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杀人者人恒杀之 追击者反被伏击(1 / 1)

冰雪令 老茶童 1839 字 3个月前

不知不觉中,一夜的时间已过,大家醒来,已经是晌午了,众人基本都运行了一个大周天,此刻都是精神抖擞,神采奕奕。看来,该好的外伤基本都已经无虞,内伤基本也已经痊愈了。而孙无涯和孔小通不知道什么时候带了一群兄弟,弄了十多只狍子回来,在山顶不远的前方正烤的滋滋滋冒着油花,香气四溢,一直都飘到这边来了。众人不由得食指大动,纷纷咽着口水。

“媚儿,你感觉,对方还有多久会到达此地?”雪晴有点期待。

“父亲,依我看,我估计最多三到四个时辰,对方就能追到此地,我们还有时间好好饱餐一顿,我义父已经将海东青放了出去,在敌人离我们三十里时,自然会回来报信!您老人家安心就是,先和母亲吃点东西!”

媚儿这父亲母亲叫的那个一个自然,没有半点生分。说着,朝孙无涯挥了挥手,孙无涯和几位兄弟,抬着两只烤好的狍子走了过来。钱如海和木坤也各自抱着一坛子酒,后面的几个兄弟各自捧了一堆碗,也走了过来。

“好嘛,如意贤弟想的还真是周到啊,连酒都带来了,可以的,知我者,如意也。知我生平好酒,好茶,想的可真周到啊!”雪晴大喜。

“哈哈,雪大侠,你看,这是什么?”钱如海笑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布袋子,布袋子里全是冰,冰里放着一只银罐子。“雪大侠,这是上好的雨前龙井,坊主吩咐我也给您带来了!哈哈!”

“啊!真是生平知己啊,我的好亲家,想的这么周到啊!”雪晴喜不自胜!从那夜惊变,匆忙出逃,根本没有带茶叶,连续多日奔波,哪里有茶喝啊!虽然在“刘伶醉”的小酒馆喝到了茶,可那是什么茶啊,就是专供蒙古一带喝的黑茶转,怎么能和龙井比啊。“快快,找几个兄弟取山顶最高处的雪,烹茶,烹茶。”

不一会儿功夫,众人纷纷围在一起,喝着酒,吃着烤狍子,品着香茗,意兴阑珊!没多久,就风卷残云,吃了个精光。

“好了,大家吃好抓紧时间休息,在运行个小周天,我估计顶多两三个时辰,敌人会追到!一个半时辰后,大家全部隐蔽,各就各位,准备伏击强敌!”媚儿斩钉截铁的说道。

大家纷纷依言而动,各自找好自己的位置。悄悄的隐藏起来,此时,无论是谁都想不到,鹰嘴崖上有这么多高手存在。也没有谁能发现有这样的一群高手在准备伏击敌人。

约不到两个时辰,突然,铁向北的海东青,飞了回来!落在铁向北的右肩膀!

“敌人据此不足二十里了,大家准备了。”媚儿招呼大家再次检查自己的隐蔽位置。

一众人等再次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确保自己不会被发现,纷纷精心均匀呼吸,静静的等着鱼儿上钩。

不一会功夫,轰隆隆的马蹄声传了过来,听上去人数比预估的要多了不少。

媚儿轻轻对阴阳双判挥了下手,阴阳双判会意的点了下头,双手各自抓住了,埋在地下的四道山藤。

终于,一群黑衣人骑着马狂奔到了鹰嘴崖下,速度未减,估计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本来逃命的人还敢设伏。

为首的寒梅剑等人居中,说时迟,那时快,转眼间,前面的约有几十匹马已经进入了伏击圈。

媚儿对着阴阳双判,做了下劈的手势,阴阳双判,各自运足十成内力,脚下扎好马步,双手猛的一拉,四道山藤嗖的一声,被拉的笔直,鹰嘴崖下,顿时人仰马翻,前面的刚倒地,还没来的及起身,即刻被后面的拽不住马的人践踏,后面的也纷纷倒地,正慌乱间,头上滚木擂石,如雨般的落下,一时间,血肉横飞,哀嚎不断,黑衣人伤亡惨重,死的和重伤的占了多数,想往后退,根本退不了,因为后面的根本停不下来,还在不停的往前冲撞。而寒梅剑等人一见事情不妙,纷纷一踏脚蹬,施展开各自的身法,凌空往后飞去,算是毫发无伤,但是后面的兄弟们就惨了,人马撞做一团,纷纷倒地,而山上的滚木擂石又根本没停下的迹象,没一会儿功夫,黑衣人伤亡了近三分之一。

“伏击??”寒梅剑惊叫道。“不是吧,还敢伏击我们??大意了,大意了。”寒梅剑懊恼不已。

此刻,后面的马终于在寒梅剑三兄弟和罗非花等人的帮助下,总算是停住了,惊魂未定中,山上突然飞出七八个人,为首的正是雪晴,雪枫,后面是欧阳媚儿,铁向北,钱如海等人。手中暗器纷飞,没一会功夫,地上又躺下了二十多个。这几人均是含恨出手,一点都没留情,专打各处要害,中了暗器的基本没有生还的可能。接着山上又飞下一群人,人数不下五十。朝着倒在地上的众黑衣人,纷纷补刀。可怜的还没死的黑衣人,还没缓过来神,又纷纷成了刀下亡魂,惨叫声不绝于耳。就这会,黑衣人差不多伤亡了将近一半,力量的对比瞬间被扭转过来。

