你的。”说完,孙无涯盘膝而坐,调匀呼吸,默默地运行起大周天来,如老僧入定般的不再搭话了。

“咯咯咯,咯咯咯”贝儿和媚儿此刻牵起了手,居高临下的看着枫儿的窘像,笑了个花枝招展。

“枫儿哥哥,我们今天都很累了,都想睡了,但是天太冷了,我们两个都怕冷,你打算搂着哪个啊?”贝儿笑着说。边说边和媚儿交换了一个眼神。

枫儿把头几乎低的不能再低了,也不敢搭话,因为他知道,无论答什么都是错的。

贝儿和媚儿双双走到洞壁处,找了个干爽的地方,一左一右往壁上一靠,中间还留出刚好一个人的位置,然后贝儿把小黑唤了过来,趴在自己左侧挡风,媚儿把大白召唤了过来,趴在自己右边挡风。

“那个谁?你还不过来,靠在中间给我们两个挡风?”媚儿笑的几乎岔了气。

枫儿看了一下,中间留给自己的位置,这不是让自己左拥右抱吗?枫儿大窘。但是只好默默的走了过去,在中间斜靠了下来,刚靠好,左边的贝儿,和右边的媚儿,一起把头放在他的两肩上。仿佛是商量好了似的。枫儿一下感觉幸福来的太突然,动也不敢动,两股沁人心脾的幽香,钻入了自己的鼻腔。一股是熟悉的,一股是陌生的,但是也很好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