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方丈圆寂留佛种 武当连夜弃门去(1 / 1)

冰雪令 老茶童 2584 字 3个月前

清云大师带着真慧和清空方丈进入了方丈室内,清空方丈非常虚弱,盘腿坐在床上,有气无力的说到:“没想到少林近千年的声望终是在我的手上毁了,我真的是没有面目去见佛祖和少林的列位祖师啊!”

“方丈”小沙弥真慧跪在地上,恭敬的磕了三个头,然后依然跪在地上说道:“方丈不必太过于自责,冥冥中也许早已经注定,而这一切并不是方丈的过错,佛曰:“凡人畏果,而菩萨畏因。这毁寺的恶果不是方丈造成的,而这恶果却是黑衣人的恶因,将来必有因果循环之报应。反观方丈一生行善,皆种善因,弟子坚信方丈此番西去,必能脱离苦海,早登极乐,见我如来!正如佛经所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所以方丈千万别放在心上。”

清空方丈和清云大师,看着跪在地上小沙弥真慧,眼中都是欣慰之色,小小年纪,竟然对佛法有着这么深刻的理解,佛性之高,恐怕比之当年的三笑和尚还不知道高了多少。

“孩子,你起来说话,师祖着相了,被你一语惊醒,你说的很对,佛祖云:知见立知,即无明本,知见无见,斯即涅槃。师祖还是没能逃脱八苦之一的:放不下啊!”方丈已经气若游丝了,“清云,你为少林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继承者,也算大功德了!阿弥陀佛,孩子,以后少林寺中就靠你了。”

“是,师祖。”小沙弥真慧站起身来回话道。

“清云,我床前的第三行第四块地砖下有秘道,机关在我床边的柱子上,左转三圈即可,我圆寂前,会将整个屋子点燃,你们即可离去吧。记住,带好真慧。去找三笑师弟,再从长计议。三笑师弟才是真正的大智慧,一切都托付于他吧。‘庙宇未必有真佛,闹市但许有高僧。何处不红尘?何处无佛陀?何时、何事、何处不修行?’阿弥陀佛……”方丈随手将蜡烛仍在了床上,片刻间火苗冲天而起,方丈在喃喃的低语声中缓缓闭上了双眼……

“方丈师兄……”清云泪如雨下。

“走吧,师叔祖,‘诸行无常,一切皆苦。诸法无我,寂灭为乐’,也许这是对方丈最好的解脱。这么多年了,方丈承受的压力也许太大了……”真慧双手合十恭敬的对着方丈大师,又拜了三拜,接着跪下去就磕了三个头。眼中却没有一滴泪流下,反而都是坚毅的神色。

清云眼含热泪,看了一眼已经在熊熊火中的方丈,用手在床柱上转了三圈,地砖移开,露出一个仅能一人钻进地洞,一手抓起真慧,一跃而下……

少林寺全寺被灭的消息在江湖中不胫而走,各大门派,都是人心惶惶,联想到,前不久灭的阎罗殿,仁和堂,一时间,整个江湖风云骤起,山雨欲来。各大门派备战的备战,躲避的躲避。千年少林都没抵抗住神秘组织,试问天下还有几个门派能与之抗衡?很多门派都已经是望风远遁,人去楼空了。

武当山,江湖中与少林齐名的门派,虽然也如少林一般,近百年逐渐没落,早已经失去了当年的威风,但仍不失为江湖中的一大门派,实力除了新崛起的几大宗门外,还是远在一些小门派之上,更何况,武当还出了一个与三笑大师的齐名一哭道长。与三笑大师一样,都是天下新十大的为首人物,其实江湖中都知道,无论是三笑还是一哭,武功远在其他八个人之上,从辈分上说,也比其他八人也高。所以江湖中的各个门派都非常卖武当面子。而武当也是闭门谢客,门派中人几乎也不在江湖走动,与各个门派倒也相安无事。

真武大殿中,武当现今掌门“飞天剑”一尘道长。一脸凝重的坐在当中,左右两边坐着的是掌门的两个师弟,江湖中人称“飞云剑”的一月道长,和“飞羽剑”一星道长。边上站着的是几个二代弟子。

“掌门师兄,少林被灭之事,如今我相信各个门派都已经收到各自联络点飞鸽传书了吧。如今的江湖怕是要翻天了,各个门派都是人心惶惶,何去何从,还望掌门师兄早拿主意,否则,怕是会迟则生变啊。”一月道长不无担心的说道:“想我武当一派,在江湖中和少林齐名,怕是下一个就轮到我们了。”

“怕什么,大不了与他们一决死战,也不失江湖侠义!”一星道长和少林方丈交情匪浅,惊闻少林噩耗,心中气愤难平,愤恨的说道。

“一决死战?恐怕我们的实力和对方相差太远,师弟,你自问你的武功与少林清空大师相比如何?比之天下十大又有多少差距?据我看来,恐怕你我的武功,最多也就比阎罗殿的“阴阳双判”略高一些吧。那我们拿什么和神秘人组织一决死战?恐怕是以卵击石,徒增伤亡而已。”一月道长,语重心长的说。

