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踏过万花身千影 人过留名雁留声(1 / 1)

冰雪令 老茶童 1707 字 3个月前

修罗门,曾经武林中让人谈之色变的一个宗门,如今,门口的石狮子依然威武霸气,可是门口正上方的“修罗门”三个烫金大字,已不复存在,显得整个门楣光秃秃的。门口站着两个彪形大汉,充当守卫。

这是一座三进的院落,当中的正厅内,残菊剑四兄弟,罗非花,还有祁天镇等人众星捧月般的围着一个须发雪白的老者,正说着什么。看来,这几人伤势都在逐渐恢复中,除了寒梅剑脸色还有些苍白,估计起码还要休养一段时间才能痊愈。

“启禀外门主,我等没能完成任务,实在是无颜面对您老人家,还请您老人家责罚!”残菊剑非常恭敬的说道。

“事情的结果我已经知道了,任平老弟也不必过度自责。三笑大师和一哭道长,毕竟是现在江湖中成名已久的厉害角色,名列当今江湖十大高手之首,实力的确不弱,我估计罗堂主和祁堂主未必是他们的对手,但是以你任平老弟的剑法,即便合二人之力,我相信任平老弟也足以应付吧!怎么就会败的那么惨,还折损了那么多精英?”白须老者问道。

“哎,说来话长,如果只是这两个人,我们四兄弟加上两位堂主,也不至于会成现在这样子,我们也不知道,雪晴突然冒出了一个儿子,武功之高,掌法精妙,尤其是内力修为恐怕在百年上下,一出手就使诈重伤了我二弟,还有,江湖中,大漠太保手下的第一高手,银狐欧阳媚儿竟然是‘万花千影’凤栖梧的女儿,不管是掌法和剑法,都不是我这几个兄弟能抗衡的,我到了的时候,我二弟已经重伤,三弟几乎差点亡命。所以最后一拼,伤亡惨重,这才没完成任务。还请外门主明鉴。”残菊剑小心翼翼的回道。

“嗯?有这样的事?雪晴之子?凤栖梧之女?这可真是出乎意料,没想到他们两个武功还如此之高。门中对这消息一无所知,本来以为银狐虽然江湖中小有名气,没想到她竟然是凤栖梧之女,这挺意外的。”白须老者也颇为吃惊。

“凤栖梧之女倒也罢了,毕竟凤栖梧当年也是纵横江湖般的存在,他女儿武功高还说的过去。你说,任平老弟竟然不是雪晴之子的对手?此子还有百年修为?这小子的武功是从哪里学的?我回去之后,立刻着人调查。弄清其子的来龙去脉。”白须老者继续说道。

“外门主,江湖传说,凤栖梧高深莫测,所以当天我们有点投鼠忌器,也不敢伤了那银狐,我们兄弟四人没和凤栖梧交过手,这凤栖梧的武功到了何种地步?您老人家认为,我们四兄弟能是他的对手吗?”残菊剑毕竟伤了银狐,很担心以后遇到凤栖梧,又没和凤栖梧交过手,但是凤栖梧的名头还是吓得他们整日寝食难安,所以有此一问。

“凤栖梧?‘万花千影’?知道是怎么解释吗?传闻中,踏过万花身千影,追魂飘渺人无形。是形容他的身法和剑法的奇妙,江湖中无人能出其右,不管是‘随影百花掌’,还是追魂飘渺剑,都是武林顶尖的绝学。掌法能进前五,剑法绝对前三的存在。如果只论剑法,可能只在剑神之下。这个人性格古怪,一向独来独往,不参与任何门派之争,论江湖辈分,比我可能晚了一辈,但是此人的武功嘛,的确是有独到之处,而且也是深不可测,至于有多高嘛,呵呵,恕老夫直言,任平老弟,以你的剑法,也许能勉强的接几招,但绝对不会超过二十招,如果凤栖梧存心杀你的话,你恐怕接十招都困难。至于三位兄弟,恐怕连三招都够呛。”白须老者若有所思的说道。

“啊?有这么高?我本以为我们兄弟可能不敌,但真的没想到会有这么大差距。”残菊剑倒吸了一口凉气。

“呵呵,怎么,任平老弟不相信?凤栖梧的实力,我真没有瞎说,就是老夫,如果想赢他,起码也要千招开外了,想杀他的话,恐怕不太可能,虽然他非我之敌,但是全身而退是没问题的,别说你们四兄弟,就是门中的,四大长老和三大供奉,恐怕在凤栖梧手下,也未必占的了多少便宜。”白须老者笑着说道,并饶有趣味的把梅兰竹菊四兄弟挨个看了遍。

“嗯嗯,外门主所言不虚,我是深有体会,当年我刚崛起于江湖,曾不知道天高地厚,找凤栖梧比斗,鬼知道,被他轻描淡写的几掌就放倒了,他竟然连剑都没出。”罗非花随声附和地说。

“哈哈,你?罗堂主,竟然去找凤栖梧比斗?真可以的,勇气可嘉啊!哈哈,你虽然名列当今天下十大,但是以你的武功如果放在我们那个年代,可能连百大都进不去,还去找凤栖梧比斗,作为比我晚一辈的人,凤栖梧绝对是凤毛麟角的存在。即使把他放在我们那个年代,他的实力也能稳稳的在第五左右。”白须老者大笑着说道。

