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两年之后(1 / 1)

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陶思思母子二人醉心于种植蔬菜。看着这些种子慢慢发芽,长出幼嫩的秧苗,然后秧苗长成长长的藤蔓,又要为它们插上枝条,用以支撑。

至于肥料问题,完全就是靠8只土鸡,每天来来回回的,在菜地里拉便便解决的,当然也少不了灰灰兔,贡献的一份力量。

至于除草问题,更是完全不用担心,不仅8只土鸡天天在菜地里转悠,野草还没来得及冒头,就被它们吃了个干净。更有灰灰兔这个连草根都不放过的吃草高手。

再加上滴灌系统,每天自动浇水。陶思思母子二人所谓的种菜,真的就只是播个种子而已。

当然,冰箱快空的时候,他们也会下山去中转站补充物资。偶尔也会出去打打怪物,即使当做历练,也是为了获得珠子,当做灰灰兔的奖励。

毕竟这只兔子,每天又要带娃,又要种菜,还要养鸡,简直是继吴阿姨之后,他们家里的另一个全能保姆。

而且这只兔子,除了对珠子格外觊觎以外,基本上算得上无欲无求。

吃草自己出去吃,弄脏了还会自己洗澡,大便小便从来不拉在家里,也不喜欢啃咬东西。睡觉更是不打呼噜,冬天的时候还能当林旭彬的暖宝宝。

这么10项全能,让人找不到缺点的兔子,唯一的一点要求,陶思思母子,又怎么能够忍心拒绝。

只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母子二人即使打怪,也是围绕在学校周围。而且由灰灰兔负责引怪,母子二人在不远处等待,然后小范围的收拾掉小股怪物。

而且他们极其谨慎,每次只要怪物超过30只以上。根本连试都不去,直接由陶思思运用风属性异能,撒丫子就跑。根本一点都不恋战,而且也不担心珠子收集的不多,灰灰兔会生气。

随着时间的推移,灰灰兔吸收的珠子越来越多,它也越来越通人性了。再也不像最开始的时候那样,为了获得珠子,完全不顾自己的安危。

而且现在它对陶思思母子的信任,也越来越深。因为陶思思是一个做事极其认真,而且极其讲信誉的人。

只要灰灰兔负责引怪,答应给它两成珠子的事情,可以说从来没有少过它一颗,甚至有的时候,由于数量的问题,无法分配均匀,还会让它占些便宜。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灰灰兔感觉到非常满意。对陶思思母子的感情,也随着相处的时间越久,变得越来越深。

毕竟真心换实意,就是这么个理。灰灰兔能干,又吃苦耐劳,陶思思母子对它关爱有加,也舍得给它吃珠子,再加上它又很会带妹妹。

当然,除却以上这些原因,就算它只单纯的当一个萌蠢的小宠物,也是合格的。毕竟它那永远长不大的娇小外形和温顺的性子,怎么看怎么讨人喜欢。

至于当初想过的去屠宰场探险,由于山上统共就出现过那一只黑狗,再加上陶思思受伤那段时间的修养。这件事情,也就暂时被搁置了下来。

一晃两年时间过去,当初那个遇到不爽的事情,只会哇哇乱哭的小婴儿,也长成了一个漂亮的小妹妹。现在,她也有了一个非常文静好听的名字——林雨晨。

虽然陶思思的老公林一凡是个不折不扣的渣男。但是陶思思还是念在他给自己带来了两个这么可爱的孩子的份上,勉勉强强没有给第二个孩子改姓。

当然,最重要的也是因为林旭彬的意愿。想当初给妹妹取名字的时候,陶思思也想过,让她叫做陶雨晨,但是林旭彬不同意,说这样的话,自己的亲妹妹,跟自己不是一个姓,就显得不像自己的妹妹。

陶思思本身对于孩子是不是跟自己姓这件事情的执念并不是太深。再加上林旭彬的坚持,她也就依着他的心意,给妹妹取了林雨晨这个名字。

又是一天的下午,陶思思正在带着妹妹睡午觉,此时已是11月份的天气,气温非常的合适,不开空调也能够感觉到十分凉爽,陶思思睡午觉之前,甚至把窗户打开,房门敞开,让整个房间流淌着自然之风。

精力旺盛的林旭彬,从来没有睡午觉的习惯。趁着天气好,更是和灰灰兔去菜地里摘菜松土去了。

原本躺在陶思思的旁边,睡得正香的妹妹。却在这时咻的一下睁开了眼睛,她扭头看了一眼睡熟的妈妈。然后一声不吭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先是习惯性地摘掉了脚上套着的袜子,而且从她皱着的眉头,可以看出她对穿着袜子睡觉十分的嫌恶。

然后她随意地把袜子往后扔去,其中一只,还好巧不巧的扔在陶思思的脸上。

之后她熟练的背过身去,以趴着的姿势,慢慢的往地上探出两个光着的脚丫。

下地之后,她又大又圆又灵活的眼睛,回头看了陶思思一眼。看到妈妈没有发现自己逃跑的事情,她咧开嘴无声地笑了起来。然后光脚踩在地板上,“啪嗒啪嗒”的往外面走去。

她先是来到楼梯口,一开始想扶着楼梯扶手慢慢的下楼。下了两步之后,又感觉到有些不安全,生怕自己摔跤。

她又背过身去,转为跪趴在楼梯上。膝盖贴着地面,小心翼翼的一级级往楼下爬去。爬的过程中,她还时不时的回过头去,看一看距离一楼还有多远。

每当她感觉到自己离一楼更近了一点,就会裂开嘴,高兴的笑起来。

当妹妹终于来到一楼的时候,感觉到脚丫终于着地。她猛地站直了身子,毫不犹豫地直奔厨房而去。

往厨房跑的过程中,还停下来,在客厅搬了一张塑料小方凳。

如果你觉得她此时的行为,很聪明可爱,并且有计划,那就大错特错。

她做这些事情,只为了一会儿方便她到厨房去做坏事。

别看她年纪不大,说话也不太利索,甚至下楼梯还得靠跪趴着下来。搞起破坏来,那可真是一把好手。