“嗯,一月师弟说的不错,这些神秘人的武功太高,就是加上我,和所有的弟子,恐怕我们也没有一战之力啊,我的武功,你们两个都清楚,别说神秘人了,恐怕比起天下十大,也多少有点差距。我们怎么拼,我们三个老骨头也就算了,可是不能连累了如此多的二代和三代弟子,何况我们与少林不一样啊,少林的弟子多是孤儿,都是出家之人,而我们的弟子基本上都有家室,有父母妻儿,如果跟随我们战死,他们一家老小,该如何是好啊。还有如果我们死战,那么众多的俗家弟子,肯定也会前来支援师门,以他们的武功,恐怕只是白白送死而已。”一尘道长也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说道。

“那依掌门师兄和一月师兄的意思,我们不战而逃?如果是这样,那以后我们再江湖中还何以立足?江湖中,各门各派会如何看待我们武当?我们丢的起这个人吗?唉,如果战,又没有一战之力,到底怎么办才好?”一星道长愁满面。

“师弟,你想想少林近二百名弟子,连同方丈在内,加上净明和净凡两位禅师,一夜之间全部战死,除了清云大师,带着一个小沙弥逃离之外,全部未能幸免。我们的实力比之少林,还差了不少,怎么拼,刚才师兄也是说了,关键我们的弟子都不是出家之人,拖家带口的,如果悉数战死,多少家庭会支离破碎啊,我们于心何忍啊!”一月道长义正言辞的说道。

“是啊,一月师兄所言极是,何去何从,掌门师兄,你拿主意吧,不过要尽快,定下之后,最好今夜就行动,免得夜长梦多。”一星道长回道。

“好吧,思前想后,我觉得,还是那句老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既然明知道不是敌手,还去送死,非智者所为,还是保留着实力,以图东山再起吧。如今的江湖,万马齐喑,我们选择不战而逃也倒不失为一种好办法,江湖中总会有和这些神秘势力对抗的门派吧,我们武当一派孤掌难鸣,倒不如联合其他反抗的门派,一起联手对抗这神秘的组织,到时候鹿死谁手也未为可知,所以我们现在如果保存了实力,也算是为江湖正正义积蓄了一份力量,两位师弟,你们看怎么样?”一尘道长说道。

“掌门师兄,所言极是,如今的江湖,还真没有任何一门一派能够单独对抗这神秘的势力。那么师兄,我们如果保存实力,去向何方呢?还有门中的二三代弟子怎么安排?他们可都是拖家带口的,不像咱们三人,孑然一身,了无牵挂。说走就走。”一月道长问道。

“听江湖传闻,阎罗殿被灭之后,‘阴阳双判’和‘黑白无常’,全部投靠了山东仁和堂‘三绝医圣’雪晴雪大侠,嗯,仁和堂遭袭的当天晚上,他们随同雪大侠一同脱险,据说还有‘地狱刀客’李长阳,还有‘霹雳重剑’夏侯空,连同夫人还有‘三奇四怪’二老,一群人正在北上,据说是投靠塞外的如意坊主丰如意。另外我还听说,大漠太保耀金弯刀铁向北,粘土手下的第一高手‘银狐’欧阳媚儿,也全部投靠了如意坊,如果这些人全部聚集在一起,在江湖中肯定也是一股不可小视的力量,我们倒不如也前去投靠如意坊,我坚信,或许如意坊会成为对抗神秘组织的中坚力量,另外我们的师兄一哭道长和三笑大师,听闻江湖消息之后,我想以三笑大师和一哭道长于雪晴雪大侠的交情,肯定也会北上找寻他们,那么届时,我们的力量是比较强大的,我想或许会有一战之力。”一尘道长说道。

“那我们众多的二三代弟子还有他们的家小该怎么办?我们如果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直奔黑山白水而去,半路肯定遭到伏击呀,而且他们的家人基本上都不会武功,偶尔会的也是三脚猫的庄户把式。”一星道长问道。

“我是这样想的,我们三人带少数未成家的二三代弟子,数量不宜过多,大概我们十人左右,其他的就地化整为零,原地解散,各自回归本家,等待时机,我想神秘人再厉害,也不可能一家一家的去找到他们,也犯不上去找二三代弟子,其实神秘人的目的非常明显,就是想踩着江湖中的各个大的宗门和各大传承门派,扬自己的声威,壮自己的声势,以达到威慑江湖各门各派之目的,所以他们的目标肯定是我们,而不是这些二三代弟子,如果这样安排,我想应该确保他们无虞。如果我们这样选择,最大程度既保存了我们的实力,也更好的保护了我们这些二三代弟子和他们的家人,二位师弟,你们觉得怎么样?我也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一尘道长说出了自己最终的打算。

“好主意,就按咱们师兄说的办,我觉得这个主意非常好,我们走了之后,他们会不会把我们武当山像对少林寺那样一把火给烧掉啊?还有那么多的弟子要在今天晚上全部撤光,恐怕没那么快吧。”一星道长问道。

