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好了就好(1 / 1)

那林旭彬如此迫不及待的跑出去,陶思思知道这下恢复正常的他,总算不会再离家出走。而自己以后,也不用总是为他担心,今天晚上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

陶思思没有跟出去,而是让林旭彬自己去消化这件事情。她看着满是血污的床铺,一会儿等林旭彬回来,还要问一问他,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陶思思把这些床单被子一股脑的卷起来,做成一个巨大的包袱。直接扛着就往外面走去,这些东西已经成了这副样子。洗是洗不干净了,只能打包扔掉。

扔完被子,陶思思又回来扛床垫。她的力气不小,但是把床垫从门那里抬出去一个人还是有些费劲。

这块床垫上面,整个都浸透了一层黑紫色血污,此刻被陶思思侧着放置时,立刻有还没凝固住的血迹从边缘的位置滴落下来。

随着床垫的移动,一滴滴的血迹汇聚成一滩血水,看起来还真是有些触目惊心。

此刻就连陶思思都要怀疑,林旭彬昨天晚上,到底流了多少黑血出来?

根据她刚刚收拾床单被子时看到的情况,按照这个流血量,恐怕是把全身的血液都换了个遍。

“妈妈,我真的好了!”林旭彬一边说话,一边蹦蹦跳跳地冲上前来。

看到妈妈正在费力的移动床垫,赶紧上去帮忙扶住床垫伸出门外的另一头。隔着门和一块床垫,陶思思看不见林旭彬的表情。不过从他轻快的语气,依旧感受到他此时的开心。

“好了就好,以后还一声不吭的离家出走吗?”有了林旭彬的帮忙,两人瞬间就把床垫抬了出去,陶思思还故意打趣了他一句。

“不走了,不走了,就是您拿衣架抽着我打,我也要赖在这里,绝对不走了!”

林旭彬微微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起来,想起几天之前,自己伤心绝望独自地离开,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到现在他还不知道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突然之间,越来越怪物化的他,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好了?

两人把床垫抬到了鱼塘边上的一块空地,回到家的时候,看到但凡他们行进过的地方,全部都是一条血线。林旭彬赶紧拿了拖把,主动把地面拖干净。

折腾一早上,两人也不想做早饭了。一人开了一桶泡面泡好,随随便便地解决了早餐问题。

“说说看吧,昨天晚上,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这些黑血又是怎么回事?”

陶思思把泡面盒子推到餐桌的一边,侧过头来,盯着坐在她边上的林旭彬再次认真的打量起来。

经过这次变故,林旭彬原本就白皙幼嫩的皮肤,变得更加吹弹可破,陶思思忍不住伸出手来,用手背在他脸上蹭了两下。又滑又嫩的手感,比剥了壳的鸡蛋还要光洁细腻。

林旭彬不自在地往后躲了躲,感觉脸上像被火烧过一样,一阵火辣辣的,越加白皙的脸庞,一害羞就立刻变得红彤彤的一片。

“昨天晚上我睡着之后,身子仿佛被什么束缚住了,完全动弹不得,但是奇怪的是,手却可以活动,我一直感觉到脖子上面的伤口里面痒,就不停的用手去挠。

挠着挠着,好像把伤口挠得更大,先是有冰冷的血液流了出来,不知过了多久,那些血液终于变得温热,之后我就睡了过去。第2天早上醒来,就看到自己睡在乌紫色的血泊之中。”

林旭彬忍着羞涩,把昨天晚上的感觉清清楚楚说了一遍。其实就连他自己都不明白,在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更别说只是听了个大概的陶思思。

听完林旭彬说的话后,陶思思双手撑着下巴陷入了沉思。据林旭彬所说,他感觉到伤口痒,就用手去挠,挠破了之后,黑血就流了出来。黑血流完以后,更是自动换成了鲜血。

这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可思议。在陶思思的认知里,不可能黑血流完之后,会自动换成鲜血。

除非这其中存在什么契机,如果一只变异后的怪物,真的这么容易变成正常人,那么这个世界的黑暗,将会很快过去。

根据陶思思以往的经验,他们出去历练之时,也不是没有怪物被打个半死,伤口处黑血直流。但是不管黑血流多久,身体里面依旧只有黑血流出,甚至有些怪物会因为失血过多,不用他们出手,就自己死去了。

根本不存在黑血流着流着,会变成正常血液的情况发生。更不存在全身血液,几乎流了个干净之后,最后却生成了新的血液。一个感染过后,即将要变成怪物的人,突然之间就恢复了正常。

陶思思挠了挠脑袋,任她头脑灵活,此时也想不清楚其中的弯弯绕绕。林旭彬也学着陶思思的样子,双手撑着下巴,眼睛却骨碌碌的往自己身上变得正常的部分瞄去。

能够恢复正常,他自然感到高兴。只是自己究竟是怎样恢复正常的,他却完全没有感觉,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所以你现在等于是换血重生?”陶思思想了半天之后,终于得出这个结论。

“可以这么说,只是黑血流完之后,新鲜血液从何而来?”林旭彬点了点头,算是赞同了妈妈的想法,同时又抛出了新的疑问。

他的疑问,正好是陶思思的疑问。两人说完这句话后,再次陷入了沉思。

“可能是因为你有超能力,给你自主造血了?”

陶思思虽然给出的是答案,但是这答案,让她自己都觉得疑惑。说是答案,其实只能算是猜测。

“如果您非要这么解释的话,其实也是可以的。”林旭彬苦笑一声,他之前也想过有这种可能。

只是不能理解的是,如果超能力真的能够自主造血。那么为什么不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发动护主技能?为什么要让他受到这么多折磨之后才好?

“哎呀!想那么多干嘛!只要你好了就好!”最后陶思思一拍双手,决定不去想过程,只注重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