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四章:霜雪初融(1 / 2)

魔尊他超凶 夏清茗 1192 字 1个月前

“还没有醒啊……”余念归有些失落地垂下了眸,想了想,又鼓起了精神。

幽荼帝君和颍川山主走之前都说了,融合过去的魂魄和当下的躯壳极为不易,要用多久谁都说不准,这座冰墙消融之时,便是里头的人苏醒之日。

是她有些急了。

都是前些日子听孟逢君说了句,“保不齐还等等上千儿八百年,咱们都成了满脸褶子的老太太她才能醒呢”,让她难受了好几日。

但是想想,最难受的应当是还在苦苦等着的掌门和不知所踪的魔尊吧。

余念归无奈地摇了摇头,将沮丧抛诸脑后,垂下眼帘子,若有所思地嘀咕了句:“人间已经恢复了七八,昆仑山也渐入佳境,你再不醒,我都不知道该向谁道歉了……”

她的声音很轻,有一丝委屈和无奈。

说来也凑巧,她失去的记忆就是在她魂飞魄散的那日逐渐恢复的,只是这段记忆断断续续,好些年才全都想起来。

得知朱雀上神的真相后,她便决定日日来这扫撒,多看一眼也好,万一哪一天里头的人突然醒了过来,她也好马上跑去告诉掌门啊。

可谁曾想这一守,就是八年。

她甚至想过,是不是里头的人已经没了遗憾,不愿再醒来了……

这个念头才冒出来,她就感到自己仿佛跌入了冰窖,不敢再往下想了。

又是没有结果,或许也是最好的结果。

百年也好,千年也罢,一直等待,每日睁开眼好歹有个盼头,若连这点盼头都被碾碎了,丢在了路边,那才是真正的残忍。

按着镜鸾上君闭关前的交代,她在朝雾花丛中走了一圈,将添了药材的水一一浇了,又扫去了阶前的杂叶,寻了一座山石坐了下来。

记忆是恢复了,但听师父说,被附身时受的伤伤及灵根,她这些年底子虚了不少,忙活了一圈,便要坐下来歇歇,至此,剑法是很难再精进了,她另寻了一条出路,专心琢磨起了炼丹和医理。

这一坐下,就容易胡思乱想。

想到今日好像是拜师大典,长老和掌门都去了长瀛阁,孟逢君也去了,就她闲得很,回头得去瞧瞧今年又来了哪些招人疼的师弟师妹们。

想到前些日子,掌门好像被那位阿旌姑娘求亲了,闹得山门上下沸沸扬扬,不晓得最后成了没有。

想到步清风率十余弟子下山历练,已有数月没有音讯传回,教人甚是忧心……

想得出了神,竟没留意到身后的脚步声渐渐近了,一只手悄无声息地从脑后伸出,吓得她心头猛跳,定神细看,竟是一只小食盒。

后头传来熟悉的轻笑声:“想什么呢,喊你几声都不应。”

余念归错愕地望着来人,八年光阴,剥去了早年的青稚与些许的急躁,变得稳重可靠起来,他奉命下山,有时一年,有时三年才回来一趟,较之上回,他的身量又拔高不少,抽条似的挺拔起来。

温润的少年沾染了人间的悲喜酸甜,眉宇间也沉淀了些许凌厉气势,英姿勃发。

她张了张嘴,却是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磕磕巴巴地问他:“清,清风师叔,你何时回来的?”

步清风展颜一笑,敛起在外的锋芒:“才回,前些日子遭遇了棘手的妖物,不便传信回来,今日本想去见师父,却听闻长瀛阁那边在举行大典,且不去打扰了,先来云渺宫瞧瞧……喏,上回答应给你带的芙蓉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