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妹妹好了(1 / 1)

两人想不出答案,干脆不去想了。陶思思就这样坐在林旭彬的对面,眨巴着眼睛,一脸欣喜地看着恢复了正常的儿子。

两人谁也没有留意到,2楼的楼梯口,一个抱着一只玩具小狗的小家伙,只穿着单薄的打底衣,站在楼梯口嘟着嘴巴,看着楼下亲亲热热互动交流的妈妈和哥哥。

她都在这里站了半天,那两个人却完全没有发现她的存在,小家伙感觉到自己被无视了,脆生生地朝着楼下喊了一句:“妈妈几~哥哥几~”

那又软又甜又响亮的声音,直接打断了母子二人的沉默。

“诶~小妹妹,可爱的小妹妹。哥哥就来抱抱你!”

林旭彬高兴地冲上楼梯,一下把穿的单薄的小妹妹抱了起来,手上一用力,立刻把她举得高高的。

突然之间整个身体腾空,小家伙先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高兴地咯咯直笑。

她小手往下垂着,要去抓林旭彬的头发。仿佛只有抓着点什么东西,才能感觉到更多的安全感。

不过林旭彬把她举得实在是太高了,都高过了自己的头顶,而妹妹的手又短,根本够不到他的脑袋。

聪明的小家伙只好退而求其次的,两只手抓住林旭彬的手腕。双手有了依托,仿佛有了更多的安全感,小家伙笑得更欢了。

“妹妹还没穿外套呢,她最近几天一直发低烧,一定要注意保暖,你先把她带回房间穿好衣服再带下来,我马上就要给她喂蒸蛋。”

陶思思看着哥哥与妹妹的互动,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转身去了厨房,把妹妹的皮兜兜和蒸好的鸡蛋拿了出来,放在餐桌椅上等待。

林旭彬也听话的把妹妹带进了房间,让她躺倒在床上,方便给她穿衣服裤子。结果那不配合的小家伙,刚被放倒,就立刻从床上一跃而起。

“乖乖听话,哥哥给你穿好衣服,我们再玩好不好?”林旭彬按着她两个瘦弱的小肩膀,试图把她按回到床上,方便给他她裤子。

“不好!不好!要玩,要玩!”结果小家伙就是不干,趁着林旭彬替她整理裤子的时候,小屁股一扭,又翻过身来,像小狗一样从床上爬了起来。

这一次更是夸张,直接冲过来勾住林旭彬的脖子,侧着头在他的左脸颊上,用力的吧唧了一口。

吧唧完左脸颊,她还觉得不过瘾。又把头侧到另一边,嘟着红艳艳的小嘴唇,在他的右脸颊上又吧唧了一口。

“好看,好看!哥哥,好看!”之后她退到一边,看着略微有些羞涩的哥哥,高兴的手舞足蹈,还时不时的拍着巴掌,兴奋的不得了。

在小家伙看来,此时的哥哥恢复正常以后,看起来比昨天顺眼多了。而且吧唧哥哥,代表的也是她心中对哥哥的喜欢,心思单纯的没有任何杂念。

“过来!就算你现在表现的很可爱,让我觉得很喜欢也很开心,但是,衣服还是要穿的!”

林旭彬拉住妹妹一只小手强行把她拉到身边坐好。赶紧把一件套头加薄绒的淡粉色外套,套在了她的头上,总算是盖住了她那眉飞色舞的表情。

脑袋被衣服套住,全部窝在脖子这里,小家伙不舒服地扭了扭脑袋。对着哥哥指了指自己的脖子,有些不高兴的皱了皱眉头。

林旭彬没有理会她的动作,反而捧起她的小脸,认真看着昨天还有五个手指印的左脸,这时候不仅没有一点红肿的痕迹,就算凑在眼前,也一点都看不出来这张小脸曾经被人打成那样。

他伸出手,在小家伙的左脸上轻轻捏了几下。小家伙以为哥哥要惩罚自己的调皮,这才要捏自己的脸颊。即使还没感觉到痛,她却已经扯着嗓子,啊啊地叫唤起来。

“叫什么叫?我又没用什么力气,真是太会装了,叫你小戏精,一点都不为过!”

林旭彬右手的食指,在她光滑柔嫩的小脸上,不轻不重地磨砂了两下,确定她的脸确实没事了,心虽然放了下来,但是心中的疑虑更甚。

虽然妈妈昨天有用剥了壳的热鸡蛋为她敷脸,自己不仅亲眼看见了,也听到了她痛的哼哼直叫的声音。

但是她的脸受伤这么严重,怎么可能一次热敷就完全恢复?按照林旭彬对这方面的了解,最少需要一个星期不间断的热敷或者冰敷,才会取得比较好的效果。

现在仅仅热敷了一次,由于妹妹的哭闹和不适应,也是以极短的时间结束了这次热敷。

结果只是睡了一觉,第2天早上,妹妹的脸却完全好了。难不成那个鸡蛋,真是什么灵丹妙药不成?敷上一次就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虽然自己心里也想着妹妹赶紧恢复,但是这样莫名其妙的恢复,却是让他有些不能理解的。

就像他自己,睡了一晚上,就被换了一身血,原本一个马上要成为怪物的人,却突然之间恢复健康,成为一个正常人。

结果是好的,过程却诡异的让人难以理解,更是不知道这种变化为什么会出现再他们兄妹身上。

满心疑惑的林旭彬还是在控制住小家伙之后,手脚麻利的给她穿好了衣服裤子。

小家伙撅着小嘴,让哥哥把她当作玩具一样折腾来折腾去,却不吭一声,只是脸上的小表情让人一看就知道她心情不爽。

“都变得这么漂亮了,还生什么闷气。”林旭彬把穿好衣服的小家伙从床上抱了起来,笑着把她抱下楼去。

一来到客厅,马上把妹妹安放在餐桌椅里面,满脸兴奋的对妈妈说着:“妈妈您看,妹妹的脸好了!”

林旭彬捏着妹妹的小下巴,让她的左脸侧了过来,献宝似的给妈妈看。

陶思思激动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个健步走上前去,半蹲着身子认真看着妹妹的脸,原本那红肿恐怖的手指印这时候已经彻底消失不见。

一张干干净净的小脸出现在陶思思的眼前,陶思思有些不可置信的用手指磨砂了两下,脸上除了惊喜更有些不敢相信。

发现妹妹脸上,不仅手指印没了,更是连一直都发着的低烧都完全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