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漫天风雪神功成 地穴岩浆霜火现(1 / 2)

冰雪令 老茶童 3155 字 3个月前

引子

三才四绝傲群雄,天地二老谁争峰。

相思有情剑无情,血河一出天下惊。

这首曾经在江湖上广为传诵的歌谣,如今将近五十年过去了,如今已经被江湖逐渐淡忘,也许已经无人再记得这首歌谣……

当年龙湖雪峰一战,到底发生了什么?已经无从知晓,也许是惊天地、泣鬼神,也许是云淡风轻……

人虽远去,但江湖依然继续……

江湖:一个可以两壶老酒,三盘小菜,呼朋唤友,说说风流轶事,刀光剑影的地方;

江湖:一个可以一盏清茶、两碟瓜子、知己,聊聊儿女情长,快意恩仇的地方;

江湖:一个充满着血雨腥风、让人爱恨交加的地方;

江湖:一个我们心中最为神秘,也是我们最向往的地方;

江湖:我们故事开始的地方……

第一章神功有小成霜火初现世

塞北极地,大兴安岭深处,时值隆冬,鹅毛般的大雪随风飞舞,满山的红松全部银丝倒挂,甚是美丽,放眼望去,白茫茫雪皑皑,万物肃杀,寂静异常,只有簌簌的雪落之声,令人心旷神怡。在这冰天雪地中,生存极难,零下几十度的严寒真不是一般人能抵御的。

突然一声清啸,震彻长空,树上的雪纷纷落下,迷迷茫茫、煞是好看,“千树万树梨花开”至美之极。

一位少年雪中腾空而起,脚尖在几棵松树之尖轻轻一点,转瞬就到了另一棵松树之上。令人惊奇的是,几棵松尖却并无雪落下,而少年落地之处,竟然并无脚印。少年心中犹喜:“突破了?冰火神功第三重终于突破了?我成功了?”少年按捺不住心中狂喜,忍不住又一声长啸,呜……,千树万树的梨花又开了。而少年身边的厚厚的积雪竟然全部激荡开来,少年看着身边景象,难掩面上的喜色。

突然,一道灰影从天而降,用电光火石来形容其速度亦不为过,比其少年的速度又不知快了多少倍。少年一惊之后却又大喜,直接跪了下去:“师父”。

老者:“枫儿,第三重突破了?”

少年道:“多亏师父悉心教导,徒儿已经突破了冰火神功第三重。”

老者道:“不错,冰火神功共有五重,你能在短时间突破第三重,除了你天生资质外,与你的努力刻苦也是分不开的。”

少年嘻嘻一笑:“更与师父的悉心栽培分不开的。”

老者笑道:“少耍贫嘴,如今你已跟随为师整整十三年了,是时候告诉你一些事情了,跟为师来。”

说罢,大袖一挥,飞跃而起,眨眼间已在数十开外,少年一愣,随即踏地而起,紧紧跟随而去,老者看似起落而又非起落,看似用力而非用力,如风中柳絮般,似从未落地,速度却是极快,约半柱香的工夫,老者到达了密林最深处的一座木屋前停了下来,神情自若。

过了片刻,少年也终于赶了上来,额头已是遍布汗珠,头顶也是丝丝白气冒出。老者掳须一笑曰:“枫儿,你的随风踏雪的轻功也是大有长进啊,在为师三成功力的情况下,也只稍慢片刻,真是儒子可教啊!”

少年心中一惊,咂了一下嘴,心想:我刚才已是极限了,而师父才用了三成功力?惊骇之余,忙道:“师父,弟子愚笨,让师父失望了。”

老者言道:“枫儿,不必过分自谦,你小小年纪,有如此成就,为师非常高兴。这样,你弄几个菜,烫上壶老酒,咱们师徒俩好好的喝一杯,为师有话要跟你说。”

枫儿说:“好的,师父,您老暂歇,我去准备。”

老者微微一点头,转身上了炕,盘腿而坐,如老僧入定,不再言语。

枫儿转身走到了门外,吹了声口哨,远处一白一黑两个点飞奔而来,到达眼前,原来是一头白虎和一只黑熊。那白色老虎遍体雪白,模样甚是威风。那黑熊浑身乌黑,憨态可掬,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时揉一下眼睛,仿似刚从冬眠中醒来一样,闻得主人呼唤,又不得不来的委屈表情,实在可爱之极。

少年左手摸了一下白虎的额头,右手拍了拍黑熊的额头,言道:“大白、小黑,师父今天难得心情好,我今天也突破了冰火神功第三重,也是非常高兴,所以叫你们过来,一起吃个饭,陪师父老人家高兴。大白,你去抓两只野鸡过来,小黑你去抓只傻狍子过来,今天我给你们做好吃的。”

一虎一熊仿佛听得懂人话,眼中均是光芒大盛,屁颠屁颠的飞奔而去。

枫儿转身回到屋内,去了厨房,厨房的墙上、房梁挂满了各色肉干、干菜、蒜头、辣椒,真的是应有尽有,枫儿进了厨房一顿忙活。

约过了不到一个时辰,大白叼着两只野鸡,小黑也抓着一只狍子回来了,这两个家伙把野鸡和狍子往地上一放,竟然全部跑进屋内,往地上一趴呼呼大睡起来。

枫儿拿起野鸡和狍子在屋外一处泉水中收拾起来,如此冰城雪地之处,还有一处泉水,竟然百冰不冻,实在叹为观止。

两个时辰后,天色已渐渐黑了下来,呼啸的北风更大了,雪也越下越大,温度降的也更厉害了,小屋子却暖意融融,火红的炭火上烤着一只狍子,表皮已经烤的金黄,滋滋的冒着热油,香味弥漫着整个屋子。锅里炖的两只野鸡混合着松蘑的香气也是阵阵来袭。大白小黑被这香气馋醒了,眼巴巴的看着烧烤的狍子,口水流了一地。

又过了片刻,桌子正中间放着半只烤的外酥里嫩的狍子,一盆炖的酥烂的野鸡,边上一盘切好的鹿肉脯、一盘花生米、一盘粘豆包、一盘獐子肉炒干黄瓜片,一小碟蒜泥,一壶烫好的烧刀子,令人食指大动,垂涎欲滴。

枫儿将酒菜摆好之后,走到炕边,跪在地上,恭敬的磕了个头,叫道:“师父,饭做好了,请您老人家吃饭。”

老者紧闭的双眼缓缓的睁开,精芒一闪而逝,缓缓地下炕走到桌前,坐了下来,枫儿恭敬的给师傅倒满了酒,也为自己倒了一杯,说着:“师父,您老人家请。”老者微微点了一下头,拿起杯抿了一小口:“还是这烧刀子最合我心意。”又拿起小刀切了一片狍子肉,放入嘴里,轻轻的嚼了起来:“枫儿,你这厨艺可是大有长进啊,比起为师也不差半分了。”

枫儿微微脸一红道:“谢谢师父夸奖,可是您老人家的绝世武功,徒儿尚不及您老人家的三成。”

老者放下酒杯,言道:“枫儿,你要记住,欲速则不达,你这个年纪突破了三重冰火神功,已经难能可贵了,切记,不可急于求成啊!”

枫儿点点头道:“徒儿谨记。”

老者道:“大白小黑,你们把他们也叫来了?”

枫儿道:“是的,师父。”

老者转眼看了下白和小黑,笑了,大白正津津有味的啃着狍子肉,而小黑正一口一个的往嘴里塞着粘豆包,这两个二货吃起来,真的是忘乎所以。老者将头转过去对枫儿说:“枫儿,我们快点吃完,师父有话对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