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无常双判皆遇险 阎罗殿内惊天变(1 / 2)

冰雪令 老茶童 3359 字 3个月前

川陕交界的小道上,两个穿着打扮相当奇怪的人正在急匆匆地赶路。细看两人分明就是黑白无常的打扮,两个人一个一身黑衣、头戴高帽,帽上写着“天下太平”,手持一根黑色的哭丧棒;另一个一身白衣,头戴一顶白色高帽:上书“一见生财”,手持一根白色的哭丧棒。

这大白天的,遇上两个这么打扮的人,着实能吓人一跳,这两人也不搭话,只是急匆匆的赶路。片刻间,来到一个茅屋之前,茅屋前站了一个精瘦老者。两人走到老者面前,黑无常说道:“黄泉路长无客栈。”白无常道:“望乡台高不胜寒。”两人同时道:“客官,看好脚下,该上路了。”说完两人悉悉索索各自从腰间抽出一条锁链,立刻准备上前锁拿这位老者。

老者眼睛精光一闪,身形一动闪在一边:“且慢,为何与我过不去?”

“离魂失心掌,郭雄,年龄:62岁。多年来,屡屡在川陕和冀鲁一带采花,糟蹋在你手里的大姑娘小媳妇不计其数。近年来,你被‘罗非花’和‘云柳山庄’柳三千重金收买,掳走不少童女,高价卖给罗非花,供其炼制修罗血刀,也用你的离魂**掠走多少良家妇女卖给柳三千,充当妓院的妓女!”黑无常从怀里拿出一个小本本,装模作样的念到。

“阳间钱好还,阴间债难偿。”郭雄,多年来你作恶多端,如今阳寿已尽,该上路了。”白无常打扮的人挥了挥手中的哭丧棒。

“郭雄,你作恶得了那么多金钱,却为了躲避江湖正派人的追杀,竟然躲在这么一个鬼地方,可真难为你了。我们兄弟查了你两年,终于找到你,今天我兄弟二人送你上路,帮你解脱,你也不必东躲西藏了。”

“我道是谁,原来是江湖人称‘黑白无常’王缺、李过两位兄弟。有道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与二位和阎罗殿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两位何必苦苦相逼?至于说我的所作所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对吧?再说你们阎罗殿不是只为财才杀人吗?如今又无人出钱要我的命,两位何不放我一马,我愿出黄金一千两,买我自己一条生路,如何?”

“郭雄,虽然阎罗殿只为财杀人,但也赏善罚恶。”说着黑无常王缺从腰间掏出一个腰牌,上写:罚恶。

“哈哈哈,郭雄,你忘记了黑白无常在世间除了拘魂,还做一件事情吗?”说着,白无常也从腰间掏出一个腰牌,上写:赏善。“今天你是在劫难逃,你要为枉死在你手中的妇女和幼童血债血偿。”

“不要以为老夫怕了你们两个,老夫我纵横江湖几十年,也不是吃素的。”郭雄色厉内荏的说:“我只是给你们殿主赵长生面子,不想和你们阎罗殿撕破脸而已。”

“哈哈,老黑,他说是给我们殿主面子,这小子,真把自己当一号人物了。”

“老白,少废话,拿人。”黑无常王缺喝道。

说完,黑无常手中锁链朝郭雄头上套去。

“欺人太甚。”郭雄双掌一翻,“离魂掌”朝锁链击去。

黑无常左手锁链,右手哭丧棒,与郭雄斗在了一起。白无常站在边上只是看着,并未动手,却也防着郭雄夺路而逃。

黑无常身形步法相当快,约才十余个回合,郭雄有点吃不消了,跑又跑不掉。白无常正虎视着自己。只好咬紧牙关苦苦支撑,双掌上下纷飞。离魂掌用到极致,掌风中微带着一些腥甜,他把希望寄托在这一双肉掌。心中暗道:“离魂失心掌。掌风中带有迷心之毒,如果不小心吸入,会慢慢失去意识,犹如得了失心疯,任其施掌之人摆布。寻常不会武功之人,只要被郭雄轻轻一拍或被掌风扫中,就会失去神智。可是这与黑无常斗了半天,也丝毫不见他有中毒迹象。”

郭雄愈发着急,掌掌直逼黑无常各处要害。

“急眼了啊,郭雄,你是不是在等我中毒啊?我可以告诉你,你那毒对我不起任何作用。”黑无常一边接招一边说道。

“吹牛,你也就是沾了兵器的光,否则你早倒下子。”

“噢?是吗,那好,我就收了兵器,陪你玩玩。我还嫌这兵器碍手呢。”黑无常收了手,用猫戏弄耗子的眼神看着郭雄。

“找死”。郭雄眼中光芒大盛,立刻运足十二成功力,离魂功运到极致,掌风中腥甜之息更浓,舍身攻向黑无常。可是郭雄终于发现,他的掌风根本破不了黑无常的护体罡气。

“就这点本事?好吧,我与你对拼一掌,如何?”黑无常笑道。

仿佛抓到救命稻草一样,郭雄当即推足内力,双掌向黑无常胸前推去。黑无常有点不屑,右手单掌一翻,迎上郭雄的双掌。双掌一接,郭雄暗叫一声“不好”,一股带着浓郁死气气息的内力奔涌而来。其劲阴柔、阴寒无比,根本抵御不住。“呼”的一声,郭雄倒飞了出去,摔在地上,口中喷出一口黑血,他自己感觉五脏六腑受伤不小。

“冥都死气?”这功法名不虚传,果然厉害,郭雄勉强站了起来,哇,又是一口黑血吐了出来。

“想不到你还挺识货的,竟然识得我的内功心法,好了,郭雄,你该上路了,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的忌日,你放心去吧!我们兄弟会给你烧点纸钱的。”黑无常说罢,手中哭丧棒径直往郭雄头上落了过去!