“不管他们会不会烧掉我们的真武大殿,我们先保存实力再说吧,房子烧毁了,将来我们可以再盖,人死了却是不能再复生了,目前对于我们而言,实在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至于门派中的二三代弟子,还好目前在山上的也大多都未成家,偶尔有几个成家的,父母老人或者是妻儿也都不在山上,疏散起来应该没有那么麻烦,可以让他们通知山下的各个弟子,就地隐藏起来,如果将来,我们在黑山白水间立足了。那么这些弟子作为奇兵埋伏在后方,打探打探消息,也不失为一招好棋啊。这样吧,两位师弟,所有我们没有带走的二三代弟子,每人发五百两银子的安家费,让他们在当地或者是周边就地隐居起来,并留下联络的暗语,以便于将来联络,另外,挑选几个武功比较高强,我们三个的亲传弟子,人数不能超过十人,我们今晚上准备一下,马上出发,事不宜迟,迟则生变。你们两个觉得怎么样?”一尘道长安排的甚为周密。

“好的,师兄,你这样安排,我们两个都没什么意见。”一月和一星道长双双说道。

“那好,你们两个现在分头安排,另外殿中的各位弟子,你们也都听到了,也分头去准备吧!”

另外将派中的金银细软还有武功秘籍,也一并该分的分,该带走的带走,不给神秘人留下一点点可用物资,把带不走的,比如家具床板之类,悉数砸毁,让神秘人扑个空吧。”

一尘道长开始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是!”殿中的二三代弟子齐声领命,各自分头去准备了。

不到半个时辰,武当派中,众多二三代弟子基本上都准备完毕,回到殿中复命。一月道长和一星道长,各自挎了一个包袱,背着一把斑斓古剑也回来了。

“启禀掌门,一切都已安排妥当,我们何时出发?”众弟子问道。

“事不宜迟,我们各自分头下山,全部都从密道走,不要再走下山之路,现在我们立刻出发。你们下山后分头通知山下的众位弟子和其他俗家弟子。”一尘道长说道:“你们全部过来”。说完,左手在自己的掌门座椅上,轻轻一按当中的掌门座椅轻轻的、缓缓的向旁边滑开,露出一个地道口。“跟我来。”一尘道长喊道,众人闻言,云贯而入,一会儿的功夫,一百多人消失的干干净净,一尘道长在地道中,用手将地洞中的灯轻轻的一转,椅子缓缓复位。恢复如初。然后用手又在另一个灯上轻轻的一按,将机关破坏。

三更时分,一群黑衣人悄悄的摸上了武当山,却发现偌大的武当山,连同真武大殿以及后院内,竟然没有一个人,连同掌门在内的一百多名弟子全部不见了踪影,每一个房间都搜遍了,也未见一个人影,而且每个房间的家具等都砸了个稀巴烂。

“逃了逃了?不会吧不是吧?堂堂的武当,竟然弃山而逃?”为首的黑衣人自言自语的说道。

“是的,整个武当山已经空无一人了,而且他们临走之前把家具都全部砸毁了,看来短时间内是不打算再回武当山了。”一名负责搜查的黑衣人回道。

“可以啊,没想到堂堂的武当山竟然会不战而逃,这真是有点出乎意料啊,哎对啦,我们在山下负责监视的弟子,不是说没有见到武当弟子下山吗?那,那么多的武当弟子都去哪里了?从哪里逃走的?”为首的黑衣人问道。

“据属下观察,我觉得武当山经营多年,肯定会有密道,他们应该也都是从密道逃走的,不过,我觉得他们虽然逃走了,但是我们的目的也达到了,甚至比灭掉他们更好,因为从今天以后,江湖中肯定会盛传,曾经武林中的泰山北斗之一的武当,竟然不战而逃,我们的威名将更加的显赫,肯定会让江湖中的大小门门派谈之色变,比起我们全面的,他们的效果有过之而无不及啊。”负责探查的黑衣人说道。

“嗯,你说的也不无道理呀,我只是没有想到,堂堂的武当,竟然不战而逃,这个实在是出乎意料,我估计,不光我想不到,恐怕长老供奉和盟主也想不到吧,武当竟然弃自己几百年的声誉而不顾,仓皇出逃,‘惶惶似丧家之犬,急急如漏网之鱼’,这种狼狈的逃命,如果传到江湖中,恐怕也会被其他门派所取笑吧,正如你所说,比杀了他们的效果更好,哈哈哈。”黑衣人哈哈大笑的说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我们这次扑了空,但是目的却达到了,现在我们该如何?”黑衣人问道。

“放出话去,武当不战而逃等于灭门,然后我们下山稍作休息,准备下一个目标。”为首的黑衣人命令道。

“是。”黑衣人答道。

负责搜查的黑衣人将手一挥,一群黑衣人围了过来。“走!”

一百多号黑衣人从山门鱼贯而出,瞬间消失在那茫茫的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