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一蓑烟雨任平生 也无风雨也无晴(1 / 1)

冰雪令 老茶童 1589 字 3个月前

说着媚儿向前跨了一步,枫儿见状也向前跨了一步,大白小黑,看着枫儿走了出来,也跟了上去,分列在枫儿左右,白虎在左边,黑熊在右边,模样甚是威风。

“呜”一声虎啸,大白双眼紧紧盯着残菊剑。小黑也不甘示弱“嗷”的叫了一声,站了起来,足足比枫儿高了两个半头,两只熊掌交叉抱在胸前,两只眼睛很蔑视的盯着残菊剑。

残菊剑被媚儿和枫儿两个新近崛起的江湖后起之秀一逼,加之大白和小黑的威势,不由得退后了一步。

“雪晴,我是不想大家两败俱伤而已,并非没有再战之力。”残菊剑接下来根本也不搭媚儿的话,他知道这些人都是为雪晴而来,所以出声直接问雪晴。

“雪晴,虽然你此刻稳稳的占了上风,赢面也是你大,但是,我这边还有一百多名高手,真的放手一搏,鹿死谁手也尚未可知,我不否然,你那边高手居多,无论是眼前你的儿子,还有银狐,还有三笑大师和一哭道长,都有资格做我的对手,但是,如果我这一百多名高手,联手殊死拖住他们四个,我舍命而上,你自问,还有谁能接的住我的一剑?我并不是吓唬你,如果你不信,那就放马过来吧!弟兄们,如是这样,你们可敢随老夫殊死一战?”残菊剑转身问身后众位黑衣人。

此刻黑衣人,惊魂稍定,知道如果谈不成,就是必死之局,因此,全部将心一横,齐声应道:“属下愿随大护法决一死战!”倒也显得视死如归。

雪晴知道残菊剑所言非虚,他深知如果今天不是三笑大师和一哭道长赶到,大局已不堪设想,媚儿肯定会重伤,他也自信媚儿如果没有三笑和一哭,虽然能够勉强接下残菊剑的剑招,不会有性命之忧,但是在那种情况下,重伤肯定是必然的。再或者,不是大白小黑,后场赶到,其局面也不容乐观,即使是现在这样,自己这边也最多占六成胜算,不会超过七成。如果真如残菊剑所言,一百多名黑衣人拖住枫儿等四人,肯定没问题,残菊剑只杀其余人,的确是没人能接的住残菊剑的一剑九式。

雪晴上前一步,挥了挥手,示意枫儿和媚儿后退。枫儿和媚儿会意,转身往后走去,大白小黑,也转身跟去,走着走着,大白突然转身,恶狠狠的看了残菊剑一眼,“呜”的一声虎啸,这一声比刚才一声,音量大的多,把残菊剑吓了一跳,大白那神情的大概意思是:“好好谈,否则,我可饶不过你!”

有个伤重的黑衣人,本来就奄奄一息,突然被这虎啸声震的还是吓得,发出一声惨叫,吐血而亡。正是:凡夫俗子,怎闻得虎啸龙吟。

“任前辈是吧?我今天可以给你个面子,大家现在反正是互有死伤,急需休整,也诚如你所说,再下去,恐怕就是两败俱伤,但是前辈,我们死拼,是被你们逼的,为了逃命不得已而为之,是正义的。而你们呢,只是为了称霸江湖,徒增杀戮,是邪恶的。自古邪不胜正!我相信前辈不可能不明白这样的道理。以前辈的身手和地位,雪某实在不明白你为什么为虎作伥,甘听驱使。”雪晴忿忿的说道。

“请听晚辈一言,江湖正义之士,自江湖诞生那天起,以一直存在,生生不息,绵延不绝。千百年来,有多少枭雄试想一统江湖,你可曾看到谁成功吗?而江湖直到今天还是那个格局。可曾有过改变?依然还是百家争鸣,各领风骚,有起有落,有荣有衰,如此而已。”雪晴这番话,发自肺腑,说到众人纷纷点头。

“雪大侠”残菊剑,被雪晴说的有点动容,终于不再轻蔑的直呼其名,改成了雪大侠“你说的有点道理,但是,雪大侠,你根本不知道我背后的力量有多么巨大,身后又有多少深不可测的高手,以我的身手,也只能当个护法而已,我上面还有四大长老,三大供奉,两个副门主,外门主,总门主等等,像我这样的身手的客卿恐怕也不下十位,像罗堂主和祁堂主这样的分堂主起码有十二个,如你手下二老和双判的这样的高手,恐怕不下五十位。高手弟子上千,你想像一下,如今江湖又有谁人能敌?”

