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血染青城名胜山 力扛危局侠胆现(1 / 1)

冰雪令 老茶童 2136 字 3个月前

没用多长时间,赵长生就来到了青城山,山上林木葱葱,空气清新自然,一排石阶自下而上,端是的自然美景,“青城天下幽”果然名不虚传,但是此刻,赵长生根本顾不上这些,沿着台阶飞奔而上,直奔建福宫方向。

到了建福宫前,赵长生傻了眼,一股血腥味迎面扑来,宫前的地上,几乎全是青城弟子的尸体,看来基本都是青城的三代弟子,也有几具神秘黑衣人的尸体,死状都极为惨烈。赵长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顾不上查看是否还有生还的人,往北朝着天师洞和祖师殿方向而去。

没出意料,天师洞前也全部是尸体,不光有青城二三代弟子的尸体,还夹杂着川中江湖人士的尸体,同样也有几具黑衣人的尸体,赵长生继续往右后方的祖师殿疾奔,出了天师洞,又过了访宁桥,赵长生来到了祖师殿前,这里的尸体更多,空气中的血腥味还几乎没有散去,令人窒息,地上的血这一片,那一片,还没有凝固,但是粘稠的几乎粘脚,地上的尸体中,以二代弟子居多了,川中武林人士的尸体比刚才多了不少,黑衣人的尸体也多了不少,看来这里的恶战比起建福宫和天师洞的要激烈的多。而青城是采用了节节抵抗,逐渐撤退的策略,以求对敌人最大的消耗。抱着必死之心,边打边退,而不是望风而逃。赵长生看着这惨烈的一幕,也不由得对青城弟子视死如归的勇气深感佩服。

突然,赵长生发现了一个着装打扮是青城掌门一辈的人,躺在地上,一时看不清楚是谁,心下一惊,急忙上前查看,仔细一看,认出来正是青城掌门一辈的,是掌门的师弟天灵道长,急忙将其扶起,伸手把了一下脉,发现还有微弱的脉搏,虽已气若游丝,但却有一息尚存。

赵长生起身,立刻将天灵道长盘坐在地上,转身来到天灵道长背后,也盘坐在地上,双掌贴上了天灵道长的后背,运足了“不死神功”内力源源不断的输了进去,赵长生的“不死神功”顾名思义,就是练了这种邪门功夫,无论受了多么重的内伤,只要不是当场死掉,都能自我痊愈。也是江湖中非常神奇的一种内功心法。

虽然,天灵道长并未修习此功,但此功对于疗伤,尤其是内伤也有奇效,而且赵长生刚刚突破了“不死神功”第四重,内力更加的精纯和深厚,所以,这股内力一输入到天灵的体内,就硬生生的把天灵从鬼门关上拽回来了一截。天灵“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黑血,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赵长生停止了输入内力,转到前面,扶着天灵道长,使之不至于再次倒下。

“天灵道兄,你觉得怎么样?还撑得住吗?”赵长生关切的问道。

天灵道长努力的聚集着即将再次散开的眼神,看着赵长生非常虚弱的说:“哦,原来是赵殿主,你终于出关了?”,还没说话,又剧烈的咳了起来,咳咳咳,又吐出了一口血,这口血中,竟然夹杂着内腑的碎块,看来是真的没救了。

赵长生大吃一惊,急忙握住了天灵道长的手,内力又源源不断的输了进去,天灵立刻神色一振。

“赵兄,没用了,别浪费功力了,我中了一掌,也不知道是什么掌力,但我的五腑六脏已碎,就是大罗金仙也难救了。”天灵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边说边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赵长生会意,立刻撕开了天灵的道袍,只见天灵道长的前胸上有一个殷红如血的掌印,胸骨却是未碎,但是五腑六脏却是尽碎。赵长生大骇,这是什么掌力?江湖中没有听过啊?