郭雄此时内力根本提不起来,只好闭眼等死。

“且慢”,空中一声暴喝,声到人到,一个黑衣蒙面之人瞬间落在郭雄眼前,一指弹开了即将落下的哭丧棒。

“铮”的一声,哭丧棒被弹起老高,黑无常顿觉得虎口一震,心下惊呼,好浑厚的内力,差点把这百炼精钢的哭丧棒弹飞了。

事出突然,白无常也没反应过来。只见来人左手单手抓起郭雄,腾空而起便要走。

“慢着”,黑白无常同时腾空,双人回手抓向黑衣蒙面之人,黑衣蒙面人右掌虚空劈出一掌,掌风劲头十足。凌空当头罩向黑白无常。黑白无常无奈,空中无法借力,只得硬接了这一掌,“轰”的一声,黑白无常双双落地,各自又退了一步才算站稳。那黑衣蒙面人却借一掌之力,单手抓着郭雄,已远远弹了出去。几个起落,已不见踪影。空中却传来“今日,我有急事儿,暂且饶过二位,二位还在外面生事,哈哈哈,恐怕此时你们阎罗殿已灭……”

黑白无常互相看了一眼,心下各自骇然,黑衣蒙面人单掌能在空中将其二人震退,还能借势遁走,如此深厚的内力,还有着如此的轻功。此人是谁?谁有如此功力?

白无常正要追击,黑无常摆了一下手:“二弟,你觉得我们两个人能是他的对手吗?”

白无常一想也对:“虽说我们刚才没用全力,但那人在空中一掌将我们兄弟二人震退,别说取胜,就算咱们兄弟二人全力施为,估计连全身而退都不能。”

黑无常心中一阵怅然,显然受挫不小。兄弟二人行走江湖,何时吃过这样的鳖?不禁十分沮丧。

“大哥,我见此人功力,恐怕绝对还在殿主之上,还有,他刚才说阎罗殿已灭?”白无常疑惑的问。

“坏了,殿主不知在何处闭关,两位判官也不在殿中,如有这样的高手偷袭,阎罗殿危险。二弟,快回总殿。”黑无常身形一动,飞奔丰都城方向,白无常紧随其后,舍命狂奔……

二人狂奔两日余,路上亦不肯住宿和进饭馆吃饭,累了,打坐调息,饿了啃两口干粮,渴了就喝点水囊里的水。

终于到达了丰都城郊,这才放慢了脚步。白无常李过言道:“大哥,你觉得黑衣人的话可信吗?灭了咱们阎罗殿?江湖上谁有这个势力?除非几家联合起来,可是,据我所知,几个大的势力平时都是各争各的地盘,都貌合神离,根本不可能联手对付我们。再说,即便我们殿主不在,两位判官不在,我们兄弟也不在,殿中尚有牛头马面二位使者带领上百名兄弟,一举歼灭我们,这怎么可能?”

黑无常王缺道:“老二,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那个黑衣蒙面人你可曾听闻过?交手时能否判断出他的武学根本?他一手抓着郭雄,一掌震退我们兄弟,我们的‘冥都死气’竟然未起丝毫作用,你不觉得很震惊吗?这黑衣蒙面人甚是神秘,江湖中未曾听过,武功却深不可测,像这样的高手还有没有?如果是这样的高手带队,恐怕牛头马面兄弟是挡不住的。虽然总殿位置比较隐秘,但对方这样的高手探查到,却也不难。老二,我们速度赶回去。”

两人加快了脚步……

一盏茶的功夫之后,两人终于到了总殿位置所在。一座依山而建的三进三出的青瓦房,看上去并无任何特殊。两人走到门前,叩了三下铜环,同时说道:“阳间大道难走,地府黄泉易行,黑白无常归殿。”

许久没有回应,两人心下一惊,拔墙而入。第一进的院落并无异常,只是没有人,二人心下奇怪,急忙往第二进院子奔去,一到第二进的院落,两人顿时心神惧惊。横七竖八倒了一地的阎罗殿弟子和尸体。两人大骇,急忙冲向第三进的院子,依然是一地尸体,在正房门口左右两边的,正是戴了牛头马面面具的两位使者。两人急忙上去查看:“已经死了差不多有两天了。”白无常说。

“老二,看下伤口、伤势,看看两位使者怎么死的。我去看下其他兄弟。”黑无常回道。

片刻,两人重新聚在一起,四目相对,尽是骇然。

“一掌毙命?”两人不约而同的问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