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回首往事惊旧梦 大仇得报慰平生(1 / 1)

冰雪令 老茶童 1624 字 3个月前

“枫儿他们几个把‘血冠冰鳞雪花蟒’给杀了!”冰姬拿着布条的手,都颤抖了。冰姬熟知天下各种珍花异草,奇珍异兽,怎么可能不知道“血冠冰鳞雪花蟒”,这带给她的震惊可想而知。

“什么??”丰如意惊得跳了起来。“‘血冠冰鳞雪花蟒’被他们几个杀了?不是吧!这怎么可能?”

“雪夫人,你说什么?枫儿他们几个把那头畜生给宰了?”陈松拿着烟袋的手在不停的颤抖,激动地问。

雪晴一把从冰姬手里拿过了布条,喃喃的说道:“这是真的,这竟然是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李长阳等人不明就礼,看着几人患得患失的样子,一脸的茫然,不知道其中的道道。但是现在雪晴、冰姬、丰如意,陈松四人全部呆若木鸡,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像是在互相询问真假的表情。他们也不好意思直接问。

终于,夏侯空人如其外号“霹雳重剑”,人直性子急,再也忍不住了,问道:“你们说的‘血冠冰鳞雪花蟒’是个什么东西啊?杀了它有什么好惊奇的吗?不就是一条大蟒蛇吗?哎,不对啊,这大冬天的白雪纷飞,哪里来的大蟒蛇啊!”

“夏侯兄弟问的好,这冬天怎么会有大蟒蛇呢?因为这条‘血冠冰鳞雪花蟒’不是寻常的蟒蛇,乃是天神的神种,也不会冬眠,一年四季均可出没。”雪晴回道。

“很厉害吗?”无常兄弟也忍不住的问了一句。

“唉,何止很厉害啊!我的胞弟陈柏就是死在它的口下,还有十几名如意坊弟子。多少年了,此仇一直未报,没想到这个畜生竟然死在了少主手里。”陈松回忆起往事,眼睛不由得湿润了。

“啊!”这下轮到李长阳等人震惊了!

“这个畜生,竟然如此凶猛,难道整个如意坊那么多弟子,还有丰大侠亲自坐镇,还收拾不下它吗?”李长阳不解的问。

“唉,往事不堪回首啊,说来,也是我的错,陈柏老爷子和众位兄弟也是为了掩护我才命丧‘血冠冰鳞雪花蟒’口下的。说来惭愧,当年如果不是我年轻气盛,去招惹这个家伙,陈柏老爷子就依然健在!”丰如意说起来,一脸的懊悔之色。

“难道,以丰大侠的身手,还有陈松陈柏老爷子,加上那么多如意坊弟子,还打不过那头畜生?”夏侯空继续问道。

“那‘血冠冰鳞雪花蟒’浑身是宝,我当时刚刚名列天下十大,意气风发,总觉得可以把它收拾了,取得它那一身至宝,该有多快哉!于是我率领一众弟子前往雪蟒峰,打算将其宰杀。上了山才知道,这哪里是一般的雪花蟒啊,这是一条雪花蟒中之王,‘血冠冰鳞雪花蟒’修为已近百年,粗逾水桶,长约五丈,实力恐怖难挡,一接触,死伤了好几个兄弟,我远远不是其对手。两个照面下来,死伤已经过半,我被他抽了一尾巴,也受伤不轻,后来为了掩护我,陈柏老爷子和众位兄弟,拼死一战,让陈松老爷子和我一起逃下山,捡了一条命。从此我就把‘雪蟒峰’列为了如意坊弟子的禁区!”丰如意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然心有余悸,转身又看了陈松一眼:“我对不起你们兄弟,也对不起死去的众位弟子啊!”

“坊主,你这话就说的见外了!我们本就是一家人!你是我们家主,舍死护卫本就我兄弟份内之事。”陈松一番话说的大家动容不已。

“那,丰兄弟,后来你就没有再次组织好手,或者联合其他高手报仇吗?早知道找我老铁,我肯定愿意助你一臂之力。”铁向北说。

丰如意苦笑着说:“报仇?天天都在想,夜夜都在思。铁兄,不是我看不起自己,也不是看不起你,自和那‘血冠冰鳞雪花蟒’打过照面之后,我深知,别说我当时的功力根本就是送死,就是现在我和雪晴一起突破了第四重,去了恐怕也是白给的。当时,我如果找你了老铁,你也许不可能站在这里了。我们当时都名列天下十大,可惜在‘血冠冰鳞雪花蟒’就是个渣渣,哪怕当时三笑和一哭来了,也是凶多吉少。你说,我还能找谁帮我一起报仇?只好将仇恨深深埋在心里。多少年了,每当我和陈松老爷子喝醉了,就会抱头痛哭,恨自己无能啊!”