“赵兄,你别管我了,我已经不行了,你速度前去支援天风掌门吧,他已经带着一众弟子和我的两个师兄,退往朝阳洞和呼应亭了,你告诉掌门师兄,别死拼了,能逃出一个是一个。还有啊,你千万当心,这些黑衣人中,有两个领头的武功非常神秘,而且深不可测。以我的身手,接了不到二十招,就中了这一掌,我看此人的功力不在你之下,绝对在掌门之上。赵殿主,你不可大意啊,千,千……千万……”还没说完,天灵道长头一歪,就此溘然长逝。

“天灵道兄……”赵长生叹了口气,他知道,以天灵这样的伤势,就是“三绝医圣”雪晴在,恐怕也是枉然,单手一挥,合上了天灵那死不瞑目的双眼。全力施展开轻功。朝着青城第一峰老宵顶,急速而去。

呼应亭,坐落在青城山第一峰,也是最高峰之上,这是青城山的绝顶,自此,再无路可退。山下就是绝壁,青城掌门天风道长,意思是很明显了,为了维护青城之誉,一路退到绝顶,和神秘实力一绝死战,以死捍卫青城在江湖中的名声。

赵长生终于赶到了呼应亭,只见青城派没几个剩余的弟子了,三代弟子几乎都已经伤亡殆尽了,二代弟子也就剩下了十多个犹自苦战中,而川中的江湖人士已经悉数倒地了。青城掌门正独自迎战一个为首的黑衣蒙面人,一把剑,左支右挡,完全落在下风,与之对敌的黑衣人,一双手上貌似带了两个爪子形状的兵器,武学邪门的很,招式非常奇妙,攻势极为凌厉,逼的青城掌门,险象环生,连进险境,还好,毕竟是百年大派的一代宗师掌门,门派所学也是源远流长,还能勉强的接招,但是落败也是早晚之事。

赵长生,又看了一下另外的战局,却是青城掌门的两个师弟,天明和天青道长,两人合力对战另外一个黑衣蒙面之人,黑衣人蒙面人,以一双肉掌拼斗天明和天青的两把长剑,却是游刃有余,逼的两个人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看来,这个人功力还在另一个黑衣蒙面人之上,所以才敢一打二。赵长生明白,这两个人肯定就是天灵道长所说的为首的人物了。而这个对敌天明和天青的这个黑衣蒙面人,肯定就是一掌击毙天灵道长那个了。眼看着天明和天青就要伤在此人掌下了,赵长生此刻的距离却根本来不及救援。但依然飞跃了过去……

“住手!”赵长生人在空中急忙大喝一声,却还是晚了一步,天青道长被黑衣人蒙面一掌劈在前胸,口吐鲜血,倒飞了出去。赵长生一落地,急忙出掌接下黑衣人又劈向天明的一掌。

“砰”的一声,黑衣人和赵长生各自感到巨震,各自往后退了一步,双双站定,虎视眈眈的看着对方。彼此心里都是震惊不已。

赵长生自练成“不死神功”第四重之后,内力大增,信心百倍,感觉绝对能碾压罗非花等其他的天下十大高手。甚至有信心可以与三笑大师和一哭道长一争长短。可是这一掌接实,让他非常震惊,不但没有震飞对手,反而自己还一阵气血翻涌,他感觉到对方掌力不但雄厚,而且蕴含着非常邪恶的气息和后劲并隐约中有燥热的属性存在。令他觉得非常不适,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迅速发热。还好自己的不死神功也属于邪门,并带着阴寒属性,才不至于那么难受。

“不死神功?赵长生?”黑衣人退了一步之后惊呼道。这时,所有的人也都停下了手,纷纷看着这边。天风道长和天明道长,顾不得和赵长生打招呼,只是点了一下头,眼神中流露出感激的神色,双双扑向倒在地上的天青道长,眼看天青已经气绝,心痛至于,又怕赵长生吃亏,双双站在了赵长生的身边两侧,满目怒火的盯着这黑衣蒙面人。

“不错,正是!阁下何人?为何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赵长生问道。

“呵呵,江湖传闻,赵殿主的不死神功是武林绝学,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看来以赵殿主的实力,还在传闻之上啊,佩服,佩服,都说你排名在罗非花之下,今天才知道,你的实力可以碾压他,真是低调啊!”黑人笑着说。

