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寒梅己短对彼长 枫儿扮猪吃老虎(1 / 1)

冰雪令 老茶童 1661 字 3个月前

“小子,不知道你哪里来的勇气找死。就是你父亲也不是老夫的对手,你小小年纪,估计连你父亲的武功没学完,倒是把你父亲的伶牙俐齿学了不少。老要张狂少要稳,此乃古训,你胆子够大,也够张狂,可惜你或许没有老的那一天了。今天老夫就带你父亲出手教训一下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不过如果你运气不好的话,又或者老夫出手稍重的话,你就没有明天了。”寒梅剑被气得不轻,有点恼羞成怒的说道。

“说你已经老朽了,你还不信,活到你这把岁数也不容易,长江后浪推前浪,你不懂吗?当晚夜袭仁和堂是你带头的吧,伤我父亲的也是你吧,你不就是仗着你那把‘烂梅剑’才敢耀武扬威的吗?今天本少爷,就舍我之长,用我最不擅长的剑法,好好教训教训你,也好让你知道,什么叫天外天。”枫儿开始玩心机了。

“嗯?你最不擅长的是剑法?小子,你擅长什么?老夫都可以陪你,即使老夫不用剑,杀你也如踩死一只蚂蚁。”寒梅剑被父子二人轮流讥讽,心中多少有点失了方寸,又加之看枫儿年少,心想即使不用剑,也能轻松杀掉枫儿。果然中了枫儿的算计。

“老东西,你敢不用剑吗?呵呵,我怕你死了会后悔的。”枫儿进一步激怒寒梅剑。

“放肆,快说你擅长什么?”寒梅剑怒发冲冠,已经失去了一代宗师的风范。

雪晴,媚儿和铁向北等人,不禁为枫儿叫了一声好,一箭双雕,首先激怒对手,其次,让对手自动放弃纵横江湖的剑法。

“本少侠,擅长用掌,你可敢接我三掌?”枫儿一脸不屑的说道。

“什么?我敢接你三掌?小子,我如果三掌劈不死你,今晚之斗,老夫将不再出手。你如果能接我三掌,今晚你可以继续拼斗,老夫只作壁上观,不出一剑,只做个看客。但是,我两位兄弟和罗堂主、祁堂主可以继续追杀你们,我有言在先。”寒梅剑这当上的不小,赌注也下的不小。

“此言当真?如果你两位兄弟战死,你也不出一剑?对吗?老东西?至于那两条狗,出不出手都是白给的,小爷我还没放在心上。对了,你可敢当着众位英雄的面对天发誓?”枫儿知道寒梅剑上当了,于是笑眯眯的问道。

“老夫闯荡江湖几十年,向来一言九鼎,从不食言。也罢,老夫就对天起誓,如你能接我三掌,我今晚就此袖手旁观,如有违此誓,天地不容,死无葬身之地。”寒梅剑动了真格。他认为枫儿年纪轻轻,内力修为再高也不可能高到哪里去,所以他觉得自己即使不用成名的剑法,自信三掌之内击毙枫儿是没有任何问题。

“好,你终于不再下三滥了,也算光明了一回,好吧,接掌!”枫儿话音未落,左掌单掌一翻,“冰火神功”只用了三成不到功力,而且只催动了寒冰之力,没运用烈火之力。直接印向了寒梅剑的前胸。枫儿有意轻敌,所以只用了三成功力。

寒梅剑被枫儿话音未落突兀的一掌吓了一跳,但是毕竟也是江湖前辈,一惊之下,哈哈一笑:“小子,鬼的很嘛!”也是单掌迎了上去,用了五成功力。

“砰”地一声,枫儿连退了两大步,接着又故意退了三步,又装出有点气喘的样子,说道:“好浑厚的内力啊!我八成内力竟然接不住前辈的第一掌,前辈果然是隐世的高手啊!。”枫儿打算将扮猪吃老虎的把戏进行到底了。心里却想:这寒梅剑剑法虽然超绝,内力修为比之剑法却是差了很多,最多也就是和自己父亲或者丰如意在伯仲之间,最多也就高个一成。而自己这段时间,经过系列实战的洗礼以及领悟,和在如意坊的静修之下,内力比下山时起码高了三四成,已经到了“冰火神功”三重境界的巅峰了,因此自信拼掌力,绝对有把握伤了寒梅剑,况且自己的“冰火神功”乃天下奇学,远非其他内功可比。

“枫儿!”冰姬不明就里,被吓得不轻,脸色刷的都白了,紧紧的抓着雪晴的手。“雪哥,枫儿他……”

雪晴轻轻地拍了拍冰姬的肩膀,示意冰姬没事的。

寒梅剑此时也退了一大步,看着有点冰霜的右掌。心里有点吃惊,本以为自己五成内力,肯定能重伤枫儿,即使不能当场击毙,起码也能让枫儿震动五腹六脏,口吐鲜血才对。但是非但没有重创枫儿,就连击飞也没做到,仅仅只是退了五步而已。他哪里知道,枫儿才用了三成内力,并且还有三步是故意退的。其实他一点都不知道,枫儿的内力远在他之上,内功之神妙,他更是不可能知道。