“这他妈的,这畜生这么厉害啊!我滴个乖乖,这真没想到。”铁向北咋了咋舌,倒吸了一口凉气。

“‘血冠冰鳞雪花蟒’是属于非常罕见的天生神种,在天下的凶兽中排名前五,一身雪花冰鳞,刀剑不能伤,内力也击不破。在这塞北冰天雪地中是无敌的存在,绝对是一方霸主,非人能力据之。哪怕你是百年修为,恐怕连它的边都挨不上。我听家父说起过,关外木河城往北一百多里的雪蟒峰有这么一条,在他的那年代,为了这雪蟒一身的至宝,不知道多少高手前赴后继,但却纷纷都死在雪蟒峰。我父亲亦不敢去。后来,就没人再敢上雪蟒峰了。”冰姬补充说道。

“天哪,这么恐怖的一个存在啊!真不知道枫儿他们经历了什么,才能将它击杀,是不是大白和小黑它们的帮助啊!”铁向北有点后怕的说,“这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枫儿,媚儿还有贝儿,孙无涯,就这么四个人,加上几个小家伙,竟然把这么恐怖的庞然大物击杀!其中的危险和艰辛可想而知,真是侥幸啊!”说完,铁向北不由自主的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

“大白和小黑?恐怕撑不了几个照面的,大白和小黑虽然也是天生异种,但从体型来说,不知道差了多少倍,它们两个的攻击,对于‘血冠冰鳞雪花蟒’跟挠痒痒似的。铁大哥,我估计可能还是你的海东青或者我的穿云隼的功劳,它们对于蟒蛇类是天生的克制。再者,这‘血冠冰鳞雪花蟒’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丝破绽,唯独一双眼睛才是弱点。我感觉,可能还是小青和小云才能给它重创!如果枫儿他们不是带着这几个家伙,恐怕也是有去无回的多。”冰姬熟知各种凶兽,猜了个**不离十。

“噢,这么说,还有我老铁一份功劳了?哈哈!对了,弟妹,你说这‘血冠冰鳞雪花蟒’一身是宝,都有什么啊!让那么多江湖中的高手,前赴后继的去送死啊!”铁向北一听自己的海东青可能是立了头功,开心不已。

“何止是宝啊?简直是宝中之宝啊!就拿一身‘雪花冰鳞’,起码能做成三件护身宝甲,刀剑均不能透,也能抵挡相当一部分的内力。简直就是江湖中人梦寐以求的珍宝。试想一下,交手之时,你可以完全不顾自己的周身要害,也无视对方的兵器,你直接攻击对方就是。铁堡主,你如果穿了这身宝甲,可以轻松战胜罗非花的修罗刀,因为他的修罗穴道虽然厉害,却破不开‘雪花冰鳞’,你可以尽情的揍他,咯咯咯”冰姬说着自己也笑了。

“啊!”一众英豪眼中均是羡慕的眼色。纷纷暗自揣道:有了这个,还怕什么,只有我打人,别人打我,我基本无视,这是多么逆天的存在啊!

“来来,弟妹,再说说,还有什么珍宝啊,你一起都说了吧!”铁向北急切地问。

“呵呵,铁大哥,不管有多少珍宝,肯定少不了你的一份儿,别的不说,等着抽了这蟒筋,把你的弯弓的弦用这蟒筋代替,你再试试威力就知道。以铁兄的内力,绝对拉不断,你再也不用担心弓弦不行了。”冰姬打趣的说道。

“哈哈,那好,我老铁先谢过了,还有什么?还有什么?”铁向北一脸的猴急。

“我先卖个关子吧,等我们把‘血冠冰鳞雪花蟒’抬回来就知道了。绝对不会让大家失望,我们准备一下,吃好晚饭,我们就连夜出发,接应枫儿吧!”

“好,就这么定吧,我要先祭祀一下陈柏老爷子一下,告慰他的在天之灵,让他泉下有知,大仇终于得报!”我和陈松老爷子这么多年的心事也终于解脱了!”丰如意眼睛有点红了。

“我们和丰大侠一起祭祀一下陈柏老爷子,陈老爷子英灵千古!”群豪齐声说道。

一行人,来到如意坊的如意祠堂内,里面供着壮烈捐躯的弟子们的灵位,看来,丰如意也是个极重情义之人,按时祭祀,香火未断。当中的一个牌位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陈柏大侠之灵位”。右下写着丰如意敬立几个小字。

丰如意燃了三炷香,陈松也燃了三炷香,众人也跟着点燃三炷香。

丰如意突然跪了下去,把陈松惊了一跳,急忙伸手去拉:“坊主,这个使不得。”

丰如意甩开了陈松的手:“没有陈柏老爷子舍命相救,我丰如意早就死在雪蟒峰了,今天终于大仇得报,可以有脸面对老爷子的英灵了,老爷子必须受我一跪,以谢当年舍命相护之情。”陈松见状,也无可奈何,只好跟着跪了下去,虽然他是兄长,但是是胞弟拼死所救,所以跪的也坦然。

“陈柏老爷子,您的大仇,今天终于由我丰如意的女儿、女婿、义女所报,虽然不是我丰如意亲自所为,但毕竟都是丰家一脉,我足以面对您老人家了。众位兄弟,你们也可以含笑九泉了。”说着,双目热泪滚滚而下,胸中起伏久久不能平静。

众人也被这忠仆舍命救主感动的热泪盈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