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雪枫激战三重山 银狐扬名山海关(1 / 2)

冰雪令 老茶童 3163 字 3个月前

“你们是什么人,拦住我等去路,意欲何为?恐怕遇到老夫,你们算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哈哈哈哈,你们可知道老夫是谁啊?敢挡住我的路?”铁向北故意骄狂的哈哈的大笑:“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我看你们都是活腻了吧。”

“大漠太保,耀金弯刀?铁堡主啊,呵呵,你的名头在江湖上固然不小,但是,恐怕对我没什么用,吓唬吓唬江湖后辈尚可,我可并不把你放在心上,你成名已属不易,何必来趟这浑水?真要动起手来,鹿死谁手尚未可知。”为首的黑衣人反唇相讥。

“我趟浑水?我早已经在浑水里了吧,从你们杀了我们两名手下开始,我们就不死不休了。你如果真是个成名的,摘了面巾,报出名号,老夫金刀之下不杀无名之鬼。”铁向北一想到自己两名黑鹰苍狼之死,顿时怒气冲天。

“铁向北,别以为你那把破刀真的无敌天下,江湖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天下十大,你以为你自己可以纵横江湖了吗,告诉你,比天下十大厉害的人多了去了,可能会刷新你对武学的认知,别说其他人,单单是我,恐怕你也不是对手。”为首的蒙面人语带讥讽的说“如果你肯加入我们,我会为你担保,以你现在的武功,保证在我们中,起码能和我一样混个堂主当当,假如能得的大供奉或者大长老的指点,你的武功肯定会大有长进,如果运气好,得到门主的指点,你老小子也许也能混个护法当当。”

铁向北闻言心中也是一惊,暗自说道:自己的名头没吓到对方,那就说明此人对自己知根知底,武功也应该不相上下,才是个堂主,上面还有护法,长老,供奉,这是个什么组织?上面这些人的武功都到了什么程度?

“哦,看来阁下混的也不怎么样啊,才是个堂主啊,我加入你们也可以,如果贵门主肯退位,把门主给我做,我也许会考虑一下。哦,对了,你们是什么门啊?不会是鬼门吧?哈哈。”铁向北笑了。

“看来你是不识抬举了,如果这样,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我们是什么门,你还没资格知道,怎么样,我们两个先热热身子?省的你说我以多欺少。”为首的黑衣人有点恼怒了。

“行了,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还说什么怕你们以多欺少,色厉内荏,外强中干。恐怕你们是没想到老夫会来吧,否则你们早已经一窝蜂的一拥而上了吧,真能给自己长脸啊。”

铁向北很鄙视的说道。

“来吧,别吹牛了,放马过来,老夫先陪你玩玩。”铁向北挥了挥手。

“那就得罪了!”爆喝声中,一条人影冲天而起,凌空扑向铁向北,双掌空中一错,罩向铁向北的头顶,铁向北身子一矮,猛地超前一窜,避开了凌空一击,反身双掌朝刚落地的为首蒙面人劈了了过去,黑衣蒙面人,刚落地,根本无法躲闪,只能硬接,双掌一翻,迎上了铁向北劈来的两掌。

“砰”的一声,铁向北身形晃了一晃,气血一阵翻涌,黑衣人也是晃了一晃,看来两人真是势均力敌。

“果然是大漠太保,名不虚传,功力的确深厚,好,再接我两掌吧。”黑衣人脚步互为一点,嗖的一声冲了过来,双掌一立,辟出一道劲气,直奔铁向北而去。

铁向北见状,也不惊慌,双掌也向前辟出一道劲气,人也朝前奔去,两人双掌还未接实,两道劲气也遇上了,瞬间一碰,朝四周卷去,砂石四扬。石子到处飞溅,周边的人纷纷躲避。说时迟,那时快,四掌已经对在了一起,“轰”的一声,两人都是倒退了好几步,铁向北口角有丝丝鲜血溢出,双掌一片黑色,还隐隐往双臂逼去。黑衣人吐出了一口鲜血,看来两人内力对拼之下,铁向北虽然内力稍高一丝,可是中了剧毒。情况绝对不容乐观。

“铁叔叔”、“义父!”枫儿和银狐双双惊叫了一声。

铁向北摆了摆手,运功逼住了双掌往上蔓延的黑气。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魏大当家的,‘尸血神功’果然是江湖绝学,老夫领教了,湘西一派也算是江湖大派了,怎么也敢当走狗了,你魏大当家的,名列天下十大高手,就这么甘听驱使?”铁向北喘了一口粗气说道。又慢慢的在运功逼毒。可一时之间,却不是那么容易。赶尸一派,武学自称一家,且无论内功或者兵器上都有尸毒,能名列天下十大宗门,的确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铁兄,你太抬举我了,铁兄果然是大漠神鹰,内力深厚,如果铁兄提前知道是我,也许我的尸毒就伤不了你。至于什么十大宗门和十大高手,铁兄,如果你见识了长老和供奉们的武功,你就会知道,咱们所谓的天下十大,根本就不值得一提,门主我也没见过,武功恐怕更是耸人听闻了。”

