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大白小黑思小主 枫儿南下救老父(1 / 2)

冰雪令 老茶童 2522 字 3个月前

此刻,木河城南边的约三百里一座白雪覆盖的山上,枫儿的师父,带着大白和小黑,正燃了一堆篝火,烤着一只狍子,边吃边烤,猛虎大白正扒着一条狍子腿啃得正香。黑熊小黑对这样的烤的肉不是很喜欢,大白却是非常喜欢吃,所以篝火边上还给小黑烤了不少粘豆包。小黑也津津有味的吃着。熊,果然是爱甜食。

原来,枫儿的师父,一直不放心枫儿自己下山,一直带着大白和小黑远远的跟着,有道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话一点不也不假,虽然他没有子女,但枫儿在他心中,也许比儿孙更亲。看着枫儿买马,掌劈双雄,直到枫儿搬入如意坊,虽然心生疑惑,后又听说成了丰家的女婿,这才放心的离去了,所以才没遇到两名神秘剑道高手。

枫儿师父吃了一些,喝光了一壶酒,把剩下的大半个狍子给了大白小黑,小黑看来是粘豆包没吃饱,也抓起来啃了起来。两个家伙,风卷残云,一会儿功夫就吃了个精光,双双趴在枫儿师父的脚下。两个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你们两个是不是想枫儿了?”枫儿师父左右手分别在大白和小黑的头上摸了摸,说道。

“呜呜”大白和小黑各自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声,应该听懂了枫儿师父的话,各自回应着。

“是不是想去找他啊?你们两个呆货。”枫儿师父笑着,轻轻的拍着两个大家伙的头说。

“呜呜呜”两个家伙急忙回应,突然来了精神,双双仰起头来,眼巴巴的望着枫儿的师父。

“知道你们两个不愿意跟着我,十年了还养不熟,白疼你们了。”枫儿的师父假装责怪的语气说道。

两个家伙一听,连忙爬起来,各自用自己的头在枫儿师父的身上不断的蹭着,来表示不是这样子的。不认可枫儿师父的话。

枫儿的师父,被逗笑了,又轻轻的抚摸了两个家伙的头,说:“逗你们的,知道你们不但是想念枫儿,更是担心他吧?”

两个家伙一听,连忙用头去拱枫儿师父。表示就是如此。

“虽然你们两个家伙,跟我10年了,我在教枫儿的时候,你们也看着学了点皮毛,奈何你们两个终究不是人类,所学有限,虽然吃了我不少的天材地宝,皮如精钢,遇到寻常的一流高手和一般的兵器都没问题,但是真的遇到顶尖的高手,怕不但帮不了枫儿,连你们自己恐怕都有危险,要知道对于你们而言,最危险的不是丛林和雪山,也不是平通的猎户,而是身怀绝顶的江湖高手。”枫儿师父语重心长的说道。

两个家伙若有所思的全部低下了头。

“这样吧,这几天我对你们打斗训练,你们两个也好好学和领悟,不可偷懒,如果我觉得你们可以了,就放你们下山去找枫儿,有你们两个陪伴他,我也更放心了,可以去云游天下了。”

“呜”大白一声虎啸,震彻山林,山顶上的积雪纷纷落下。

小黑直接给枫儿师父来了个熊抱。

山东,河北省交界处,一个不知名的小城里,城里的最大的建筑内,一群黑衣人在大厅内商量着什么。看来是神秘黑衣人组织的秘密联络点。

“山东任务失败?雪晴负伤而逃?”为首的一个黑衣人说道:“二护法和四护法带着金算盘祁天镇,魏家兄弟还有那么多高手,竟然还没灭掉仁和堂?就算雪晴武功虽高,三奇四怪也不弱,也不可能是二护法和四护法和金算盘之敌吧?这怎么可能?”

