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 错序逐次递显(下)(1 / 1)

宇普西隆用掌心摩挲着下巴,沉思着重复道:“识死者么”

“是啊。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只不过因为越是脆弱的生命才越容易获得,所以大概也只有陷阱带才有希望找得到。”

荆璜忽然侧头看了一眼罗彬瀚,然后继续说:“会有一点识死者特性的人非常容易找到,不过,完全的识死者就很难维持存在的了识死者确实特别容易招引自杀者,不过同样的,杀戮欲特别强烈的人也会被吸引过去。如果不是运气特别好的话,这种人在自己的特质被发现以前就会因为种种**而莫名其妙地死掉了。到目前为止,我认识的真正算得上识死者的家伙也就只有一个而已,虽然还好端端地活着,付出的代价可不小。”

“就是冻结吗”

“不是他。”

荆璜奇特地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那个家伙的特质确实很明显,但和完全的识死者还是不一样的。你也不用太把这个特质放在心上,说到底,它本身不过是一种天性罢了,说是才能都很勉强,正常情况是不会伤害到外人的。”

“但是对自身来说好像很危险如果特别容易把杀人狂招引到自己身边的话。”

“那就只能看他自己的命了。如果能把吸引过来的某只飞蛾反过来当成自己的护卫,那么顺顺利利地活到寿终也不是没有可能。”

荆璜似乎并不愿意多谈这个话题,而宇普西隆却表现出很浓的兴趣。他仍然不肯罢休地追问道:“既然你这么说,是亲眼见到了实例吗”

“不关你的事。你想找的是冻结,那个家伙可不需要别人去保护不过如果你的运数不行的话,说不定也会有莫名其妙的家伙跳出来跟你为难。”

“那种事我在工作中经常遇到的啦,算是正常的职业风险嘛。不过,你说的这个识死者我确实没有听过,感觉还挺奇特的。如果说昆虫有时候扑向光源是因为丧失了方向感的话,那么这个识死者的原理又是什么呢”

“不知道。”荆璜说。

罗彬瀚怀疑他只是不想说,而宇普西隆看上去也有同样的观点。

“真的是不知道吗这种东西听起来很像是古约律之间的秘密嘛。因为我老家的历史问题,不了解这些也很正常,但是你应该了解的更多吧”

荆璜不爽地踢着脚说:“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老子家里又不长这种怪东西,怎么可能知道陷阱带为什么会生出来。没事就管好你自己,少成天给别人分类。你不服自己去找一个研究啊”

罗彬瀚赶紧揪揪他的头发:“少爷,素质,注意素质。条子面前咱就别整那套江湖习气了,再说我手还在人那儿呢。”

荆璜歪过头,把发丝扯出罗彬瀚的抓握,然后干脆地冲着宇普西隆伸出一根手指:“该说的都说了。放人。不然老子现在就把你灯管拔了。”

罗彬瀚直接用双手捂住他的嘴。宇普西隆却好似没听到般专注地思考着。直到荆璜已经第三次打开罗彬瀚的手,他才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

“啊,想要解开手铐是吗别着急嘛。我这边还有别的东西想了解”

荆璜一把扯掉罗彬瀚的手说:“你他妈去问那个女人啊正好让她多晒点太阳”

“你说法剑啊哈哈,这个不太好啊,因为她现在正在休假,好像因为私事很忙的样子。如果是别的还好说,要是碰巧干扰了她在做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在是对不住她了。人总是有想要私人空间的时候嘛,比如说如果她正和对象相处的话”

“那不可能。”荆璜立刻用不耐烦的口气说。

他的语气是那样少见,让罗彬瀚不禁诡异地瞅向他。而宇普西隆则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他们都目不转睛地看着荆璜,眼中射出兴奋的光。

“听起来很笃定嘛难道说这里头有什么隐情虽说法剑看起来比你要成熟一点。诶,难道说这就是姐弟式关系她可半个字都没有跟我透露。这样的话我一定得跟莫莫罗好好说说,那小子对这种感情的事情可好奇了。你们两个到底是”

“关你屁事。”荆璜面无表情地说,“不是。没有。我不认识她。少逼逼有的没有,要动手就现在吧。”

他又开始捋起衣袖。但这会儿没人理他,甚至连那只黑猫也已经懒散地趴倒在湖畔,用好奇的视线望着荆璜。罗彬瀚在渴望八卦的空隙里瞄了瞄她,发现它正用灵活的尾巴把两朵长在岸边的花朵糖卷成一束。

“你们他妈看我干嘛”荆璜说。

“没有,没有。”罗彬瀚和宇普西隆异口同声地回答。在荆璜冲上去以前,宇普西隆迅速地举起双手。

“好了好了,法剑的事情就不提了。我还有最后一项想要了解的情况。只要你回答了,我就会马上释放周雨先生的。”

听到他的保证,荆璜总算是收住动作。宇普西隆又紧接着讲道:“我听说冻结有一个哥哥,你应该也认识吧”

“算是认识吧。”

“能方便介绍一下吗”

荆璜冷冷地说:“你找死吗”

“果然不能说吗法剑对这件事也是语焉不详,当时我就想这里边有一些特殊的情况。”

“她是为了你好。如果你不想让我船上那个死灯泡眼替你上坟,就别去管他哥的事。他和冻结可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问题,危险性也是两回事。死心吧,除非那家伙主动想要你知道,否则不管你找谁打听都不会有用的。”

宇普西隆看起来不是很满意,但却出乎意料地妥协了。他叹着气说:“你和法剑提供的说法一致,看来确实是真的了。好吧,事实上我也暂时也没有余力去调查他哥哥的事情了。只是从种种迹象看,冻结的行为和他的哥哥有非常密切的关系”

“只是他那样自以为而已吧”

“所以要掌握他犯罪的动机,才能更好地预判他的行为轨迹。至少就我所知的情况,冻结认为他的行为有助于从某种绝境中挽救他的哥哥,我姑且不问他的哥哥到底处于什么样的状况中,至少冻结自己是以解救哥哥作为对自己行为动机的阐释的。是我理解的这样吧”

“对啊,那又怎么样你还想帮他一起吗”

“我确实是这么考虑的。”宇普西隆说。

罗彬瀚以为这又是一个嵌套在公事里活跃气氛的玩笑,可宇普西隆脸上没有笑容,充满了平静与真诚,使人意识到他并非随意说说而已。

“这是经过长期思考后的想法。按照我们先前所说的情况,任何试图杀死他的人都会碰到某种形式的噩运不是吗那样的话只要反其道而行,充满真诚地去帮助就没关系了吧”

宇普西隆目光炯炯,大义凛然地宣布道:“作为一名兄长,我是绝对不能接受莫莫罗变成那个样子的。兄弟之间就是应该互相照顾和关爱,而不是为了年龄啊地位啊之类的理由反目成仇。他的行为是错误的,但就算是第二天要被押去执行死刑,兄弟之间的矛盾也要赶在太阳彻底升起前和朝露一起消解总而言之,不管他是不是同意,我都必须帮助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