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雪花神剑修剑意 春兰古剑出剑芒(1 / 2)

冰雪令 老茶童 2646 字 3个月前

雪晴闻言呵呵一笑,走到场中,左手捏了个剑诀,右手雪花剑,竖着一立,然后剑尖轻轻一点,快雪剑法:第一式“羲之顿首”亮出。江湖中传说雪晴的剑法是从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中悟出的。“羲之顿首。快雪时晴,佳想安善。未果为结,力不次。”短短几行字,却被雪晴悟出了纵横江湖的快雪剑法。此刻众人观雪晴,正义凛然,潇洒飘逸,脱俗出尘。不愧为当世一代剑宗,“三绝医圣”剑绝之名,果然不虚。

“好”,黑衣老者也忍不住喝了一声彩,小子不错,还知道剑礼,果然是后辈剑道宗师,说实话,老夫很久没见到你这样的后辈剑道高手了,颇为心喜,如不是门令难为,还真有点舍不得杀你了!”

“你到底什么人?说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你以为你真的能杀了我?呵呵,想我雪晴也纵横江湖近二十年,论剑,也不输江湖中任何一位高手,也不知道你从哪里来的,口气大的很。”雪晴很蔑视的说道。

“呵呵,老夫纵横江湖之时,恐怕你还是个孩子吧!”黑衣人笑眯眯的说。

雪晴一听此话,心中顿时一凛,心道:莫不是真的是不出世的江湖高人?顿时想到胡立和范刚之死,以及那两名神秘的剑道高手,难道这名神秘老者是其中之一?心下顿时一惊。转念一想,不可能啊,杀死胡、范二人的高手,不可能这么快的从千里之外来到山东啊,难道还有神秘的用剑高手?想到这里,随即神色一正,言道:“那么,就请前辈赐教!”

黑衣老者,闻言,缓缓从后背抽出了一把斑斓古剑,剑柄至剑半身之处,两面阴刻着栩栩如生的兰花图案,但观此剑,古朴斑斓,一股苍茫的剑气被黑衣老者内力一催,猛的吐出,已隐隐有实质的样子。老者也左手捏个剑诀,将剑一横,很普通的剑式“苍松迎客”算是对雪晴的回礼!

这黑衣老者和雪晴不愧都是玩剑的高手,剑乃兵中君子,两人都遵循剑道之礼,起手都是那么君子。

黑衣老者虽是普通的剑招,但是剑上的剑气确已然快成实质,而且气度绝对不凡,不在雪晴之下。

冰姬和阴阳双判以及坐在地上的三奇四怪,都惊呼出声,不禁担心起来!对方这群神秘人,来头不小,目前赶尸派的两名好手,和堂堂的“贯通钱庄”大当家,天下十大高手之一的祁天镇都沦为其属下,这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背后之人有多么恐怖?就拿当前的黑衣老者而言,恐怕也没人是其敌手,估计雪堂主,恐怕也未必能敌。为首的黑衣人,又是个什么水平?五个人不禁担心起来。

“得罪了”雪晴一声轻喝。“羲之顿首”所含的六招的中的第二招已经出手,剑尖一点向老者刺去。

老者不慌不忙,手中之剑,画了一个斜线,与雪晴之剑相交,挡住了雪晴这一剑,“铮”的一声,两剑的啸声各自传出,真的是龙吟之声,清脆,干净!端的是两把神兵利器才能发出的声音。

两人的剑一碰就分开,两人慌忙各自看了一下自己的剑,发现都完好如初,这才放心,又斗在了一起。

雪晴剑法飘逸灵动,进退自如,剑如风,身如影,剑剑带着蒙蒙的剑气,一招招的攻向黑衣老者。

黑衣老者的剑法古朴苍凉,庄重中也透着飘逸,却是只守不攻,一招一招的化解着雪晴的攻势。

雪晴边打边心惊:虽然“羲之顿首”所含的六招不是凌厉的剑招,但也算极为高明,自从自己从《快雪时晴帖》悟出这套剑法以来,纵横江湖,剑上未曾一败,即使江湖用剑高手“云柳松涛剑”也是败在自己的这套剑法之下。但是这黑衣老者,化解自己剑招的方法竟然如此轻描淡写,比之云柳剑,不知道高了多少。

雪晴顿时打起来十二分精神,“快雪剑法”第二和第三式“快雪时晴”“佳想安善”十二招剑法依次使出,剑招如绵绵之云,柔柔之风,攻向黑衣老者。剑招棉柔,剑式却是凌厉无比,似冬天的寒雪,刺骨冰冷。

“有点意思了”黑衣老者轻松一笑,“剑招很是潇洒啊,不错,江湖后辈中,有这样的剑法,实在难能可贵啊。”嘴上说着,手中之剑上下翻飞,或挡,或磕,好整以暇的化解着雪晴的快雪剑法。

两个人的剑法均是当世一流,两口剑你来我往,剑气纵横,奇妙剑招层出不穷。周围的人看的是眼花缭乱。瞠目结舌,纷纷暗自感叹!

祁天镇伤不算重,此刻也是恢复了不少,也在目不转睛的看着两人对剑。看着雪晴的剑招,心想;虽然自己与雪晴都是名列“天下十大高手”恐怕自己与雪晴还是差了一到两筹,还好,是三奇四怪两个出头了,否则自己与雪晴交手,恐怕会败的很难看,伤的也更重。顿时心下一顿侥幸。

场中二人,此刻斗的正欢,雪晴的剑,如雪花一般,绵密如织,一剑跟着一剑,黑衣老者却是只守不攻,兀自的拆解着雪晴的剑招。只不过没了刚才的好整以暇。神色逐渐凝重起来!

雪晴快雪剑法第四式“未果为结”六招也出手了,顿时,剑影比刚才快了一倍,清蒙的剑气也逐渐凝结起来,隐隐也有实质的样子了。此刻场中的温度貌似也下降了很多,雪晴剑招此刻如同暴风雪一般,带着狂风之声,招招均是致命,一柄雪花剑,在黑衣老者身边纷飞,剑招已经几乎递到老者的身上了。

老者此刻,神情非常庄重,手中剑接的也有点吃力了,嘴上却说道:“快雪剑法”果然不凡,好剑招,好剑式,老夫好久没这么痛快的打过了。”嘴上虽然这样说道,手上却不是只守不攻了,一套剑法也有出手了,攻向雪晴必救之所在。

老者的剑法与雪晴的剑法不同,他的这套剑法,如春意盎然,冰雪消融,恰恰化解了雪晴的快雪剑招。看着他的剑比雪晴的慢了很多,但是每一招都化解的恰到好处,或者攻的恰如其分,逼的雪晴不得不回剑相守。一时间,两人未分高低,但是高手都看得出,老者浸淫在剑道上的造诣,的确比雪晴要高上一截。

“雪晴,你也算不凡了,你可知道,老夫的剑法名称?老者使出剑法之后,又能轻松一些了,还能问话。

“请赐教”,雪晴一边猛攻,一边问道。

“老夫这套剑法,名叫“春兰剑法”,剑名:春兰。老者答道。

雪晴顿时想到杀死胡、范的两名神秘高手,一个剑伤,一式六剑似梅花,另一个剑伤,一式四剑似枯竹,那么眼前的这位,号称春兰剑法,应该是一式三剑似春兰了。这是些什么人?怎么会有如此高深的剑法,怎么一下子全冒出来了。雪晴心想,今天恐怕是难以善终了。心下杀机以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