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千年古刹生变故 人生八苦难参悟(1 / 2)

冰雪令 老茶童 2911 字 3个月前

一群黑衣人心胆俱寒,基本都吓的失去了战意,在枫儿和欧阳媚儿,以及孙无涯和贝儿不留情的攻击中,纷纷倒地。不一会儿的功夫,十几个人悉数毙命!地上全是尸体。

坐在地上的魏通天,打开了身边的一个小笼子,放出了一只信鸽。原来他已经写好了报警书信,要将这里发生的一切报出。鸽子往上直冲而去。

“魏老大,晚了,来不及了。”铁向北此时调息完毕,手向天空一指,肩膀上停留的海东青几乎以比鸽子速度快几倍的速度追了上去,瞬间,在海东青的利爪之下,鸽子被撕成了两半。

“魏老大,你自己好自为之吧,不要留下终身遗憾。”铁向北招了手,一行人上马,往南疾驰而去,留下了呆坐在地下的魏通天……

魏通天呆坐在地上,耳边不断的响起铁向北的话语,心中不断的问自己:“难道自己选择错了吗?加入了神秘组织,保住自己和全派的性命,难道错了吗?”转头看着这一地的黑衣人尸体,还摔在远处的方生才的尸体,一时患得患失,心中多了几分怅然……

少林寺,千年古刹,曾经武林中的泰山和北斗,但是连续没落了将近一百多年的时间,不再执江湖之牛耳,好不容易几十年前出了一个三笑和尚,被誉为寺内百年第一人,无论佛法或者武功堪称当时天下才俊第一,让整个寺中的人看到了希望,觉得少林寺又能重新屹立在武林的巅峰,但却事与愿违,这个三笑和尚在寺中呆了二十年后,突然不辞而别,云游天下去了。少林寺从此一蹶不振,逐渐在江湖中失去了声音。但是毕竟是千年大派,虎死不倒威,底蕴非其他门派可比,武学渊源也深厚,加之三笑大师在江湖中的名声,虽然天下崛起了新的门派,但也没人敢到少林寺生事。无独有偶,曾经和少林寺齐名的武当派,现在的情况和少林寺何其相似,也逐渐式微,自从一哭道长结伴三笑大师云游天下那刻起,也逐渐淡出了江湖。

如今的少林寺,香火虽然还算旺盛,但是逐渐淡出了江湖,也不参与江湖中的纷争,寺内的年轻的众僧,习武的习武,练功的练功,都憋着一股劲,希望自己也能达到三笑大师那样的境界,重振少林寺的雄风。而年长的各堂首座,护法罗汉,或者监寺以及方丈,都随着精研佛法,淡泊名利之心愈浓,早已经没有了红尘之心,每日晨诵昏定,超然世外。而少林寺的山门大门也不常开,只留了一个偏门,供善男信女们烧香求佛时出入。虽说日子过得平淡,但也悠然自得。

这日,香客非常稀少,日头刚落西山,寺内已经没有一个香客了。诺大的少林寺显得非常的幽静。马上就到了斋饭时刻了,众僧都在各自忙碌着自己的事情。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然。”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和尚,坐在一棵千年的老树下,兀自的在青石板做的茶台上泡着自己的茶,边泡边品边自吟着佛门偈语。

“师叔祖,您说的是什么意思啊?”一个眉清目秀的年约十多岁的小沙弥问道。

“这是佛家的偈语,意思是心要静,要清,要明,与世无争,万般随缘之意,红莲白藕青荷叶,三教本来是一家。这段话用道家的话来说,就是清净无为,如道家‘清静经’中所云:‘人能常清净,天地悉皆归’。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儒家倡导的‘静口,修身,养性’也是这样的意思。”老和尚笑着说道,边说,边摸了摸小沙弥的光头。

