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分身随影百花掌 附体追魂飘渺剑(1 / 1)

冰雪令 老茶童 1700 字 3个月前

“枫儿弟弟,他们不要脸,枉顾江湖身份和地位,竟然打算车轮战来对付你,咱们可不能上当,你先休息会儿,姐姐替你接这一阵吧!”欧阳媚儿正眼都不看枯竹剑,双眸火辣辣的盯着枫儿风情万种的说道。

枫儿脸微微一红,抱拳说道:“有劳媚儿姐姐了,千万小心,这个江湖下三滥也是有点本事的。”

“你是什么人?”枯竹剑被两个人若无旁人的对话,搞的火大,看了眼前这个娇滴滴的小女子,不禁发言问道。

“我无名小辈一个,江湖人称‘银狐’,乃是‘大漠太保’铁堡主手下。”媚儿不卑不亢的说。

“什么?你……你还是下去吧,换‘大漠太保’铁向北来吧!”枯竹剑一听有点懵了,虽然“银狐”在江湖中也算是小有名气,但是如果要让他和银狐敌对,觉得自己脸上还是有点挂不住。难免还是会有以大欺小之嫌。

“疯了,都疯了。”罗非花摇着头说道,他也是觉得不可思议,虽然江湖中传闻中“银狐”乃是天下十大手下中第一高手,但毕竟不属于当今高手之列,竟然出来要与枯竹剑对阵,简直就是找死。别说她这个级别,就是铁向北出手,也是必败之局面。罗非花自问自己也未必是枯竹剑的对手。现在弄这么小女子出来找死,实在是想不通。

“不必换我义父来了,我义父说了,他老人家乃是一门宗主,非常不屑与你对敌,所以我只好勉为其难,代父上阵了,你也不必手下留情,动手吧!”媚儿懒得和枯竹剑啰嗦,言简意赅的说。

“好吧,既然你想找死,我也无话可说,一会儿,我尽量让你死的舒服点,也不会伤了你那漂亮的小脸蛋。让你死后有个全尸,漂漂亮亮的下地府。另外,看在你是江湖后辈的份上,我也让你三招!”枯竹剑边说边摇着头说,看着眼前这个娇滴滴的女子即将殒命在自己剑下,心中多少有点不忍。

“如此,承情了。接招吧!就让我以一双肉掌领教一下前辈的剑法。”媚儿闪身而上,当即辟出一掌,罩向枯竹剑。媚儿将“肉掌”两字说的非常大声,她是想激枯竹剑也不用剑,比拼掌法。

“等等”枯竹剑往后一退,躲开了媚儿一掌。“你的兵器呢?”枯竹剑自恃身份,尤其双方那么多武林成名已久的高手面前,以剑法对阵一个江湖中手无寸铁的晚辈中的晚辈,实在是拉不下这张老脸。

“啊,晚辈没有兵器,要么咱们比一比掌法如何?”媚儿笑着说道。

“老三,不可!”寒梅剑挣扎着喊了一句。

枯竹剑闻声心中一凛,看看二哥的惨状,心道:莫不又是扮猪吃老虎?不可能吧!枫儿的确是一匹黑马,江湖中没一点关于他的资料和消息,出其不意玩一把还可以,但是“银狐”之名,算是成名已久,但是怎么着也在天下十大之下啊。但是前车之鉴,使得他不得不小心应付,于是打定了主意。

“银狐姑娘,非常抱歉,老夫除了剑法以外,别处长处,你还是去借个兵器吧,要不就换个人来与老夫对阵吧!”

“呜……切”雪晴这边的众英豪均是发出了不耻的声音。

“好吧!既然前辈怕了晚辈,那我就去借一把剑,陪你玩玩吧!”银狐见枯竹剑不上当,也就此作罢。

“媚儿姐姐,你用我的剑吧!”枫儿拔出了自己的霜火。

“枫儿弟弟,你的剑有点重,我还是借父亲的快雪剑用用吧!”欧阳媚儿回道。

雪晴闻言解下了自己的快雪剑,走过来递给了媚儿。

“谢父亲!”媚儿对着雪晴施了一礼。

“父亲?”罗非花和祁天镇两个人均是满脸狐疑的看着对方?什么时候“银狐”成了雪晴的女儿?

“前辈请吧,既然前辈怕了我的掌法,我就以剑法会会前辈吧!”媚儿接过了快雪剑,将剑一横,左掌一立,做了个礼节说道。

“众位江湖英雄作证,老夫之剑只用做自保,不会用剑伤了这位姑娘,但是如果这位姑娘死在老夫掌下就怪不得老夫了。”枯竹剑刚才被众英豪一阵嘘,心里的确觉得挺丢人,想找回点面子。

“下三滥就是下三滥,这么无耻的事情,竟然说的这么冠冕堂皇!既然你觉得能不用剑击杀银狐姑娘,那就拼掌法啊!我都替你脸红了。”“霹雳重剑”夏侯空,是个暴脾气,看到枯竹剑又当婊子又立牌坊的做法,实在忍不住的出言喝道。

枯竹剑一张老脸涨的的通红,自知理亏,又是以大欺小,还如此谨慎,难免会被英雄耻笑。但是没办法,毕竟有二哥的前车之鉴放在那里,思前想后,万全为上。所以并不接夏侯空的话。只是厚着一张脸对着欧阳媚儿说:“银狐姑娘,请!”

