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五章:恭迎师尊(2 / 2)

魔尊他超凶 夏清茗 1068 字 1个月前

霓旌猝然僵住,盯着他看了许久,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于是她收回了要往外迈的腿,用没被攥着的一只手撑着身子,朝对面的人倾身凑了过去,一瞬不瞬地盯着那双青湖般平静的眼,似是想要将藏在无澜的水下的东西扯出来,剥开来,看个仔细。

“……师父你再说一遍。”

“……”

长潋被她逼得耳根发烫,手足无措之际,步清风和余念归风风火火地冲进了胧霜阁。

有人闯入,霓旌自是识趣地退了回来。

长潋暗暗松了口气,庆幸这二人来得及时,解了他燃眉之急,却还得端起掌门的威严来,低声训斥。

“莽莽撞撞,成何体统?何事如此惊慌?”

步清风下意识地后退半步,躬身行礼,余念归却已经顾不上尊卑礼数,气喘吁吁,满心满眼的欢欣几乎要满溢而出。

“掌门!……云渺宫!您快去云渺宫看看!渺渺醒了!”

疲倦的双眼猝然瞪大,油然而生的狂喜澎湃奔腾。

翻看了一日的书卷失手落在地上,仿佛有一口气卡在了心肺上,方才还从容自若的神色轰然崩塌,错愕,惊喜,慌张……说不清道不明,百感交集。

没等屋中的人反应过来,白衣仙人便如一阵风掠过,擦肩而去。

霓旌起初亦感错愕,看着他这么跑出去,无奈地笑了笑。

八年了,终于……

“咱们也去看看吧。”

昆仑主峰蜿蜒的山道上,一道荼白的身影如乘风般飞奔,平素最是温和雅正,礼数周祥的一个人,这会儿跑起来却是半点仪态都无,心中太急,连自己会法术都忘了,如红尘中摸爬多年的肉身凡胎,一路跌跌撞撞,踉跄而行,赶到了云渺宫外。

正如步清风和余念归所言,神宫外的冰墙正逐渐消融,山顶日头烈,他到时,墙已经化去大半了。

神兵所筑的城墙,将这座云渺宫围得严丝合缝,八年阔别,如白驹过隙,有太多的苦,也在这一刻化成了甜。

冰霜直接消融成雾,缥缈如梦,顺着石阶涓涓而淌,漫过廊下,漫进已然开了半面的云渺宫的大门。

金铃声响彻苍穹,云层散开,天光如幕,自云缝中倾撒而下,驱散八年的苦熬,无期的等待,如雪的衣袂在暖风中飘摇。

霓旌等人随后赶到时,望见的便是已经步出宫门,站在台阶顶端,眺望山河的那道高挑英飒的身影。

似是刚从故梦中苏醒,还有些单薄虚弱,陌生而熟悉的面庞上,独独那双明媚的桃花眼未变分毫。

她转过身来,目光落在双眸通红的长潋身上,动了动嘴唇,却没能说出话来。

又或是,岁月漫漫,浮生倥偬,她已经不知从何说起。

白衣,还是当年的白衣。

上神,仍是当年的上神。

可少年,却改变诸多。

他用力地拭去眼角的热泪,怀着满心欢喜,恭敬地跪了下来,叩首行礼。

压抑着颤抖的声音,郑重地在天地间回响。

“弟子长潋,恭迎师尊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