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解蛊(1 / 2)

双星灵记 空灵鼓 1292 字 13天前

昌池太守派去的信使自通州境内离开时,舒槿娘正赶到通州。南阳军中被简修宁选来送信的三人与舒槿娘同时出发,此时也到通州,离他们去奉阳,最快还要一天一夜。

深沉夜色中,那三人急驰如飞箭。

上官文若立在窗边默默看着。

稍后,舒槿娘轻轻敲了客栈房门。

上官文若看了眼熟睡的祝子安,小心过去推开门。

“盟主,事情都办妥了。”舒槿娘迫不及待地告诉她。

“我已知道了。”上官文若浅笑着将她拉到一旁,“这一路还好吧,阑珊阁的长辈们还好吗”

“多谢盟主惦记,都好。”

上官文若沉思片刻,点了头,“阑珊阁弟子还在昌池城内,此时你贸然回来,他们”

“盟主放心,我已与掌门交代过了,还有莫师姐在。大家按计划行事,不会乱的。”

“好吧。”上官文若苦笑着,还真是想不到什么别的主意能赶她走了。

又听舒槿娘道:“我这次来,其实也是受丁堂主所托,准备留在盟主身边的。”

上官文若听着蹙了眉。这还打算常住了如今齐寒月对她的怀疑越来越重,身边亡海盟的人越多,麻烦越大。归根结底这次的麻烦还是丁咏山带来的。

上官文若无奈之至。

舒槿娘不知自己哪句话说错了,诧异地望着她的表情,“盟主可是不想槿娘留下”

上官文若被吓了一跳,忙说“不是”。

“那就好。”舒槿娘欣喜地笑了,“我已与掌柜说好,等明日隔壁屋子的人走了,我就搬进去住。盟主有任何吩咐,随时能找到我。”

“好吧,”上官文若拿她没办法,“只不过明日我有件事要办,一整日都不在客栈,你一个人在这儿可能会有些闷。”

“盟主要去做什么槿娘可以一起么”

“不可以。”上官文若没有丝毫地犹豫,“槿姑娘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这是一件私事,和盟里没有关系,不必劳烦你。”

私事舒槿娘不觉疑惑。盟主自继任以来,每天不是看那些情报地图兵法,就是与大家交代任务。哪里有时间考虑私事

“哦,好像的确有事要麻烦你。”上官文若想了想,忽然道。她指了指身后的门,“那天那个石福你还记得吧”

舒槿娘点点头。

“他被喂了药,这几日应该都不会醒过来。你在他身旁,时不时喂点水。”

一会喂蛊虫,嗓子太干不好喂。自己一去一回时间不短,总要有人在他身边照顾。

舒槿娘似懂非懂,望着那门,眨了眨眼。

次日一早,上官文若孤身抱着念儿来到康王府。站在门外等了片刻,王叔才出来开了门。

王叔一眼见着上官文若怀里的孩子,急忙差人唤了云娘过来,又将上官文若迎进了门。

云娘这一跑出来,齐寒月得信也跟了出来。云娘将那孩子抱住不过片刻,便被齐寒月接了过去,心疼地拍哄着。

齐寒月抬眸看着上官文若,脸色完全变了,“文公子一大早来府上做什么”

“母亲,不用问,定是给二弟解蛊的事。”祝子平说着朝这边赶来,“那日我听顾长老说了,十日之后请她过去。如今十日已过了。”

“正是此事。”上官文若答。

“文公子请吧,顾长老应该也在等你。”祝子平亲自为她引了路。

齐寒月在一旁佯装着笑,却不好说什么。

来到偏院,见到顾潇,上官文若也犯不着与她客气,开门见山道:“请师叔与我走一趟。”

“就来就来。”顾潇忙忙乱乱收拾着一地烂摊子,一边收拾一边捡看着顺眼的瓶瓶罐罐装进药箱里。药箱里一通乱糟糟。

上官文若借此空隙朝祝子平道:“叫我师父回康王府怕是难了,不过王爷若不放心,可以派几人与我们同去。此后一月内,他身边不能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