“好小子,老夫小看你了,原来是冰属性的内功啊,而且内力还挺深厚,怪不得你敢猖狂啊,假以时日,你小子成就肯定在老夫之上,可惜了,可惜了。”寒梅剑笑道。

“可惜什么?接我十成之力的一掌。”枫儿又冲了过来,依然是“冰火神功”依然还是只有寒冰之力的一掌,这次运足了五成内力。带着刺骨的寒风还夹杂着冰屑劈向寒梅剑。

寒梅剑刚才拼了一掌,知道枫儿内力不弱,这次运足了八成内力,反掌迎上。

“轰”枫儿接着对方的掌力,凌空翻了出去,空中咬破了自己的舌尖,假装吐出一口鲜血,落地之后又连退几步终于站下,接着又蹲下,大口的喘着气。

“啊!”枫儿,冰姬这下真的慌了,正要奔上去查看枫儿的伤势,两只胳膊却被媚儿和贝儿一人一只给抓住了。贝儿在冰姬耳根处轻轻地说:“母亲别慌,枫儿哥哥是装的。”

“嗯?”冰姬一脸茫然,转头看向媚儿,媚儿坚定的点了点头。冰姬一脸茫然变成了一脸狐疑,又望向了雪晴。雪晴抱以坚毅的目光。冰姬这才将心放下一半,但仍是担心的看着枫儿。

寒梅剑此刻也有点不好受,连着退了三步,才稳住身形,掌上已经结了一层的薄冰,脸色有些苍白,也有点微微气喘。但是,他相信不用十二成功力,只用自己十成功力,即便不能击毙枫儿,重伤肯定没问题。因为他看到枫儿已经口喷鲜血,想必内伤不轻。十成功力足够了。这么一想,心里淡定了许多。

黑衣人这边多少也有点吃惊,以枫儿不到二十岁的年龄,修为接近一甲子,是怎么做到的,不愧是“三绝医圣”的儿子,敢情是从小吃到大的天材地宝啊!其实他们哪里知道枫儿此刻的内力修为已近百年了。

“前辈,您没事儿吧!”枫儿左手捂着前胸,貌似受了内伤的样子,边说还擦了一下口角的鲜血!

“呵呵,还问我?小子,如果现在下跪求饶,说服你父亲加入我们,还有一线生机,否则,你这天生的武学奇才,今日就殒命在这里了。你的父母双亲也难逃一死,你小子要不要考虑一下啊?”寒梅剑成竹在胸,好整以暇的问道。

“自古冰炭不同炉,不必多费口舌,能活多久,是我自己的命,前辈,接下来,我要以十二成功力和你拼命了!你要小心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啊!”枫儿神色一正的说道!

“好,既然你自己找死,别怪我了,尽管来吧!”寒梅剑双掌提上到胸前。

“来了!”枫儿这次没有任何保留,十二成功力悉数运足,左掌冰火掌,右掌霜火掌。双掌卷起滔天冰屑和热浪,直接连人带掌劈向了寒梅剑!

寒梅剑早就运足了十成功力,等着迎接呢?还未等接实,就发现不对了,一冷一热两股完全不同的内力劲浪迎面而来!这是什么功夫?这是什么内功心法?与刚才的两掌完全不同。寒梅剑心慌的很,以为这已经超出了他对武学的认知,但是已经来不及做任何改变了,掌风已经临身,就是想退也来不及了,只好硬着头皮,翻起双掌,硬拼上去了。

“嗷”一声惨叫,寒梅剑精瘦的身子犹如断了线的风筝,啊不,断线的风筝还是慢了,确切的说,就如离玄之箭往后翻了出去,空中连着七八个翻滚,也没卸去多少力道,空中鲜血狂喷,血雨横飞,直接摔在十丈开外。一屁股坐在地上!脸如金纸,左臂自肘以下,连同左掌在内完全冰冻,但是掌心却是有个铜钱般大的焦黑。皮都焦了。而右臂自手肘以下,连同右掌一片焦黑,掌心却有铜钱般大的冰。还挺厚。寒梅剑这才知道上当了,身体外部冷如冰窖,五腹六腑却如同火烧。此刻懊悔不已,为什么不用剑,而且还上了这小子扮猪吃老虎的当。但是此刻,他连话都说不出来,这冷热交替的两股内力,正在他体内横冲直撞,只好咬紧牙关,默默运功的抵抗着。他也明白,就这伤势,别说后面的争斗了,就是养伤,恐怕没两三个月也恢复不了。

枯竹剑、春兰剑、罗非花,祁天镇等一众黑衣人,全部懵了,集体呆若木鸡,一时间,枯竹和春兰都忘记上前去查看寒梅剑的伤势,全部揉了揉眼睛,真怀疑是自己看错了,明明前面两掌都伤了枫儿,怎么风云突变,摔出去的竟然是寒梅剑?几个人面面相觑,一副不可思议得神情呆立在原地。

枫儿也倒飞出去,空中连着三个翻滚,稳稳的站在原地,脸色有些苍白,强忍着五内的翻腾,虽然也非常不好受,却潇洒的负手而立。背对着一众黑衣人不屑地说道:原本以为是个武林隐士,绝代高手,结果却是个江湖宵小,战五渣啊!就这身手也重出江湖,意图称霸?哼,丢人现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