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杀雪蟒九死一生 浴血之战终成功(1 / 1)

冰雪令 老茶童 1657 字 3个月前

“血冠冰鳞雪花蟒”在稳操胜券之时,突然遭此打击,双目被毁,剧痛之下,满地翻滚着,根本就顾不上继续攻击敌人或者逃命,失去双目的疼痛早已经让它彻底失了所有的分寸,庞大的身躯时而伸展,时而卷缩,真的是痛不可当。可惜海东青和穿云隼,根本没打算放过它,你一嘴,我一爪的继续攻击着不停翻滚的它。

枫儿此刻顾不上继续攻击“血冠冰鳞雪花蟒”,急忙上前查看了一下媚儿、大白和小黑,发现均无大碍之后,而且大白和小黑毕竟也是天生的异种,此刻抖擞精神,与小青和小云一起撕咬着“血冠冰鳞雪花蟒”。

枫儿和媚儿对视了一眼,觉得这四个家伙,肯定没危险了,双双奔向不远处摔在地上的媚儿和孙无涯。

“贝儿妹妹你没事儿吧!”枫儿几乎是带着哭腔的声音问道。

“枫儿哥哥,我没事。”贝儿脸色有点苍白,她被孙无涯挡在身后,只是被大力的冲击甩了出去,并没有受到任何内伤,脸色苍白多半是被吓得。“你们快去查看孙叔叔,他可能受伤不轻。”

枫儿和媚儿双双走到孙无涯身边,将他扶了起来,孙无涯此刻又吐了三大口鲜血,看来是伤的蛮重。

枫儿现在心中,充满了愧疚之意,如果不是自己的莽撞决定,孙无涯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看着这个精瘦的汉子,已经没有了以往的神采,胸骨至少断了两三根,内腑也是受到了严重的震荡,又想起孙无涯跟随自己南下救父,一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端的是忠心耿耿,脸上和心中的内疚就更明显了。

“孙管事,你还好吗?”枫儿歉然的问道。

“我暂且还死不了,少主不必挂心。这个畜生的力道实在太大了,我恐怕至少要休息一两个月才能复原了。”孙无涯有气无力的说道。

“对不起,孙管事,都是我草率的决定,几乎将大家陷入万劫不复之境,是我害了大家。”枫儿满脸羞愤的说。

“少主,不必自责,现在我们不是都没事儿吗?眼看大局已定,“血冠冰鳞雪花蟒”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它今天才是在劫难逃。如果不是少主当机立断,这畜生还不知道要害多少无辜生灵,还会有多少江湖人士前赴后继,死在它的口下。如今少主眼见大功在前,好运也至,这“血冠冰鳞雪花蟒”一身的至宝,都归了少主和如意坊,我高兴还不及呢!再说了,自古‘富贵险中求’就它这一身至宝,我哪怕死了都值得,所以少主,不必自责和挂念!还是和媚儿小姐一同前去杀了那畜生吧!”孙无涯艰难的露出一丝笑容,挣扎着说。

枫儿从怀中掏出一粒“百花玉露丸”递给了孙无涯,“孙管事,你切服下这粒药,我和媚儿先去杀了那畜生,回头再给你疗伤。”

“少主,这不行,我自己有一粒了,我不能再要少主你的药。”孙无涯极力推辞。

“孙管事,你这次居功至伟,如果不是你舍命相救,恐怕贝儿妹妹今天难保无虞。因此,你受得此粒药丸,回去我再向我爹和岳父禀明,再行厚谢!你先休息会儿,我和媚儿先去宰杀‘血冠冰鳞雪花蟒’。”说着,将这粒药硬塞到了孙无涯的口中。

孙无涯争不过枫儿,只得将药吞下,盘坐调息起来。

枫儿和媚儿转身冲向了场中,只见场中一片狼藉,“血冠冰鳞雪花蟒”在双目失明的情况下,根本不是这四个家伙的对手,就这一会儿功夫,斗大的蟒头被小黑厚厚的熊掌起码拍了三四下,蟒腹之处也被大白的爪子抓出了几道口子,鲜血直流。虽然没有肠穿肚烂,但是鲜血依然不停的流出。小青和小云的那弯钩似的铁嘴,也瞅准了空档,在它柔软的蟒腹之处,啄出了几个血洞,这可比大白和小黑造成的伤口要深的多了,血洞不停的汩汩的流出鲜血。

海东青,乃天空霸主,尤其是这只雪白的海东青,自小被铁向北熬出来,仔细的调教了那么多年,一双翅膀张开,足有一丈,铁羽金爪,迅猛无比,越战越勇,四个家伙以它为核心,你一口,我一爪的围攻着“血冠冰鳞雪花蟒”。就这一会儿功夫,“血冠冰鳞雪花蟒”没有雪花冰鳞覆盖的蛇腹等处,已经是遍体鳞伤了。鲜血将地上和周边的积雪都染红了,丧命只是早晚之事。但是百尺大虫,死而不僵,此刻它也拼了命,知道今日肯定难以善了,也发了疯,打算拼着一死,也要弄死一个两个。

“啪”的一声,小黑被它的尾巴抽中,小黑那么大的身躯直接飞了出去,还好“血冠冰鳞雪花蟒”已经重伤,所以这力道比刚才小了很多,小黑又是个皮糙肉厚的惫懒的家伙,摔出去之后,一点伤也没受,一个翻滚站了起来,嘶吼着又冲了上去。

