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找事给他(1 / 1)

眼下菜地这副样子,林旭彬只能挑了一些没有被踩坏,看起来还算完好的蔬菜回家。

当林旭彬用蛇皮袋装着各式各样的蔬菜,回到客厅的时候。

看到妈妈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伸长脖子不停的往外面瞧着,看到自己进来,这才喜笑颜开的站起来迎接。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从菜地回来了,而且还采摘了这么多菜回来,吃不完放久了会坏的。”

陶思思走到林旭彬的身边,有些不解的伸手拉了一下蛇皮袋的边缘,低着头往里看了一眼。

然后她又抬起头来,耐心地等待林旭彬的答复。

“菜地没了。”林旭彬重重叹了一口气之后,拉了一张椅子,一脸颓丧的坐了下来。

“菜地没了?”陶思思有些不明所以地重复了一遍,林旭彬刚刚所说的话。

完全不敢相信之前长得这么茂盛,放眼望去绿油油一片,显得生机勃勃的菜地,就这样说没就没了。

她像一阵风一样从林旭彬的眼前一闪而过,以极快的速度转眼就来到了菜地所在的地方。

当她看到眼前,那些被踩踏的稀碎的蔬菜,以及林旭彬辛苦维护的净水设备,被乱七八糟地扔到一边。

她忍不住瞳孔一缩,在这末世之中,物资原本就极其珍贵,更别说这些由林旭彬起早贪黑辛苦种出来的蔬菜。

这些东西,由于不易保存,而且种植的周期长,收成又少,原本也只是勉强够吃。现下被毁于一旦,别说是林旭彬这个亲自种菜的人,就是陶思思都心痛的不行。

悲痛过后,陶思思又认真地观察起眼下的情况。看看究竟是不是林一凡,趁自己去寻找林旭彬的时候,由于自己把他们赶走心存怨恨,又杀了个回马枪。

打不过自己,又进不了院子,只能拿这块菜地出气。如果真是这样,那陶思思真是后悔昨天对他们两人心软,简直是放虎归山。

但是经过陶思思的细心查看之后,很快她又否定了这个想法。菜地中间的黄泥土上,几个不起眼的梅花脚印,让陶思思起了疑心。

菜地里除了林旭彬摘菜留下的脚印以外,并没有其他人的脚印。而且据陶思思所知,林一凡与姚巧云所拥有的异能属性,如果进行攻击的话,很容易就能够识别出来。

眼下菜地里既没有人的脚印,也没有被火烧过的痕迹。反倒是有几个梅花脚印,陶思思不由得想起两年之前,自己刚刚觉醒异能的时候,正巧有一只疯狗来到了池塘边上的汽车边。

当时还没有觉醒异能的陶思思,心里害怕的不行。若不是林旭彬及时赶来,拼了命地与疯狗搏斗,自己也在危机之中觉醒了异能,恐怕这时候,他们母子,早已经葬送在疯狗之口。

原先一直想找机会去离这里不远的屠宰场看上一看,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一拖就是两年。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因为疯狗也就出现了那一次,此后并不见踪影,所以并没有引起陶思思母子的重视。

却没想到差不多已经被他们遗忘了的疯狗,两年之后,竟然再次出现,而且还搞起了菜地的破坏。

通过这件事情,陶思思意识到,菜地再种到外面,肯定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次是疯狗,下次很有可能就是林一凡,或者别的什么人。

眼下家里只有一套滴灌设备,如果再次被毁,那么以后再种菜,就只能依靠人力每天浇水。而且花了这么多心血种出来的菜,被别人几分钟就毁于一旦,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划算。

还有那个隐藏在荔枝林中的地下屠宰场,如果里面真的是疯狗的乐园。既然他们打算长期住在这栋别墅,那就必须要解决掉这个隐患。

这一次是毁了菜地,下一次恐怕会毁了他们的房子。甚至趁他们不在家的时候,把所有的土鸡吃个干净。而且灰灰兔一天到晚也喜欢往外面跑,哪天一个不留神,遇到疯狗的攻击,恐怕小命不保。

来的时候,陶思思由于一急切的想到现场看个究竟,是使用了异能的。回去的时候,由于心里还在思考,反倒是慢悠悠的走回去的。

陶思思回来的时候,林旭彬依旧面色阴沉的坐在客厅的椅子上生着闷气。

“都还不知道搞破坏的是谁,你就气成这样,也不怕骂错了人?”

陶思思走上前去,揉了揉林旭彬的脑袋,原本不太好的心情,此刻看到林旭彬面上的表情时候,居然被逗乐了。

这小家伙现在看起来丑是丑了点,不过总归是在自己面前。做妈妈的,自己的孩子再丑,再不成样子,自然也不嫌弃。

“难道妈妈的意思是,已经知道了是谁搞的破坏?”

听到妈妈这样说话,林旭彬猛地抬起头来。却看到她望着自己似笑非笑的表情,顿时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赶紧捂着脸,不让妈妈看到自己那副丑陋的样子。

“两年前,面包车边上出现的那条疯狗,你还记得吧?刚刚我在菜地里看到了梅花脚印,我猜测,那些疯狗,恐怕又开始跑出来捣乱了。

你现在也别在这里愁眉苦脸的,还是想着怎么把那块菜地再整一整吧。出了这样的事情,外面恐怕是种不好地了,我们得想想别的法子。”

陶思思拉了一张凳子,坐在林旭彬的面前,目光柔和地看着面前这个已经不成样子的孩子,不知怎么回事,以往觉得丑陋无比的怪物模样,在林旭彬的身上,竟然也不觉得丑。

看着那两科露出来的雪白尖牙,居然还觉得有些可爱,陶思思想着,自己肯定是有病吧。不然怎么可能对林旭彬这副怪物样子,居然还看得这么顺眼。

眼下陶思思就是故意出难题让林旭彬去做,这样也等于拖着他一时半会儿走不了。他知道这孩子最重情义,也最关心她和妹妹的事情。

这时候若是与他讲道理,恐怕行不通。他不仅不会听,看着自己不同意他离开,更有可能偷偷摸摸跑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