“是的,接到的飞鸽传书中说,我们情报有误,第一,我们低估了雪晴和三奇四怪的实力,雪晴的剑法超出我们的预计,他的快雪时晴剑法比传说更厉害,据说已经修成了剑意,和四护法对剑,几乎是两败俱伤,三奇四怪的实力也远远超过了我们的预期,两个人联手竟然和金算盘祁天镇平分秋色。”一名黑衣人回道。

“不会吧?那二护法呢和那么多高手呢?”为首的黑衣人难以置信的说道。

“二护法出手了,一剑将强弩之末的雪晴重伤,但是没想到黑白无常和阴阳双判竟然会在仁和堂,四人舍命联手挡下了二护法攻向雪晴的致命一击,虽然伤了黑白无常,始料未及的是他自己也被雪晴和冰姬养的什么活物所伤,身中剧毒,无法再攻。当所有的兄弟一起攻上之时,谁知道‘地狱刀客’李长阳和‘霹雳重剑’夏侯空带着四人,突然杀到。这才掩护着雪晴带着冰姬以及三奇四怪趁乱逃走。”黑衣人继续回道。

“那后来呢?”为首的黑衣人又问道。

“后来,虽然几乎杀光了仁和堂的众位弟子,但是‘阴阳双判’和‘黑白无常’,在‘地狱刀客’李长阳和‘霹雳重剑’夏侯空的掩护下,还是狼狈逃窜了,四护法以受伤之躯和两人对拼,虽然伤了夏侯空,但是自己却被‘地狱刀客’李长阳的‘地狱三重奏’伤的更重了。二护法一时不能将毒逼出,不能参战,以至于功亏一篑。”

“那大护法飞鸽传书可以有什么指示?”

“大护法说,他估计雪晴肯定已经飞鸽传书给如意坊丰如意,请求支援,另一方面肯定也会北上投靠丰如意。而丰如意也肯定会派人沿途接应。所以我们这里兵分两路,一路南下截杀雪晴,与二护法和四护法他们南北夹击,一定要将雪晴一行狙杀在半路,另一路北上截住丰如意派去的接应之人。并指定您率精英南下狙杀雪晴,另外派一高手率众北上,必须是高手带队。”黑衣人把大护法的指示说了一遍。

“就是雪晴一行重伤之人,呵呵,大护法做事就是谨慎。还需要南北夹击。北上还需要顶尖高手带队?丰如意自己肯定不会离开木河城,能派出谁支援啊?最多就是他手下那三块废料。不过,他的命令我们还是遵守的,这样,我即可安排,你们也去准备!”

“是,我马上去准备!”

山东通向河北之路的一座荒废已久破庙里,雪晴、冰姬和三奇四怪二老,正坐在里面休息,连续奔波,使得看上去比较疲惫,此时雪晴身上的剑伤经过敷药,已经初见好转,二老的内伤也逐渐恢复中,只是人非常疲惫,冰姬扶着雪晴,慢慢斜靠在神龛上,问道:“雪哥,你怎么样,还吃的消吗?”

“夫人,没事儿,我还吃得消。”雪晴故作轻松的答道。他真的怕冰姬为他担心。

“二老,你们两位怎么样?”冰姬又转头问向坐在地上的三奇四怪。

“承蒙夫人挂念,我们服了药之后,现在已经恢复的挺好了。”两人同时说道。

“雪哥,你的伤势挺严重的,我帮你重新敷药吧?尤其后背的那道伤口,实在太深了。”冰姬眼中大颗大颗的泪珠滑落。

“夫人,不用了,这“碧玉生肌散”极其珍贵,用一次基本就可以了,再说药效尚在,不必再敷,你也快坐下来,好好休息一下。”雪晴夫妻感情非常深厚。

冰姬依言坐下,四人各自运功调息起来。约莫过了两个多时辰。外面一阵嘈杂之声传来……

四人一惊,连忙坐起来,雪晴抽出来雪花剑,和二老站在一起,如临大敌。

如意坊内,丰如意正在和铁向北两人在一起喝着茶,正在讨论着江湖中的神秘势力到底来自哪里。

“坊主,大供奉,出事了。”孙无涯满头大汗急匆匆的飞奔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