“血冠冰鳞雪花蟒”一击得手之后,还没来得及将尾巴收回,就被小青一双金爪,牢牢抓出了蟒尾反面的蟒腹,小青的一双金爪,可比大白的那双虎爪锋利多了,直接透过蟒皮,深入到它的肠子之处!小青,将翅膀扑腾的扇了几下,硬生生的拽着这段蟒尾向上飞起了约两丈高。“噗嗤”一声,“血冠冰鳞雪花蟒”的蟒腹被直接撕裂,肠子流了出来,这是一下绝对的重创。

“嘶嘶嘶”“血冠冰鳞雪花蟒”连着三声悲鸣,知道大势已去,将身子一收,打算将小青卷入自己庞大的身躯,来个同归于尽。小青是何等的聪明,又是天生的克制它,一击得手之后,早就远远的飞上了半空。空中猛扑下来,在它空荡荡的眼眶处,又狠狠的啄了一口。小青果然够狠,这一下,直接让“血冠冰鳞雪花蟒”整个脑袋几乎疼的失去反应,一下耷拉了下来,小黑最通人性,智力也高,此刻马上明白了小青的含义,趁着它脑袋往下一耷拉的时机,左右开弓,一双熊掌也狠狠的拍在了它的左右眼窝之处。小黑的这对熊掌,足可以裂金碎石,这一下直接拍在没有任何保护还是受伤的眼窝处,差点把“血冠冰鳞雪花蟒”直接拍晕过去,现在的它几乎已经没有了反击之力,连招架攻击几乎也做不到了,只能任由敌人的每次攻击都悉数打在自己身上。

媚儿其智近妖,此刻看的明白,揉身而上,高高跃起,朝着刚刚昂起的蟒头,“千花百影”已经出手。

“噼里啪啦”十多掌全部打在了斗大蟒头之上,尤其两个眼窝之处,鲜血不再是流了,直接喷涌而出。

“血冠冰鳞雪花蟒”虽然是天生神种,虽然也有百年修练之功,但是这半天打下来,面对这么多的也同样是天生异种的大白和小黑,还有天生克制它的小青和小云,以及堪称当今天下年轻一代翘楚的枫儿和媚儿联手攻击,它接连遭受重击,终于再也挺不住了。斗大的脑袋再也撑不起了,缓缓的向地上砸去……

枫儿看的真切,顺手抄起了地上的霜火,“嗖”的一声,笔直的刺入了“血冠冰鳞雪花蟒”的七寸之处,直至末柄。

“嗷”的一声惨叫,响彻云霄,“血冠冰鳞雪花蟒”感觉自己的生命正在飞速的流逝着,它知道了,它已经即将死亡,它也知道一点机会不再有了,拼着最后一口气,带着“霜火”重新立起了斗大的蟒头,张开了大嘴,打算喷出自己所有的“寒冰吐息”给敌人最后一击。

小青此刻正在它的头顶上盘旋着,哪里容得它继续攻击,一见此状,猛地飞了下来,一双金爪深深的抓进了它的左右眼窝,然后使劲往地上按去,“血冠冰鳞雪花蟒”此刻早已经筋疲力尽,哪里还有力气反抗,直接被小青生生的把头按在了地上,小青得势不饶人,双爪用力,“咔嚓”一声,斗大蟒头在失去了力气的支撑之后,被小青硬生生的从双眼窝处,撕裂成了两半……

“血冠冰鳞雪花蟒”这次连声都没吭出来,巨大的蟒身一阵乱颤之后,终于不再动了,死的透透的。

“啊!”见此情景,枫儿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海东青竟然如此生猛,那么大的蟒头竟然被它一撕两半,这需要多大的力道啊,不禁对小青刮目相看,立刻想起了铁向北的的话,小青的实力不在大白和小黑之下。又想起了自己父亲的话,如果有小青相助,铁向北可以稳稳的拿下罗非花,即使罗非花的武功在铁向北之上。今日见到此情此景,枫儿这才深信不疑铁向北的话,同时心中多了几分对铁向北的感激之情。今天这状况,如果没有小青,只有小云在的话,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因为枫儿知道即使小云再厉害,体型上的差距却是无法弥补的。心下顿时一阵侥幸。

孙无涯这时调息完毕,也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说道:“少主,立刻让穿云隼回去报信,我们也不要马上取‘血冠冰鳞雪花蟒’身上的至宝,一切等令尊雪大侠和令堂雪夫人到了再做决定,因为我怕有些至宝离开蟒身太久会失去作用。我们迅速调息一下,进洞探查一下,看看有什么别的发现。”

“就依孙叔叔所言。”枫儿撕下一块衣角,用手沾了“血冠冰鳞雪花蟒”的血,匆忙写道:“我们侥幸在雪蟒峰击杀“血冠冰鳞雪花蟒”,此蟒一身至宝,枫儿不敢造次,请父亲母亲带人速来支援。”写完将布条牢牢的系在了穿云隼的一只腿上,轻轻地摸了一下它的头:“回去报信!”

穿云隼直接扑腾着翅膀,如穿云箭般的向上直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