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惊变之后再聚首 媚儿智绝料机先(1 / 2)

冰雪令 老茶童 2701 字 3个月前

“什么人?”雪晴一声大喝。提剑而出,二老也急忙一左一右的护住了夫人。

“雪大侠,是我们!”为首的“地狱刀客”李长阳急忙回应。

雪晴定睛一看,来的正是李长阳和双判、无常等十多个人,每个人浑身都是血迹,有自己的血,也有敌人的血,几乎每个人都受了伤,黑白无常受伤最为严重,除了各自中了寒梅一剑,浑身又多了几道伤口,几乎虚脱,是由双判搀扶着一路前行而来的。双判也是身上几道伤口,还好伤口都不深。“霹雳重剑”夏侯空从肩膀一直到前胸,一道比较深的剑伤,伤口甚是恐怖。而众多仁和堂的弟子,只有一两个跟随而来的,那么多的弟子不言而喻,几乎都为了堂主,为了雪晴,英勇的战死在仁和堂。此刻雪晴的泪水,如雨而下,心痛如绞,一阵摇晃,几乎晕厥。

“雪大侠,你没事儿吧?”“地狱刀客”李长阳立刻上前扶了一把雪晴。

看着眼前这些浑身浴血,伤痕累累的弟兄们,再看看仅剩的几个仁和堂后堂弟子,雪晴此刻心痛如绞,泪如雨下。“对不起,我连累大家了,”雪晴声音嘶哑的说:“夫人,快快,快拿‘碧玉生肌散’为大家敷药。”

“雪大侠,您不必难过,我们都是受过您大恩的人,如今仁和堂有难,我们义不容辞!没有雪大侠当年的仗义施救,我们早已经是冢中枯骨了。”“霹雳重剑”夏侯空非常诚恳的说道。

这时,冰姬和二老都出来了,将“雪花碧玉丸”和“碧玉生肌散”分别给了受内伤的人和受剑伤的人。

“还好,你们都逃出来了,我总算稍微有点心定了。承蒙各位不计生死,舍命相护,雪晴心存感激,无以为报,请受我一拜!”说完对着众人深深的拜了下去。

除了正在敷药的人,其他人全部连忙都去扶雪晴:“雪大侠,真的不要见外。”众人齐声道。

“你们怎么逃出来的?难道寒梅剑和春兰老者没有参战?”雪晴被众人扶着,簇拥着进入了破庙,大家一起围坐在地上,刚做好,就急忙的问道。

“多亏了夫人的两个宝贝,寒梅老者不但没有将毒逼出来参战,看情况,还要严重些,所以一直没有参战,我们开始稍微占了上风,杀了他们不少人,后来春兰剑加入战斗了,情况不容乐观,多亏了李大侠和夏侯大侠,两人合力抵住了那春兰剑老者,三人对拼,虽然春兰剑老者重伤了夏侯大侠,但是他自己也被李大侠劈中了一刀,看样子比夏侯大侠伤的还重些,因此,他基本也失去了再战之力,我们只好边打边退,但是对方好手比我们多,所以我们这边的弟子几乎伤亡殆尽,对方因为两个为首之人都失去战斗之力,所以我并未穷追,我们这才慢慢的赶了上来,有仁和堂的弟子认得夫人豢养的穿云隼,这才能在穿云隼的带领下,找到雪大侠和夫人。”阳判崔无生说道。

“是的,如果不是夫人的两个宝贝让寒梅老者无法再战,恐怕今天都要交待在那里了。”黑无常王缺敷了药也凑过来有余悸的说:“那是什么宝贝啊,能让一个那么厉害的隐世高手,短时间不能再战?太厉害了!”

“那是我豢养的“闪电紫金貂”和“花白乌金蛇”,从小吃了不少珍稀毒虫和天材地宝,因此不但一身剧毒,而且皮似精钢,一般兵器伤不得它们,而且速度奇快,令人防不胜防。”

但是如果只轮速度,那么“穿云隼”更快,几乎是它们两个的三倍。”说着,冰姬动了动,左袖里,钻出一直黑黄相间的一只可爱的小貂。瞪着滴溜溜的小眼睛好奇的看看众人,然后爬到了冰姬的肩头。右边的袖子里,钻出一条花白黄黑相间的长约三寸的小蛇,口中嘶嘶的吐着芯子,缠在冰姬的手腕上。穿云隼,嗖的一下飞了下来,也停在雪晴的肩头。比麻雀大了一点,嘴巴就是金色的,爪子也是金色的,一身羽毛却是灰色的。紫金貂和乌金蛇一看到穿云隼,一下老实了很多。三个小家伙模样甚是可爱,但却凶险至极。看得众人啧啧称奇。

“中了紫金貂和花白蛇之毒,如果没有我的解药,就算雪哥出手,也要颇费周章,那老者以为是普通之毒,可以瞬间用内力逼出,就错了,因为它们两个毒,不但会进入内腑,还会游走于经脉,换了寻常之人,早就一命呜呼了,但是那老者内力深厚,当时不但护住了丹田内腑,还能护住经脉,所以我才慌了,以为剧毒没能奏全效。现在终于明白了,这寒梅剑老者如果想将毒全部逼出,恐怕起码要七八个大周天运行才可以。”冰姬此刻对两个小家伙充满了信心。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大家都见过寒梅老者的剑法和深厚的内力,就这样的深厚内力还要那么久才能全清余毒,这三个小家伙是多恐怖的存在。

