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宾主尽欢(1 / 1)

再之后,再有人敬酒,陶思思都礼貌性地喝上一口,也会说上几句客气话,整个气氛,渐渐活络起来。

林旭彬不停地夹着锅子里的烫菜,突然觉得火锅也挺好吃的。以前跟着爷爷奶奶的时候,很少吃这类食物。一般都是米饭加炒菜,火锅对于林旭彬来说,还挺新鲜的。

而且吃上一次,还觉得味道非常不错。不知是张思佳的手艺太好,还是林旭彬太容易满足。

李朝阳看到林旭彬埋头吃菜,一声不吭。以为他们这些人对陶思思太过客气,对林旭彬却有些冷落,赶紧端起面前的酒杯,打算给林旭彬也敬一杯酒。

“小孩子正在长身体,就暂时不要喝酒了,你们不用管他,自己吃好喝好就行。”

陶思思察觉到李朝阳的意图,赶紧冲着他摆了摆手。趁他现在话还没有说出口,自己先发制人,倒也不觉得尴尬。

李朝阳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他是觉得林旭彬这孩子,不管从心智还是打怪的狠辣熟练程度,看着就不像个普通的孩子。

又想着给他敬敬酒攀攀交情,却没想到陶思思对他管得还挺严格,偏偏这孩子本领这么强,却还愿意听妈妈的话。

林旭彬听到妈妈说话,抬起头来冲着两人一笑。嘴里嚼着一块肥牛,有些含糊不清地说道:“妈妈说的对,我年纪小,就不喝酒了。朝阳哥哥不要介意啊。”

林旭彬原本想叫他朝阳叔叔的,就觉得平白把他喊老了去。于是试着改口叫了一声朝阳哥,却没想到,这可把李朝阳高兴坏了。

末世之前,李朝阳家里三兄弟,他是老三,前面大哥二哥,每个人都是他的哥,他就想着有天也有人叫自己哥呢,现在林旭彬这一句朝阳哥,还真是甜到他的心里了。

原本林旭彬指使灰灰兔在他脸上不轻不重的抽了两鞭子,李朝阳虽然表面上对他恭敬,但心里还是有气的。眼下这一句朝阳哥叫下去,李朝阳觉得自己就算有天大的气,这时候也消散了个干净。

毕竟是自己与杨凯运,对她们母子二人出言不逊在先,特别是杨凯运,这小子一向都是有些嚣张的性格,说话更是满嘴跑火车,有时候他的话真的让人听了不舒服。

若是遇到的是两个弱者,也就这样忍了过去。偏偏这一次他运气不佳,踢到了铁板。害的他们不得不跟着倒霉,经此一事,希望这小子以后说话带点把门的。

别以后大大咧咧的什么话都敢说,也不想想,现在是什么时候。能在末世存活两年多的人,怎么可能会是普通人?

特别是林旭彬,一个这么小的孩子,居然敢独自一人在超市搬运大米,现在想想,肯定是有所倚仗,不然谁家的家长,放心自己的孩子出来寻找物资。

“这孩子,就是嘴甜,这句朝阳哥哥,我喜欢听,以后你就是我弟弟了,出了什么事,来找哥哥了,哥哥罩着你。”

李朝阳由于高兴,嘿嘿直笑起来。现在更是后悔自己之前对着林旭彬大言不惭说的那些话。还好他没有介意,不然的话,以后真不知道要怎么相处下去。

“就你那点本事,还想罩着旭彬弟弟,真的打起怪来,还不知道谁罩谁呢!”

张思佳忍不住调侃了李朝阳两句,虽然说的是事实,但也足够让李朝阳扎心了,毕竟真话最伤人。

“谁罩谁都可以,互相帮助更好,我就算本事再强,也只有一个人,而且年纪尚小,阅历不足,还需要各位大哥哥以后多多关照。”

林旭彬站起身来,拿着面前没有打开的啤酒罐对着每个人举了举。

陶思思见状,赶紧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小包里拿出一盒儿童牛奶给他递了过去:“喝这个吧,这个比没有打开的啤酒罐,更有诚意。”

林旭彬接过妈妈递来的仔仔牛奶,有些不好意思的对着众人嘿嘿一笑。

李朝阳等人也十分给面子地站起身来,拿起面前的啤酒罐,与他不轻不重的碰了一下。

大人喝啤酒,小孩喝牛奶。也挺像那么回事,场间更是一片和谐。

很久没吃过新鲜蔬菜的李朝阳等人,今天看着这一桌子各式各样的蔬菜,随便他们烫着吃。原本他们几个被打,心中还有怨言,此刻一顿饱餐下来,觉得自己这一顿打是挨的真的值。

以后只要抱紧陶思思和林旭彬的大腿,不愁没有新鲜蔬菜吃。真没想到,那只兔子,体型较小,能量却还这么巨大,而且脾气也是不小。

直到现在,李朝阳才知道。林旭彬并没有木属性异能,之前抽他和杨凯运脸上鞭子的,并不是林旭彬,而是绑在他身后的那只兔子。

原先李朝阳就有觉得有些奇怪,一般木属性的藤条都是从掌心发出,偏偏林旭彬的藤条是从背后发出。现在想来,大概是他身后那只兔子一直在作怪了。

原本依照李朝阳的脾气,既然知道了是谁抽了自己大嘴巴子,肯定要偷偷报复的。但现在吃了灰灰兔种出来的新鲜蔬菜,又有种吃人家嘴软,拿人家手短的感觉。

既然吃了人家的东西,再要去报复,又有些不好意思了。所以李朝阳只能揉揉肿痛的脸颊和吃的饱胀的肚子,默默地把这口气咽进去。

一桌子肉类和蔬菜被吃了个精光,陶思思临走之前,让灰灰兔在菜地里给他们种了一片蔬菜。叮嘱他们,每天吃上一些,切勿像今天这样大吃大喝。

母子二人在皮卡上面装了一些需要的物资,就十分放心的开着车子,往山上的别墅而去。

车子行驶的过程中,林旭彬终于把心中憋了许久的话问了出来:“妈妈,咱们今天在超市搬了这么多物资出来,也是费了不少功夫的,您这样说走就走,就不怕他们卷了中转站的物资逃跑吗?

我原先还以为,您有可能会把我留在那里监督他们,却没想到,您对他们这么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