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明知山中有雪蟒 偏偏又向蟒山行(1 / 1)

冰雪令 老茶童 1806 字 3个月前

木河城北约百里左右,连绵的群山,绵延不绝,北风呼啸,凛冽的寒风卷着雪花扑面而来。群山没有了夏天的苍翠掩映,现在是冰妆玉砌,格外的一种美,美的虽然有点刺骨,但却美的令人窒息。

枫儿,贝儿还有孙无涯和媚儿,正在群山的绝顶之处,寻找着那“百冰夏枯草”枫儿身怀冰火神功,因此没什么大的感觉,媚儿和贝儿还有孙无涯,虽然是貂皮在身,裘皮帽子,但依然是冻的瑟瑟发抖。尤其是贝儿,这几人中,她的内力最弱,现在冻的都已经哆嗦个不停了。还好,小黑站在她面前,为她挡着刺骨的寒风。大白在不远处警戒。

“孙管事,我们目前起码找了不下三十处绝峰了吧,现在离木河城起码也有百十里了吧?”枫儿转身问道。

“少主,有了,起码在百里开外了,这个‘百冰夏枯草’还真是难找啊,看来我们还要继续往北才行。”孙无涯回道。

“枫儿弟弟,我觉得不是这个草有那么珍贵,而是我们的敌人‘毒王’肯定会料到我们有此一行,因此把附近的都寻走了。”媚儿也说道。

“嗯,媚儿姐姐说的有道理,我一路上也在想,即使这草再怎么稀少,不可能跑了这么多绝顶还找不到啊,想必是这百里之内的‘百冰夏枯草’都被毒王这老家伙全部采完了,即便是这样,这也没什么,我们再往北寻找就是了。可是我担心的是,这个毒王戴孝费了这么大的力,只是为了让我们多跑路?我觉得他再怎么牛,也不至于把整个关外的草全部采完,他这样做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制造更多的‘鬼枯’,我们回去后要第一时间告诉我父母亲,还有我们要多采点这个‘百冰夏枯草’以便制出更多的解药,以备不时之需。”

“枫儿弟弟,你的分析非常有道理,如今如意坊已经成为江湖中正义人士最后的一座堡垒。我们必须千万小心。戴孝采走那么多的‘百冰夏枯草’,不可不防啊,毕竟‘鬼枯’这个毒,不可小视。

贝儿此刻冻的几乎牙齿都打颤了,想说话,几乎都张不开嘴。小黑却是极为护主,此刻将贝儿紧紧的搂在怀中,用厚厚的熊毛为贝儿挡住刺骨和寒风,又用厚厚的肉膘给贝儿取暖。虽是如此,贝儿仍然觉得是如坠冰窟,冷的难以言表。

“贝儿,你没事吧!”枫儿看了一眼脸色都冻的发白的贝儿,关切的问。说完,单运起“烈火神功”抓起贝儿的小手,和自己的掌心相对,一股温热的内力源源不断的从枫儿掌心传了过去,贝儿只觉得枫儿的力非常温暖,这股真气一到体内,立刻游走于自己的七经八脉,有着说不出的舒服,甚至还有种沐浴在温暖阳光里的感觉。身上的寒气顿消。脸色也逐渐红润起来。

“贝儿,你现在觉得怎么样?”枫儿看着贝儿的脸色终于好转了,发声问道。

“枫儿哥哥,我好多了,这样,你给媚儿姐姐还有孙管事也输点你温暖的内力进去吧。”贝儿此刻完全没感觉到寒冷,终于能说话了。

“嗯,好的。”枫儿回道。“媚儿姐姐,我为你输点真气,以抗严寒吧!”

银狐虽然内力比贝儿深厚很多,但是她的武功毕竟是身法剑法见长,内力修为比枫儿差的很远,现在虽说比贝儿好点,但也实在冻的很难受,听到枫儿这么说,脸色微微一红,这毕竟是和心上人第一次亲密接触,所以有点紧张又有点欣喜的说道:“好的,有劳枫儿弟弟了。”

枫儿抓过了媚儿的手,媚儿却如遭电击,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被自己心爱的人第一次抓住自己的手,那种感觉真好!银狐在心里说。

“媚儿姐姐,你别紧张!”枫儿说了一声,烈火神功的真气也从枫儿手中缓缓的输了进去,媚儿此时不只是身上暖融融的,心里也是暖融融的。爱,妙不可言。

如法炮制,枫儿也给孙无涯输入了烈火真气,孙无涯一扫前面的寒冷,连忙道谢!

“我们走吧,少主,我们下山去,绕过前面的这‘雪蟒峰’,然后再上山,就可以一路向北,一路搜寻了。”孙无涯心怀感激的说道。

枫儿向前打量了一下山峰的走势,也没感觉到前面的这座峰有多么险峻,只是比前面的几座绝顶高了点而已。于是不解的问道:孙管事,这山势对我们,不是难事啊,我们干嘛还下山绕过此峰,再上山前行啊?”

贝儿和媚儿,也向前打量了一下前面的山势,连贝儿也觉得这山势以自己的轻功翻越没有问题,于是说道:“孙叔叔,不必顾及我和媚儿姐姐,我们两个没问题的,我们还是别绕了,万一错过‘百冰夏枯草’就得不偿失了。”

“少主,小姐,我不是这意思,你们知道前面的的这连绵的群上叫什么吗?”孙无涯说着脸色大变。

枫儿几人看着脸色大变的孙无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纷纷一脸疑惑地看着孙无涯,意思是怎么了?

