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7章 十死无生(1 / 2)

猎户出山 阳子下 1551 字 13天前

纳兰子建将茶几上的半截照片装进相框里,淡淡道:“你太小看‘陆晨龙’三个字了,不论在朋友眼中还是在敌人眼中,这三个字都代表着不屈不挠、宁折不弯。他走过的路比你走过的桥都多,这样的一个人之所以最终放弃,是因为他比你看得更清楚。这条路走到现在,继续走下去,你将是举世皆敌”。

“表妹夫,我纳兰子建的眼界很高,能够让我看得起的人不多,左丘是一个,你是一个。但是,人力终有极,任凭你再厉害,也斗不过所有的人,这条路走到现在,已经走入死路”。

陆山民平静的看着巨大的落地窗,神色没有任何异样,阳光照在玻璃上泛起金色的暖光。

“在民生西路,欠下陈然的5万块钱巨款,对于我来说何尝不是死路,面对王大虎又何尝不是死路,金山角,江州薛家,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哪一个不是死路。你看不看得起我,对于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我厉害不厉害也同样不重要,能不能活到最后依然不重要。世上的路,很多人在面对的时候都是死路,有的人选择了退缩,有的人选择埋头前进,才有了现在四通八达的路”。

纳兰子建怔怔的看着陆山民,太阳光在照在他古铜色的脸上,熠熠生辉,不禁一时看出了神。

陆山民转头看着纳兰子建,淡淡道:“不用挖空心思激将我,我虽然不是什么英雄,但我要走的路从来都在自己脚下”。

“咳咳,表妹夫,你这话说的,我是在向你摆事实,是在关心你”。

陆山民嘴角翘起一丝弧度,“你处心积虑下了这么大一盘棋,你会轻易放弃?”

纳兰子建脸上闪过一抹被看破尴尬,转移话题说道:“你现在手上最大的底牌就是陆晨龙、黄九斤、刘妮、道一、以及海东青这几个绝世高手。由于你的存在,这些尚且可控,一旦你不在了,彻底失控的他们发起横来,任谁都不会好受。这也是为什么田家和吕家愿意和解的原因。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他们如果要杀我,一定会不好局把所有人拖进来,斩草除根”。

纳兰子建点了点头,“这个局不好布,相信他们心里也没有底气。所以,你要小心的是影子。一群见不得光的人,最常用的手段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不管你们陆家和他们有着怎样的关系,如果你坚决要鱼死网破,他们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我也不会”。陆山民淡淡道。

“以己度人,我相信影子一开始就做好了两手准备,一方面他们对陆晨龙抱有期望,希望他能够阻止事态恶化。另一方面,如果他阻止不了你,我相信他们已经在布局如何除掉你们,当然,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会这么做,毕竟事情闹大对他们没有好处。”

“戮影多半和蒙家有些关系”。“我接触蒙月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查探这股势力”。纳兰子建眉头微微皱了皱,陷入思索之中。

陆山民下意识看着纳兰子建的眼睛,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半晌过后,纳兰子建继续说道:“据我掌握的线索推测,这

应该是一股得到蒙家默认的一股势力”。

“你的意思是官方”?陆山民眼睛微微瞪大,关于戮影的真实身份,他有过无数次猜测,最希望的就是官方势力。

纳兰子建摇了摇头,“得到蒙家默许并不等于就是官方,虽然官方也有类似的秘密组织,但行事风格不是这个样子。蒙家警察世家,最遵从的就是法纪,不可能是他们牵头组织。最大的可能是一股仇恨影子的势力找到了蒙家进行了游说。由于没有证据,蒙家是无法出面的,但虽然没有证据,蒙家的人应该是相信他们所说的话,所以蒙家抱着看一看的态度,适当的给予些许支持”。

陆山民心头微微一震,想起蒙向书房里的那本《传习录》,难道左丘是戮影的人。

纳兰子建撇了一眼陆山民脸上一闪而过的震动,继续说道:“一开始,我以为戮影就是陆晨龙。但后来发生的种种事情又让我产生了怀疑”。纳兰子建顿了顿,没有说出在南山那一战之前他去找过陆晨龙。

“如果陆晨龙的人品和秉性真如公认的那样的话,他又不应该是”。纳兰子建仰头望着天花板,

“左丘这家伙,一介书生,背后没有一股强大势力的话,怎么可能隐藏得那么好”。

陆山民心里有些烦乱,“你们两个是不是一直都在合谋”?

纳兰子建低下头,笑了笑,“聪明人之间打交道不需要说出口,你知道这些年我最大的乐趣是什么吗?就是猜他的心思,相信他也一样”。

说着又问道:“你看过他写的吗”?

陆山民皱了皱眉,“哪一本”?

“《猎户出山》,说的是一个从山沟沟走出的山野村民进入大城市的故事,故事起伏跌宕、精彩纷呈,讲述了一个山野村民进入一个格格不入的世界,一路的身心历程。描绘了一个波澜壮阔的人生百态。有空的话,你可以看看”。

“这本书完结了吗”?陆山民不禁心头涌动。

纳兰子建摇了摇头,“还没有”。

陆山民稍稍有些失望,“我记得这本书他写了很多年”。

“是啊,但后面越写越慢”。纳兰子建叹息了一口,“看来他和我一样,开始的时候尚能掌控全局,现在都掌控不住了,以至于都不知道结局会是个什么样子”。

“如果是这样,那这条路还算不上死路”。虽然早已决绝,但现在他更有了几分底气。

纳兰子建眉头拧成一坨,“你还真是死心眼儿,亲兄弟还相互算计,你就那么相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