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不出所料遭夜袭 三奇四怪拼强敌(1 / 2)

冰雪令 老茶童 2594 字 3个月前

阴阳双判、黑白无常多日来狼狈至极,应该是好久没有吃过这样的大餐了,于是也没客气,狼吞虎咽起来。

一阵风卷残云之后,雪晴看四人基本已酒足饭饱之后,放下筷子,问道:“崔兄,可将所遇之人说一下?那么高的武功和近百年的内力,实在未所未闻,重伤两位的那人是什么样子?”

“说来也惭愧,那人黑衣蒙面于半路截下我们兄弟,我们根本没看到那人的样貌,后来我在第五招时,胸前中了一爪,又勉强抵挡了两招,眼看就支撑不下去,我们兄弟只好舍命,合力发出‘阴阳合判’,希望临死之前也能多少伤他一点,可是没想到的是,那黑衣人不但爪功了得,掌力又是雄厚。掌力一相碰,我兄弟俩倒飞出去十余丈,跌入水中,在我们倒飞的一刹那,电光火石的片刻,那神秘人遥遥一掌印在无命的前胸,还好倒飞卸去了不少力,无命受伤才比我轻一些。后来我和无命双双落水。对方对自己武功极为自信,觉得我们每人都中了一爪一掌,应该必死无疑,所以并未下水追杀。虽然没看清此人的面貌,但从声音来判断,这神秘人应是一位老者,岁数恐怕应在七八十岁左右,而且内力极为阴寒歹毒。我们兄弟的‘冥都死气’虽也是阴寒的路子,但比其此人内功的阴寒不知差了多少倍。哪怕是赵长生殿主的‘不死神功’与之相较,阴寒之力也相去甚远。而且不光阴寒,还相当歹毒,我们兄弟中招之后,如坠冰河,不但心脉被封,连血液几乎也被冰封,其流动速度几乎比平时慢了三分之一,勉强运功抵抗,才支撑到见到雪大侠,如不是雪大侠出手相救,我们兄弟早已是强弩之末,真的支撑不了两天了。”崔无生此刻恢复的差不多了,接过雪晴的话说道。

“七八十岁的老者?如此阴寒的内力?江湖中未曾听说啊!如你所说,这老者的功力已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了,恐怕赵殿主在也远非其敌啊!纵使我与赵殿主联手,恐怕亦相去甚远。如江湖中真出现这么一位高手,看来一番腥风血雨势不可挡了,一场江湖浩劫在所难免!”雪晴忧心的说道。

“不错,雪大侠,我整个阎罗殿一百零一名精英可能也是死在此人手下,估计神秘人打了个时间差。殿中所有弟子,包括牛头马面兄弟都是被一掌毙命,均是被反震回他们自己的‘冥都死气’,震碎心脉而亡。”黑无常接过雪晴的话。“出手如此狠辣、果断,又不显露自己的武功路数,恐怕真如雪大侠所预料的,平静了许久的江湖,又要掀起滔天巨浪了。

“看来,丰如意所料不错,一股神秘邪恶的江湖势力即将崛起,恐怕真的要席卷整个江湖了。”雪晴回道。

“如意坊丰如意?难道如意坊已遇袭击?”黑无常惊问。

“如意坊倒暂时无事,飞鹰堡大漠太保铁向北手下两大高手黑鹰胡立和苍狼范刚双双殒命在木河城郊。”雪晴当下将丰如意信中之事讲与了阴阳双判和黑白无常。

“有这样的事?这两人虽非顶尖高手,但一身所学也是极为厉害,就不明不白死在木河城?且伤势那么奇怪,施剑之人剑法如此精妙,江湖中也未听说过有此人啊!雪大侠,你也是剑道属一属二的高手,难道你也未曾听说过这样的剑法吗?”崔无生问道。

“我的剑法,与杀死胡、范二人的剑法不值一提,一剑六式、一剑四式的剑法我也未曾听过见过,六式的伤口呈梅花状,四式的伤口呈枯竹状,剑招凌厉而且霸道。没有极厚的内力也施展不出来。由此看来又是两名神秘高手,加上袭击你们的,已经有三名了,这股神秘势力究竟有多少这样的绝世高手?我们一无所知,能知道的就是这股神秘势力的实力完全碾压当今江湖中的任何一派宗门,且来势汹汹,那将席卷整个江湖……”雪晴言道。

雪晴一番话说的众人眉头紧皱,沉思不语。

良久,雪晴问道:“不知四位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雪大侠,我们兄弟承蒙您出手相救,已是感恩不尽,如今我们兄弟四人,也无处可去,恐怕还要打扰您一段日子。另外,这股神秘势力会不会向仁和堂出手,也未可知,我兄弟四人留在这里,也希望能为仁和堂出一份力,以报雪大侠救命之恩。”阴判崔无生正色说道。