罗非花,一张脸羞成了猪肝色。却不敢回话。

“任平老弟,你差不多和凤栖梧是一个辈分吧,凤栖梧当时有多炙热,你应该是知道啊,他崛起江湖,你们这个辈分的人都没人敢惹的吧,他就是晚了一辈,出名之时,我们这些老家伙都已经退隐了,或者半隐了,‘龙湖雪峰之战’任老弟应该知道吧!也是因为此战我们这些老家伙才退隐江湖的。”

“啊!!”梅兰竹菊四兄弟脸色大变。

罗非花和祁天镇则是一脸茫然。

“罗堂主和祁堂主,年纪尚小,不知道很正常,属下多少知道一点当年的这一战,当年那一战的惨烈,可以说是震古烁今,和前辈一个时代的高手,几乎丧失殆尽,传说中,这一战,雪峰都被平了,从而填平了龙湖,是这样吗?”残菊剑脸色苍白的问。

“说的对,三天三夜的激战,双方几乎都全军覆没,整个雪峰都被掌力、剑气,刀气夷为平地,那一战的飞沙走石,还有倒塌的雪峰,几乎填平了龙湖,参战的几百人,最后剩下不到二十人,再打下去,恐怕没人能生还,所以最后大家彼此相约,都退出了江湖。”白须老者,此刻有些动容的说道。

“而凤栖梧,如果再老个十几岁,早出道二十年,就会加入他们的阵营,如果是这样,胜负就难料了。以他的实力,绝对也是仅剩的人之一。你们以后遇到了,千万不可造次,鲁莽行事,息事宁人比较好。,明白了吗?”白须老者威严的说。“目前,我们正在扩充实力,没必要去招惹他,为我们自己添个大敌。”

“是,属下遵命!”残菊剑急忙回道:“外门主,目前咱们的扩张如何了?”

“目前,江湖起码已经一半的宗门都选择了归附我们,也有不从的,但基本都被消灭了,现在,整个两湖,云贵川,陕甘宁,豫中,冀北,鲁中,辽东,等都是我们的势力范围了。下一步,就是比较富庶的江浙一带了。”

“这一带,除了‘云柳松涛剑‘柳三千的云柳庄,我们还没找他,但是,柳三千和罗堂主相交甚厚,这个事儿,就交给罗堂主协助你任老弟了。”白须老者继续说:“我相信你们肯定能顺利办成此事,以补你们这连续几次的任务失败的过错,我还好说,就怕总门主出关之后,不好交待。我们即将开派立宗,你们办成此事,也算是大功一件,到时,也好论功行赏。明白了吗?”白须老者郑重地说道。

“遵命!”四人全部站起来,躬身领命。“外门主,雪晴那里怎么办?”我们还要不要继续调集人手继续前往木河城剿杀他们?”残菊剑问。

“总门主正在闭关,冲击内力修为的第五重,因为总门主不在,我和三大供奉、四位长老商量了一下,决定并掉柳三千之后,马上调集人手,在开宗立派之前,先灭了如意坊,以丧反抗门派之胆。能让我们兵不血刃的归拢其他门派。”白须老者正面回道。

“可是现在雪晴等人的实力也不可小视了,下次再去剿灭他们,恐怕我们不能再大意了。而且木河城依然而建,地势极为险要,易守难攻,丰如意又经营十多年,现在飞鹰堡又并入了如意坊,实力大增,我们须小心谨慎才是,我们前面不都是吃了轻敌的亏嘛。”残菊剑知道,如果要荡平如意坊,自己肯定是首当其冲,所以才小心的出言提示,想捞点砝码以增加胜算。

“嗯,这边的情况,我会和三位供奉、四位长老仔细合计之后,拿出一个万全之策,以求一举建功,任老弟尽管放心。”白须老者点头称是。

“另外,你们各自安排好自己的手下,仔细探听赵长生的消息,千万不能让他和丰如意等人汇合,我当时虽然出手灭了阎罗门,但是我也大意了,赵长生竟然没在,另外没想到雪晴竟然能把重伤的‘阴阳双判‘救活,实在大出老夫的意料,三绝医圣之名,果然名不虚传啊!赵长生一身所学应该不在罗堂主之下吧,对他们而言,也算是个生力军,记住,切不可让他们汇合。另外,广布密探,探查武当一行人的所在,如查明了,立刻飞鸽传书与我,或者即可组织人手狙杀!明白了吗?”白须老者嘱咐道。

“属下明白!”几人同时说道。

“那好,老夫去也。”说着,未见身形晃动,白须老者已在院内的大槐树之上了。“这是老夫的疗伤圣药‘黑金续命丸’你们服下吧,半月内定能痊愈。”说完,一个锦盒射了过来,深深的陷入了枣木的桌子……

几人看着一个纸锦盒竟然深深陷入了坚硬的枣木桌子,盒子已经自动弹开,里面的药丸却完好无损,药丸也没弹开,在锦盒里滴溜溜的转个不停。不禁面面相觑,心生忐忑,暗自说道,武学一道,果然是深无止境,人外有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