“好,前辈既然如此说,那就先试试晚辈的掌法!”话音未落,场中不见了银狐的人,满场都是银狐的影子,噼里啪啦的掌影纷纷而至!媚儿一开始就毫不留情,直接就是“随影百花掌”中的“千花百影”境界,场中倩影纷飞,掌影形成的几近实质的花朵,如落英缤纷,全部向枯竹剑罩去。

“‘随影百花掌’??!!!”罗非花撕心裂肺的一声惊呼,他对这套掌法最熟悉不过了,当年罗非花名声正盛,跑去找江湖中如日中天的“万影千花”凤栖梧比斗,被凤栖梧一套“随影百花掌”打的身受重伤,他的修罗血刀,连凤栖梧的衣角都没碰到,修罗刀的剧毒一点作用都没起。凤栖梧连剑都没出,只一套掌法,没用多久的时间,罗非花就口吐鲜血远远的躺了出去,足足连躺加调息了三个月才恢复,这还是凤栖梧大侠本色,手下留情的局面下。现在又看到这套掌法,心有余悸,脸色顿时苍白喊道。

寒梅剑和春兰剑眼中也是惊骇的神色,互相对视了一眼。他们怎么会不知道“万影千花”凤栖梧,凤栖梧崛起江湖之时,也是他们行走江湖之时,凤栖梧,年纪虽然没他们大,但是江湖地位绝对在他们之上,武学造诣也远非他们几个能比,就是他们的大哥残菊剑,也远非凤栖梧之敌。凤栖梧的“随影百花掌”和“追魂飘渺剑”当时纵横江湖,又有几人能敌?一想到凤栖梧,寒梅剑和枯竹剑汗都下来了。

“三弟,不可伤了这女娃”寒梅剑大声喊道。伤了和“万影千花”有关的人,他们兄弟真没这个胆子,即使身后有强大的门派撑腰,他们也还是不敢,因为,他们知道,门中的长老们和外门主,不可能一直保护他们。况且长老们也未必一定能赢的了凤栖梧。但是凤栖梧要想对付他们,却是简单的很。

雪晴等一众人也是傻了眼,谁能想到“银狐”竟然是江湖中一代奇人“万影千花”凤栖梧的传人?不管是阴阳双判,还是地狱刀客等,均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向了铁向北。“铁兄,这媚儿姑娘?”雪晴忍不住的问道。

“雪兄,媚儿正是凤大侠的亲生爱女,只不过随的母姓。”铁向北得意的回道。

“啊!”凤栖梧之女?”雪晴顿时觉得自己占了个大便宜,一代奇人“万花千影”凤栖梧之女竟然拜了自己当义父。心下也是一阵高兴,如今江湖中万马齐喑,风雨欲来,正派之门全部都岌岌可危,如果有凤栖梧这样的奇人领头对抗江湖中邪恶势力,肯定会多很多胜算,号召力也不可同日而语。

此刻,枯竹剑,根本顾不上回答寒梅剑的话,就这会儿功夫,他已经挨了两掌了,虽说没有什么大碍,但是内息已经紊乱了不少。他本来就不以掌力见长,除了剑法之外,其余都是稀松平常,内力修为也很一般,纯内力深厚程度也许还在天下十大之下,好在媚儿的内力也远非枫儿那么深厚,所以受伤不重。但是媚儿的身手实在太快了,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加上漫天如花的掌影,他如果再不出剑,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砰砰”前胸和右肩又挨了两掌,枯竹剑踉跄着退了两步,媚儿此刻收了身法,远远的飘在一边,笑吟吟的看着枯竹剑。

“咯咯咯,前辈果如你自己所说,掌法一塌糊涂,算了,我也不欺负你老人家了,拔剑吧,我也想领教领教前辈的枯竹剑法。”媚儿轻松的笑着说。

“敢问姑娘与‘万花千影’凤栖梧大侠,是什么关系?”枯竹剑顾不得丢人也顾不得媚儿的讥讽,急忙出言问道。

“那是我的生身父亲!”媚儿淡淡的说道。

“啊?”枯竹剑和寒梅剑和罗非花都惊呆了。

“老三,你陪银狐姑娘随便过几招吧,千万不可伤了银狐姑娘!”寒梅剑不忘出言叮嘱。

“二哥,我知道。”枯竹剑心想,我怎么会不知道,江湖虽大,敢伤凤栖梧的女儿的人能有几个啊?自己现在所在的门派虽然强大,随便敢灭天下任何宗门,但恐怕也不会轻易招惹凤栖梧吧。

“前辈,不必客气了,小心了。”媚儿身影一晃,如同鬼魅一般,一剑刺向了了枯竹剑。

枯竹剑,举剑一挡,却挡了一个空,心下顿觉不妙,脚下一点地,往后窜了出去,堪堪躲过这一剑,未等惊魂落定,媚儿又是一剑,如附骨之蛆横切了过来,枯竹剑将一竖,准备格挡,突然场中不见了媚儿的身影,身后觉得寒风临体,慌忙中本能一招最普通的剑招“苏秦背剑”总算挡下了这一招。待的枯竹剑转过身来,场中又不见了媚儿的身影,正在迟疑间,唰唰唰,连着几道剑影刺了过来,却还是没见到银狐的身影,只有剑影,枯竹剑大骇之余,只好将身影一矮,将剑舞成了一个车轮,护住自己的周身要害……

“追魂飘渺剑”?这就是江湖中传闻的凤栖梧的“追魂飘渺剑??场中寥寥几个识货的老江湖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