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下山寻药(1 / 1)

陶思思愁眉苦脸的下楼洗奶瓶,碰上早起正准备做早餐的林旭彬。

正在细心切着葱花的林旭彬,看到妈妈过来,习惯性的抬眼看了一眼妈妈今天的气色。

一眼就看到她手上拿着的满满的一瓶牛奶,先不说妈妈的情绪不对劲,单单只看她手上拿着的牛奶瓶,就知道情况,没有这么简单。

“妈妈,是妹妹不肯喝牛奶吗?”

林旭彬昨天看到妹妹吞完珠子之后,一颗心一直提着,一整夜都睡得不安稳。直到下半夜才彻底睡着,所以睡着之后,睡得有些死,没有发现妈妈的动静。

原以为一天过去,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却没想到一大早就看到妈妈提着满满一瓶牛奶来到厨房。他的心当即咯噔一声,立刻感觉到有什么不妙的地方。

“她昨天晚上发高烧,一整夜都哼哼唧唧烦躁不已,二个小时前才彻底睡着。给她泡了点牛奶,也不肯喝。关键是家里现在也没退烧药了,真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这些牛奶,是她喝剩下的,现在物资难寻,倒了可惜,还是你喝完吧?”

陶思思把牛奶盖子拧了开来,把奶瓶朝着林旭彬递了过去了。林旭彬略微犹豫了几秒钟,这才接过来一饮而尽。

知道妈妈不爱喝这种牛奶,而且又不舍得浪费。自己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补充点营养,总不是坏事。这样想着,林旭彬这才没有拒绝。

“吃过早饭以后,我们下山去给妹妹找点退烧药吧。”林旭彬抹了一下嘴巴,把奶瓶递给了陶思思,这才开口说道。

“据我所知,距离我们这里最近的药店,都已经快到市中心了,若是贸然过去,恐怕会遭遇不测。”

陶思思心中有些犹豫,虽然她也是这样想的。但是真的让儿子,跟着自己去冒这个险,她又有些过意不去。

要知道,以前他们清理掉学校附近的怪物之时,整整花了两年时间。这才没有受什么伤,把所有的怪物都清理了个干净。也给这条路上,开拓出来了一片安全区。

虽然时不时也有一些从远处而来的怪物在安全区内蹦达。但是对于杀普通怪物,犹如砍瓜切菜的母子二人来说,收拾掉那几只小怪物,简直是轻松加愉快。

可是现在即将要去的地方,是从来没有被人开垦过的市中心边缘。那里堆积如山的怪物群,让人远远的看着,就觉得头皮发麻。更别说想要穿过怪物群去里面寻找物资。

原本母子二人的打算是,接下来的几年时间,趁着现在物资还算充足,慢慢往前推进。

这样既能保证他们的安全,也能在他们物资消耗殆尽之前,找到新的物资根据地,不仅能够保证最基本的生活,甚至还能有丰富的存储。

却没想到,妹妹突然之间生病,导致现在计划不得不提前。

“不要去想这些事情了,您和我的超能力,经过这两年时间的历练,比之以前,不知道强了多少,现在多少有些资本去闯上一闯,为了妹妹的健康,我们不得不走这一趟啊!”

林旭彬沉着声音说话的时候,与一个老谋深算的大人无异。让陶思思一时之间,神思有些茫然,竟然感觉到自己有些看不透他。

这孩子,原本就比同龄孩子更加早熟。经过这两年的末世生存,不仅身高,体重长了不少,就连思想也成熟了许多。很多的时候,他思考问题的方式与一个大人无异,总是能透过现象,看到问题的本质。

“那就去试一试吧,情况不好的话,我们就赶紧撤退吧,没必要拼上性命,你与妹妹,在我心里同样重要。失去你们任何一个人,都是我不能承受的,知道吗?不管遇到什么情况,一定不要逞强,更不要鲁莽。”

陶思思知道林旭彬对妹妹的感情和看重。这时候与他说这些话,也是向他表明自己的态度。免得他到时候因为妹妹的病情,勉强自己做超出能力以外的事情。

“妈妈您尽管放心,我一定会注意安全的,您也是如此,万事不可勉强,我与您共进退。”

林旭彬赶紧拍了拍胸口,一脸严肃地保证到。

母子二人沉默着吃着早饭,睡着没多久的妹妹,突然之间又尖叫起来。陶思思放下手里的碗,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上楼去。

陶思思来到房间之时,看到妹妹一张小脸烧得通红,大眼睛紧紧的闭着,不停的干嚎着,眼角却没有一滴泪水。

但是让谁看到她那副样子,都会知道她现在极其痛苦。陶思思小心翼翼地把她抱在怀里,一只手拍打着她的小屁股,另一只手轻轻安抚着她的背部。

看着她的哭声小了许多,陶思思才把吸管保温杯里的温水拿给她喝。虽然由于发烧,全身上下都不舒服,整个人极其痛苦,但妹妹还是非常配合的喝了几口温水。

之后她皱着眉头,半闭着眼睛,微微张着嘴巴,雪白的牙齿紧咬着,努力的克制着不让自己哭出声音,这故作坚强的样子,让陶思思看上一眼,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

她给妹妹穿好衣服,带上了她的随身旅行包,里面已经装好了各种外出之时要用到的东西。就直接拿起抱娃背带,把妹妹绑在了身上。

整个过程小家伙非常配合,一直隐忍着不哭。看上一眼,只觉得她懂事的让人心疼。

“不舒服就哭出来吧,别忍着了,妈妈和哥哥这就出发为你找退烧药,到时候吃了药药,你就舒服多了,烧也会很快退下去的。”

陶思思抚了抚妹妹的额头,入手是一片滚烫。这高出体温许多的温度,灼得陶思思的手疼心更疼。她低下头,在妹妹的额头,轻轻的碰了一下。

感受到嘴唇上那火烧一样的温度,一颗眼泪差点没忍住掉了出来。

妹妹哼哼了两声,喘了两口粗气,硬是忍住没哭,还朝着陶思思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看的陶思思更是心中一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