“少主,我们现在所处的是雪蟒山,前面就是雪蟒山的主峰,名叫雪蟒峰。”孙无涯说道。

“那怎么了?我看此山也不险要啊!”枫儿一头雾水。

“雪蟒山,顾名思义,就是有雪蟒出没的山,雪蟒是一种奇特的大蟒蛇,天生的异种,长约五丈,粗逾水桶,力大无比。浑身刀枪不入,水火难透,端的是厉害无比。现在山中这条神奇的雪蟒,是一条百年的雪蟒,不畏寒冷,也不惧高温,一年四季均能出没,以猎食群山中的野兽为食。性情凶恶,在这关外群山中,是近乎无敌的存在,没人敢惹,也没有人敢踏足雪蟒山,更别说是雪蟒峰了。”孙无涯急忙解释道。

“什么?这就是雪蟒山,眼前就是雪蟒峰?”贝儿惊恐地说。

“怎么?贝儿妹妹你知道?”枫儿和贝儿双双说道。

“我不是很清楚,但是小时候,我不听话,我爹爹老是吓唬我,说我再不听话,就让雪蟒峰的雪蟒把我抓了去。爹爹都救不了你,长大以后,我爹又经常嘱咐我,木河城周边随便我去,只有雪蟒山去不得。所以我从小到现在就怕这个雪蟒。”贝儿说道。

“哈哈,贝儿妹妹,没那么恐怖吧!我保护你!”枫儿哈哈大笑的说道。

“少主,切不可大意,这条百年雪蟒,可不能大意,近百年,死在它口下的珍禽异兽和武林高手,不知凡几,多少人为了它丧命在雪蟒峰!在这黑山白水之地,简直就是无敌的存在,因此雪蟒峰在二十年前,自坊主创立如意坊以后,就把雪蟒峰列位弟子的禁地。”孙无涯有点害怕的说道。

“嗯?它还吃人吗?”枫儿也是大吃一惊。

“那倒也不全是,这条雪蟒几乎不出雪蟒峰,但是凡事误入雪蟒峰的,不管是人还是兽,都难逃其口。”孙无涯说。

“那怎么会有那么多武林高手命丧它的口下?”枫儿问:“难到这些武林高手都有病啊,送上门去给它吃啊!”

“少主,你想想看,一条百年雪蟒,天生神种,肯定全身是宝,一身鳞甲,如果能全拨下来,起码能做成两三件雪蟒衣,比江湖中任何的铠甲都厉害,哪怕是神兵利器,恐怕都难伤其分毫。那身蟒骨也是珍宝啊,不管是做成暗器,或者做成蟒骨鞭。都是一把神兵啊!蟒胆更不必多说,少主你应该知道,简直就是百毒克星。蟒筋肯定是柔韧无比,或者其他什么的,都是人间至宝。另外,百年雪蟒,都有自己的内丹,这才是真正的无价珍宝,不管是单独服用,或者是制成药丸,恐怕至少能增加一甲子所有的内力吧。所以啊,这是多少武林人士梦寐以求的东西啊。”孙无涯一说到这些,眼睛都亮了。

“啊,不是吧,这么多好处啊!”枫儿也瞪大了眼睛。

“是的,所以这二十年间,有多少武林人士,或者两个一伙,或五个一群,纷纷登上雪蟒峰,打算猎之将其周身之宝据为己有。不过很可惜,没有一个人能成功,也没有一个人能或者走下雪蟒峰。他们根本不知道这条雪蟒有多么恐怖!恐怕死在这雪蟒峰的高手,没有一百,也有七八十了。”孙无涯摇着头说。

“这雪蟒既然浑身是宝,咱们如意坊,这么大的势力,我岳父这么高的武功,难道就没想过猎杀它?”枫儿不解的问道。

“这事说来话长,那时我还没加入如意坊,只是听陈松老爷子偶尔说起过,坊主当时创立如意坊,年少气盛,意气风发,又有近水楼台先得月之利。怎么可能没打过它的主意?可惜,当时就折了十几个兄弟,连陈松老爷子的胞弟陈柏也是命丧在此,究竟发生了什么,坊主讳莫如深,从不提起。只是将这里列为如意坊弟子的禁地。要不是我知道少主和媚儿姑娘艺高,我都不敢带你们在这雪蟒山一带寻找草药。”孙无涯眼露惧色的说。

“嗯?孙管事,被你这么一说,我都想去雪蟒峰看看了,如有可能,就宰了这畜生,了我岳父的遗憾,也为陈松老爷子报仇出气,还能得那么多至宝。我决定了,就上雪蟒峰!”枫儿双眼一片坚毅之色。

“啊!”孙无涯一下跪在了地上!“少主,这可不行啊,这万一有个什么变故,我可是百死难赎啊!”

枫儿一把拉起了孙无涯,“孙叔叔,我意已决,你不必担心,有我和媚儿在,还有大白和小黑,你不必担心。”说完召唤过来大白和小黑,用手摸了摸它们两个的头:“大白,小黑,我要上雪蟒峰,宰杀雪蟒,你们怕不怕?”

大白眼中露出一丝恐惧,小黑也是眼有惧色。但随即而来的就是满目的怒火。

枫儿明白了,可能是大白和小黑的父母都是被雪蟒所猎,他们才误入猎人陷阱,被自己师父救起来的,而师父都误以为大白和小黑的父母是被猎人所杀。原来他们的仇家就在此地啊!

“那好,我们就这么决定了,我们上雪蟒峰,猎杀雪蟒!媚儿姐姐,贝儿妹妹,你们怕不怕?”枫儿坚定的说道。

“有枫儿哥哥,我什么都不怕!”贝儿此刻缓了过来,俏皮的拌了个鬼脸。

“好胆量!好气魄!枫儿弟弟,你豪气干云!姐姐我今天就与你同生共死!‘明知山有蟒,偏向蟒山行’。”媚儿斩钉截铁的说,同时又恰到好处的表明了一下心意!

“都疯了……”孙无涯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