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生死存亡一线间 神兵天降保平安(1 / 1)

冰雪令 老茶童 1786 字 3个月前

“血冠冰鳞雪花蟒”用身子紧紧缠绕住了枫儿,斗大的脑袋张开了大口,直接朝着不能动的枫儿直直的咬了下来,突然,它发现枫儿的手没被缠住,突然改了主意,大嘴一张,一口“寒冰吐息”一大团白色的浓雾,带着刺骨的寒意,朝着枫儿当头罩了下来。

枫儿一见,也是大吃一惊,“寒冰神功”单运,单掌向上一翻,头顶上立刻出现一个寒冰护罩,一口浓浓的“寒冰吐息”全部喷在了寒冰护罩上,此时枫儿的寒冰护罩,已非刚下山时的寒冰罩和寒冰屏障所能比了,如今枫儿内力修为已经是第三重的巅峰,而且隐隐有突破第四重的意思,所以这个寒冰罩非常的厚,一口“寒冰吐息”对寒冰罩没有丝毫的损坏。

“血冠冰鳞雪花蟒”一见,也是大吃一惊,一时忘记了使劲绞,斗大的脑袋硬生生的朝寒冰罩撞了过来。

“砰”的一声,寒冰罩被“血冠冰鳞雪花蟒”的脑袋,撞了个粉碎,一大堆冰屑四处溅射了出去。

好大的力道啊,枫儿暗自叫道。虽然寒冰罩被“血冠冰鳞雪花蟒”硬生生的撞碎,但是它自己也非常难受。

斗大的脑袋被这一下撞的也是嗡嗡作响,昏昏沉沉,一时间有点恍惚,身上的劲道突然消失了。枫儿抓住了这个机会,双掌运足“烈火神功”往它身上一拍,借着反震之力,从“血冠冰鳞雪花蟒”的缠绕中,猛的窜了出来,然后空中一个翻滚,稳稳的落在了地上。大口的喘着气,心下庆幸道:差点交待在这里。

落地之后,枫儿一点也不敢大意了,缓缓的抽出了“霜火”,立了个剑招,死死的盯着“血冠冰鳞雪花蟒”。

媚儿此刻也走了过来,擦了一下口角中的鲜血,站在了枫儿的身侧,也缓缓的拔出了还没还给雪晴的“快雪剑”和枫儿站在了一排,严阵以待。

“血冠冰鳞雪花蟒”头昏昏沉沉的,还没完全醒过神儿来,又被枫儿拍了两掌烈火掌,痛的连着在地上几个翻滚,才利用了地上的积雪,消除了这两掌带来的如火一样灼烧的痛感。这两掌,虽然没能让它受伤,但是几片雪花冰鳞却被这两掌中所含的热力,几乎烫熟。也是震惊莫名。它暗自奇怪:怎么一天来了这么多厉害的角色?但是这也彻底激发了它的凶性,翻了几滚之后,重新盘在了一起,朝着枫儿和媚儿冲了过来。

“媚儿姐姐小心!”枫儿一声疾呼,揉身挡在了银狐身前。“霜火”剑“唰唰唰”连着几剑,朝着“血冠冰鳞雪花蟒”刺去。“血冠冰鳞雪花蟒”天生灵物,剑还未临身,就感觉到了此剑的不凡之处,不敢轻惹,因为,剑上传来的寒气和火气传来的寒意和炙热感让它很难受。未等剑到,便又一个翻滚,躲开了枫儿的几剑,然后重新咬了过来。

媚儿也不敢大意,“追魂飘渺剑”法使出来,剑风超级凌厉,恐怕比这呼啸刺骨的北风,还又厉害了几分,“咔咔咔,又好几剑都刺在了”血冠冰鳞雪花蟒”身上。

“铮铮铮!”快雪剑与“雪花冰鳞甲”相碰,发出极为刺耳的声音,虽说快雪剑也是一把神兵利器,竟然不能伤“血冠冰鳞雪花蟒”分毫,足可见“血冠冰鳞雪花蟒”鳞片的坚硬,那么锋利的剑尖,挺直了直刺,居然一点效果都没起。