寒梅剑,气的的银丝倒竖,怒目圆睁,朝着枯竹剑和春兰剑一挥手,带着罗非花,和祁天真,冲了上去,各自运足十成内力,联手劈出一道劲浪,朝着场中众人卷了过去。

此刻,雪晴和众人早已经得手,目的达到,和一众人等,早早退后到很远的地方站定,看着一片狼藉的山谷,也冷冷的看着怒发冲冠的寒梅剑等人劈出的劲浪。

“轰”山道上满地的黑衣人尸体和马的尸体,还有碎石碎木,全部被这劲浪卷起,分向了两边,山道上顿时被清理的干干净净。但是马的尸体和已经死的黑衣人的尸体却被劈成了碎块,纷纷撞在路两边的山上,血肉横飞,哪怕是雪晴和铁向北,都是老江湖,也都看的心惊肉跳。而没死的黑衣人,看到这一幕,吓得肝胆俱裂,心生惶恐,士气大跌。如果这时群战,恐怕,实力都会大打折扣了。

“哈哈,想不到,堂堂的江湖大侠,一代宗师‘三绝医圣’雪晴雪大侠,也玩了下三滥的手段,竟然玩起了偷袭,真是辱没你的名声啊!亏你还以名门正派自居。”寒梅剑看着伤亡一半的手下和满地的尸体和碎尸,恼怒至极,怒极反笑的说道。

“噢?听前辈的意思,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是您的专属喽?我们正义之士用不得了?哎,下三滥的手段的确我们不用,而是你们这样下三滥的人惯用的伎俩,也对啊,下三滥的人用下三滥的手段,前辈,不好意思啊,下次再用,一定向您老人家请示,毕竟,这是您老人家专属的手段啊,抱歉,抱歉!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雪晴平时以君子自处,现在一旦伶牙俐齿起来,就没寒梅剑什么事儿了。

寒梅剑一张老脸涨成了猪肝色,喝道:“你说谁是下三滥?谁用了下三滥的手段?以老夫实力,杀你如同碾死一只蚂蚁,还用的着下三滥的手段吗?雪晴啊,你可真能往自己脸上贴金!”

“是吗?前辈夜袭我仁和堂,大半夜,偷偷摸摸,不顾身份,不顾名声,带着一群败类,偷偷摸摸杀光我前堂弟子,好正大光明的手段啊!此战之前,我雪某人貌似没有收到阁下的战书啊!也没见你,正大光明的约战雪某啊,如果您老人家说我往自己脸上贴金,那么前辈前段时间所为就是往自己脸上糊屎了吧,虽然颜色相同,但是本质全是天壤之别了吧!”雪晴言辞犀利,句句击中寒梅剑的要害!

“哈哈,哈哈!”雪晴这边人都忍不住哄堂大笑起来。就连寒梅剑这边的众人,有些也快憋不住笑了,强自忍着。

“你,你,好个雪晴,看来你伶牙俐齿,还在你的武功之上,你应该改名叫四绝医圣才对。”寒梅剑此刻已经气的胡子都快竖起来了。

“谢谢前辈赐名,雪某不敢当啊,但是前辈一贯行下三滥之事,光明正大的事情,前辈肯定不屑为之,那么寒梅剑,也可以改名了,蒙前辈厚爱,赐我四绝医圣名号,有道是‘来而不往非礼也’,雪某虽然不才,但也回前辈一个名号吧,前辈的寒梅剑,改成‘烂梅剑’如何啊?”雪晴自己一旦放松了自己,真是鬼都拉不住。

“哈哈哈哈哈”这下,连黑衣人中都有人实在憋不住笑了起来。

“雪晴,好一张利嘴,只可惜,你的武功嘛,实在不怎么样,就算今天让你占了点便宜,那又如何?今天你照样要死在这里,老夫杀你,易如反掌。”寒梅剑说不过雪晴,打算动手了。

“你以为雪某怕了你吗?虽然武功不如你,但是大丈夫宁可站着死,也不跪着生。看看你身边的两条狗,为了活命,罔顾江湖道义,仰人鼻息,看人脸色,不顾自己一代宗师的身份,苟延残喘的活着,连狗都不如,实为江湖所不齿。”雪晴连捎带打,顺带着把罗非花和祁天镇都骂上了。“再说了,你以为雪某怕死吗?你错了,非但雪某不怕死,就是雪某身后的众家兄弟,也不怕死,你们怕吗?”雪晴转身问道。

“不怕。”众人齐声喊道!众志成城,雪晴身后众人气势如虹。夫战,勇气也。就是这士气也比寒梅剑的黑衣人高了很多。再说了,“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这一声不怕,喊得寒梅剑在内的人都是一阵胆寒。

“好了,别吹了,雪晴,你放马过来受死吧,老夫让你三剑。”寒梅剑知道再辩下去,自己更不占上风,而且士气肯定会被一直打压下去。

枫儿原地身形一动,直接跃了出来,站在雪晴面前,对着雪晴弯腰说道:“父亲大人,这种江湖下三滥,别脏了你的手,孩儿代劳您老人家打发了他算了,您老人家身份尊贵,怎么能和这样的下三滥动手啊,别堕了我雪家的名声。这种为虎作伥的败类,不配死在您老人家手里。”枫儿的利牙利齿比起雪晴有过之而无不及。

“什么?这谁家的小子?狂的没边了,真是不知死活啊!”这下,寒梅剑气的连眉毛都要竖立起来了。被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调侃成这样,一张老脸再厚也是挂不住了。

“哎,我说您,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啊,我叫雪晴父亲,我当然是雪晴之子了,听好了,我叫雪枫,雪晴之子。你吧,年纪大了,还出来混什么江湖啊,耳朵都聋了,还不在家买个棺材板儿,躺进去,等着阎王召唤多好。现在竟然出来丢人现眼,难道你家儿女都死绝了啊!还让你这把老骨头出来找饭吃?”枫儿比雪晴那张嘴还损的厉害。

“哈哈哈哈”这下好了,好多人眼泪都笑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