这时候,大家敷了药,精神好多了,血也止住了。

山海关,万里长城的东端,山海关以北被称为关外,以南是关内,山海关以北约不到二百里的官道上,五匹马正在飞速的奔驰着,当前两匹神骏非凡的‘白云乌蹄’和‘乌云雪蹄’正是贝儿和枫儿,后面紧跟着的三匹枣红马是欧阳媚儿等人。慢慢的,距离又慢慢的被拉开了,这已经是十多次被拉开距离了,眼看跟不上了,铁向北手一挥,一直神骏的海东青,直接飞到了了枫儿和贝儿的前面,慢慢的将速度降下来,挡住了枫儿和贝儿前行的速度。枫儿和贝儿慢慢的将速度缓慢的减了下来直到信马由缰的缓行,后面的铁向北逐渐赶了上来,五人五马并排缓慢前行。

“枫儿弟弟,你和贝儿妹妹的这两匹神驹实在是太快了,我们真的跟不上,这几天都是如此,我们大漠的良驹第一天尚能勉强跟上,后面就完全不行了,前面都到山海关了,马上会进入地势险要之处,比较适合埋伏,我们已经连续奔波了好几天了,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伏击,我觉得事出反常,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也许敌人就在前面不远处等着伏击我们。现在我们精神和身体都有点疲惫,我建议我们下马休息,吃点东西,打坐调息一下,恢复到最佳状态。以备万全。”欧阳媚儿皱着眉头说道。

“嗯?欧阳姐姐,你觉得会有埋伏?这不太可能吧!神秘人怎么会知道我们会南下支援?又怎么可能知道我们何时出发,走哪条路?”通过这几日的相处,枫儿对欧阳媚儿不再躲躲闪闪,而且也增加很多好感。

“是啊,媚儿姐姐,那些神秘人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吗?我也觉得不太可能会伏击我们吧!”

贝儿也一脸狐疑的问道。

“枫儿弟弟,贝儿妹妹,小心无大错。其实从出发两天后,我就一直担心遇到伏击。第一,从仁和堂遇到袭击算起,已经好几天了,雪大侠一路北上的消息,肯定会被他们探知,他们既然敢夜袭仁和堂,就不会轻易放过雪大侠,一路安排追杀,是必须的。第二,全江湖都知道雪大侠和干爹的交情,不可能不飞鸽求救,而干爹也不会坐视,肯定也会派人接应。那么,以神秘人最近一段行事作风来看,不管是趁虚出手灭阎王殿,还是暗杀胡立和范刚两位大哥,足以见得对方消息之准确,那么准确的消息从哪里来的?显而易见,神秘人的势力恐怕早已经渗透了各个宗门,准确的说,飞鹰堡肯定有内奸,也许如意坊内也有,否则,胡立和范刚前往木河城探查双雄之死因,是何等的机密,但是对方却一清二楚,在胡立和范刚两人一到木河城,就被狙杀。你们想想消息从何而来?所以,我们的行踪恐怕早已经不是秘密,因此我们要小心为上。”欧阳媚儿分析的头头是道。

欧阳媚儿一席话把众人说的寒毛直竖,后背发凉,包含铁向北在内,最近光顾着搬到木河城,好多细枝末节都没来得及好好推敲。现在想来,欧阳媚儿说的绝对是没错的。

“啊,如果神秘人继续追杀,那我父亲岂不是很危险?欧阳姐姐,你快出个主意,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枫儿一时手足无措。

“枫儿弟弟,你也不必太担心,以雪大侠的武功,一战之力是绝对有的,而且据报他身边还有不少高手,我觉得危险可能会有,但是也没你想象中的那么严重。神秘人现在的意图非常明显,意在搞乱江湖,为他们称霸做准备,即便有不少高手,也不可能全部合在一处,去追杀雪大侠,而且武功超过雪大侠的高手,也不会全部聚集在一起,他们肯定是会分散开来,去对付江湖中的其他门派,因此,我觉得追杀雪大侠的人马中,虽然肯定有比雪大侠武功高的,但最多一至两人,或者在伯仲之间的可能性较大,但是雪大侠一身武功,纵横江湖那么多年,而且一身医术出神入化,虽然仁和堂一战,雪大侠和众位高手虽然也受伤不轻,但是因为雪大侠的医术,恢复的速度应该非常快,雪大侠的名号中,医圣两个字不是白叫的,反之,当晚仁和堂一战,因为对方没料到双判、无常、李长阳和夏侯空的存在,所以神秘人一众受创肯定也不会轻,但是恢复的速度肯定要差远了,因此,我预料,当晚在仁和堂出现的高手肯定不会再堵截雪大侠的队伍中,堵截雪大侠的队伍中,我想对方能派出的高手最多也就是和雪大侠在伯仲之间。真正的高手还是会在那晚夜袭仁和堂的队伍中,他们一旦恢复,肯定全力追杀。所以我们只要能赶在后面追杀的队伍之前接应到雪大侠,就应该无虞。”

孙无涯听了欧阳媚儿的一番分析,不禁对这个年轻的姑娘又刮目相看了一番,前面是媚儿的武功让他望尘莫及,现在媚儿的才智,又让他感觉这女子真不愧是银狐。“其智近妖”真是名不虚传。

只有铁向北沉思不语,这几年,他是最了解银狐的人,所以他一点都不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