“魏老大,难道单纯的武功绝顶,你就屈服了吗?江湖中人的‘侠义’二字难道我们就不管不顾了吗?想你魏通天虽然谈不上名门正派,但在江湖中名声也不差,也并非为非作歹之人,虽然武功偏向邪恶一类的,但人尚算不正不邪,你们以死去的人练就尸血傀儡,虽非什么正派所为,但的确是有违天和,如今你加入了神秘组织,屠戮江湖,掀起一片腥风血雨,只为了一统江湖,满足你们那个所谓的门主,一人的野心私心?至江湖道义于不顾?抛江湖侠义而不管?甘为鹰犬和走狗?我且为你不耻。”铁向北一番话说得义正言辞。

此时,魏通天既然已经被认了出来,已经摘了下了蒙面巾,一张老脸被铁向北说的通红。

“铁兄,不屈服就是被灭门,阎罗殿和仁和堂就是个例子,再说,我们习武之人,遇到高深莫测的武功,能不心向往之?只要加入,随便指点你一下,都可以突飞猛进,学武之人不正是追求这个吗?”魏通天悻悻的说。

“江湖儿女,男子汉大丈夫,只可站着生,不可跪着死。面对强敌,大不了以死相拼,也要维护江湖正义和自己的名节,最多一死了之,怎么能仰人鼻息,苟延残喘,如狗一般被人家呼之即来挥之即去?魏老大,你和我一样,虽不如雪大侠那样侠名远播,但是自问亦正亦邪,也没做过什么大奸大恶之事。我奉劝你一句,现在悬崖勒马,犹未为晚。别被将来的江湖后辈指着脊梁骨骂,辱没了一世英名。”铁向北大义凛然的说道。端的是男子气概,顶天立地。

此时,枫儿一步向前,寒冰神功运起,握住了铁向北的双掌,铁向北的双臂顿时结了一层薄冰,将往上蔓延的黑青冻结,使之不能上窜,在铁向北内力的催动下,正缓缓的被逼出双掌。

魏通天被铁向北一番话说的面红耳赤,脸上真的挂不住了。心里也有点惭愧。低着头说:“铁兄,我的尸毒,不是那么容易逼出来的,即使逼出来了,余毒也会在体内,要慢慢调息才能全清。这是一粒解药,你服用了吧,至于铁兄的话,我心里有数,但人各有志,念在我们曾是相识,我今天不再难为你。但你服药之后,且不可再强运内力,与我们为敌,并不是怕了你,而是这解药,本身也是毒药,乃是以毒攻毒之理。在两种毒没有中和之前,再强运内力,你可能中毒更深,即便将来解了,可能也要损失几年的功力。”说完,丢给了铁向北一个白色的小瓶子。

“魏大当家的,我铁向北谢过了。”接过药瓶,倒出一粒药,一口吞下。他不担心魏通天做手脚,毕竟也是一派宗师。

“魏老大,今天即使我不动手,你恐怕也难以得逞,弄不好会栽在这里,你信不?”你们千算万算,也还是计算失误,就依你吧,今天我就不动手了,你大可试试,也许你们今天就会命丧这山海关外。”铁向北老江湖了,早就看出来了,魏通天就是这些人的首领,也是武功最高之人,那么剩下的那群人,就不足为惧。他很清楚枫儿和银狐的武功。如果对付这些人,无疑是虎入羊群,没有人能挡的住,以枫儿的武功,魏通天哪怕全盛之时,也未必能挡的住。而现在魏通天与自己对拼之后,受伤不轻,功力早就大打折扣,绝非枫儿之敌。

“呵呵,铁兄,你也太看不起我了,你说的是谁?你手下的第一高手?江湖人称“银狐”的欧阳媚儿?还是‘快刀’孙无涯?”恕我自言,我还真没放在心上。”魏通天笑了。的确,他真不知道,别说枫儿,真拼起来,也许一个银狐他也未必打的过。因为江湖中就没人知道银狐真正的来历和真实的实力。

“我!说的是我!”枫儿向前踏了一步,魏通天?是吧?偷袭仁和堂,有你手下的人吧,你该死,你知道吗?但是今天我念在你给了铁叔叔解药的份上,我今天不杀你,带着你的人滚蛋!否则,我让你们血染山海关!”枫儿在信中知道,偷袭仁和堂有魏通天的手下,恨不得现在立刻杀了魏通天。

“哦?这么厉害啊!”魏通天哈哈大笑,周边的黑衣人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他们虽然见到了枫儿的身法轻功的确不错,但是他们觉得如果和魏通天这样成名已久的宗师相比,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现在说出如此大的话,他们都觉得这个少年怕不是脑袋出了问题。

“除了他,你们今天都得死!”枫儿用冷冷的眼神扫了一众黑衣人,心下杀机顿起。偷袭自己的父母,都要死。师父教过,佛虽慈悲,但也惩恶扬善。对敌人不可手软。他已经下定决心,今天除了魏通天,他一个也不会放过。众多黑衣人被枫儿冷冷的眼神扫过,心下都是一惊。好冷,好冰的眼神,好浓的杀意。

“谁家的少年,真是狂妄!如果我今天不把你放倒,恐怕,真的要被江湖耻笑了,哈哈,老夫纵横江湖十几年,还第一次有人说放我一马,我真是涨见识了。”魏通天怒极反笑,转头看了一眼铁向北。意思在问,要不要手下留情?

铁向北,一挥手,意思是,你全力而为,看着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