“如此最好,”雪晴大喜,如今整个江湖风雨欲来的阵盟,如有这四位一流高手在仁和堂,雪情心安了几分,“我这就吩咐人为四位安排客房。”

“我都安排好了,这都晚上了,等你安排就太晚了。四位兄弟连日奔波,恐怕早就累坏了,所以我提前就安排下去了。”冰姬笑着说。

冰姬人如其名,冰雪聪明,事事料在前面,果然是个贤内助。

“有劳雪夫人了,我兄弟四人先行谢过。”四人一抱拳。

“别见外,到了这里,就如同到家一样,四位兄弟如有需要,尽管吩咐堂中弟子就是。”冰姬微微一笑。

“这样,今天四位兄弟都大伤初愈,需要早点休息,有话我们明天再聊。”说着,雪晴又掏出小玉瓶倒出四粒药丸,分别交于四人。“这百花雪玉丸,对解除疲劳、固本培元甚是有效,四位晚上调息时服用,可以小幅增加修为。”

四人接过药丸,各自称谢,由仁和堂弟子带去客房休息。

四人分别各自房中打坐调息,这时才发现“百花雪玉丸”何止增加小幅内力修为,黑白无常各自至少增加了一成功力,而阴阳双判各自吃了两粒,起码能加二成。四人各自感慨雪晴的大方和侠义。调息完之后,甚是疲倦,加之这半月的劳累,四人各自昏昏沉沉睡去。

不觉已近五更,突然一声长啸,划破了黎明的宁静,接下来,铺天盖地的撕杀声传来。

“不好,敌袭!!!果然来了。”雪晴和冰姬立刻穿衣,拿上武器冲了出去。

后院里站了一群黑衣蒙面人,人数约有三十多,前院毫无动静,前堂的弟子恐怕已是凶多吉少。雪晴眼睛冒火,这时三奇四怪双老、阴阳双判、黑白无常也都冲了出来,众多的后堂弟子也全冲了出来,人数约在七八十人,人数上占了绝对优势。

“什么人?犯我仁和堂?我仁和堂在江湖中只救人不伤人,你们为何杀我仁和堂那么多兄弟?”雪晴语气非常冷,已然动了杀机。

“仁和堂?哈哈,马上就不存在了,这么多年,仁和堂救了太多不该救的人,比如你身边那两位判官,判官早就该去阴间,你却将他们留在阳世。你,和你的仁和堂将成为我们一统江湖的绊脚石,必须除之。雪晴,从今往后,江湖中不会再有‘三绝医圣’和仁和堂了。”其中一个黑衣人说道。

“一统江湖?阁下好大的口气,哈哈哈,真是痴人说梦,来吧!想怎么来,雪某奉陪。”雪晴怒极反笑。

为首的黑衣人说:“久闻雪大侠,岐黄、剑法、书法天下三绝,我也想看看是否言过其实,就让我手下的兄弟陪你玩几招再说,反正今天你也是在劫难逃,就先陪你玩玩。”

雪晴掌中剑一摆,正待上前,黑白无常先跳了出来,对着雪晴一拱手:“蒙雪大侠救了两位判官,我兄弟无以为报,如今仁和堂有事,我兄弟岂能袖手旁观,这头阵我兄弟二人接了。”

雪晴说:“也好”。

黑白无常兄弟一拱手:“哪位出来赐教?”

为首黑衣人笑道:“两只阴间的小鬼,也敢放肆?那就送你们下去,去当真的黑白无常。”手一挥,背后跳出两个大汉,一拱手:“我们兄弟来送二位上路。”

黑白无常抽出哭丧棒,与两位大汉缠斗在一起。一时场中棒影纷飞,气劲四处激荡,黑白无常不愧是阎罗殿中的好手,又吃了百花雪玉丸,功力涨了一成不说,加之阎罗殿被灭,恨死了神秘人,满腔怒火,含恨而出。两支哭丧棒舞的密不透风,逼的两名大汉连连后退。两名大汉有点招架不住,也只好抽出了背后的两棍子,重新与黑白无常战在一起。场中顿时腥臭之气大浓,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瞬间弥漫全场。冰姬特爱干净,往后退了两步。

“赶尸棒?”湘西赶尸派?看这两人应该是宗主魏通天的两个兄弟魏通神和魏通鬼。”雪晴对阴阳双判和三奇四怪二老同时说道。

四人一点头,他们也看出来了。“什么时候赶尸派加入了神秘组织?”四人眼中尽是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