“哼,我赵某人如何,还轮不到你来指指点点,评头论足,我赵某人一向光明磊落,江湖中行侠仗义,武功如何暂且不论,人品却远远在你这等藏首露尾的人之上,别说你蒙个面,就是不蒙面,谁又识得阁下这幅尊容?阁下武功高强,本应大大方方,结果却行鼠辈之事。真是可惜了你那一身功力!”赵长生今天一路所见的惨状,本就是义愤难平,又联想到自己的阎罗殿被杀的一百零一名的弟子,也许比这个还惨,因此压不住心中的怒火,忍不住出言讥讽。

“赵殿主,我念你是一代宗师,多少给你点脸,你别以老卖老,不知自重!就你那两把刷子,还有天下十大的名头,可唬不住我!”黑衣蒙面人怒了。

“那又能怎么样呢?偷袭一贯是你们的作风,不怕我吗?不怕我,趁我闭关时偷袭我阎罗殿?你可真敢往自己脸上贴金啊!怎么不等我出关,正大光明的和我们阎罗殿一绝死战啊!当了婊子,就不要立牌坊!怎么着,你们两个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来?”赵长生知道自己突破了第四重的“不死神功”功力和这个黑衣人在伯仲之间,有信心和他一拼,拼着重伤,也要一战,因为他对自己神功的特性非常自信,那就是疗伤的特点。因此不断地出言激怒对方。

“好吧,赵殿主,我今天就让你输的心服口服,别以为你的‘不死神功’多么厉害,在我眼里,和破烂差不多,就你,还用我们一起上?你敢接我三掌吗?如果你能接我三掌不倒,我今天就放过你们!”黑衣人真的怒了。

“大哥,别上当,我们的任务是剿灭青城,如果……咳咳,万一师父他们怪罪下来,怎么办?”为首的第二个黑衣人劝道。

“如果什么?我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难道以你我的实力,连名不副实的天下十大还收拾不了,那么谈什么一统江湖?放心吧,不会有意外的,如果万一,我自己担着就是!”为首的第一个黑衣人有点不高兴了。

第二个黑衣人只好站到了后面。

“好,如果三掌之后,我还站着,今天你们就此退去,而且一个月内不能追杀我们!你敢答应吗?赵长生继续问道。

“好,我答应了,接掌吧!黑衣人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只想将赵长生毙在掌下。一掌挥出,一阵腥风,罩向了赵长生……

“啪”两人双掌接实,各自都后退了三步,“不错嘛,再接我一掌”黑衣人又劈出了一掌,赵长生不慌不忙的出掌相迎。“砰”的一声,掌力相交,劲气崩散而出,赵长生连着退了五步,脸色一阵红潮翻起,口角中一丝鲜血流了出来。连忙运起不死神功,压住体内不断变得滚烫的血液这是什么掌力?怎么血液几乎都沸腾了?赵长生心下大惊。

黑衣人此刻退了四步,有点占了上风,得理不饶人,喝到:“还有一掌,这一掌就满足你了,去地下当个真正的阎罗殿主吧。”说完运足内力,双掌变得血红无比,温度陡然升高,周边的花草树木都吃不住这燥热的气息,几乎有点蔫了。黑衣人功力运足之后,平推了过来……

赵长生不敢大意,运足十二成的不死神功,也挥动双掌,带着一股死气和寒气,迎着燥热的掌风,也迎了上去。

一声巨响之后,赵长生,倒飞了出去,翻了两个跟头,连着踉跄着退了两步,吐出两口终于没有倒下,算是站稳了,脸上全红了,他感觉自己的浑身的血,几乎都沸腾了,而且,体内对方的功力还在乱窜,血液的温度感觉还在继续升起。连忙吐出两口鲜血,这才舒服了好多,急忙运足内力相抗。

黑衣人也倒飞了出去,只是没有翻滚,直接站在了地上,也没后退,看来,他的功力还在赵长生之上,但是也吐了一口鲜血,脸色一片黑气萦绕,看来也不会好受到哪里去。“好吧,赵殿主,果然一代宗师,这赌约我输了,今天放过你们,一个月内,不会难为你了,以后再遇到,就是你真正的当阎罗殿主的日子。”说完一挥手,带着一群黑衣人往山下而去。虽是江湖邪派,但却也信守承诺,否则不论正邪,也难以立足江湖。

看着黑衣人全部下山走远,已不见踪影了,强弩之末的赵长生说了声好险,再也站不住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