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两年中事(1 / 1)

陶思思洗完衣服晾好以后,已经是下午4点多。这时候林旭彬依旧没有回来,这孩子最近对菜地的事情非常上心。

每天不是带着灰灰兔去松土,就是去摘菜播种,每天搞得一身黄泥兮兮的回来。

还好林旭彬早已经学会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并且每次去菜地里,还会拿着爷爷以前的旧衣服套在外面,这样即使外面搞得再脏,里面依旧是干净的。

即使真的不小心连带着里面的衣服也搞脏了,他也会在后院冲澡的时候,顺便把衣服也搓洗干净。

也因此,即使他搞得再脏,再难看,陶思思也忍住不说他一句。毕竟儿子主动要求种菜,已经很辛苦了,而且他做事情,基本上不留尾巴。让人怎么看,怎么觉得放心。

她这个做妈妈的,有这么好的儿子,已经偷了不少懒了,这两年,即使是处于这样的世道,她的日子过得也还算安逸。

陶思思不等林旭彬回来,就开始淘米煮饭。这时候,她才发现,米缸里的米已经不多了。

估摸着就现在米缸里的大米存量,最多能够吃三天的样子。

陶思思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不由得感慨到,“看来明天,又得下山一趟了。只是,经过这两年的吃穿用度,中转站的物资已经不多了,到时候还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呢?”

一想到这件事情,陶思思就头痛不已。这么大一个中转站的物资,被他们母子两人短短两年就搬了个干净。

虽说,最开始的一年多,母子二人由于种菜经验不太丰富,虽然配备了还算先进滴灌系统,替他们节省了很多事情。

而且每盒种子的上面也贴有标签,明了简易的注意事项,使他们走了不少弯路。但是种菜这件事,也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看着说明书虽然能够操作,但是想要做好,就没那么容易了。

比如说他们播种的时节,由于没有注意到天气问题,导致种子播下去之后,几百颗种子,因为连续几天下雨,等到雨停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竟然只有十几颗种子长出了幼嫩的秧苗。

这一次失误,导致他们损失了很多种子,而且最后的收成也不算太好。总的来说,辛苦一年下来,也只能保证每个礼拜有1~2次蔬菜可以食用。

不过,经过这一年多的实际操作,母子二人,对于种菜,已经有了不少经验。

正所谓失败是成功之母,再加上母子二人,并不是蠢人,犯过一次的错误,但不会再犯第2次。

一年多的经验积累下来,他们已经懂得了,什么天气应该及时播种,什么天气应该延后播种。

哪些秧苗需要搭棚子让它有足够的空间茁壮成长。冬瓜南瓜长出来以后,最好拿竹筐装好,挂在棚子上。以免因为自身重量太重,导致果实还未成熟就掉落下来。

等等等这些经验都是在失败中积累起来的。林旭彬时常后悔,以前爷爷种菜的时候,他因为年纪小,又嫌脏,从来不肯跟去看看。

那时候的老人家,原本就住在在人迹罕至的荔枝山上,觉得异常孤独,好不容易有个小孙子陪着,想跟他聊聊种菜的事情,偏偏人家还不领情。

老人家那个无奈呀,可是又没办法,宝贝孙子不想种菜,做爷爷的总不能逼着他去种啊。

现在的林旭彬却为自己那时候做的决定后悔不已,如果他能够耐着性子,听爷爷讲上几句种菜的事情,现在种菜也不至于要走这么多弯路。

浪费了不少力气不说,关键是种子也被败得差不多了。若不是还有一点点收成,这会儿他们已经到了有地没种子种的境地了。

当然做儿子的都已经后悔成这样了,陶思思这个做妈妈的就更是后悔了。不过她后悔的事情,跟林旭彬可不一样。

陶思思现在后悔的是,每次播种的时候,母子二人都没留下一点后路,直接把一盒种子播了个干净。导致很多菜种死以后,现在已经没办法进行第二次实验了。

也因此,这一年多下来,他们差不多败光了5种蔬菜的种子。若不是后来陶思思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搞不好还会有更多的种子被他们白白浪费掉。

陶思思一边想着这段时间种菜遇到的问题,一边熟练的把洗好的米加上合适的水放进电饭煲里,按亮了开关。

又到冰箱里去拿食材,准备亲自做菜。这两年多时间,经过刻苦练习,虽然手艺还是及不上林旭彬,但是基本的家常菜,也差不多会做了,并且做的也像那么回事。

陶思思拉开冰箱的门,在里面挑挑拣拣,发现家里除了米不够吃了,就连肉也不多了,蔬菜更是还没到长出来的时候。

只能拿了几个鸡蛋和一小把韭菜,准备做个简单的韭菜炒蛋。

话说他们家里别的东西不多,鸡蛋倒是挺多的。那8只土鸡里面正好有6只母鸡,2只公鸡。

经过两年的繁衍,8只土鸡变成了50多只土鸡了。这还是因为陶思思母子经常去掏鸡蛋补充营养,才导致了它们只繁衍了这么一点。

若是不去理会它们,让它们自行生长,估计两年时间过去,这会儿都有200多只土鸡了。

50多只土鸡,说多不多,说少也不算少。总而言之,后院的鸡笼子是住不下了。陶思思母子也懒得去管它们,地上扔几件旧衣服,直接让它们睡在屋檐底下,连搭鸡窝这件事情都省下了。

说起来,若不是这些土鸡统一由灰灰兔管理,再加上很会下蛋。陶思思早就嫌烦,一个礼拜两只的把它们吃了个干净。

也不知道是灰灰兔洞察了她的心思,并且警告过这些土鸡。总而言之,不管是老的土鸡,还是新出生的土鸡。

只要来到后院,就会变得格外安静。并且它们在灰灰兔的调教下,拉屎撒尿都在菜园子里进行,还顺便把施肥的事情给做了。

出于这些原因,陶思思对这些土鸡一忍再忍,终究是没舍得拿起屠刀,吃上一顿美味的鸡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