这一席话,可是把雪晴这边的人唬了个魂飞天外,各自震惊不已。好庞大的势力啊。众人纷纷暗自揣摩;这样的宗门如果要崛起,要想消灭现在江湖上的各个门派,还真是如摧枯拉朽一般。如今江湖中的“天下十大”起码有八位武功在人家这边充其量才是个堂主的水平,就连三笑大师和一哭道长,这样各自门派中号称百年不出的杰出人物,现今江湖中数一数二的高手,竟然连个护法也不如。心中不由得多了几分担忧。

“任前辈,我胆子小,你可别吓唬我,再说了吓唬我,我也不怕,我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就是邪不胜正。大不了以死抗争,死了最多也就是个技不如人,那又如何?总比摇尾乞怜要好的多吧!也许真如前辈所说,你所在的神秘组织,高手固然不少,很多都早已隐退江湖近五十多年的前辈?难道贵宗门是要靠他们一统江湖?难道隐退江湖的高手中就没有正义的存在?枫儿的武功你是见过了,以不到二十岁的年纪,轻松击败寒梅剑仁安前辈,我告诉你,枫儿师父虽然已近百岁高龄,但却还健在,枫儿的武功都是如此了,你觉得你门中的高手谁能匹敌枫儿的师父?媚儿的父亲,你也知道了,‘万花千影’凤栖梧,凤大侠,我相信也而不会袖手旁观,然江湖之大,类似于这样的正义高手还有多少?你也可以想想。”雪晴正色回道。

雪晴的一番话,将刚才逐渐失去斗志的己方众人已经逐渐消失的斗志又重新点燃了起来。

“对,邪不胜正!邪不胜正!邪不胜正!”众人齐声高呼:“雪大侠说的好!”

“雪大侠,我言尽于此,你多多保重,自求多福吧!半年内,本门定然崛起于江湖,而且肯定无人能挡!肯定是一统各派,关外也不是化外之地。后会有期!”残菊剑抱了抱拳,施了一礼。转身示意一众人撤。

雪晴回了一礼:“任前辈,我的话也希望你多加考虑,好自为之!”

一众黑衣人抬起地上的寒梅剑,枯竹剑,罗非花,祁天镇还有没死的黑衣人,一时间作鸟兽散,纷纷而去。场中一时间变得安静无比。

雪晴看着满地的尸体,也呆立在场中,而众人也觉得雪晴做的对,真拼下去,肯定是两败俱伤。现在也是见好就收,除了死伤的近五十名如意坊弟子外,我方高手中除了媚儿有点轻伤外,无一伤亡。而对方,寒梅剑被重创,枯竹剑受伤也不轻,罗非花和祁天真以基本丧失再战之力,黑衣人伤亡一百多人,这绝对算是大胜了。

雪晴呆立了半天,终于说话了:“劳烦双判兄弟和无常兄弟,还有无涯兄弟,将死去的人,无论敌我,一并火葬了吧,这里到处都是山石,埋葬不易,还是火葬了吧!但是必须将敌我分开火葬!”

不一会儿的功夫,两堆大火冲天而起,已经死去的人,也许已经没人记得他们的名字,也许也都有着自己的梦想,如今都化作了灰烬,随风而去,江湖再也不会有他们的名字。

众人看着如意坊弟子这堆冲天的火光,没有一个人说话,想着刚才还活生生的如意坊弟子,如今就剩下了五六个人,每个人都是眼含热泪,不管是残菊剑的话,还是雪晴的话,众人都知道,接下来的日子,江湖再也不会平静!也许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要为了江湖正义而战,也许,自己也会像火光中人那样,化作一缕轻烟。但是每个人的心却都坚决如铁,邪不胜正!无论有多艰难,江湖最终也会由黑暗混乱变回当初的平和宁静。

尤其是雪晴,知道死去的如意坊弟子都是为他而死,又想起了为了掩护他而几乎伤亡殆尽的仁和堂弟子们,看着浑身血迹的众人和火光中逐渐化为灰烬的如意坊弟子,心中起伏不已,泪水顺着脸颊悄然而下,侠骨也柔情。又想想后路肯定艰险无比,必然是荆棘丛生,九死一生,感慨万千,心中多么希望江湖早日重归平静,再回到往日的情景。这一天也许早晚会来到,但却不知道又要等多久?又会有多少门派支离破碎,又有多少人会家破人亡?又会有多少英雄豪杰,死于非命,含恨九泉。然而这一切只是为了满足某个人一统江湖的野心而已。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

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

也无风雨也无晴……

雪晴此情此景,加之心中的祈盼,希望江湖不再起纷争和风波不由得吟起了苏轼的这首《定风波》,他最近起码亲眼看到一百多弟子为他而死,打心里希望江湖不再有风雨,哪怕有点小争斗,即便不算晴日,也总比风风雨雨好,也比整日厮杀好。平平淡淡多好啊!“一蓑烟雨任平生,也无风雨也无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