“血冠冰鳞雪花蟒”虽未被快雪剑伤到皮肉,但是剑尖透进来的力道,仍然让它中剑部位的地方麻木不已。盛怒之下,大口狂喷“寒冰吐息”,满场都是冰屑纷飞,一时间,枫儿和媚儿的视力受阻,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几乎都看不清楚巨蟒的身影。只好展开身法,不停的闪展腾挪,凭着极佳的轻功闪避着“血冠冰鳞雪花蟒”的疯狂吐息。

“血冠冰鳞雪花蟒”毕竟是百年的修为,已经颇通人性,没一会儿,它就察觉出了枫儿和媚儿的用意,一阵狂吐息之后,寒冰之息已经完全笼罩了整个场子之后。它将身子完全挺立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媚儿和枫儿,一双红色眼睛死死的盯着两个人,需找着破绽,准备伺机而动,以求一击必中。

此刻枫儿和媚儿背靠着背,紧紧贴在了一起,场中不见了“血冠冰鳞雪花蟒”身影,停下了身法,各自挺着剑,小心的防范着,他们目前正处在场中的最中心,能见度不超过一丈。只好背靠着背,努力寻找着“血冠冰鳞雪花蟒”的踪迹。

“血冠冰鳞雪花蟒”终于瞅准了一个时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了下来,“嘶”地一声长啸,蟒身卷住了枫儿和媚儿两个人,猛的一收力,将两个人紧紧的绞在了一起。还好枫儿反应够快,在蟒身即将临体的一刹那,单掌挥出了一个寒冰屏障,稍微缓解了一下“血冠冰鳞雪花蟒”绞力,给两人稍微一口喘息,运足了内力,护住了自己的周身。寒冰屏障,一下就被绞了个粉碎。两人仍是被紧紧的缠绞在一起,各自运足了内力,和越来越紧的绞力相抗,却根本挣扎不出。

枫儿近百年的修为,是何等厉害,如果是换了寻常蟒蛇,早就被他崩断了身体了。可是“血冠冰鳞雪花蟒”的鳞甲实在是太坚硬了,加之它本身身体很粗,可以收缩自如,稍微吃不劲了,就松一点,然后立刻再缠紧,无论枫儿和媚儿怎么挣扎,都是挣扎不出来。两人只觉得压力越来越大,只能运功相抗。“血冠冰鳞雪花蟒”眼见得势,心中有了盘算,又看了一下大白和小黑,马上有了计较。大口一张。直接咬向了枫儿和媚儿。大白和小黑,顾不得自身伤痛,全部从地上飞跃而起,双双朝着蟒头扑了过来。

“血冠冰鳞雪花蟒”眼中闪过一丝狡猾之色,上当了,这两个家伙终于上当了。将头向前一窜,让过攻击,然后用一段身子将大白和小黑紧紧的缠绞了在一起。只是,还是小看了大白和小黑的速度,只是让过了一截,大白和小黑就到了,只好先将它们两个缠绕起来,本来它打算的是缠住大白和小黑,再用头攻击的,可惜现在距离不够了,咬不到了。只好慢慢的收紧身体。企图慢慢的耗死枫儿和媚儿以及大白和小黑。

枫儿和媚儿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将功力提到了极限,扛着越来越紧的挤压之力。媚儿功力不如枫儿,但是枫儿此刻将一只手,撑在媚儿背后,多少缓解了媚儿的压力,即便如此,两人非常明白,功力耗尽之时,也是自己死亡之时。但实在没别的办法。本来看到大白和小黑飞瀑而上,心中闪过一丝希望,结果也上了“血冠冰鳞雪花蟒”当,被紧紧的缠绕住了。也是危在旦夕。