“师叔祖,我明白了,那寺中传闻中的三笑大师,是不是也如师叔祖悟的这么深,才去选择了随缘入尘世,红尘炼心去了?”小和尚摸摸了自己小光头问道。

“你三笑师叔祖,是寺中百年来佛法武功第一人,虽然是我的师弟,年纪比我小,但是悟性极高,我可比不了他,佛法悟道高深处,不着本相,出家亦是在家,在家也是出家,你三笑师叔祖,早已经超然物外,佛在心中了,一般人看破红尘,才出家为僧,而你是三笑师叔祖,却反其道而行之,寺中二十年,却看破沙门,出世为僧,啧啧,就像你说的那样,他认为云游天下,普度众生,红尘炼心。才是佛的真谛。掌门方丈也对三笑师弟推崇备至,认为他才是寺中掌门人选,但是你三笑师叔不肯当这掌门,寓意深长的说,此门非彼门,不掌亦为掌。留下这句话之后,飘然远去。”老和尚回忆起三笑大师,也是一脸的崇拜说道。

“清云师叔祖,我明白了,三笑师叔祖,法名清悟,看来是人如其名,悟的果然多啊,我将来也要以他为榜样,将来精研佛法,普渡众生,心怀天下,慈悲万物。”小和尚若有所悟的说道。

静云老和尚看着这个真字辈的,法名真慧的小沙弥,心中非常喜欢,也暗自惊叹,这小子悟性极高,也许这个小和尚,又是下一个百年不出的三笑大师。

“真慧,你师父净明禅师乃是达摩堂首座,佛法武功是我们寺中第三人,仅次于掌门师兄清空大师和我了,乃是‘净’字辈的第一人,平时对你教导的不错啊,不过,我想以后你跟着我,我亲自教你佛法武功,你可以愿意?”清云老和尚心生爱才之意,想亲自调教这个小沙弥。

“这,我自然是非常愿意的,能得到师叔祖亲自教诲,是寺中多少人的梦寐以求之事,我自然也不例外,但是还是要禀明我师父才行。”真慧小和尚非常开心的说道。

“你师父那里我自会去说,只要你愿意就行。”清云老和尚说道。

“好的,师叔祖,徒孙谨遵您老人家的法旨。”真慧笑嘻嘻的打趣说道。

“这样,再过一会儿该开斋饭了,你先去吧,去找你师父,让他到方丈室来见我,斋饭之前把这事儿定下来。”

“遵命”真慧恭敬的双手合十,拜了三拜,转身去了。

少林寺方丈室内,一个白眉几乎垂到眼睛下方的老和尚正在打坐,突然传来敲门之声

“掌门师兄,清云求见!”清云老和尚在门外说道。

正在打坐的老和尚,正是如今少林寺的掌门方丈清空大师。闻言,缓缓睁开了双眼,说道:“清云师弟,请进。”

“掌门师兄,我今日来,是有重要的事情和您商量,因为我寺中发现了一个悟性极高的小和尚,是个真字辈的第三代弟子,这小子,我已经观察很久了,如果假以时日,他的成就也许不在三笑师弟之下。所以我想亲自教导他,他是达摩堂首座,您的大弟子净明禅师的小徒弟,净明平时忙于寺务,我怕耽误了这个孩子,而我这个监寺,平时多是清闲,可以好好调教,也许将来,寺中的希望就在这个小子身上了。”清云老和尚缓缓的说道。

“哦?寺中竟然有如此天赋之高的人?哎,我平时忙着自己修炼,倒也没注意,而净明更是百事缠身,如果真如你所说,我们少林寺终于后继有人了,我平时一直自责,使得少林寺这个千年大派,逐渐没落,真是愧对少林的各个祖师,师弟,如果你愿意,净明那里我去说,你可要好好调教这个叫真慧的小和尚。”清空方丈语重心长的说。

“我已经通知净明来你这里,估计马上到了。”清云回道。

“掌门,弟子净明奉命求见”门外传来净明的敲门声。

“进来吧”!清空说道。

“不知师叔和师父唤我前来,有何吩咐?”净明躬身施礼。

两人将真慧小沙弥之事与净明说了一遍。

“弟子愚笨,竟然没发现身边有如此悟性之人,实在是愧对师父的教诲,我谨遵师叔和掌门之命,打明天起,我就让真慧跟随清云师叔,一是聆听清云师叔的教诲,二是师叔如今年岁也高了,身边有个小沙弥伺候起居也好。”净明正色的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