大白和小黑,都是钢筋铁骨,皮糙肉厚,虽说刀剑内劲都很难伤他们。但是对于“血冠冰鳞雪花蟒”死亡缠绕,也是抗拒不了。这两个家伙,看样子并不比枫儿他们好受多少,好在,它们两个人的身上因为距离的原因才缠了两圈,不像枫儿媚儿被缠了三圈。这才能勉强能抗衡一会儿,否则它们两个肯定会成为先殒命的一对。

远处,贝儿和孙无涯看了这一幕,正踩着积雪,深一步浅一步朝前冲来,其实,他们两个懂得,即使他们上去了,估计也是白给的,因为“血冠冰鳞雪花蟒”还有大半截身子没用,估计他们两个没人能挡住“血冠冰鳞雪花蟒”尾巴的一击。

但是,事已至此,只能舍命而上了,即便死也死在一起。贝儿边跑,泪水逐渐模糊了双眼。孙无涯心中的那个悔恨啊,恨不得一刀结果了自己,悔恨当初为什么不劝住枫儿。两个人发疯一样的冲了上去。

“血冠冰鳞雪花蟒”高高昂起的头颅,看着奔来的二人,看步伐,它很清楚两个人的实力,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将尾巴收了回来,准备随时给两人致命一击。

孙无涯和贝儿终于赶到了,贝儿苦哭喊着“枫儿哥哥”挥剑先朝蟒身刺去。“不可!”孙无涯一声惊叫,急忙一个前窜,抢在了贝儿面前,挥刀就是绝招“夺命三重浪”劈了出去,这时,粗壮无比的蟒尾也抽了过来,孙无涯的三重浪劈在了尾巴上,跟挠痒痒似的,丝毫没有阻挡住蟒尾的来势,心下大惊,运足功力,将刀一横,“啪”的一声,孙无涯和贝儿直接被抽飞了出去。孙无涯空中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胸骨起码折了两根,摔在地上,连坐都坐不起来了。贝儿有了孙无涯前面的一挡,好了很多,但是扔被远远的甩了出去,跌在十几丈外,也是爬不起来。

“贝儿妹妹!”枫儿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却是根本丝毫动弹不了。

“血冠冰鳞雪花蟒”眼见着来犯之敌,全部倒下了,不由得也轻松了好多,多少年了,从未像今天这么吃力过,一会绞死他们之后,可以好好享受了。越缠越紧的同时,却渐渐放松了警惕。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血冠冰鳞雪花蟒”只顾着低头看着被卷住的枫儿和媚儿以及大白和小黑,却没发现,天空中一大一小两个点,以极快的速度在飞向它自己,犹如两只穿云箭,其中一个小的黑点,明显速度更快,快的几乎都看不清,待到疾风临体,才发现不妙,刚一抬头,一个黑点已经临头,还没看楚是什么,“啪”的一声,“血冠冰鳞雪花蟒”一只左眼已经不见了,剧痛中,另一个大白点也已经临头,“啪”的一声,一只右眼也没了。“血冠冰鳞雪花蟒”双重剧痛之下,却不知道来敌是谁,又加之心慌,终于放松了缠绕之力,枫儿和媚儿以及大白和小黑双双跌落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

原来是海东青和穿云隼杀到了,这两个家伙,果然是狩猎的高手,时机找的丝毫不差,攻击点找的也是分毫不差。这“血冠冰鳞雪花蟒”只有一双眼睛才是最弱的地方。另外如果不是“血冠冰鳞雪花蟒”放松了警惕,恐怕也是难以一击奏效。空中的猛禽果然是空中的猛禽,天生克制爬行类的动物。

枫儿迅速调整了一下呼吸,道了声:“好险!”心中也为自己莽撞后悔不已,还好还有小青和小云,时机和攻击把握的恰好,这才保住了几人的平安,否则这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